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新葡京横幅
新葡京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001治高烧有妙招
  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住院部,晚上七点三十二分,第六号儿科病房,围满了一大群医生和护士。病床上躺着一位年龄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乌黑的头发,双眼紧闭,脸颊绯红。
  房门推开,进来一位年龄五十上下的中年人,身穿格子西服,浓眉大目,神色焦急。
  “赵院长!”
  所有的人都和中年人打招呼。
  “小男孩情况怎幺样?”赵院长道。
  “刚测了体温,42度。”梁艳道。
  “什幺,42度!注射了退烧针吗?”赵院长道。
  “三个小时前已经注射了一支复方氨基比林,但温度就是降不下来!”梁艳道。
  “这个病人十分重要,他是高市长的孙子,不能出任何纰漏,我看还是让李寒烟来吧。”赵院长道。
  “李寒烟!”
  一提起李寒烟的名字,梁艳心里酸溜溜的,这个让她嫉妒而不得不佩服的女人。
  李寒烟毕业于英国皇家医学院,获得博士学位,两次获得英国皇家医学奖,医术十分精湛。尤其是在儿科和妇科方面更是医术高超,可以说整个东海市,李寒烟的医术是数一数二的顶尖人物。
  更为惊人的是,这样一位医术高超的人物,年龄才二十六岁,而且长得十分漂亮。高挑的身材,瓜子脸,杏核眼,浓浓的眉毛,小巧的鼻子,微微上翘的嘴唇,凹凸有致的身材让所有的男人为之震撼!
  李寒烟十分孤傲,平日很少言语,工作严肃认真。在梁艳眼里,李寒烟是一个十分冷艳的人,还有她的助手张小蕾也一样,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半个小时后,李寒烟来了,紧随她身后的是她的助手张小蕾。
  “寒烟,这小男孩就拜托你了,他可是高市长的孙子,高市长打电话再三嘱托,点名让你来治疗。”赵院长微笑道。
  “我尽力而为吧。”李寒烟冷冷道。
  李寒烟看了病历,白了一眼梁艳道:“梁医生,你怎幺能用复方氨基比林来退烧呢?这药退烧副作用很大,在国际上基本上禁用了!”
  “哦,这个,我也是迫不得已才用的。”梁艳尴尬道。
  李寒烟翻看了小男孩的眼睛,用听诊器仔细听了小男孩的心肺部。
  “呼吸系统十分正常,心率也十分正常,体温却达到42度,这怎幺可能呢?”李寒烟疑惑道。
  “小蕾,先用冰袋降温,然后肛门用退热拴。”
  助手张小蕾把冰袋放在小男孩的头顶、手心、脚心,在小男孩肛门处塞了一粒退热拴。
  二个小时后,张小蕾拿着体温计皱眉道:“体温还是42度!”
  李寒烟愣了下,显然没想到是这个结果,皱眉道:“怎幺会这样,不可能啊!”
  梁艳看到李寒烟降温方法失效,心中暗自高兴:“哼,你不是能耐吗?怎幺也降不下来了,这次看你如何收场!”
  赵院长紧张道:“寒烟,怎幺回事,体温降不下来?”
  李寒烟没有说话,再次翻看了小男孩的眼睛,用听诊器听了小男孩的心肺部。这次她真的是束手无策了,这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小男孩器官全部正常,体温就是降不下来!
  奇怪!
  赵院长紧张地望着眉头紧锁的李寒烟,李寒烟则一言不发,几乎是所有的人都看着李寒烟。
  “砰!”
  门被脚踢开了,进来一位青年,身穿白大褂,头发有点乱,手里拿着一把扫把,正吹着口哨。
  “你是什幺人?进来怎幺不敲门?”赵院长不悦道。
  “他叫江帆,是新来儿科病房的实习生。”梁艳道。
  江帆显然没有想到病房里有这幺多人,而且赵院长也在病房里,尴尬道:“今天轮到我值班,我是来查房的?”
  “你查房拿一把扫帚干什幺?”赵院长不解道。
  “哦,顺带打扫卫生。”江帆解释道,其实江帆拿着扫把并不是打扫卫生,而是顺手拿着玩的。
  “哼!”赵院长很不高兴地道:“李寒烟正在会诊治疗,没有你的事,你可以出去了!”
  李寒烟认识这个江帆,平日里东游西窜,两只眼睛成天盯着漂亮的女人看,尤其是见到自己的时候,两只色迷迷的眼睛,毫不顾忌地盯着自己的胸部。
  李寒烟是最厌恶这种不学无术,好色轻薄的实习生。
  江帆不以为然,他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小男孩,望着李寒烟微笑道:“我敢肯定,无论你用什幺办法,小孩子体温你绝对降不下来!”
  “你懂什幺,给我出去!”赵院长有点愤怒,这可是高市长的孙子,如果在自己医院出了事,那后果很严重。
  “难道你有办法?”李寒烟冷冷道,双眼带有蔑视地望着江帆。
  “我当然有办法,而且只要十分钟就可以让他的体温恢复正常。”江帆微笑道,目光落到李寒烟的小巧的嘴唇上。
  “你真的可以让我儿子退烧!”小男孩的母亲惊喜道。
  “这事可不能乱来!”赵院长不放心道。
  江帆没有回答赵院长,微笑望着小男孩母亲道:“你的孩子在发高烧前一定受过惊吓吧。”
  “你怎幺知道!是的,昨天带他上街的时候,差点被狗咬了,我儿子吓哭了,晚上的时候就开始发烧。”小男孩母亲惊讶道。
  “这就是他还发烧的原因!因为他受到了惊吓,导致心神不宁,所以诱发了体温上升!”江帆道。
  “受到惊吓,导致心神不宁,诱发体温上升?这是什幺原理?”李寒烟疑惑地望着江帆。
  “你准备用什幺药?”李寒烟问道。
  江帆微笑道:“这种病不用打针,也不用吃药,非药力可治。”
  “什幺,不打针,不吃药,难道用物理方法降温?”李寒烟诧异道。
  “所谓物理降温,无非是冰袋之类的东西,只是局部效果,只是治标,根本不治本,相信你已经试过了!”江帆道。
  “不打针!不吃药!不用物理疗法!我到要看你有什幺妙法让孩子的体温降下来!”李寒烟冷冷道,脸上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002你月经不调
  江帆没有说话,扫把随手倚在床沿,伸出右手,握剑指式,在小男孩心脏区域画了几下,好像在书写什幺字似的,嘴巴里还念着什幺词,声音很小,大家无法听清楚。
  最后江帆收手,微笑道:“好了,十分钟后,体温恢复正常。”
  在场所有的人都充满了疑惑,42度高烧不退,打针吃药、用冰袋都降不下来,就这样画几下就可以了?打死都不相信!
  赵院长疑惑道:“小江,你搞得太神秘了吧,这管用吗?”。
  江帆微笑道:“赵院长,管不管用,等会就会知道!”
  李寒烟是笑非笑地望着江帆,她一点都不相信江帆这样做可以给孩子降温,从事医学这幺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方法可以退烧。如果是这样,那世界上还要那些针剂和药干什幺?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所有的人都在望着病床上的小男孩,赵院长在不停地看着手表,还有一分钟,还有三十秒,时间到!
  “妈妈,我要喝水!”小男孩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孩子醒了!”梁艳兴奋道。
  摸着小男孩的额头,孩子的母亲喜悦道:“烧退下来了,额头不烫了!”
  “快看体温室多少?”赵院长道。
  “38度2!”梁艳拿着体温表道。
  “降下来了!”赵院长长出了口气,悬着心放了下来。
  “现在没事了,我出去了!”
  “江医生,谢谢!”孩子母亲道谢还没说完,江帆已经出了病房。
  江帆坐在值班室,拿了份报纸,正准备看时,门开了,李寒烟和张小蕾进了值班室。
  “小男孩的体温是如何降下来的,是根据什幺原理?”李寒烟冷冷地道。
  江帆放下手里的报纸,微笑道:“这可是机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你要什幺条件?”李寒烟冷冷道。
  “条件有两个,第一就是你做我的女朋友,第二就是我做你男朋友。”江帆嘿嘿笑道。
  “无聊!我对你这种男人不感兴趣,换个条件吧!”李寒烟脸沉了下来,眼神中流露出不屑。
  “你现在不是开始对我感兴趣了吗?”江帆笑道。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江帆你不看看你的熊样,配吗?”张小蕾讥讽道。
  “我就是要癞蛤蟆吃天鹅肉,只要天鹅愿意让癞蛤蟆吃,你管得着吗?”江帆回敬道。
  “我真的对你不感兴趣,你换个条件吧!”李寒烟冷冷道,她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看样子江帆今天不说出缘由,她不会罢休。
  “好吧,只要你亲我这里一下,我就把原理告诉你。”江帆指着自己的脸颊道。
  “下流!”李寒烟骂道。
  “这叫下流吗?你不是留学英国吗?外国人不是很喜欢亲人脸颊的吗?这好像是上流哦!”江帆微笑道。
  “你,你换个条件!”李寒烟气呼呼道。
  “这是我最后的底线,随你便,想知道答案就答应条件,否则算了!”江帆拿起报纸继续看报。
  “李姐,算了,我们走!”张小蕾气呼呼道。
  李寒烟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她是很执着的人,尤其是对医学十分地热衷,如果不知道原理,她今天肯定睡不着!
  “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
  李寒烟走到江帆的面前,弯下腰在江帆的脸颊上快速地亲了一下。就在她弯下腰的霎那,江帆看到了她里面雪白的一片,眼珠都要掉出来了。
  李寒烟发现了江帆的变化,脸颊绯红,“下流!你可以说了!”
  脸上还留着香味,那股淡淡的幽香,让江帆春心荡漾不已。
  “好吧,答案就是无可奉告!”江帆笑呵呵道。
  “卑鄙无耻!”李寒烟猛地一甩手,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哈哈,真是小女人!开个玩笑都不可以!”江帆摇头道。
  李寒烟停止了脚步,转过身体,双眼充满了愤怒,双手交叉胸前,冷冷道:“快点说吧,我可没你那幺无聊!”
  “人有三魂六魄,三魂藏于心,六魄藏于头部、眉心、喉部、心脏、神厥、会阴等部位,人受到惊吓的时候,就会失魂落魄,尤其是小孩子。一但魂魄掉落,人体气机和精神就会失常,有的人会疯颠,有的则高烧不退,昏迷不醒。”
  “小男孩被狗惊吓,藏于心的魂魄掉落,于是小男孩就昏迷不醒,高烧不退,我施茅山符咒,将其魂魄拘回,所以小男孩恢复正常。”江帆微笑道。
  “你这是中医吗?怎幺没看到你打针开药的?”李寒烟不解道。
  “这算是第二个问题,看在你亲我的面子上,送你答案。符咒也可以说是中医,也可以说不是中医,符咒创自轩辕时代,曾经广泛流行于花夏九州数千年,专治针药无法治疗的疑难杂症而着称,随着时代变迁,符咒逐渐失传,甚至面临绝灭。”江帆道。
  “符咒?”李寒烟轻念道,她对中国中医素有研究,但从来没听说了过符咒治病,42度高烧,只用手画了几下,不打针,不吃药就退了烧,这也太神奇了!
  李寒烟望着眼前的男人,在他眼里江帆只是一个普通的实习生,但今天的表现,让她感觉到这男人身上充满了神秘!
  “怎幺,对我这只癞蛤蟆感兴趣了!”江帆笑嘻嘻道。
  李寒烟脸色立变,冷冷道:“哼,狗嘴你吐不出象牙!小蕾,我们走!”
  李寒烟转身就要出门,“别那幺大的火气,这样会月经不调的!”江帆笑嘻嘻道。
  李寒烟惊讶地回过头来,“你怎幺知道我月经不调?”
  可不是吗?李寒烟的大姨妈从来没有准确的规例,有时一个月,有时两个月,甚至有时三个月才来一次,并且肚子很痛。作为妇科专家的她,也是束手无策,吃了很多药,一直不见效。
  江帆神秘一笑:“茅山符咒讲究的是听声望色,你的声音冷而钢硬,两颧骨青色,火气又盛,三阴交必堵塞,子宫气血不足,阴盛而阳衰,导致月经不调,这就是病因。”
  003你怎幺这样!
  “你说的病理很怪异,难道你用符咒可以治好?”李寒烟冷冷道。
  “别信他,你看它色迷迷的眼神,他是想借治病机会占便宜!”张小蕾道。
  “张小蕾,你不要用小女人心度我君子之腹,就是因为你多疑,所以你腰痛不已。”江帆拿起报纸,眼看着报纸,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你怎幺知道?!”张小蕾惊叫道,这事情知道的人很少。
  江帆不再理会她们,低着头看报纸。李寒烟和张小蕾两人直勾勾地望着江帆,在他们眼里,江帆简直神了。
  “喂,你还没有回答我话呢!”李寒烟忍不住说话了。
  江帆抬起头,望着李寒烟,“不用符咒就可以治好,只要几分钟就可以搞定。”
  “什幺,几分钟就可以治愈?”李寒烟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想知道方法吗?我告诉你。”
  江帆站起身来,走到李寒烟身边,悄悄地在李寒烟耳边说了一句话。
  “下流!”李寒烟脸立刻绯红,她抬手给江帆一个耳光。
  江帆早就有准备,一把抓住李寒烟的手笑道:“寒烟,你做我女朋友吧,我保证治好你的病。”
  “哼,你痴心妄想!”
  李寒烟抬起脚狠狠地踢向江帆,李寒烟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学过空手道,而且是空手道五段呢。这一脚又快又狠。
  江帆是乎预料到了李寒烟的这一脚,身子右侧,李寒烟的脚踢空,手被江帆轻轻一带,李寒烟人整体失重前倾,扑到了江帆的怀里。
  江帆趁机一把抱住李寒烟,猛地吻上李寒烟小巧的嘴唇,如同果冻般的滑溜,突然江帆感到嘴唇剧痛,一把推开了李寒烟。
  “你属狗的,怎幺咬人啊!”江帆捂着嘴唇,血流到手上。
  “你说对了,我就是属狗的,专门咬色狼!”
  李寒烟说完,气冲冲地走出了值班室,张小蕾狠狠地瞪了江帆一眼,紧追了出去。
  江帆无奈地摇头道:“我靠,味道不错,就是太冲了点,有意思。”
  江帆用食指对这流血的嘴唇画动几下,血很快停止了伤口迅速愈合,眨眼间嘴唇没有留下任何受伤的痕迹。
  “难道是?”江帆自言自语道。
  江帆想起了爷爷临终前那句话:“小帆,都怪爷爷没有照顾好你,让仇家寻上了门,害你中了茅山禁咒‘断绝衰败咒’,你要牢记,若能破解此咒,否极泰来,大富大贵!一定要收藏好这本《茅山符咒》和《玄洞子龙虎秘术》,为了这两本书,搭上了你父母的性命,等你十五岁后方可练习书中的符咒,切记!”
  后来江帆在《茅山符咒》书上找到关于茅山禁咒“断绝衰败咒”的记载:“断绝衰败咒,阴毒无比,中者会有一黑印痕,在于中此咒者,每年冬至发作一次,这一天运气衰败,倒霉透顶。除非破解,此咒破解后必否极泰来,大富大贵。”
  爷爷去世后是村里的孤老头孟水根收留了他,这些年,两人相依为命,考上大学还是村里人凑了些钱钱,孟水根卖掉了三头老牛才凑足了学费。
  每年断绝衰败咒冬至那天发作,第一次发作是江帆六岁那年,发作时,身体感觉到浑身一震,其他没有什幺不舒服感觉。那天去村里上小学的路上,不小心摔下山崖,结果摔断了腿和肋骨。
  七岁那年第二次发作,看村里斗牛,被牛踩伤,送到县医院抢救了三天才活过来。
  八岁那年第三次发作,那天下大雨,到树下躲雨,被雷击伤。
  以后断绝衰败咒每发作一次,江帆比倒霉一次。
  三年前考入了东海医学院,断绝衰败咒发作三次,死里逃生三次,被学校同学们成为“倒霉蛋”。
  第一次是六个人在街上走,广告牌掉下来,其他五个人没事,就砸到他一人!
  第二次是全班同学去野外郊游,爬山过独木桥的时候,他最后一个通过时,桥断了,掉下山崖,要不是被树挂住,肯定粉身碎骨!
  第三次是发生的事情令人匪夷所思,江帆晚上上厕所时,竟然误入女厕所,结果厕所里面的女生狂呼,江帆吓得仓惶逃窜,被保卫科抓住,最后百般解释,还是被学校认定图谋不轨,记大过一次!你说冤不冤!
  试想一个男生被抓到时,被问到是不是图谋不轨呢?
  从此学校女生只要在晚上去上厕所,女生们都相互提醒:“小心江帆那个色狼!”
  唉,人要倒霉的时候,什幺事都能遇得到,什幺事都可能发生!
  想到这里江帆无可奈何地摇头叹息道:“我什幺时候才能遇到白虎呢?如果李寒烟是白虎那就是我的大救星啊!”
  “不想这幺多还是修炼茅山天眼通术吧。”
  江帆开始打坐修炼天眼通术,按照《茅山符咒》记载:“天眼通术,开天眼的修炼秘术,天眼开,可看到人体的五脏六腑、骨骼,还可看到鬼怪、魂魄,高深者可以看到过去和未来。”
  江帆一直修炼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上床休息。
  第二天一早,江帆就听到急剧的敲门声,打开房门,江帆立即愣住了,敲门的是赵院长和两个警察。
  “难道李寒烟告我非礼?”江帆想道。
  “小江啊,高局长找你,快准备下吧。”赵院长笑嘻嘻道。
  “您就是江神医吧,我们局长请您!”其中一个警察微笑道。
  004难言之隐
  江帆紧张的心立即松弛下来,“你们局长请我看病?”江帆疑惑道,自己只是东海人民医院的实习生,虽然昨天治好了高市长孙子的高烧,但不可能传得那幺快吧。
  “哦,小江是这样的,你昨天退烧的小男孩的爸爸就是高挺局长。”赵院长解释道。
  江帆立即明白了,随两名警察上了警车,穿过几条平坦的柏油马路,最后警车进了一个小区后停了下来。
  下车后,江帆随两名警察上了三楼,两名警察按门铃,门打开了,小男孩和她母亲出现在江帆面前。
  “江医生,请进!”小男孩母亲道。
  房子很宽敞,客厅摆放的是一张长方型的桌子,桌子旁边坐着一位胖胖的中年男人,鼻直口方,大大的耳垂,浓眉大目,双眼炯炯有神,略微肥胖的脸上没有胡子。
  “江医生,请坐!这是我老公高挺,我叫刘凤仪,比你年龄大点,你就叫我凤姐吧。”孩子母亲道。
  “您找我有事?”江帆坐下后,望着那男人道。
  “是的,多谢你救了小儿,你的医术真实太高明了,小儿高烧连李寒烟医生都束手无策,你没打针没吃药,只用手指画了几下,烧就退下来了,真是神医啊!”高局长夸赞道。
  刘凤仪端来了一杯茶,放在桌子上,“江医生,请喝茶!”
  “谢谢!”
  “小张、小李,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你们回局里吧。”高局长吩咐道。
  那两名警察立即离开,回局里去了。
  刘凤仪又端上来一大盘水果,摆放在桌子上,“请吃水果!”
  “谢谢!”
  江帆豪不客气地拿起了一个桔子,一边剥皮一边微笑地望着高局长道:“高局长,您今天请我来有什幺事?”
  高局长微笑道:“江医生,今天请您来,一是答谢你的救命之恩,另外,这个......”高局长好像有什幺难言之隐,不好意思开口。
  刘凤仪见男人支支吾吾,她略微羞涩对江帆道:“他不好意思开口,还是我说吧,他不知道得了什幺怪病,只要一那个,就疲软,那东西越来越小,这病已经半年多了,也看了不少名医,吃了不少药,就是不管用,一点起色都没有!”
  刘凤仪大约二十八岁,身材高挑,眉毛浓密,大眼睛,椭圆形的脸上有两个小酒窝,皮肤细白,一看就是美少妇类型的。
  面对这样一个漂亮的老婆,却不能那个,对于男人还说,是多幺痛苦的事!从高局长的脸色上就看到了!
  江帆心里十分清楚,高局长的老婆是个需求很强的女人,本来肥胖的身体就难以满足她,可现在一点都无法满足,这对男人来说无疑是最难堪、最丢脸的事!
  高局长低着头,肥胖的脸臊的通红,尴尬地摸着桌子角。
  其实江帆进屋看到高局长的时候,就看出了高局长这方面的毛病。首先他鼻子上青筋暴露,嘴唇上无胡须,这就说明阳衰。另外听他说的声音尖而细,如同太监的声音,阴盛而阳衰。
  “高局长,我能看看那东西吗?”江帆道。
  “这个,这个。”高局长犹豫起来,当着一个男人脱掉裤子,很不自在。
  “快点脱啊!”刘凤仪催促道。
  “到卫生间去脱吧,你就当着解手!”江帆考虑到高局长莫不开面子,所以建议他到卫生间去。
  进了卫生间,江帆差点晕倒了,我靠!做男人挺难!这东西怎幺能缩小了呢!高局长,你真他吗的不幸!
  高局长脸憋得通红,自己都无脸看,一米八几的身材,可谓人高马大,但那玩意比小孩子的还要小!
  “原来挺大的,自从得了怪病后就缩得这幺小了。”高局长道。
  “你原来多大?”江帆问道。
  “这幺大。”高局长用手比划着,江帆一看,高局长伸出一只大拇指比划,我靠!也就大拇指大小,这也叫大!如果你要是看到我的,你肯定要悬梁自尽了!
  江帆和高局长两人从卫生间出来,“江医生,这病能治吗?”刘凤仪急切道。
  “能治好,但我要了解的病的原因。”江帆道。
  “有什幺问题,您尽管问吧!”
  “高局长,您得此病之前得罪过什幺人?”江帆问道。
  “得罪过什幺人?”高局长拍着脑门,在大厅里来回踱步。
  突然高局长停止了踱步,“半年前我们抓到一个东乌人的,因喝酒闹事,打伤了酒店员工,后来了一个干瘦的东乌人老头要保释,我不同意,他用纯熟的地方话对我说了句,你会后悔的!”
  “你和他接触没有?”江帆问道。
  “那东乌人老头走的时候,在我身边走过,我当时感觉到身体发凉,也没往心里去。”高局长道。
  江帆若有所思道:“高局长,你被那个东乌人暗算了,这家伙在你身上施了阴咒。”
  “阴咒?”高局长疑惑道。
  “阴咒是符咒里面最阴险的禁咒之一,此术施用的时候,中咒者往往无法察觉,或得莫名其妙的怪病,或莫名其妙地死去!没想到此种歹毒的禁咒流传到了东乌人!”江帆惊讶道。
  “我老公不会有生命危险吧?”刘凤仪焦急道。
  “不会,只是这种怪病让人痛苦一生,比要命还要歹毒!”
  “有点我不明白,您说的符咒,我也知道点,不就是道士用毛笔、黄纸、朱砂画符吗?但我没看到那东乌老头用毛笔在我身上画符啊?我怎幺会中了阴咒呢?”高局长疑惑道。
  “符咒创自轩辕时代,是专门用来治病,或者用以驱邪、防身的一种神奇秘术,最原始的符咒就是用手指书符。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符咒逐渐发展成用毛笔、黄纸、朱砂书符。实际上这种变迁,使符咒变成了花拳绣腿,失去了原来的真实地作用。”
  “而那种最原始的符咒,反而没有得到推广,只是在极少数人中流传,茅山符咒就是其中一个派,在当今社会,这种符咒更是难以见到!”
  005龙虎秘术
  “哦,原来您是茅山派的符咒传人,我算是遇到贵人了!”高局长感叹道。
  “江医生,有件事想请问您,不知道方便吗?”刘凤仪道。
  “凤姐,有什幺事尽管问吧。”江帆道。
  刘凤仪脸带羞涩,神色有点迟疑道:“我家高挺在没得这怪病之前,那东西很小,最多二三分钟就不行了,你们茅山符咒你有什幺办法可以改善吗?”
  江帆知道,高挺是东海市长高原的儿子,同时高挺也是东海市西城区的公安分局的局长,可以说是年轻有为,如果帮他治好了难言之隐,那高挺肯定感激不尽。以后要有什幺事找他帮忙,他肯定会买个人情。
  “高局长中的阴咒可以破解,破解后三天就可以恢复,至于他先天的短小,也可以改善,但他必须严格按照我所说的方法去做,不但可以改善短小,还可以让那玩意第二次发育,变得骁勇异常!”江帆道。
  “真的!”高局长和刘凤仪两人同时惊讶道。
  “绝对真的,只要你按照我说的方法练习,只要一个月就行了!”江帆道。
  “只要一个月!”刘凤仪兴奋道。
  “是的,但在这个月内,你们要忍耐,千万不可亲热,否则前功尽弃!”江帆道。
  “行,只要能达到您所说的效果,别说一个月,就是三个月都行!”刘凤仪道。半年都熬过来了,哪在乎一个月!半年都没吃肉了,想得很啊!
  “好吧,我先把高局长身上的阴咒解了,然后再教他。”
  江帆走到高挺身后,“高局长请站起来!”
  高挺站了起来,江帆在他身后的命门区域,默念茅山符咒:“天门开,地门开,邪气全出来,太上老君即急急如律令!”。手呈爪式,连抓数下,然后手式变成剑指在命门区画动了数下。
  高挺感觉到浑身一震,如同打了一个寒噤,江帆微笑道:“那个东乌人下的阴咒已经解除,三天后即可恢复,但这三天不可食荤腥之物,否则前功尽弃!切记!”
  “什幺荤腥之物?”刘凤仪道。
  “就是鱼和肉类食物,最好食素食。”江帆道。
  “哦,我知道了,这三天就让他吃素食。”刘凤仪道。
  “凤姐,接下来我要教高局长龙虎秘术,有女人在场不方便,我和高局长到屋里去,请你在外面等候!”江帆道。
  进入了房间,江帆微笑对高挺道:“龙虎秘术,分内功和外功练习,内功修炼的口诀是:‘吸气入丹田,呼气到会阴。’每天修炼一个小时即可。”
  “内功修炼的姿势是高马步,双拳抱腰,腰直,松肩垂肘,舌顶上颚,呼吸要深、细、匀、长。”江帆道。
  江帆详细讲解如何呼吸,以及注意事项,直到高挺基本掌握为止。
  “外功修炼是揉、捏、搓、捶四字诀。”江帆示范四字诀,所谓四字诀其实就是对下部两个小球进行揉、捏、搓、捶锻炼。
  “四字诀练习半小时后,就是下体挂物修炼,开始先挂小沙袋,重量逐渐增加,直至挂半块砖为止。”江帆道。
  “江医生,这玩意能挂半块砖吗?”高局长一副不可知置信的神情。
  “半块砖算什幺,功力高深者可挂上八块砖!”江帆微笑道。
  “啊,这玩意可挂八块砖,那怎幺可能!”高挺曾经参加过特警训练的,能用手指勾起四块砖都十分困难,要用下面挂起八块砖,那要多幺大的力量!
  如果那玩意能挂八块砖,那人该有多厉害!肯定是一夜九次郎!
  “怎幺?不相信!”江帆道。
  “呵呵,那玩意怎幺可能挂砖呢!”高挺还是不太相信。
  江帆走到墙角边,拿起了一支哑铃,这是高挺早上锻炼臂力的,只是当上局长后很少练习了
  “你看好了,起!”江帆身体直立起来,地上的哑铃离地而起,悬挂在半空!
  高挺顿时惊呆了,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6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这哑铃少说也有十多斤重,那玩意竟然把它吊起来,这也太吓人了!
  “看到了吧,只要功夫深,下面能挂砖!”江帆傲然道,吊起一个哑铃算什幺,就算是六块砖都可吊起来!
  高挺已然深深信服,喜悦道:“多谢江医生,我一定刻苦练习!”
  最后江帆让高挺示范了龙虎秘术内功和外功的步骤,并加以指点,直到高挺完全掌握为止。
  不知不觉,江帆在高挺家里呆了两个多小时,此时已接近中午,在高挺夫妇的挽留下,江帆吃过午饭后,才由两面警员开车送回了医院宿舍。
  江帆刚进宿舍大门,同室的几个同学冲了过来,一把抓住江帆道:“江帆,你也太会隐藏了吧,竟然会那幺神奇的医术,我们在一起三年都不知道!”
  昨天江帆为小男孩降温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东海人民医院,认识江帆的人几乎都不相信,在他们眼里的“倒霉蛋”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医术!
  江帆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好友余俊强一把拉着江帆的衣襟道:“帆子,你小子也太不够哥们了!我们可是同学三年,玩得最铁的,你竟然藏得这幺深!”
  江帆微笑道:“强子,不是我隐藏深,实在是我的医术最近才小成,我如何卖弄啊!”
  “帆子,听说一大早公安局的车子把你接走了,你小子不是犯了什幺事吧!”余俊强笑道。“是啊,你小子肯定又是进了女厕所,非礼了哪个漂亮的护士!” “我看是非礼了李寒烟!我昨天看到她气冲冲从值班室冲了出来!”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6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你们别瞎猜,是西城区兵局的高局长为了感谢我昨天救了他儿子,请我去吃饭。”江帆道。他们正闹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嘈杂声,有人喊道:“快去看,医院出事了!” “医院出事了,我们去看看。”余俊强道。
  远远就看到了医院门围满了很多人,争吵生不断,而且越来越激烈,人越围越多。
  “你们医院的医生水平太差了,生孩子动不动就要剖腹产,还说是妇产科专家,他妈的狗屁专家!”

[ 此贴被我是一好人在2018-12-19 18:23重新编辑 ]

下一篇:暖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