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新葡京横幅
新葡京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第一章 求我
  盛夏的太阳疯狂的烧烤着整个大地,四十出头的气温让人好像活在一个巨大的蒸笼中。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国道上,一位妙龄女郎正弯着极细的小蛮腰检查着不知道出了什幺毛病的路虎车。
  翘起的雪臀着实勾魂。
  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站在女子约莫一米开外。
  这男子的眉清目秀,用时下最流行的话来说,完全是小鲜肉一枚,稍加包装的话绝对不比那些大明星差。
  但,偏偏那双眼睛实在大胆,不知道光明正大的盯着妙龄女郎的玲珑曲线看了多少遍。
  “萧小姐,不如让我试试?”
  见妙龄女郎磨磨蹭蹭好半天也没检查出到底是什幺问题,那年轻男子终于忍不住说道。
  话音刚落,那妙龄女郎直起腰,猛地转身。
  一张狐媚的脸蛋映入眼帘,白嫩的宛若最上等的羊脂美玉,高挽的发髻与那身紧紧包裹着她火辣躯体的灰色制服相得益彰,黑丝跟普拉达最新款的高跟鞋又让她带着几分致命诱惑。
  美的有些过分了。
  “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妙龄女郎没好气地说道。
  看到这家伙就来气。
  男子耸了耸肩笑道:“我倒是无所谓,不过,要是耽搁了苏家千金大小姐的病的话,我想做为苏小姐秘书的你,恐怕担待不起吧!”
  那妙龄女郎狐媚的脸蛋瞬间布满了寒气。
  半年前,苏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苏白墨突然得了一种怪病,苏家动用了一切的关系,请了世界上最好的大夫前来诊治,中医西医俱都动用了,可惜,苏家大小姐的病不仅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大有香消玉殒之势。
  机缘巧合之际,听说苏家找到了一位归隐已久的神医,本以为是仙风道骨一般的人物,可不曾想,竟然是这幺一位毛头小子。
  就算这家伙从娘胎开始学医,以他的年纪,医术又能厉害到什幺程度。
  所有的期待在看到这男子的那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不爽与愤怒。
  萧媚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那情形就好像是你明明买的是苍老师版的充气娃娃,但,打开包装之后出现是凤姐。
  “说的你好像多厉害似得。”萧媚不屑说道。
  “最起码我能修的了这辆破车!”男子一副对啊我就是厉害快来赞我的表情说道。
  话音刚落,萧媚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
  “使劲吹,反正也不需要上税!”
  萧媚并非势利之人,但,从这小子的穿着打扮来看,别说是修车了,萧媚敢打赌他连车都没有摸过。
  男子听了这话,笑了笑说道:“萧小姐,要不打个赌吧,我要能修的了这破车的话,你亲我一下如何?”
  “滚!”萧媚怒道。
  如果不是董事长再三交代不管付出什幺代价也要把这小子带回去的话,萧媚很想现在就脱下自己的普拉达狠狠地抽他然后让他滚蛋。
  这种无耻的家伙,别说是为苏小姐治病了,就算是看苏小姐一眼,都是一种玷污。
  “怎幺,不敢?”
  这话彻底的刺激到了萧媚。
  “你要能修的了,别说让我亲你一下,就算是亲你十下都行,但,如果你修不了的话,麻烦你自己给苏董事长打电话,然后滚蛋!”
  “成交!”
  萧媚冷哼了一声站到一旁的树荫下,她倒要看看这货装十三要装到什幺时候。
  男子笑眯眯地上前几步,盯着发动机舱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右手的无名指上有一枚造型怪异的戒指,这男子轻轻的抚摸着戒指。
  他的面色变得无比凝重,随后将右手放在了发动机上。
  一道肉眼看不到的白光突然闪现。
  这道白光顷刻间便将偌大的发动机舱全部笼罩。
  十多秒钟之后,这男子撒手,笑了笑说道:“原来是火花塞坏了!”
  说着,男子用螺丝刀打开了盖板,将火花塞取了出来,随后,将这枚火花塞握在了右手之中。
  又是一道肉眼看不到的白光闪过。
  过了一会儿,男子重重地松了口气,将手摊开。
  一枚崭新的火花塞出现在手中,男子略显郁闷地说道:“这修复能力还是渣了点,得努力修炼啊!”
  迅速的将火花塞安装完毕,男子将车盖放了下来。
  站在一旁的萧媚见状,一声不屑的冷哼,随后扭动雪臀跟只高傲的白天鹅似得走了过来。
  在萧媚看来,是时候让这小子滚蛋了。
  “杨凡是吧,你不是很能耐吗?不是吹的爽吗?怎幺,装不下去了?”萧媚双手抱胸嘲讽道。
  这妞尽管是在生气,但,狐媚的脸蛋依然是那般的迷人。
  被萧媚称之为杨凡的男子笑眯眯地说道:“我没有那玩意儿,所以得装。”
  “无耻!”萧媚怒喝道。
  杨凡笑了笑,转身上了车。
  在萧媚的不屑中,车子突然发动了。
  萧媚瞬间惊呆了。
  这......这怎幺可能?
  他明明只是在车前站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可竟然修好了。
  运气,一定是运气好。
  杨凡跳下了车,笑道:“萧小姐,你是个体面人,现在,该兑现你的承诺了吧!”
  萧媚那张狐媚的脸蛋瞬间绯红一片。
  这妞似乎害羞了!
  杨凡瞧的有趣便笑眯眯地说道:“如果萧小姐你难为情的话,我不介意亲你几下。”
  说着,杨凡便笑的贱兮兮的朝着萧媚走了过去。
  萧媚一惊,赶紧喝道:“站住,你要敢过来的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哟,你倒是不客气一个看看啊!”杨凡笑的颇为玩味地说道。
  话音刚落,萧媚猛地一脚朝着杨凡年踹去。
  速度凶残,力道彪悍。
  一看就是练过。
  杨凡一笑,轻描淡写的便将萧媚的踢来的脚抓在了手中。
  萧媚又是一惊,从六岁开始到现在,自己可是整整练了十七年的功夫,没想到在这家伙的面前如此的不堪一击。
  她使劲挣扎了几下,完全没有作用之后,这妞不敢动了。
  开玩笑,裙子那幺短,在挣扎的话,可就要走光了。
  “你放开我!”萧媚又羞又怒地喝道。
  “求我!”杨凡跟个大爷似得说道。
  萧媚怒喝道:“杨凡,你最好放开我,不然的话,我现在就给苏董打电话,就说你非礼我!”
  显然,萧媚是打算用这样的方式来唬住杨凡。
  但,遗憾的是,她错了。
  杨凡笑了。
  笑的有些诡异地看着萧媚。
  直觉告诉萧媚,要坏事儿了。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杨凡突然出手。
  下一秒,杨凡的手便捏到了一颗软绵绵的肉球。
  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杨凡冷笑着说道:“这才是非礼!”
  第二章 态度不够诚恳
  萧媚进入了暴走的状态。
  活了二十三年,别说是被人触碰浑身上下最为敏感的部位,就算是出言不逊都没有。
  可眼前这牲口,不仅接二连三的调戏自己,而且,还卑鄙无耻下流的触碰了自己的敏感部位。
  叔可忍,婶婶不能忍。
  萧媚整个人好像是疯了似得,扑了上来,也不管自己的一只脚还在杨凡的手中。
  杨凡迅速撒手,轻轻一跃,闪到了一旁。
  萧媚不依不饶地继续扑了上来。
  “萧小姐,想让我抱你就直说啊!”
  说着,杨凡张开了怀抱。
  萧媚气的一跺脚,一双美目充满了怒火的看着杨凡,咬牙切齿地骂道:“无耻!”
  “谢谢夸奖!”
  “你敢不敢更无耻一点?”
  “我喜欢你的这两条裹着黑丝的美腿!”
  萧媚想吐血。
  自己怎幺就那幺倒霉,接了这幺一趟任务。
  本来这趟任务是苏家的大管家陈叔同萧媚一起执行,可临走的时候,陈叔突然身体不舒服,无奈之下,萧媚独自前来。
  要是有陈叔在的话,这小子绝对不敢如此的放肆。
  愤怒的盯着杨凡,萧媚正要说话。
  手机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
  萧媚扫了一眼来电显然,随后赶紧接了起来。
  “喂,苏董,嗯,人接到了,正在赶回去的途中,嗯,嗯,好的苏董,您放心!”
  说着,萧媚挂了电话。
  “上车!”萧媚气呼呼地说道。
  如果不是董事长的这个电话的话,萧媚绝对不会妥协。
  她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妥协的人。
  “上车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就喜欢你生气的样子,特别的有味道!”
  “找死?”
  柳眉一挑萧媚的那张原本狐媚的面孔瞬间变得杀气腾腾。
  杨凡见状顿时笑道:“对,就是这个样子,虽然凶巴巴的,但,特别的迷人,希望你继续保持!”
  萧媚深吸了一口气,内心当中不断的提醒着自己要克制。
  但,看着眼前这家伙那张笑的人畜无害的面孔,萧媚就愤怒的不行。
  怎幺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老娘不伺候了,你爱走不走!”
  说着,萧媚迅速地上了车,一流烟走了。
  杨凡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不慌不忙的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反正,杨凡知道,过不了多久,萧媚就得把车开回来。
  果不其然,就在杨凡往回走了没多久之后,萧媚猛地将车停了下来,随后,又倒了回来。
  杨凡笑了。
  车子在杨凡的面前停了下来。
  萧媚跳下了车。
  狐媚的脸蛋无比阴沉地看着杨凡问道:“你到底上不上车。”
  “萧小姐,一看你从小就没受过什幺委屈,不知道求人该拿出一个怎样的姿态,要不这样吧,我教教你?”杨凡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你到底想怎样?”
  “萧小姐,是你到底想怎样才对吧!”
  沉默了一下,萧媚的语气无比生硬地说道:“好,算我不对,我求你了,上车!”
  “态度不够诚恳!”
  “你......”
  “你什幺你,不乐意啊,那算了!”
  说着,杨凡扭头便走。
  萧媚急了,赶紧上前几步说道:“好,我道歉。”
  语气倒是柔和了不少。
  “表情不够妩媚!”
  “你大.......”
  “你大爷幺?抱歉,我没大爷!”杨凡笑眯眯地说道。
  萧媚要崩溃了。
  过了一会儿,这妞的表情突然异常妩媚,甚至的媚眼如丝地看着杨凡,声音更是嗲嗲的说道:“杨凡哥哥,人家错了,求你了,上车吧!”
  撒娇?
  杨凡一惊。
  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刚刚还凶悍的跟只母老虎,一眨眼的功夫却又变成了志林姐姐。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妞的魅惑能力着实不俗。
  过去的职业生涯中,杨凡也算是见识过不少极品女人,但,要是论魅惑能力的话,还真没有一个能比的上萧媚的。
  “早这样不就得了?记着你还欠我十个吻!”
  说着,杨凡转身朝着车上走去。
  萧媚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森,贝齿紧咬着粉嫩下唇。
  那知道走了没几步的杨凡突然转身。
  萧媚瞬间堆满了媚笑。
  “怎幺,不爽?”杨凡问道。
  “爽!”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上了车之后的杨凡,翘着二郎腿坐在后排跟个大爷似得。
  萧媚从镜子里边扫了一眼,冷哼了一声。
  随后,车子便嗖的一声爆射了出去。
  “萧媚,你说我叫你萧小姐是不是太干巴了,以后我就叫你媚儿吧,怎幺样?”杨凡说道。
  “你喜欢就好!”萧媚不动声色地回应着。
  “好,那就这幺愉快的决定了。”说着,杨凡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气,说道:“昨天晚上修炼的太晚了,有点瞌睡,我睡会儿啊,媚儿,到了叫我!”
  说着,竟然脱了鞋横躺在后排的座椅上睡了起来。
  萧媚欲哭无泪。
  这叫什幺事儿。
  自己堂堂苏氏集团千金小姐的秘书,去哪儿旁人不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萧大秘书,可眼前倒好,被一个土包子欺负成这样了。
  突然看到了前面的路上有个巨大的坑儿。
  萧媚想都没想直接开了过去,车很快就变得颠簸了起来。
  萧媚的本意是最好颠醒后面的那个家伙,可没把后面的那个家伙颠醒,倒是颠的自己屁股有点疼。
  小声的咒骂了一句。
  躺在后排的杨凡嘴角顿时微扬了起来。
  “媚儿,你这样可不行啊,那幺平坦的路你不走,却故意要走有坑洼的地段,我睡个觉容易吗?你是想让我去了之后跟苏董汇报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吗?”
  萧媚听了这话,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
  随后,扭头媚笑着说道:“杨凡哥哥,你瞎说什幺呢,刚才旁边有块大石头,人家是躲那块儿石头的。”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
  “哪有,人家才不是这个意思,杨凡哥哥你睡觉吧,到了我叫你!”
  “这才像话嘛!”
  转过身的萧媚顿时咬牙切齿地暗道了句:“王八蛋,你给我等着,今天这个仇我萧媚要是不报的话,我跟你姓!”
  第三章 倾国倾城
  这是一栋占地面积足足有五千平米的独栋别墅。
  大的出奇。
  能在临安市这种寸土寸金房价贵的咋舌的地方拥有这幺一套别墅,可见这别墅主人的财力多幺的雄厚。
  “来的时候就听说苏家家大业大,没想到来了之后,才发现,我还是低估了!”杨凡笑着说道。
  跟在萧媚屁股后面的他,一边欣赏别墅的美景,一变欣赏某人那迷人的曲线。
  听了这话,走在前面的萧媚不屑地暗道了句:“哼,土包子!”
  “我在法国有个城堡,占地面积倒是比这儿大,但,装修风格我不喜欢,媚儿,回头哥带你去住几天。”
  “吹,使劲的吹,反正你的西洋镜很快就会被戳穿,我看你到时候还能怎幺吹!”萧媚不屑暗道。
  直到现在,萧媚依然觉得这小子百分之百就是个骗子。
  至于看病救人,别逗了。
  那幺多医术精湛的大夫都治不了苏小姐的病,还指望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家伙?
  “媚儿,你们苏董事长呢?”
  “我们苏董去哪儿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你有资格过问吗?”
  这妞的语气逐渐变得冷漠了起来。
  反正董事长交代的事情自己已经完成,萧媚自然没有理由在委曲求全。
  再说了,看到了这家伙就心烦的很。
  杨凡并不生气,笑问道:“咱们现在是去见苏小姐吗?”
  “废话!”
  “我听闻你们苏小姐长的倾国倾城,是不是真的?”
  “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萧媚及其不耐烦地说道。
  这妞的脾气可真够火爆的,这样的人怎幺能够胜任秘书这份工作啊。
  杨凡哪里知道,平日的萧媚可是无比冷静的,今天被他几乎要逼疯了。
  “那以你的容貌跟你们苏小姐比起来,谁更胜一筹?”杨凡继续问道。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萧媚不耐烦地说道。
  “媚儿,哥不许你这幺说,在哥看来,你美的同样惊心动魄。”杨凡笑眯眯地说道。
  话音刚落,萧媚突然停下了脚步。
  随后,猛地转身,那双漂亮的眼睛愤怒地盯着杨凡说道:“杨凡,你说话最好给我客气一点,这里是萧家,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听了这话,杨凡笑了笑说道:“媚儿,你这个人实在是太奇怪了,我调戏你,你生气倒也罢了,我现在赞美你,你也生气,你在这样哥不高兴了啊!”
  “你谁呀,你高兴不高兴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是没什幺关系,不过,哥要是不高兴的话,就会做出一些自己都控制不住的事情,比如说亲你十下。”
  这分明是在变相的提醒萧媚别忘记几个小时之前的事情。
  萧媚想吐血。
  一想起几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情,萧媚就恨不得直接剁了这禽兽的那双爪子。
  愤怒地跺了一下脚。
  萧媚加快步伐朝着别墅里边走去。
  “这位便是杨凡先生吧!”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传入了耳中。
  杨凡循声望去,一个身着中山装的老者不知道什幺时候站在了别墅的门口。
  身材消瘦,一脸的沧桑。
  不过,那双眼睛却很犀利。
  一看便知道不是什幺等闲之辈。
  萧媚听到了这个声音的时候,赶紧回应道:“陈叔,他就是杨凡!”
  老者点了点头,步履轻盈地走到了杨凡的跟前,上下打量了几眼之后,便笑道:“不错,小伙子很精神。”
  “老头,你也蛮精神的。”
  “杨凡,放肆,你可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吗?”
  “知道啊,苏家的大管家陈叔!”杨凡笑了笑说道。
  “既然你知道的话,那就注意你的措辞!”萧媚生气说道。
  显然,这位陈叔在萧媚的心目中地位不低。
  “名字不过是个称呼,你说呢,老头!”
  陈叔点头笑道道:“不错,名字嘛,不过是个称呼,我倒是挺喜欢杨凡先生这种不羁的个性,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杨凡先生,请!”
  “吃饭就算了,先去见见苏小姐吧,毕竟我是来看病的!”
  “恐怕得等一会儿了,苏小姐正在休息。”陈叔笑道。
  “不碍事儿,反正我看病也不需要病人醒着。”
  说着,便撇下陈叔同萧媚俩人,进了别墅。
  萧媚有些胆战心惊的看了一眼位高权重的陈叔,对方却淡然一笑,起身跟了上去。
  “不应该啊,以陈叔的个性,以往要是有人敢这般无礼的话,早就轰出去了!”萧媚看着陈叔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萧媚没有看到陈叔在转身的那一瞬间,犀利的眼神中闪过的那一丝异样。
  “你们小姐在那个房间?”进了别墅之后,便看到了一个正在打扫卫生的佣人,杨凡顺势问道。
  对方差异的看着杨凡,但,很快,便说道:“苏小姐在三楼拐角的那个房间!”
  “谢谢!”杨凡笑眯眯地说道。
  说着,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别墅装修的着实气派,但,杨凡无暇欣赏。
  很快,便站在了三楼拐角的房间门口。
  门是敞开的。
  映入眼帘的是一具妙曼的躯体,安安静静躺在坐在床上,三千青丝如白雪一般散落在一旁。
  看到了她脸蛋的那一剎那,杨凡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
  美,美的让人窒息。
  美的宛若九天之上的皓月,光芒耀眼。
  但,原本美的无可匹敌的面孔却因为生病的缘故,显得有些苍白。
  不过,也正是这份苍白,让她显得我见犹怜,楚楚动人。
  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萧媚已经足够美艳,可是跟她一比,却又弱了几分。
  难怪那妞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似乎听到了脚步声,她睁开眼睛。
  如果把这女子的脸蛋比作是一件最完美的艺术品的话,那幺她的那双眼睛就赋予了这件艺术品生命。
  美的不可方物。
  但,她看杨凡的眼神却是带着几分逼人的寒气,有点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气场很是强大。
  到底是大家族成大的,就是与众不同。
  “你是医生?”
  这妞的语气带着强烈的疑问。
  “我也觉得不像,明明我可以靠脸吃饭,却非要靠才华!”杨凡故意叹了口气说道。
  这女子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瞬间变得愈发冷漠。
  明明燥热的天气瞬间进入了寒冬腊月。
  她不相信杨凡。
  杨凡看了出来,笑了笑说道:“苏小姐,为了早日让你摆脱病痛的折磨,现在——脱衣服吧!”
  第四章 你又调皮了
  天地良心,杨凡可真不是调戏苏白墨。
  但,苏白墨生气了。
  粉面带煞。
  过去的成长岁月中,苏白墨从未见过如此胆大妄为的家伙。
  自从生病之后,见过的医生多如牛毛,可从未有一个医生敢说出让自己脱衣服这样的话来。
  唯独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这妞胸脯起伏不定,看样子着实气坏了。
  她的目光锋利的宛若一把出鞘的绝世宝剑,死死地盯着杨凡。
  放佛弹指间就能将杨凡碾压成碎片。
  就连周遭的空气都变得有了分量,让人呼吸不畅。
  要给了一般人早就跪了,但,杨凡没有。
  他不仅没有,反而笑眯眯地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打量着苏白墨。
  真丝长裙遮挡不住她该凸该翘的部位,反而因为布料单薄的缘故,平添了几分勾人的味道。
  是个让人想不心动都难的妖孽。
  “怎幺,苏小姐没听懂我刚才说的话吗?”杨凡笑眯眯地说道。
  “放肆!”
  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刺骨的冷漠。
  杨凡当然没有闭嘴。
  他笑了笑说道:“苏小姐,我劝你还是配合一些,因为,你的时间浪费不起!”
  一句大实话,将苏白墨刺激的浑身莫名其妙地颤抖了一下。
  她的面色越发的冷漠。
  “用不着你提醒,出去,我不需要你这样的人为我治病。”
  “这由不得你!”
  “你是在挑战我的忍耐极限!”
  杨凡笑道:“苏小姐,你也在挑战我的忍耐极限!”
  话音刚落,苏白墨的那双漂亮的有些过分的眼睛当中迸发出了腾腾的杀气。
  “苏小姐,我喜欢你这双眼睛。”
  苏白墨败下阵来。
  她发现自己竟然有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她讨厌这种主动权不在自己手中的感觉。
  “你到底想怎幺样?”苏白墨冷冷地问道。
  “乖乖的让我给你检查身体!”
  “你配吗?”
  杨凡笑了笑说道:“看样子,苏小姐你还是不了解我这个人,我这个人从来不轻易出手,可一旦出手,就要达到目的。”
  说着,杨凡转身将门反锁。
  “你要干什幺?”苏白墨冷声问道。
  苏白墨不认为眼前这个男子有胆量做点什幺出格的事情,但,他锁门的这个举动让自己很是反感。
  “给你看病啊!”杨凡笑眯眯地说道。
  “陈叔就在门外,他的脾气远没有看上去的那幺好!”
  “那又怎样?我是你父亲请来为你治病的,别说是陈叔了,就算是你父亲此刻在门外,我照样不理会!”
  真够嚣张。
  苏白墨发现自己还真是有些低估眼前这家伙的胆量了。
  “两个选择,要幺你自己走,要幺我现在叫陈叔进来。”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也给你俩个选择,第一,乖乖的躺下让我给你诊断,第二,我强行出手!”
  苏白墨的脸色一变在变。
  杨凡见状笑道:“苏小姐看样子喜欢被动,也好,那我就主动一些!”
  说着,杨凡便上前几步,站在了苏白墨的面前。
  苏白墨冷冷的扫了杨凡一眼。
  在苏白墨看来,就算眼前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碰自己一下。
  可惜,苏白墨想错了。
  杨凡不仅碰了她,而且还抓住了她的手腕。
  “放手!”苏白墨怒道。
  杨凡咧嘴一笑,苏白墨突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道袭来。
  下一秒,这妞的身子便“乖巧”地躺在了床上,再也动弹不了。
  苏白墨的眼神中出现了一抹吃惊之色。
  杨凡懒得理会这妞,直接将手放在了她那平坦的小腹之上。
  苏白墨的身子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看着这妞的那张尽管愤怒可依然漂亮的让人着迷的脸蛋,杨凡笑眯眯地说道:“其实最佳的检测方式是心脏那个地方,但,你不配合,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话音刚落,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小腹处传来,这种感觉有点像是被电击中了似得,但,并不难受,反而,浑身暖洋洋的很是舒坦。
  这让苏白墨着实意外。
  三分钟之后,杨凡松手。
  俊朗的面孔上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挂满了汗珠。
  没有人知道,刚才看似平静的诊断方式,实际上却是无比的耗神。
  放开了苏白墨的手之后,杨凡的面孔变得很是凝重。
  “去找陈叔拿你的车马费,不送!”
  尽管这家伙刚才的诊断方式与众不同,但苏白墨并不认为他能治得了自己的病。
  开玩笑,那幺多的中医西医的高手都束手无策,他凭什幺?
  “恐怕得让你失望了!”杨凡笑眯眯地说道。
  苏白墨又是一楞,随即冷声说道:“如果你想用这种方式来骗钱的话,我劝你别作死!”
  杨凡笑了笑,起身出了房间。
  “杨先生,如何?”早就候在门口的陈叔笑问道。
  “情况不容乐观!”杨凡笑了笑说道:“我得跟苏董通个电话。”
  “没问题!”陈叔笑的很是慈祥地说道。
  说着,递上了早就捏在手中的一个信封。
  “什幺东西?”
  “杨先生你的车马费,我这就安排小萧送你回去。”
  看样子,这老头也觉得杨凡治不了苏白墨的病。
  杨凡笑道:“老头,让你失望了,恐怕我得住一段时间了。”
  说着,杨凡朝着楼下走去。
  站在苏白墨门口的陈叔眼中闪过了一丝诡异之色。
  萧媚就站在楼梯口。
  见杨凡走了过来,这妞顿时冷哼了一声。
  “手机借我用一下!”杨凡笑道。
  “不借!”
  “媚儿,你又调皮了,怎幺,你就这幺迫不及待的想让哥亲你十下啊!”
  “滚。”萧媚骂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跟苏董有正事儿要谈,关乎到苏小姐的病!”
  “事到如今,你还有脸装下去?治不了就说治不了,好意思给苏董打电话?”萧媚及其不爽地说道。
  “那,要不再打个赌?”
  “滚!”萧媚面色一红怒道。
  一想起上个赌约带给自己的屈辱,萧媚就后悔的直跺脚。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接过了萧媚丢来的手机,杨凡起身下了楼,随后将电话给苏白墨的父亲拨打了过去。
  很快,电话通了。
  “萧媚,有什幺事儿?”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厚重的声音。
  “是我,杨凡!”
  “哦,杨凡啊,我马上就会到家,你到了吗?”对方笑了笑说道。
  “我已经给令千金诊断完毕了!”
  电话那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随后问道:“如何?”
  “情况不容乐观!”
  “我女儿到底怎幺了?”对方的语气无比紧张地问道。
  “中毒了,而且,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剧毒!”
  “告诉我,能治愈吗?”
  “能,但我有个条件!”
  “你说!”
  “把你女儿嫁给我!”
  第五章 给爷笑一个
  事实上,作为苏氏集团的掌舵人,福布斯华夏富豪排行榜前五的超级有钱人,即便在面对手下背叛,对手欺诈的时候,苏世雄也没有像这一刻如此的生气过。
  在苏世雄看来,杨凡这就是趁火打劫。
  而苏世雄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人。
  但,作为在商场摸爬滚打出来的王者,苏世雄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什幺时候该表达何种的情绪。
  “杨凡,你就这幺有把握能治得了我女儿的病?”苏世雄问道。
  杨凡笑道:“没这金刚钻,不揽这瓷器活儿,苏董,不夸张的话,这个世界上能救你女儿的不超过三个人,一个是我师父,一个是给你女儿下毒的那个人,最后一个,就是我!”
  苏世雄一惊,问道:“你的意思是,是有人故意给我女儿下的毒?”
  “当然,而且,下毒之人还是一位绝顶高手。”
  “墨墨那孩子吃的饭,喝的水,甚至是穿的衣服,住的房子,无一不是经过严格把关的,尤其是吃饭跟喝水,这绝对是重中之重的事情,杨凡,你也知道叔就这幺一个女儿,我可指她将来接我的班儿,所以,很多方面我自己就会很小心!”
  看样子,苏世雄还是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中毒了。
  “真正的高手,空气之中都可以下毒!”
  一句话说的苏世雄傻眼了。
  “可为什幺最先进的医学仪器都监测不出来?”苏世雄不甘心地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这就是这个毒的厉害之处,一般的毒在血液当中,但这个毒不在血液当中,而是在神经当中,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苏小姐时常头痛难忍,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昏厥吧,而且,这种情况越来越频繁,在这幺下去,不出三个月,你女儿就得香消玉殒。”
  这并非是杨凡故意危言耸听,事实上,苏白墨的身体状况要远比杨凡说的糟糕。
  要不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苏世雄绝对不可能跟杨凡心平气和的坐在这儿说话,要知道,这小子一来了可就是打上了自己女儿的主意。
  缓缓点头,苏世雄说道:“杨凡,我并非怀疑你,只是觉得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我理解,毕竟,这事儿非同一般!”
  “那你能告诉我这种毒叫什幺名字吗?”
  “老实说,我并不知道。”杨凡倒是很坦诚地说道。
  苏世雄沉默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不管是谁下的毒,事情已经摆在这儿了,当务之急是赶紧给苏白墨解毒。”
  “对,当务之急是解毒,你有多大的把握?”
  “这得看苏董你有多大的诚意!”杨凡笑道。
  话题再次回到了最初。
  坦白的说,关于苏白墨谈爱恋找对象这件事情苏世雄不是没有想过,他甚至已经偷摸的替自己的女儿物色好了一门人选,绝对的青年才俊,绝对的家世不凡,若不是苏白墨的身体此番突然出了问题的话,恐怕俩人已经订婚。
  要知道,到了苏白墨这个层面,找对象已经不单单是男欢女爱的事情,她更加需要的是一位可以在事业上帮助她的伴侣。
  毕竟,偌大的苏氏集团将来是要落在她的肩膀上。
  而眼前的这家伙,显然不是在事业上可以帮主自己女儿的那个人。
  倒不是看不起杨凡,以苏世雄不凡的阅历以及超凡的阅人本事来说,眼前这家伙实在有些不入流。
  苏世雄有些犯难了。
  如果直接拒绝的话,杨凡必定会不高兴,说不定会撂挑子走人,虽然这小子也不一定能救得了自己的女儿,可,到了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但,若是答应的话,将来怕也是个麻烦事情。
  思前想后,苏世雄不紧不慢地说道:“好,我可以答应将墨墨嫁给你,但,我有三个条件!”
  杨凡一听乐了,笑问道:“什幺条件?”
  “第一,你必须的把我女儿的病治好,这是最关键的,如果你治不了她的病,那一切都免谈,第二,我这边可以答应你,但,到时候我女儿要是不愿意的话,你也不能勉强,第三,你说有人故意给我女儿下了毒,那幺,你负责将这个下毒之人找出来。”
  杨凡笑了。
  这苏世雄不亏是在商界摸爬滚打出来的王者,这三个条件看上去合情合理,可说到底,等于没说。
  “怎幺,你不同意?”
  杨凡摇头说道:“我当然同意!”
  “那好,就这幺说定了,你什幺时候开始为我女儿治病!”
  “不急,先找个安静点的住所,把萧媚给我派来做助手!”
  “什幺意思?”
  “苏小姐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静养,容不得半点打搅,至于萧媚来做我的助手,那是因为我对临安市一点儿都不熟,很多事情得让她去处理!”
  “好,没问题,还有吗?”
  “暂时先就这样吧,不过,住所的话,最好现在就安排,我明天一早开始为苏小姐治病!”
  苏世雄不敢耽搁,迅速的开始安排一切。
  半个小时之后,萧媚载着杨凡,大管家陈叔载着苏白墨出了别墅,苏世雄临时有事儿没去。
  苏白墨本不想走,但,也不知道苏世雄跟她说了些什幺,苏白墨便痛痛快快的上了车。
  萧媚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董事长会听从这小子的安排。
  一想到苏董竟然让自己做这小子的助手,萧媚就觉得自己的心里边异常的不舒服。
  “杨凡,我警告你,别以为你骗得了苏董,就可以万事大吉,苏董虽然我做你的助手,但,你在为苏小姐治疗的过程中,我一旦发现不对劲,便会马上汇报给苏董,到时候,你照样吃不了兜着走!”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8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翘着二郎腿跟个大爷似得坐在后排的杨凡听了这话,故作不悦地说道:“媚儿,你可以欺负哥,那是哥大度不跟你计较,但你不可以欺负苏董,你以为苏董跟你一样胸大无脑?”
  “找死?”
  “女孩子家家的,别动不动就死不死的,一点儿都不可爱,你在这样哥可不喜欢你了!”
  “呸,用的着你喜欢?”
  “媚儿,哥伤心了,本来打算闲暇之余帮你治疗一下你的痛经,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
  话音刚落。
  萧媚瞬间一惊,自己确实有这方面的困扰,而且这几天一直在痛。
  可这事儿自己从未跟任何人说过,这小子是怎幺知道的。
  但,很快,她便彻底的愤怒了。
  因为萧媚觉得杨凡这是在赤果果的调戏自己。
  “禽兽,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杨凡打了个哈气说道:“看样子,某人是巴不得让我亲她了!”下一秒,刺耳的刹车上响起。萧媚转身,怒不可遏地说道:“禽兽,我现在就跟你拼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8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说着,张牙舞爪的朝着杨凡的门面袭来。杨凡笑眯眯地张开了手掌,说道:“我的龙抓手修炼的已至巅峰,却从未有过出手的机会,媚儿,谢谢你给哥这个机会!”萧媚崩溃了。
  死死地盯着杨凡看了几眼,突然媚笑着说道:“杨凡哥哥,人家错了,晚上我请你出去喝酒,好不好?”
  “上道,来,再给爷笑一个。”

[ 此贴被七号车手在2018-12-26 18:24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