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妹妹的美足


        原文《妙家庭》作者不详
        民国五十五年暑假,天气渐渐的热了起来。哥哥妙小龙,妹妹妙小萍。 他们的家是位于中山北路住宅区的一栋三房两厅的屋子,爸爸已五十多岁了,在省政府做事,所以常常出差不在家。长得美若天仙皓肤如玉,年轻貌美妩媚动人,看来仍像妙龄少女的妈妈香萍,却才只有32岁。
  虽然爸爸是局长,收入极好,但学过美容化妆精于打扮的妈妈,在家实在无聊,于是在家中开了间美容学院,一面收女学生教美容收学费,也兼收客人让学生实习,两面收费。由于人美嘴甜,风评及生意均佳,所以收入极佳。
  由于许多学生是由中南部北上,需要住宿,聪明伶俐的香萍又在街口租了一大间屋,然后把屋子隔成了十几几个小房间,当女生宿舍租给学生,又多了收入。
  因为家里的客厅饭厅都变成美容院和教室,一间卧室用做办公室,父母一间卧室,小萍和小龙己长大,不方便再同房,所以小龙就住到女生宿舍且充当舍监。
   小萍身高164 公分,体重45公斤,三围是32 B。21.33 ,长得像妈妈香萍一样的一张漂亮瓜子脸,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挺秀的小瑶鼻,红红的樱桃小嘴,圆润的粉颊,真的是明眸皓齿甜美可爱极了,简直是活生生的日本漫画中,绝色美少女的化身。
  小萍那少女的身材是既苗条又丰满,前突后翘的。一对水蜜桃似的粉乳,尖耸在胸前,细细的柳腰,丰臀高翘,两条玉腿修长挺直。
  小萍那一身一丝无瑕羊脂白玉似的皮肤,真是吹弹得破雪白粉嫩的,那细腻娇嫩的肌肤膨的紧紧的,散发出少女青春诱人的光泽,令小萍的玉肤雪肌显得晶莹阳透好像透明似的。而那一对小巧玲珑只穿五号鞋,粉嫩白皙纤细秀美的玉足,更是令人爱怜。
  娇美如花的妙小萍从小学开始,就一直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花,校内与校外都有多得数不清的追求者,甚至有好多女生也暗恋或追求她。但美丽又纯洁如天使般的小萍,却通通一视同仁不假以颜色,全部推说年龄太小父母不准交男朋友。所以虽然爱慕和暗恋者众,却因为谁都没有得到,但人人都还有机会,所以从未有任何争锋吃醋的问题。
  妙小龙,己有一百八十公分高,不但长得英俊潇洒,品学兼优,而且身体健壮,更是体育健将。在学校里是篮球校队队长,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包括几乎所有妹妹的同学和妈妈的学生,都偷偷的暗恋他。
  但是小龙在家中整天看到自己美艳无比,娇媚性感的妈妈,和比花更娇美,貌似天仙,纯洁如天使般的妹妹,觉得外面的那些女生,和自己的妈妈和妹妹一比,通通是俗脂凡粉,对她们根本毫无兴趣。所以白天没事就常在妈妈的美容学校里,说是帮妈妈的忙,其实是眼睛总是跟着美艳迷人的妈妈,和清纯娇美的妺妺打转。
  妈妈常在教课时,被小龙看得混身不自在,面热耳赤心跳加速的不知所云,不知道在教些什幺。所以妈妈在教课时,不准小龙到教室来捣蛋。但是若是爸爸不在时,妈妈却会在晚上下课后,找些机会犒赏小龙的。
  而当小龙没机会看妈妈时,当然一定是望住自己那貌似天仙,纯洁如天使般,如花似玉娇美可爱的亲妹妹小萍了。
  每次小龙凝视着小萍的时候,纯洁的小萍虽然觉得哥哥有时候目光怪怪的,有些像街上男人虎视眈眈看她的眼光。但一来她已习惯了男人色咪咪的目光,二来这炽热而充满爱意的目光,是属于自己从小就崇拜爱慕,被所有同学当作暗恋对象的亲哥哥的,所以小萍虽然仍是被哥哥看得面热心跳不知所措,但心中却不明所以暗暗的欢喜,常对着哥哥的注视甜甜的嫣然一笑,好像在让小龙知道她蛮喜欢哥哥这样的看着自己。哥哥不在看她时,小萍内心还会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小龙对这个长得娇美似花亭亭玉立的妹妹,自然早已垂涎已久,对小萍那一双小巧玲珑雪白粉嫩的小白脚,更是特别有兴趣。尤其天气热了以后,小萍在家不穿袜子,小龙的眼光,总是被妹妹光裸裸白晃晃的一双小嫩脚吸引过去。每次偷看小萍的小嫩脚,看着看着心里头幻想着亲吻着小萍的小白脚,闻着小萍的脚香,大鸡巴就会硬起来。常在夜晚一面想着小萍如花似玉的娇靥,那一身雪白粉嫩曲线玲珑青春少女的娇躯,和妹妹的小嫩脚,一面手淫。
  小龙虽然心里爱死了自己的亲妹妹,而妹妹对自己,似乎也有些超越兄妹手足之情的爱慕。但碍于亲兄妹的关系,在道德和伦理的大帽子之下,小龙苦无机会突破这人为的籓蓠。
  两个多星期前,因为开始放暑假,小龙虽然有暑期作业,但聪明的小龙两天就把全部的作业做完了,整日不是去和朋友在一起无所事事,就是在妈妈的美容学校里晃来晃去。而小萍也才考上铭传,也没有暑期作业。
  于是妈妈要小龙每天下午,帮小萍补习高一英文和数学各一小时。 一来可以让小萍先预习高一的课程,二来又可以把小龙绑在家里,让他少些出去的机会,也不会一天到晚都在美容学校里,眼光炽热的对着自己看。
  妈妈这下要小龙帮妹妹补习,可真是天赐良机,小龙心想要一亲小萍的芳泽,就看自己如何把握机会了,刚开始两天,小龙倒是真的一本正经的教着小萍,小萍当然是乖乖的学着。几天下来,小龙每天和这如花似玉美若天仙的妹妹颦腮相磨,鼻中闻着妹妹如兰似麝的处女香,不由得心猿意马,心中对自己的妹妹的爱欲愈来愈强,于是开始想办法了。
  补到第三天,小龙就对小萍埋怨说帮小萍补习,每天下午既不能出去和朋友玩,又无聊又没好处,更没钱赚。所以就建议和妹妹玩个游戏,把补习变得好玩一点,小龙为了帮妹妹补习既然牺牲这幺多,所以小萍应该补偿他的损失。
  “可是,哥,我又没什幺钱,怎幺付你的补习费呢?”小萍天真的问。
  “我才不要你的钱呢!这样,妹,我每教你一堂课,你就要答应哥一个要求作为犒赏,譬如说……唔,。帮我捶捶背啊!……或者,。唔,……帮我去倒杯水啊,……唔,……或者,……唔,。 .让我亲一下啊什幺的!妹,你说好不好?可是,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喔!”小龙正在苦心经营。
  原来在妙家有个不成文的家习,因为妙家的女人,妈妈长得美艳动人娇媚绝伦,而女儿更是明眸皓齿貌美如花,所以家中的男生皆以能亲家中的女生为荣。若家中的男生帮女生忙后,女生就让男生“亲一下”作为犒赏和鼓励。
  天真纯洁的小萍不疑有他,但心中却对能和自己爱慕已久,既英俊又潇洒,更被好多自己的女同学偷偷暗恋着的亲哥哥有个秘密,有些莫名的兴奋。 于是开心的和哥哥勾了勾手的答应了。
  小龙的房间很小,大约只有三个褟褟米那幺大,正对房门,靠墙横放着张小龙的单人床,进门左手边靠床头有张四方的小饭桌,右手边床尾有个衣柜,这三件家俱就已几乎占满了整个房间了。因为房间太小,没有空间放椅子,所以要以床为椅,兄妹两人就并肩坐在床边,在小饭桌上补习。
  第一堂教完英文后,小龙伸了个懒腰,就要小萍帮他捶背和按摩,小萍心想这多简单呀!可是心中却很奇怪的有些失望的感觉,于是小萍就嘻笑着和小龙按摩捶打了一阵。
  教完第二堂数学后,小龙对着小萍一笑的说:“唔,这堂数学教得我好累,妹,你是不是应该让我香一个?”
  “唔,……好吧!”小萍以为哥哥只是要亲一下脸颊,说着就像小时候那样,顽皮的把嘴里充满了气,把两个粉嫩的脸颊鼓得圆圆的,等哥哥一亲就“卜”的一下把气吐出来。
  但是小龙却没有亲,用两手轻轻的捧着妹妺娇美似花的粉脸,眼中充满着爱的凝视着小萍清澈的大眼睛,然后用一种小萍从来都没有听过的,好温柔的语调轻声的对小萍说:“唔,……妹,…我要把这全世界最纯洁最美丽的小脸,留到明天再亲,今天就先亲亲你漂亮的前额做定金好了。”说着就吻上了小萍白嫩圆润的香额,小龙并不是只吻一下就停,而是由小萍前额秀发的发根开始,一点一点的向左沿着妹妹散发着发香的发际线,一直吻到左耳鬓角边。然后再慢慢的由左到右,一口一吻的亲到右耳鬓,再由右向左沿着小萍细细弯弯的柳眉,一直又吻回了左鬓。 小龙就这样仔细的一分一寸都不遗漏的,吻遍了小萍芳香丰圆白嫩的前额。
  小龙在亲小萍时,小萍觉得哥哥的亲吻出奇的温柔,更没有想到哥哥会亲这幺仔细这幺久。
  一开始还对小龙甜甜的浅笑着,只觉得额头被哥哥硬硬的胡根,扎得有些痛又有些痒的。到后来哥哥一直亲了个不停的,既不知道该不该叫哥哥停止,又不知道哥哥要亲多久,心里一片空白,只是像呆子一样,默默的让哥哥亲。
  小龙这一亲,足足亲了有五分钟才停止,小萍甜甜的浅笑已僵硬成尴尬的笑容了。
  小龙亲完时,在小萍额前深深的“啧”的吻了一下,然后说:“唔,好了,妹,今天就补习到这里,我们明天再继续吧!”说着就牵着小萍的小手,送小萍回家了。
  这天晚上小萍在床上反覆翻转,怎幺都睡不着。心里像是有千丝万缕似的,乱无头序的,理都理不清。可又好像是一片空白,完全是庸人自扰。
  一下想着下午哥哥这样子亲自己,会不会是爱上自己了?亲哥哥爱上了妹妹,那该怎幺办?一下又想说哥哥只是亲亲额头,又没有说什幺,没有什幺大不了的。
  又想到明天哥哥说要亲脸,一定又会被哥哥的胡子扎痛,是不是应该叫哥哥把胡子刮乾净点呢?还想到明天哥哥亲完脸以后还会要亲那里呢?会不会要亲自己的嘴呢?那怎幺办呢?
  小萍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当然也从来都没有接吻过,要是哥哥真的要吻她,到底要拒绝呢?还是要把初吻献给自己英俊潇洒的亲哥哥呢?
  要是哥哥亲完她嘴以后,再又要亲手?亲脚?那多羞人呀?不过,妈妈说可以给自己家的男人亲亲脚的,爸爸和哥哥帮妈妈按摩脚后,妈妈不是都让他们亲脚的吗?
  好吧,就让哥哥亲露在衣服外面的地方好了。可是,再下去怎幺办呢?哥哥会不会要亲我的胸部和我的身体?一想到万一哥哥要亲自己全身,小萍把脸都羞红了。
  再一想,说不定哥哥对自己,只是普通哥哥对妹妹的爱,亲亲脸就完了,那还有什幺好担心的呢?可是哥哥最近看自己的眼光,还有下午那幺温柔的亲自己,那里像是哥哥对亲妹妹的态度呢?为什幺自己却会有些盼望,好像期待着哥哥的吻,但却又些怕怕的呢?
  但一想到要是哥哥不继续亲她,心中怎幺竟然会有失望的感觉呢?自己到底是怎幺了?小萍就这样翻来覆去,胡思乱想的,一直到快天亮才睡着。
  第二天,小龙才花了半个钟头,很快的就帮小萍补完英文了。小萍更是心不在焉的,脑中一片混沌和空白,根本什幺都没听进去。
  小龙一教完,就对小萍轻声的说:“唔,妹,这堂课完了,该要亲我世界上最美丽的妹妹的小脸了。”
  接着就用手指托着小萍的圆润如玉的下颏,像前一天一样的,慢慢的仔仔细细的,一口一吻的,吻遍了小萍那羞红的粉粉的左颊。
   小龙亲完左颊,又一口一吻的亲小萍那羞得红红的像苹果似的右颊,亲得小萍的心乱如麻,卜,卜,卜的狂跳个不停。
  接下来的几天,小龙就从小萍如苹果般甜的小脸,吻到一抹蝤蛴似的粉颈,再吻到白嫩圆滑的玉肩,两条如玉藕般雪白细嫩的玉臂,两支柔若无骨白嫩细巧的玉手,和十支如春葱般的纤纤玉指,甚至那两弯柔嫩无比雪白洁净芳香无毛的腋窝,都被小龙吻了又吻的,通通吻遍了。
  小龙又说小萍的身上,只要被他亲过的地方就是他的了,他就可以随时都再亲,于是上课的时间愈来愈短,小龙亲妹妹的时间当然越来越长了。到了这礼拜,补习时只把书在桌上打开,兄妹两人都似乎已心照不宣的,把这段时间当作兄妹两亲热约会的时段了。
  不过小萍在这几天也和小龙约法三章,第一、小萍坚持不准哥哥亲她嘴,说要留到以后有特别值得犒赏的事再说。
   第二、不准亲有穿衣服的地方。第三、不准摸有穿衣服的地方。小龙当然通通答应了。
  这个礼拜一开始,小龙就要小萍穿短裤,把一双又直又长,雪白粉嫩得捏得出水来的玉腿,露出来让哥哥亲。
   不过才两天,小萍那一双白嫩丰腴滑不留手的大腿,珠圆玉润的玉膝,修长而曲线柔美的小腿,都又已被哥哥亲遍了。于是昨天下午,小龙就开始亲吻小萍那一双美丽的小嫩脚。
  小萍坐在床上,背靠着枕头,一双修长白嫩的玉腿,和一对小巧玲珑又白又嫩的小玉足,横陈在床上。小萍那一双晶莹白嫩纤细秀美,只有五号大小的玉足,清丽得犹如洁净的白莲。
  圆润柔细的足踝,瘦不见骨,纤秀浑圆白嫩如玉的脚跟,足弓柔美的隆起而形成诱人的弧线,洁白如玉,光滑柔细的脚底,连一丝皱纹都找不到,五颗白嫩得如玉葱的香趾紧紧的贴在一起,仿佛是五瓣白兰花瓣。那五支玉趾,一支比一支短一点,由大到小整整齐齐的排列着。
  由于小时就学芭蕾舞,一举手一投足皆是姿态万千。小萍平时脚一伸出来,那十支嫩嫩的玉趾,就会自然的向前下压并得紧紧的,把由雪白的脚背到尖尖玉趾,形成一条几乎是直线,优美而性感撩人的线条。
  小龙跪在床边,恰好只要一低头就可以吻到妹妹的小嫩脚。
   小龙仔细的由小萍纤细的足踝开始亲,慢慢的向下吻到似有若无的踝骨,再向下吻到浑圆柔嫩的足蹭,再沿着曲线柔美的足弓,吻到白嫩的足背,再吻到妹妹那五颗如玉葱似的,如百合花辫靠得紧紧的,散发着芬芳茉莉花香的玉趾,再吻到小萍那五粒如珍珠似,在白玉的趾尖崁得整整齐齐的趾贝。
  小龙更把小萍每一支玉趾分开,吻着妹妹玉趾缝中的嫩肉,更深深的嗅闻着小萍玉趾缝间,少女迷人的玉趾香。
  小萍一下被哥哥亲得痒得格格的娇笑连连,一下又被哥哥的胡子扎的痛的哇哇叫,哥哥亲到脚趾时,不知道是心理或是生理反应,小腹深处似乎痒痒热热的。
  小萍看着自已英俊的哥哥,像个奴隶似的为自己跪在地上,似乎真的爱死了自已的一对小嫩脚,不停的在亲吻着。被哥哥亲吻呵护爱怜着自己的脚,虽然心里觉得自己有些放荡,但却蛮享受的,更有种像女王似的高高在上的感觉。小萍真的很喜欢让哥哥亲脚。
  小龙昨天亲完妹妹的脚后,就说小萍的脚又美又香一定也很甜,所以告诉小萍今天他不但要舔,还要吃妹妹的小嫩脚,小萍又羞心里却又甜甜的,准备今天早上要把脚洗得乾净净净的,再修个趾甲,准备得好好的给哥哥亲。
  结果早上妈妈刚好教足部美容,要小萍做模特儿。小萍就一个上午都坐在一个高椅上,把那一双令妈妈那些女学生,又爱又羡的白嫩如玉的美足,抬得高高的,分开的放在两张化妆桌上,被十来个女学生的纤巧的小手又摸又捏,搽搽抹抹的,保养化妆个不停。
  这几个女生,不但把小萍那本来就完美的毫无瑕疵的一双白嫩的小脚,由足踝、脚跟、脚底到玉趾,每一分一寸精雕细琢的修饰得十全十美。又搽抹了不知道多少种保养品和芳香乳液,令小萍的小嫩脚,散发出诱人无比泌入肺腑清新的芳香。更把十粒如珍珠般的趾贝,搽了银色的蔻丹,把小萍美的令人窒息的一双小白脚,和十颗柔嫩的玉趾,点缀得晶莹阳透,好像用十粒亮晶晶价值连城的钻石,镶崁在一丝无瑕最完美的白玉上。
  小萍这双美极人瞏的小嫩脚,真应该像件珍贵无比的艺术品一样,放在玻璃橱窗内,让人赞羡,供人观赏。
  连妈妈的这十几个女学生,一面在修饰保养小萍的一双玉足,一面七嘴八舌的赞赏着小萍的小嫩脚。
   一个说小萍的脚长得真美真秀气,又一个说小萍的脚真小,比她的手还小真可爱。
  另一个说小萍脚上的皮肤又白又嫩,简直比她身上最白嫩的地方更嫩,又一个说不但又美又白又嫩,还香得很,那女学生说着,还真的把鼻子凑上小萍如白玉般的嫩脚趾上,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大囗小萍脚上自然散发出迷人的茉莉花清香。另有两三个女生爱不释手的,把玩爱抚着小萍的小嫩脚。
  更有两三个女生说小萍的脚实在太美了,令她们看得忍不住的好想亲,有两个女生说着就突的一低头的吻了一下小萍的脚趾,另有一个女生还偷偷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小萍的脚趾缝,然后还淫淫的望了小萍一眼,嘴里好轻的说“好甜”,轻的只有小萍听得到。
  小萍看这几个女生那幺喜欢自己的脚,心想以后就让这几个女学生作美容保养,然后就犒赏她们让她们亲亲脚就好了,想着就不由自主得意的微笑了。
  小龙中午来吃饭时,就己经注意到小萍的趾甲上亮晶晶,银色的蔻丹了,两眼就飘呀飘的,一下色淫淫的望着小萍的脚趾,一下又溜去盯着妈妈的,也是涂着银色蔻丹的,小巧白嫩纤秀美丽得和小萍不分轩轾的一双小嫩脚。
  匆匆的吃完了中饭,小龙就说今天要补习的比较多,所以要早点开始。于是迫不及待的拉着小萍去他宿舍了。
  在这两个礼拜里,除了那约法三章以外,小萍的全身上下,己被哥哥亲吻爱抚了无数次,小萍的内心,早已被哥哥浓烈的爱融化掉了。
  小萍和小龙的关系,在一次又一次贴肤的亲热下,已一天一天的从兄妹渐渐的变成一对在热恋中的情人了,小萍自己也知道,那约法的三章,迟早是守不住的。
  一进了小龙的房间关了门,小龙一把就把妹妹拦腰抱起放在床上,嘴里嚷着:“小萍,你太美了,我爱死你了,我想你想了一天一夜,快让哥好好爱爱,…妹,你把你的小香脚弄得那幺漂亮,就是在等哥吃,对不对?唔,好乖,……哥等下会一分一寸的慢慢的吃。”
  说着自己一屁股坐在床边,一张嘴就开始如雨点般的落向小萍的俏脸蛋上,小龙想偷亲妹妹嫣红的樱桃小嘴,小萍却左闪右躲的不肯给哥哥亲,用小手捂着小嘴抗议的说:“哥,…唔,…唔,…不可以,…唔,…哥,…你答应不亲嘴的,…唔,…今天让你,…亲脚嘛,…哥,…唔,…”
  小龙亲不到嘴,只好向下吻妹妹的玉颈,从嫩藕般的玉臂吻到雪白粉嫩的玉腿,再从纤细的足踝,吻到小萍那如白玉精雕细琢而成,美得不可以言喻,迷人已极的一双小嫩脚。
  今天小萍在那十粒如珍珠般的趾甲上,涂了银色光亮的蔻丹,那十粒如水晶钻般晶莹的小脚趾甲,崁在十颗白嫩纤柔的玉趾上,闪闪的发出珍贵而诱人的光芒,那五粒如珍珠般晶莹的贝甲,把小萍那粉妆玉琢肌理细腻得发出如透明般光泽的玉足,点缀成如稀世珍宝似的艺术品。
  小萍白嫩的小脚本来就是曲线完美得无懈可击,由圆润的足踝到白嫩的脚背,再到如钻石般晶莹珍贵的趾甲,曲线柔美均匀,纤秀而瘦不见骨。
  小龙用右手把妹妹洁白如玉的左脚,抬到了嘴前,伸出了舌头,从小萍的浑圆柔美的脚根开始舔起,只觉妹妹脚上的肌肤,和妈妈香萍一样的嫩,像白玉豆腐似的,细嫩无比,舌感好像在舔豆腐,而且又香又甜,小龙张大了些嘴,把小萍小巧的脚跟整个吸进了嘴里,连吸带舔的一会儿,然后向下舔起小萍白细柔嫩最怕痒的脚底。
  小龙的舌头才一碰到小萍白嫩的脚底,小萍就痒的一面想缩脚,一面吃吃的笑着求饶。小龙把妹妹的脚抓得紧紧的,小萍的脚那里挣得脱,痒的小萍笑得花枝招展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小萍笑了一阵后,突然发觉那哈痒的感觉渐渐的没有了,但是哥哥那热热的硬硬的,又粗又大的舔括着自己脚底的舌头的热与力,似乎经过自己脚底上的嫩肉,一直传送到小腹深处,令小萍那从未经开垦的处女圣地觉得热热湿湿的。
  小龙从妹妹的脚底,舔到如玉葱般白嫩柔细的五颗玉趾,再把小萍那涂了银色蔻丹的,像妈妈一样晶莹闪亮的像钻石般的五粒玉趾尖,一个一个放在嘴里慢慢的舔,细细的吮。还把小萍五个并得紧紧的小玉趾缝,一个一个的开打,深深的闻着妹妹脚趾缝间醉人的香气,又细细的吸吮着小萍甜甜的玉趾缝中的细皮嫩肉。
  小萍看着自已英俊的哥哥,这幺迷恋自己的脚,深情的吸吮着自己的脚趾,心里觉得有些娇羞,有些矜持,又很得意,很欢喜,更有些荡漾,有些绮念。
  而自己的脚趾和趾缝间的神经,似乎比脚底更敏感似的,把哥哥那又粗又大的舌头和湿漉漉的嘴,亲吻吸吮脚趾和趾缝间的,那种湿湿热热酥酥痒痒的感觉,直接传达到自己处女阴部的深处,令那神秘的幽谷也有些湿湿热热酥酥痒痒的感觉。
  看着感觉着,更是享受着哥哥捧着自己的右脚,热烈的亲吻着,小萍的左脚似乎不受脑子而是由下意识指挥,不干寂寞而不由自主的也抬了起来,左脚尖尖嫩嫩的玉趾,撩人以极的伸到哥哥的英俊的脸颊前,用那雪白粉嫩的玉趾侧面,轻轻的爱抚着小龙的面颊。
   娇美如仙女似的妹妹,用又白又嫩又美丽的小嫩脚,爱抚着自己正在吸吮自己另一支小嫩脚的亲哥哥的脸。似乎像个美丽的公主,嘉许鼓励着正在为公主服务的男奴,而这男奴隶竟是这公主的亲哥哥,这是多幺淫浪乱伦而且性感诱人的画面呀!
  小龙实在受不了小萍美丽的小嫩脚性感的诱惑了,下面的大鸡巴从一进房间,就一直硬到现在,越涨越难受,“小萍,……啊……,妹,你的小嫩脚太美了,太性感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妹,你把眼睛闭起来,不要看。”
  小龙一面喘着气说,说完了又继续吸吮着小萍的小嫩脚趾,左手把裤子拉炼打开,把一支大肉棒给掏了出来。小萍还没有弄清楚小龙说的话是什幺意思,还没来得及闭眼睛,就看到小萍这一辈子都从没见过的怪东西。
  好家伙,小龙这支鸡巴不只是大,简直是巨型的,足足有十六、七公分长,比小萍那双小嫩脚还长上一大截,足足和小萍的小手臂一样的粗,那壮硕结实肉棍的四周,还围绕的布满了经脉虆络暴起的青筋,涨得又圆又红的龟头像鸡蛋般大,那长长的马眼一开一合的,像毒蛇吐信要咬人似的。  小萍一看到哥哥这像支大号手电筒似的大怪物,被吓得目瞪口呆的,一动也不动的楞楞的看着哥哥的大肉棒,不知道要怎幺办。
  小萍只记得在生理卫生课本里,男人的生殖器官是根像手指般大,像个蚕宝宝似软软的往下垂的,那时心里就很好奇,那软软的蚕宝宝要如何才能把精子送进女人的子宫里。
   现在看到哥哥这支巨炮,这下才恍然大悟,原来男人的阳具会变得这幺长这幺大。
  小萍的美目盯着哥哥的大鸡巴,心想自已那冰清玉洁如白玉豆腐般柔嫩的处女仙洞口的沟缝,紧窄得连自己的手指插进去都会痛,哥哥这幺壮硕巨大的肉棍,要是插进自己柔嫩的处女洞?那不是会把自己柔嫩窄小的处女洞,插得皮开肉绽的爆裂了吗?
  心中一阵惧意,又一阵荡漾,心想我怎幺会有哥哥的大阳具来插我的小处女洞的想法,俏丽的粉颊登时羞得红红的,赶紧把美丽的大眼一闭,但那处女洞内深处,却有些酸酸痒痒的感觉,似乎还在分泌出一些液体,沿着紧窄的峡谷,潺潺的顺流而下,一直流到那封闭得紧紧的两片嫩肉的隙缝口,把紧紧小小溪谷间和洞口的嫩肉都弄得痒痒的。
  小龙把那硬得发痛的大鸡巴一掏出来,就用左手抓着快速的上下套动,那大肉棍可真是又长又粗,小龙的大手周围倒恰好是一把抓,但前面却还有大半截的肉棍,和大大圆圆的龟头都露在手外。
  小龙的右手一手就把小萍的两支小嫩脚,由纤细的足踝处一把抓住,一起抬到嘴边,一张大嘴粗舌上下左右,在妹妹的一双白嫩的小香脚上,滋意的又吻又舔又吸又吮的,把小萍脚上那如兰似麝醉人的少女脚香,和脚趾缝间嫩肉上淡淡的清甜味,通通吃到嘴里。
  小龙口中还气喘如牛结结巴巴的叫嚷着:“啊!…小萍,…我的亲妹妹,…我爱你,…你太美了,…你全身都美,…妹,…你全身,…无一处不美,啊,…妹,…妹,…我爱死你了,…你是全世界最美丽,……最完美的女孩,…妹,…你的脚…好美,…好香,…小萍,…妹,…你一定是仙女下凡,…小萍,……我爱你,…妹,…我要你嫁给我,…做哥的小妻子,…我会永远爱你,…永远做你的奴隶,…我会像爸对妈一样的对你,……妹,…我会天天亲你的脚,…喝你的尿,…吃你的屎,…啊,…小萍,…小萍,…我的亲妹妹,…我永远爱你…”
  小萍本来又羞又怕的把一双俏目闭得紧紧的,不敢看哥哥的那支怪东西,但耳中听到了哥哥像发疯似的胡言乱语,虽然不知道哥哥是真心的,还是被欲火冲昏了头,但听到自己的亲哥哥对自己诉爱,那心中的涟漪却波动得不停,一颗心又暖又甜,又想哥哥又爱哥哥的,又喜欢哥哥亲她的脚,又怕哥哥的大怪物,但又对自己从没看过的哥哥的大肉棒很好奇。心中的涟漪在哥哥舔吻自已脚趾和脚趾缝中的热力,加上哥哥的淫言浪语的发酵之下,转变成一波波的绮念暇思冲往全身。
  小萍心里的那一波波的绮思荡念,传到了小萍那处女的神秘仙洞,令在重重深锁的仙洞深处,分泌出来的香汁越来越多,把小萍的小三角裤都弄得湿湿的。
  而在小萍仙洞内外的深沟重涧间的嫩肉,不但流满了处女香汁,还好像有千千万万支小虫,在那仙洞里到处爬行咬噬,使那仙洞由内到外四周的嫩肉,通通是又酸又痒又麻又热的。那一波波绮念也传到了小萍的酥胸,只觉得乳房发热又发涨,小小的乳晕和乳头,和下部一样的又涨又热又酸又痒。
  小萍在哥哥的亲吻、大屌和淫声浪语的刺激下,加上青春少女天然分泌的丰富的女性荷尔蒙的催化下,小萍已半昏半醉在这从未经历过的,与自己亲爱的哥哥,两人甜蜜的情欲世界中了。
  小萍本来紧闭的一双美目,不知道何时打开了一些,媚眼如丝的望着小龙正在上下套弄着自己巨硕的大鸡巴。陶醉在与哥哥的情欲中的小萍,由潜意识的主导下,小萍在不知不觉中,做出了从未做过大胆的动作。小萍的左手不知道在什幺时候,隔着衣服和乳罩,抚摸着自己高耸发涨的乳房,手指更向上搓捏着那又酸又痒的小乳头。
  小萍的右手向下,隔了小小的短裤,一手扪住了自己微隆而柔软的阴阜,轻轻的上下搓揉着。而中指更沿着阴阜中央最柔软的阴唇口,向下曲着轻轻的抠挖着。
  小萍发现到自己这一搓揉一抠挖的,那处女的桃源洞口酸酸痒痒的感觉,竟变成了一种以前从未经历过无比的舒服感,尤其当手指抠到玉蚌口上的那粒小葡萄时,简直又舒服却又难受得,小萍忍不住的咿咿呀呀的叫出了骚音。
  但是那处女地的深处却是更酸更痒更难受,而且那香汁也越流越多,连那穿在三角裤外的短裤,都湿了一小片了。
  小龙一面手淫,一面吃妹妹的脚,一面淫乱的叫着,这手枪打得正舒服。突的听到妹妹骚媚的咿呀声,抬眼一看,只见小萍媚眼如丝的,浪浪的望着自己正在手淫的大鸡巴,一手揉胸一手抠屄的。小龙一看,就知道自己这两个礼拜,对妹妹苦心的追求和引诱,已一步一步的快要成功了。小龙已把自己甜美纯洁如天使般的亲妹妹,渐渐的转变成渴望着哥哥的爱与欲的恋人了。
  但小龙知道对妹妹决不可急,更不可用强。于是把妹妹的一双小嫩脚放下,“妹,你难过吗?要不要哥帮你?”小龙明知故问。
  “嗯,…嗯,…唔,…哥,…我,…不知道,…唔,…”小萍甜美的俏脸又娇又羞又兴奋得粉粉的,好美。小萍心里好想要哥哥帮忙,可是一来不知道要哥哥怎幺帮,二来这多羞人,叫一个冰清玉洁的纯洁处女怎幺说得出口,小萍咿咿呀呀的说不出口来。
  而小龙把小萍的脚一放下,小萍那两条修长白嫩的粉腿,就分分合合的扭啊扭的,一下曲腿一下伸直的,那两支丰腴的玉腿,真是夹着难过,分开就更难过。 肥圆的香臀也是扭啊扭的,向自己扪着阴阜的手向上迎送。  小龙知道这时多说益,于是向前一弯身,鼻子和嘴刚好就在小萍的阴阜上,右手轻轻的把妹妹自己的手移开,向下一吻,于是小龙高高的鼻子,正好崁在妹妹的处女玉蚌缝隙,短裤上正中的那条,被小萍用手指抠挖出来缝印上。
  而小龙的嘴却刚好正对着小萍短裤上那滩湿印上。小龙只闻到一阵幽幽的处女清香,不慌不忙的把鼻子摩擦着那条柔的软沟缝,再伸出了舌头,舔吮着妹妹短裤上的那片甜甜处女香汁的湿印。
  小龙的左手继续的在打着手枪,右手向上一捞,就一把握住了小萍那如苹果般大,软绵绵却又紧挺挺的处女峰了。小龙的手抓着妹妹坚挺的乳房搓搓揉揉的,大拇指和食指却偷偷的溜上了峰顶,隔着乳罩捏弄着小萍的乳头。
  小龙的鼻子闻着妹妹那如茉莉花似淡淡的处女香,舌上舔着妹妹香甜的处女汁,手里握着心爱妹妹的处女乳峰,这一切已刺激得令小龙正在用手上下套弄了好久的大屌,快要到达临界点了,只差那幺一点点就要爆发了。
  小萍毫无抗意的,随着哥哥舔吻的嘴和摸弄的手,合作的扭动着苗条的身躯,口中仍是不停的,像小猫叫春似的嗯嗯啊啊的浪声的哼着。
  小萍被哥哥这鼻子一摩舌头一舔,虽然是隔了两层裤子,但对小萍这从未被任何人碰到过的敏感地带,却像是有触电般的感觉,既是又酸又麻又酥又痒得难过的要死,却更是有说不出的舒服。
  再加上哥哥的手又搓揉着自己的乳房,连小小的乳头,也被哥哥捏着玩得又酸又痒的。一阵阵一波波的酸麻酥痒,舒服和难过,像炸药似的累积在小萍处女阴户的深处,一触即发。
   小萍在哥哥鼻下舌下和手下,全身不安的扭动着,把个香臀向上尽力的挺送,自动的把自己那处女的神秘洞口,隔着裤子向哥哥的鼻子舌头迎送。两条雪白粉嫩修长的玉,不但越分越开,两腿还弯弯曲曲不停的上下曲动。那白嫩小脚上柔嫩的香趾,也上上下下伸伸曲曲,性感的蠕动着。
  小萍白嫩的香脚趾动啊动的,忽然碰到了一个滚烫的又长又硬的东西,小萍下意识的用脚趾沿着这又硬又热的东西摸索着,小玉趾碰到了一个圆圆大大的头,再用脚趾揉摸了这又热又硬的圆头,小萍这才发现她正在用脚趾搓揉者哥哥的龟头。
  突然哥哥的大手一抓,把小萍的小嫩脚抓着,然后把小萍那最柔嫩的脚底,整个都贴在自已滚烫的大肉棒上,然后发狂似的把自己的大鸡巴,快速的贴着小萍的脚底抽动着,口中已兴奋得语无伦次了。
  “啊,…妹,…,小萍,…我的心肝,…我的宝贝,…我爱你,…我要吃你的,…小香屄,…啊,…妹,…你的小香脚好软,…好嫩,…我要肏你的脚,…我要吃妹妹的小屄,……我要你,……小萍,……我要你,…妹,…我要肏你,…妹,…啊,…我忍不住了,…啊,…小萍,…小萍,…小萍,…我的亲妹妹,…我爱你,…啊,…啊!…我忍不住了,…妹,…妹,…”
  小龙淫声浪语的叫着,同时即大鸡巴卜卜卜的连续射出了一大沱又烫又黏又稠的精液,全都喷在妹妹的脚底上。  将达爆发点的小萍,那还能禁得起这额外的刺激,只觉得喷在脚底上哥哥精子的热与能,一直传到了处女仙洞深处,那玉女洞底所有的酸麻酥痒舒服和难过通通爆炸了。小萍的阴户、子宫、阴道、阴唇和整个处女仙洞里的一切,又像打颤又像触电似的,抽挛着收缩个不停,把小萍一辈子从未经历过的,酸麻酥痒舒服到极点的快感,一波波的由阴户、子宫传到全身,使全身通通打颤触电的抽挛起来。  这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性高潮,令小萍无师自通的也浪叫了起来:  “啊,…哥,…亲哥哥,…我要你,…哥,…你的,…好大,…好烫,…啊,…哥,…哥,…亲我,…亲我,…啊,…哥……,。我要你,…爱我,……哥,…爱我,…啊,…我完了,…哥,我舒服死了,…啊,…啊,…我要死了,…哥,…哥,…啊,…唔,。”
  小萍的淫叫声越来越轻,到最后似乎爽到昏死过去,什幺声音都没有了。小龙和小萍兄妹两人几乎同时泄完了身后,都又爽又累的昏死了好一阵子。
  还是小龙先醒了过来,很有经验的拿了张卫生纸,先把自己软软的鸡巴,和妹妹脚底上黏黏的精液擦乾净。然后把半昏迷的妹妹搂在怀里,看着小萍如海棠春睡似的粉脸,双眼紧闭,又长又密的睫毛微微上弯,小小的瑶鼻,粉粉的双颊,红艳艳的樱桃小嘴,真是可爱的像洋娃娃一样,小龙真是爱死了这个娇美无比的妹妹,小龙忍不住的轻轻的吻上了小萍红红的香唇。
  小萍的香唇似乎轻轻的颤抖着,微微的打开了。这是小龙唯一需要的欢迎了,小龙粗大的舌头,终于进入妹妹吐气如兰的小嘴,吸啜着妹妹芬芳的香津,吞吐吸吮的玩赏妹妹的丁香小舌了小萍才刚刚享受完,正在半昏半睡中回味那生平第一次,若仙若死几乎消魂蚀骨的快感。突然觉得嘴唇湿湿的,微一张眼,只见哥哥的双眼深情的望着自已,自己的嘴已被哥哥堵住了。小萍才平静下来的芳心,又一下急跳了起来,心里又惊、又羞、又怕、又想、又爱的,而应该是紧闭的双唇,竟自动的半开了,而自己的小香舌也出来迎接哥哥粗大的舌头了。
  兄妹两人这时再也不需要语言的交谈,更不需要假装矜持与拘束了。一切人为的伦理道德的束缚,通通敌不过少男少女身内,天生的基本要求与渴望。
  这几个月来兄妹间被克制的,若有若无的爱意与渴望,在这一刹那间,经由兄妹缠绕纠结难分难舍的双舌,通通释放出来了。兄妹的关系已由这一吻,完完全全的转变成一对热恋中的情人了。
  小龙和小萍兄妹俩这一吻上,如天雷地火一触即不可分,兄妹两双唇分分合合的吻了又吻,兄有情妹有意的只愿这一吻直到永远。
  兄妹两人轻怜蜜爱了一午,到了吃晚饭时,才依依不舍的手牵手的走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