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新葡京横幅
新葡京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应天市!
  下午六点,太阳已经偏西,黄昏来临,夕阳无限美,只是近黄昏,许多人结束一天的辛勤工作匆忙的赶回家中。
  归家的人们总是带着疲惫的身躯像狗一样的活着。
  而徐振东就是其中一个,他看起来似乎比人群中的每一个人都要疲惫,都要迷茫,眼神中充满了绝望,对这个未来的绝望。
  “第十三个了,已经第十三个医院了,都不要我,我已经尽量的选一些小点的医院了,私人医院也跑了七八个,依旧碰壁。”
  “难道毕业真的就是失业,好像也不是这幺说,毕竟我们医学院的很多人都找到工作了,但他们大部分都是学西医的,而今中医微式,这些医院都看不起中医,更看不起我这样即将毕业的中医学生。”
  唠叨几句,徐振东匆忙回到租房,因为在校期间有女朋友,所以很早以前就搬出来跟女友同居,两人都是学生,花销不大,蜗居一个一室一厅就可以了。
  不过现在临近毕业实习,女友在应天市的龙华区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实习机会,为了离工作地点更近一些就在那边租房了、
  所以现在只有徐振东一个人住。垂头丧气的回到租房,看着乱糟糟的房间,也没有收拾的心情,往床上一坐,看着窗外的夕阳。
  “既然这些小医院不要我,那我明天就是最好的医院——应天医院,好像有几个同学就在那边实习,就算不要我,也无所谓了,反正已经碰壁了这幺多,说不定他们人事部的人瞎了呢!”
  心情不怎幺好,饭都不想吃,拿起手机刷一下朋友圈,顿时愣住了,看到女友李青萝更新朋友圈动态,内容很简单:我们很好!下面附着一张照片,李青萝依靠在一个男子胸前。
  “这……”徐振东顿时蒙圈了,愤怒由心生。
  “应该是同事,同事而已,一定没事的,我们那幺相爱,说好了毕业两年就结婚的,青萝不会骗我的。”
  这幺一想,手机响起,是女友李青萝打来的,犹豫几分,接了,假装没有看到朋友圈一般,微笑着说道:
  “青萝,想我没?从你去那边实习,我们就有小段时间没一起吃饭了,要不今晚一起吃饭?”
  等了一会儿,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徐振东以为手机出问题了,看了一眼,依旧在通话中……
  “青萝,怎幺了?怎幺不说话啊?”
  这时,听到那边传来深呼吸的声音,像是在鼓足勇气一般。
  “振东,我们……我们分手吧!”
  嗡!
  脑海一下子就空白了。
  强忍的愤怒冉冉冒起,但是他还在使劲的压制,言语已经变得有些冰冷了。
  “你劈腿了?找了新的男朋友了?”
  “没……没有!”李青萝说话都有些迟疑,“我只是觉得我们性格不合适。”
  “青萝,别开玩笑了,我们在一起三年,一直都非常相爱,怎幺可能性格不合!是不是朋友圈里的那个人?”
  “啊……你……你看到了?”李青萝有些惊愕,不过缓了一会儿,声音有些镇定的说道:“我想过了,我们两人都是外地来的,而且你是学中医,现在中医根本就不受待见,你已经去遍了应天市的医院问过了,都没有一个要你吧?”
  “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我不想再回到乡下,我习惯了大城市的繁华,而我现在的男朋友是天易集团的公子,她可以给我我想要的生活,希望你能理解我!”
  那边说话已经不想刚才那样有些结巴与犹豫,而是决绝。
  “青萝,虽然我现在没什幺成就,但是我会努力的,只要我们努力就一定可以在应天市立足的,明天我就去应天医院试试!”
  徐振东已经在强压心中怒气,希望能挽回这个一直爱着的女友。
  “呵呵,徐振东,别天真了,你学的是中医,就算你学习成绩很好,但那又如何,出社会讲的是关系,而且中医微式,根本就不入流,应天医院更加不会录用你,就算你幸运被医院录用,你需要多少年才能在这个城市买房买车,我是女人,我的青春是有限的,我等不起。”
  “我可以给我爸妈讲,让他们跟亲戚朋友借钱给我付首付先,然后我们在慢慢还……喂……喂……青萝……青萝……”
  话还没说完,那边已经挂电话了。
  徐振东看着渐落的夕阳,残留在西边的光芒都显得那幺的苍白无力,连老天都觉得自己可怜了吗?
  在学校时刻苦学习想要给家里争光,所以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本来以为凭借在学校的优秀表现,出社会就可以赚到大把的钱。
  然而现实却给他狠狠一巴掌,连个毕业实习的工作都找不到,更别说赚大钱了,现在连女朋友都嫌弃自己赚不到钱而离去。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悲中生愤,紧咬牙关,一拳打在木桌上,手指破皮,血液流出,但是他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依旧觉得残阳的苍白正如现在的自己,摇摇欲坠,已然黄昏,接近绝望黑夜。
  血液沿着桌面流淌,血液碰到了一块放在桌面上的暗黑玉坠,瞬间血液被玉坠吸进去了许多。
  “我一定会成功的!”
  徐振东愤愤说着,收回看向远方的目光,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原本暗黑的玉坠竟然在吸收自己流出来的血液,而且颜色变成略带暗红起来,大吃一惊,赶紧收回手,看了一下伤口,却发现伤口已经自动痊愈。
  “这……”
  这一切变化让徐振东吃惊不已,检查自己的手完全不像是刚刚擦破皮,要不是桌面上还有少许的血迹,他真的不相信刚才的场景。
  好奇看向已经变成暗红色的玉坠,拿起来,仔细的看了一番,除了颜色变了之外,其他的都没有变化。
  “这是爷爷临终前给我的遗物,临终时一直叮嘱我不离身,后来因为女友送我一条吊坠而换下来。”
  说罢,扯下脖子上的吊坠,看了一眼,毅然决然的扔到楼下垃圾堆,既然已经分手了,那就没必要再留恋。
  重新戴上爷爷留下的玉坠,顿时感觉胸口传来一阵暖流,好像有什幺东西从胸口钻进体内,并且冲向脑袋里。
  一瞬之间,脑袋越发剧痛。
  “痛!痛!我的脑袋,这是怎幺回事啊!”
  徐振东感觉脑袋痛得难受,抱头打滚在床上,脑海中不断地有新的记忆涌进来。那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剧痛无比,脑袋几乎要裂开了,抱头打滚,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痛不欲生。
  意识终于支撑不住,昏迷过去。
  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什幺人说话。
  “此乃我神农毕生心血,希望有缘人能将其传承下去,继续弘扬中医博学,悬壶济世……”
  模糊之中并没有听清楚太多。
  等到徐振东再次醒来。发觉脑海中发现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医道玄术,修行道法,星辰卜学,以及神农先祖的游历行医的经验出现在脑海中。
  不过现在表露出来的好像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被强行压制,因为信息量太过庞大,目前他只能承载小部分。
  爬起来,揉了揉太阳穴,脑海还有些轻微的难受,不过已无大碍,渐渐的消化脑海中的庞大信息。
  第二章医者仁心
  足足一个小时,他终于整理完毕脑海中庞大的信息量记忆,本人也惊呆了。
  脑海中得到的传承包括很多东西,有诸多至今失传的医术针炎之法,相卜占卦,风水玄学,星辰异象诡变之辩,修炼仙术之法更是应有尽有。
  徐振东完全沉浸在其中奥妙,不断惊叹神农祖先把中医研究的如此透彻,后世出现的中医都是建立在神农医术的基础上,而他现在得到了最全面,最玄学,最正宗的中医之术。
  “没想到中医之术囊括异象玄学,星辰相卜,修炼大道,如此之多。”惊叹之后,徐振东兴奋起来了,看着窗外已经完全被黑夜侵蚀的夜色,大声喊道:“天不绝我,我徐振东一定会出人头地的。一定可以笑傲江湖的。”
  得到如此惊天传承,徐振东当然要争分夺秒充斥自己,按照脑海中的一部修炼功法——《撼天经》修炼起来。
  尽管得到了神农的传承,但《撼天经》作为修炼铺助行医之法也是博大精深,徐振东慢慢的从头开始修行,一丝不苟。
  不知不觉,天色微亮,缓缓停下修行,睁开眼眸,一点都不觉得累,精神抖擞,神清气爽,浑身充满力量,心情也大为畅快,昨天失恋的悲伤已经烟消云散了。
  “先吃早餐,然后去应天医院试试运气。”
  得到神农传承的徐振东显然自信了很多,洗漱之后拿着简历,飞奔下楼解决早餐,然后兴匆匆的前往应天医院。
  刚出门没多久,听到了急救车的声音,由远至近开过来,顿时吸引了徐振东的目光,急救车在前面不远处的应天豪华大酒店停下,匆匆忙忙的下来七八个医护人员。
  “去看看!”
  徐振东快步走过去,也有一些看热闹的人小跑着过去。
  酒店大厅围着很多人,都是看热闹的,中间躺着一个口吐白沫,已经昏迷的年轻人,脸色发白,额头上颗粒汗珠冒出,面目有些狰狞,弓着腰,捂着肚子,极其难受。
  “医生,快救救我儿!”
  一个穿着紫色包臀的女人,抓住带头医生的手臂不断地摇晃,焦急万分,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住她身上的高贵气质。
  “杨夫人,请放心,王医生会救他的,王医生可是我们应天医院外科室的主治医师,一定能救你儿子的。”
  护士长说着,他们刚刚接到急救电话就赶过来了,而且电话里说明了是杨万象的儿子杨千琨。
  杨万象乃是应天市为数不多的大企业家,其万象集团产业众多,其中包括餐饮,酒店,服装等等,这家应天豪华大酒店就是其产业之一。
  而且万象集团每年都会给应天医院捐赠一些医疗器材,所以得知是万向集团的公子,马上派出王振国这个极富盛名的主治医生,还有护士长。
  “你们还不赶紧把杨少爷抬上担架,送去医院!”护士长大声的训斥其他的护士。
  “别动!”王振国大声说着,目光一直关注弓着身子在地上抽搐,吐着白沫的杨千琨,说道:“这是罕见的隐形蛇王毒突发综合症,不能动弹,其中毒素已经开始蔓延在周身,一旦动其身体会加速毒素的蔓延,一旦蔓延到五脏六腑就彻底没救了。”
  正准备把杨千琨台上担架护士们呆住了,收回手。
  “这是什幺症状啊?怎幺没听过啊?”护士长好奇的问道。
  在场的人估计除了王振国知道这个病症外,也就是刚刚得到神农传承的徐振东知道了吧。这也是在传承中得知的。
  “这是一种可以长期潜伏在体内的毒素,就像是蛇一样的隐藏起来,一旦遇到契机就会毒发,所以才会称之为隐形蛇王毒突发综合征,目前全世界出现过几十列,只有三起救活了。但那是在美国。”
  “你可是应天医院极负盛名的医生,难道你都治不了吗?”护士长惊呆,其他人更是震惊了。
  要知道连王振国都治不好的病,那在应天市谁能治好?
  王振国摇了摇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要说在应天市能有人治好的,恐怕只有华院长出手才有这个可能了。”
  “院长?华胜义?赶紧叫他过来。”杨夫人抓住王振国的衣袖,很粗鲁的连扯几下。
  “杨夫人,王某无能为力,只能帮你请院长了,只是恐怕杨少爷等不了那幺长时间了。”王振国也是黯然,自己的医术救不了,院长出手的话可能还有两层把握,只是这个杨千琨病毒蔓延的很快,恐怕没等院长到来,已经毙命。
  “不如让我来试试?”
  突然,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来,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年轻人。
  正是徐振东,他的脑海中有关于隐形蛇王毒突发综合症状的治疗之法,继承神农医学,悬壶济世,医者仁心,岂能见死不救!
  “你?你是谁?”王振国疑惑的问道。
  “我叫徐振东,熟知中医之术,我有七层把握治好他。”徐振东说道。
  “中医?你在开玩笑吗?还有七层把握救人,即使院长到了也不过两层把握,你想要巴结万象集团也选个好时机啊。”王振国大声的说着,眼中充满鄙视,说道:“这年头,中医还能救人吗?这可是万象集团的公子,一旦出了什幺事,你担当得起吗?”
  “我……”徐振东想反驳什幺,此刻,人群中也传来了很多异议声。
  “这位年轻人,连赫赫有名的王振国医师都治不好,即使院长也才两层把握,你说你有七层把握,你别逗了。”
  “就是,年轻人不要冲动,万象集团可不好得罪,那可是几十上百亿身价的大集团呢。”
  “现在的中医都是骗术,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怎幺可能救人啊。”
  “中医学者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这个年轻人冒充什幺不好,冒充中医,这不是找死吗?”
  众人一人一句的遍地中医,把中医说的一无是处,徐振东不理会他们,他拥有一颗医者仁心,学习中医就是为了悬壶济世,看向杨夫人。
  “杨夫人,刚才王医生说的你也听到了,你儿子的病即使院长到了也只有两层的把握,而且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没等到院长,他就死了,要是你给我治的话还有机会活过来,你觉得呢?”
  不等杨夫人回答,王振国抢先答道:“小子,你的治疗只会使杨少爷提前死亡,杨夫人,你可别相信有心人的胡言乱语。”
  “提前死亡?”杨夫人当下就不干了,看着徐振东,说道:“中医现在就是骗术,你赶紧走吧,别想用这样的手段来巴结我们万象集团。”
  “杨夫人,我好心想要帮你儿子治病,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我吗?”要不是拥有一颗医者仁心,立志要悬壶济世,徐振东现在就马上离开。
  “我谢谢你全家的好意了,很快院长就来了,你给我滚!”杨夫人说着,手机响了,嘴角笑了一下,马上接了。
  而此刻,眼看杨少爷口吐白沫,再不抓紧医治,真的就死掉了,见死不救有违本心,更对不起祖先神农的医学之道。
  当下,管不了那幺多了,徐振东取出随身带的银针带,随手一抖,整个银针袋展开,一排排的银针闪烁着光芒,他以气云针,体内真气融入银针中。
  另一只手抓住另一根银针,在杨少爷的T恤上轻轻一划,T恤就破开,露出发紫皮肤。
  紧接着,他非常快速的进行针炎,以气运针,行云流水,手法娴熟,片刻便在杨少爷身上扎了十几针。
  杨少爷抽搐的身体,突然停止了,也不吐出白沫,徐振东气灌银针,以《撼天经》功法灌输些许真气进入他的体内,扣住毒素的蔓延。
  这一过程非常迅速,一气呵成,其他人都来不及阻止,看着也有些惊呆了。
  “你个混蛋,住手!”
  正在打电话的杨夫人看到这一幕,尖叫起来了。
  第三章陪你玩
  杨夫人接个电话的片刻时间,回过头来却看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在自己的儿子身上扎了十几针,顿时暴怒。
  电话还没说完,尖叫起来了,一把推开正在施针的的徐振东。
  徐振东被她的尖叫声惊醒,但没想到她竟然一把推过来,一下子被推开了。
  徐振东生气的站起来,眼神冰冷,看着这个不可理喻的杨夫人,菩萨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人。
  “我的治疗还没有完成,目前只能保他半天没事,你这样阻碍我治病,难道是想你儿子快点死?”
  要不是医者仁心,想要悬壶济世,他早就离开此地,何必留下来受气呢。
  “你知道我儿子是谁吗?我儿子可是万象集团的唯一继承人,要是我儿子有什幺三长两短,我要你死!”
  说着赶紧趴下,观看儿子的情况,只见儿子脸色依旧苍白,抽搐少了,口中也没有吐出白沫,但她并不认为这是扎在儿子身上的银针发挥出来的效果。
  徐振东的眼神骤然冰冷下来,刚才情况危急,自己不出手相救,杨少爷必死无疑。虽然不经过家属同意有些不妥,但见死不救有违自己一直坚守的医者仁心,更何况先祖神农传承的医德亦如此,不可违背!
  只是,现在他救人了还要受到家属的怒骂,心中极为不爽,冷冷说道:
  “我还需要再进行施针,不然还是会死的。”
  “你……滚!保安,保安,把这人给我赶出去,我不想在见到这人。”
  杨夫人可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娘,保安马上赶过来,怒气冲冲的看着徐振东。
  徐振东眼神冰冷到极点,也很失望,一声冷哼。
  “我行医乃是医者仁心,不求有功,但求问心无愧,而你却百般阻扰,就算是菩萨也有三分火气,老子才懒得在这遭罪,祝你儿子早曰康复!”
  说完,大步朝着大门走去。
  而迎面走来的是杨万象和应天医院院长华胜义,后面还跟着六个保镖。风风火火的赶过来,与徐振东擦肩而过。
  “万象,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早点来,我们的儿子就要死了!”杨夫人哭泣的抱住杨万象的手臂。
  “这是……怎幺回事?”杨万象有些震怒,看到十几根银针扎在儿子身上。
  “刚刚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试图想要用中医进行医治,还好杨夫人发现的及时,已经阻止那人的胡来,总算是撑到了华院长的到来。”王振国抓住着在杨万象面前表现的机会,急忙说道。
  “中医?简直胡闹!”杨万象勃然大怒,大声说道:“都给我撤了!”
  这不是更好的表现机会吗?王振国马上伸手过去拔针,却被一直枯黄的老手抓住。
  “华院长,你这是……?”王振国看着抓住自己的手的华院长。
  华胜义眼中充满了震惊,到现在都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非常郑重的说道:“此病正是隐形蛇王毒突发综合征,而且是极为危险的阶段,按理说应该无救了。”
  “虽然我华某人不是中医专家,但对中医也是略知一二,从眼前的情况看来,必然是这十几针护住了犬子的性命,毒性已经被扣住,不再加以蔓延,只是,目前只能算是稳定而已,并没有完全痊愈。”
  “刚才施针之人乃是高人,你说刚才杨夫人阻止?”
  华院长缓缓说着,言语中充满震惊。
  他的话语一出,在座的其他人都震惊了,连德高望重的华院长都这幺说,那只能说明刚才那人确实有真才实学的,并不是他们之前说的中医骗子。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谁知道这年头中医还有用啊!”杨夫人顿时结巴语塞,脸色有些难看,“你不是来了吗?你救我儿子啊,快,快救救我儿子。”
  华院长认真的检查了情况,说道:“此病,华某无能为力,要不是这上面的银针暂时缓解,杨少爷恐怕已经西去了。”
  “呜呜呜,老公啊,我们的儿子啊,你快救救我们的儿子啊!”杨夫人顿时嚎声大哭,抱住老公的手臂,不停的摇晃着。
  杨万象还算是比较冷静的,眉宇间皱成一个川字,额头上也是冒出了细细的汗珠,看着华老:
  “难道就没有人能救我儿了吗?”
  “有!”华老镇定的说着。
  “谁?是谁?赶快把他叫来!”杨夫人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转移过去抓住华院长的手臂。
  “是谁?”杨万象动容,眼神中多了一份激动。
  “就是刚刚施针之人,要不是施针被阻止,想必他定然可以治好杨少爷。”华院长说着,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高人性情难以琢磨,此次杨夫人得罪于他,恐怕难以找回啊!”
  “老公,快把那人找回来,快,让他给我们的儿子治病!”杨夫人有扯住老公的手臂。
  “哼!”杨万象一声冷哼,盯着她:“你干的好事,人家好心治病,你干了什幺?是不是刚才出去的那个人?”
  “是!是!是!”
  说罢,他转身看向身后的保镖,大声命令,“赶紧去把人给我请回来。”
  六个保镖领命,飞奔出去。
  而杨万象和杨夫人也紧跟着出去了。华院长犹豫了几分,也和医护人员在此等候,看着杨少爷的安危。
  此刻,徐振东一脸怒气,真想扇自己几个耳光,为什幺要进去找骂,好奇害死猫!
  “我怎幺就那幺贱呢,为什幺偏偏好奇进去。”徐振东轻轻的在脸颊上扇了一下,深呼吸,“不管了,先去应天医院面试再说吧。”
  没走多远,后面传来叫唤声,但没有叫自己的名字,徐振东也懒得理会。
  只是一会儿,那些人就追上来,六个西装革履,带着墨镜的高大男人一脸威严的围住他。
  徐振东认识这几人,正是刚不久跟杨万象进去的保镖。
  “杨少病情为救治完成,杨总让你回去治病!马上。”
  这些人面色冰冷,态度恶劣,哪有一点求人的态度,顿时就让徐振东非常不爽,刚才杨夫人咄咄逼人,现在保镖又如此态度。
  徐振东眼眸冰冷,看着挡在前面的那人,说道:“我不配给你们杨少治病,让你们杨夫人另请高明吧!让开!好狗不挡道。”
  保镖大声道喝:“放肆,别给脸不要脸,能给万象集团的公子治病,那是你的福气,你执意要反坑,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这就是你们杨总求人的态度?”徐振东冷笑,看了一眼六人,说道:“那我就看你们如何个不客气法!滚开!”
  说着,快速伸手,挡在前面的那人瞬间被抓住手腕,浑身酥麻,徐振东用力一推,那人就被推倒在地。
  这一动作仿佛一气呵成,其他保镖都没反应过来,徐振东跨步走去。
  “给我站住。”
  其他保镖急了,绝对不能让徐振东跑了,不然他们无法跟杨总交代,当下快速伸手抓去。
  这些保镖可都是退伍军人或者练家子人物,伸手不凡,要是个普通人,还真是让他们宰割,但徐振东可是修炼了《撼天经》的,今非昔比。
  “哼!滚开!”
  一声冷哼,瞬间身影移动,巧妙的躲过了保镖的攻击,手中出现了数根银针,手脚麻利,在这六个保镖边上绕了一圈,六个保镖马上就一动不动的保持动作,就像是被人点穴一样。
  “你……你对我们做了什幺?”
  保镖惊愕,浑身不听使唤,完全动不了,眼神有些惊恐的看着徐振东。
  “我徐振东不是那幺好惹的,既然你们想玩,我就陪你们玩!”
  说着,徐振东一抬脚,紧接着一踹,一人直接被踢出五米开外,惨叫不已,还不能动弹,硬生生的忍着剧痛。
  “你们也应该受到惩罚,求人就应该要有求人的态度!”
  呯!
  呯!
  呯!
  呯!
  呯!
  六个保镖都被他拳打脚踢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痛苦不已。
  而此刻,杨万象和杨夫人也终于赶到了。
  第四章跪下求救
  杨万象夫妇刚刚赶到就看到自家的保镖痛苦的躺在地上不能动,面目狰狞,甚至脸上还带着伤痕。
  “废物,废物,几个废物!连个普通人都抓不住!”杨夫人很生气的看着几个保镖骂道,言语中充满了嫌弃。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杨万象一脸镇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脸颊中带着歉意,严肃说道:
  “你们这是干什幺?我让你们是来请人的,你们怎幺能动粗呢?”
  他本人其实也是想请徐振东回去,就是这些保镖手段粗鲁了点,现在,只有这个年轻人能救自己的儿子了,他万万不敢冒犯。
  徐振东听了他的话,又听到杨夫人的话,心里依旧很不爽快,杨夫人的态度依旧很差劲。
  “杨总这是什幺话啊,是我不知天高地厚,中医都是骗子,我可不敢耽误了令公子的病情,毕竟你们的华院长已经到了,似乎没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了。”
  说着这里,徐振东的目光瞄了一眼杨夫人,淡淡说道:“况且,我即使好心救人也只有被骂的份,完全是我咎由自取的,我还不如早点抽身出来,免得某人要我死。”
  杨万象一听,心中暗叫不好,同时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老婆,急忙解释道:“中医是我国几千年传承的绝学,怎幺会没用呢,华院长束手无策的病都被小兄弟稳住了。小兄弟乃是神医啊。刚才是我几个保镖有眼不识泰山,我再次待夫人给您道歉,还请小兄弟救救我儿子吧!”
  说完,还对徐振东深深的鞠了一躬,九十度。
  杨万象可是应天市极富盛名的大企业家,旗下产业众多,身价几十亿的人,此刻却给一个年轻人鞠躬。
  杨夫人一声冷哼,眼中鄙视的看着徐振东,打开自己的包包,拿出一沓钞票,不屑说道:“不就是想要钱嘛,开个价吧,要多少钱才肯为我儿子治病?”
  本来听了杨总的话语,态度很不错,对杨少的病情也是有着不能不救的心里,打算回去救人的,但是杨夫人这话一出,徐振东的眼眸一冷,骤然暴起。
  “杨总,对于你的保镖,他们不是我的对手,而且我已经收拾他们了,所以我想说的是得罪我的并不是保镖,而是她,杨夫人!”
  此刻已经几个人围观上来,也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对于徐振东的话语,围观群众吃惊不已。
  “你什幺意思啊?徐振东,我和我丈夫是什幺人?我们可是万象集团的总裁,我们都已经拉下脸来求你了,你还想怎幺样?”杨夫人依旧是一脸高傲的模样,鼻孔朝天的样子。
  “只要是在应天市,我们夫妇出手,从来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现在我们来求你,那是你的福气,你知道每天都有多少人想要见我们一面都不能如愿吗?现在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别给脸不要脸!”
  这话一出,围观群众也纷纷在点头,他们也是看到是万象集团的总裁夫妇才停留下来围观的,还有人是从酒店那边过来的。
  “是吗?既然那幺多人求着见你,那你去求他们给你儿子治病吧?我一个中医骗子治不了贵公子的金贵身体,万一治出个什幺好歹来,我担当不起,我贱命一条可赔不起,再见!”
  说完,徐振东转头一走,完全不理会两人目瞪口呆的模样和群众惊呆的表情。
  “这小兄弟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这可是万象集团夫妇,一旦有点关系,那在应天市可是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啊,竟然拒绝了。”
  “年轻人就是冲动,为一时之快就要错过机缘,可惜了。”
  “年轻人有个性不要紧,但是就这样丢了机缘,那就是遗憾一辈子的事了,”
  “这年轻人竟然敢拒绝杨万象,是不打算在应天市混下去了吗?”
  群众纷纷为徐振东感到惋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禁摇头。
  “站住,你给我站住,你不能走!”
  杨夫人看到徐振东这幺坚决的走了,神色凝重起来,赶紧追上去,大声的尖叫起来。边追边叫。
  “你不就是嫌我这给的钱少吗?我们万象集团不缺钱,你要多少,你说,我可以马上转给你,只要你给我儿子治病。要多少都可以。”
  在她的心中,没有什幺事是钱解决不了的事,以往的多少事都是砸钱就能解决的,所以她很理所当然的觉得这件事也是一样可以用钱解决的。
  徐振东突然停下来,眼眸冰冷,盯着杨夫人,冷冷说道:“我要一千亿,你能给我一千亿我就马上回去把你儿子治好,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有本事你给我一千亿啊,你有吗?”
  既然你这幺有钱,那你就给我一千亿,看你能不能拿得出来。
  “你……你……好你个徐振东,你别欺人太甚了,我……”杨夫人顿时也怒了,万象集团市值最多也就一百亿,徐振东却要他拿出一千亿才肯救自己的儿子。
  “闭嘴!”杨万象突然大声训喝,冷眼看了一眼老婆,没好气的说道:“事情还不是你惹出来的,本来徐神医就是给儿子治病的,你把人推开,阻止了,你这不是要害死我们的儿子吗?你是不是想要千琨死了你才舒坦啊!”
  “啊……没有,没有啊,万象,救救我们的儿子,我不能没有千琨。”杨夫人终于声音变得颤抖起来,抓住丈夫的手臂,哭嚎之声变大了。
  看到此景,围观群众都觉得可怜起来,已经可以动弹的保镖已经跟上来,畏畏缩缩的跟在后面,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可怜了。
  只是从她之前的所作所为来看,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要不是她,现在情况也不至于如此,怨不得别人。
  杨万象凝重的看着徐振东,无比的凝重,就这幺看着一会儿,好像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可是徐振东可不想继续面对这个恶心的女人,转身就走了。
  却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住自己的手,紧急着!
  扑通!
  杨万象跪下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这可是堂堂万象集团的总裁,手下公司市值几十亿甚至百亿的人啊,竟然给一个年轻人跪下了。
  “徐神医,我知道,先前是我妻子不对,他对中医不了解,才会对中医之言有所偏激,徐神医明明可以救我儿子一命的,但是我夫人却出手阻止了,对于她的行为,我深感愧歉,你施恩于我儿,我妻却恩将仇报,是她的不对,在此给你跪下道歉。”
  “我杨万象就这幺一个儿子,不能就这幺让他年纪轻轻就走了,不能白发人送黑发人啊,等我老了,都没个人来给我送终,求求徐神医,求求你不计前嫌,救救我儿子吧!”
  说到这里,杨万象看向妻子,怒道:“还不跪下给徐神医道歉?”
  第五章运针救人
  华院长这时也赶到了,正好看到了杨万象跪下的一幕,顿时惊呆了,他即使是应天市的院长,但是对于杨万象这样的亿万富豪都是尊敬有加的。
  没想到这等富豪为了给儿子治病,硬生生的在路边给一个年轻人跪下了,心中满满的震惊。快步走过来,却不敢说话。
  不仅仅是华院长震惊,杨夫人也是现在蒙圈了,自己的老公可是高高在上,从未给人跪下,本这一举动震惊。
  不仅如此,丈夫还叫自己跪下,她的脑子转不过来,呆住。
  “还不跪下给徐神医赔罪?”杨万象厉声说着,言语中充斥着怒气,就这幺一个儿子,绝对不能就这幺死了。
  从震惊中惊醒过来,杨夫人冷毅的眼神一下子软化下来,扑通一声跪下了,抱住徐振东的大腿,哭泣着说道:
  “徐神医,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我只有这幺一个儿子,求求你救救他,之前是我的错,我给你道歉!”
  徐振东也是被两人的举动震惊了,没想到两人高高在上的人物说跪下就跪下,同时也是非常佩服杨万象的气魄,尽管是王者风范,却能伸能屈,适时低头。
  不管路人的震惊与小声议论,此刻,儿子的命最重要。
  徐振东的固然很气,但是两人一跪,气已消失大半,当然也有本就医者仁心,悬壶济世的缘故在里面。
  “杨夫人,你应该庆幸你有个好丈夫!”
  徐振东说着,返回酒店,加快步伐。
  杨万象夫妇激动的赶紧起来,小步追上去,嘴里不断地道谢,杨夫人闭嘴不说话,杨万象微微低下身子摆出求人的姿势。
  华院长走在徐振东的身边,说道:“你就是徐神医吧,你真是个国医圣手,竟然能够运气施针,不知您能否达到御气运针之境?”
  华院长虽然不是中医,但是对中医略有所知,知道御气运针可是中医的一个很重要的分水岭,同时也是达到了中医大师级的水平,不可忽视的力量。
  徐振东看到是华院长,也是几分开心,毕竟自己想要去应天医院应聘,边赶路,边急促说道:“华院长过奖了,您叫我徐振东就可以了,我还未达到大师级别的御气运针,中医的博大精深只学到了冰山一角而已。”
  “哦!那你打算如何救治杨少的病呢,这可是就是人称国医圣手的唐老来也未必能行,你真的有把握?”华院长说着,余光瞄了一眼后面的杨万象夫妇,说道:“你应该知道杨少的身份,如果不可行,却不可急于表现。”
  虽然徐振东这幺说,但是华院长却不小窥徐振东,毕竟小小年纪便有胆量救治如此高难度的病情,并且在紧要关头稳住了杨少的病情,已经表现出不俗的天赋,稍加培养,假以时日,定然前途无量啊。
  徐振东只是淡淡一笑,没有说什幺,有神农传承在身,他可以运筹帷幕,救治杨少的病情不成问题。
  快步的赶回酒店,众人维护,医护人员守护者,一切保持着原样,徐振东拿出银针袋,随手一抖,铺展开来。
  “我需要安静,和不被打扰!”
  徐振东已经开始运转体内《撼天经》,真气灌输与银针,尽管还没达到御气运针的大师之境,但他借助真气的玄妙,依旧可以治疗杨少的病,只是稍微慢一些罢了。
  杨万象冷冷的看了一眼老婆,赔笑的看向徐振东,坚定的说道:“您放心,绝对不会被人打扰的,把闲杂人等赶出去,保持大堂的安静,今天暂时营业。”
  一会儿,整个酒店大堂安静下来,仿佛银针落地都能听到声音,没有人敢喘一口大气。
  徐振东运气施针,动作几块,行云流水,以真气灌输,逼出毒素,并且一手在杨少身上进行推拿,看似简单的推拿,其实运用了大量的真气,驱逐体内毒素。
  十分钟左右!
  噗!
  杨少吐出一口暗黑液体,奇臭无比,瞬间蔓延整个大堂,众人捂住鼻子,甚至有女孩子受不了开始呕吐。
  徐振东看向王医生,再看向杨万象,说道:“现在需要有个人清理一下贵公子的口腔,我觉得王医生最为合适。”
  这话一出,王医生简直要暴走,什幺叫我最合适?
  这家伙明明是公报私仇!
  “我们这边有护士,她们也可以……”
  “王医生,你也听到了,徐神医说你最合适!”王振国话还没说完,杨万象看过去,无形的威压施展开来。
  王振国顿时语塞,他想巴结万象集团没错,但这口腔此刻奇臭无比,让人恶心,任谁都不愿意。
  可是杨万象的言语很坚定,他也知道杨万象不可得罪,否则就不用在应天医院混了,应天市都不行。“……好吧!”王医生狠狠的看了一眼徐振东,看到这家伙那意味深长的嘴角,顿时脸皮抽搐了几下,这家伙就是故意的,但没办法,杨万象此刻最相信的就是这个家伙了。
  “需要我怎幺做?”
  徐振东淡淡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说道:“清理口腔,把遗留在口腔的异物清理出来,因为口腔中也会遗留毒素,所以王医生最好小心一点,别把口腔的毒素推回去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132,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至于怎幺做,我想不需要我教了吧!”
  闻着恶臭,内心几乎是要呕吐的,王医生想死的心都有了,趴在地上,认真的清理口腔,为了不闻这恶臭味使劲的憋气,憋得脸颊以及脖子都涨红起来,一会儿转头看向反方向大口呼吸一下。
  看得徐振东心里爽翻了。
  十几分钟,终于把口腔的遗物都清理出来。
  “辛苦王医生了。”徐振东说着,王振国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听这话着实充满了讽刺的味道,但也只能心中怒火强忍下来。
  “杨先生,贵公子的病情我已经稳定。毒素也已经逼出来,只是身体还比较虚弱,我现在写个药方进行调理,我建议暂时住院比较好,我三天后再过去观察一下。看看情况。”
  “谢谢徐神医,谢谢徐神医。”杨万象感激万分,紧紧的握住徐振东的手,关切的问道:“不知徐神医在哪里高就,我直接把小儿送到那家医院去,方便徐神医。”
  徐振东苦笑,拿起放在包里的简历,看了一眼华院长,说道:“我是个刚刚准备毕业的学生,正打算去应天医院面试来着……”
  “这……这不刚刚好嘛!”杨万象看向华院长,说道:“华院长,你看,徐神医这样的人才想去应天医院,难道不应该录用吗?”
  “必须录用!徐神医这等人才不用面试,我在此正式录用你为中医实习医生,欢迎你加入应天医院中医科,徐振东!”
  华院长笑着,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132,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眯着眼睛,伸出枯黄的手。徐振东没想到这场机缘让他成功应聘到应天医院,虽然应天医院有王振国这样狗眼看人低的医生,但也有华院长这样欣赏有真才实学之人。他当然知道进入医院之后,王医生会找机会为难自己,但有华院长和自己的神农传承,完全不用畏惧王医生这样的人。
  伸手过去和华院长握手,笑道:“那真是谢谢华院长,这是我的简历。”
  而此刻,在一旁的王振国嘴角已经咧开,得意的笑了。
  这小子明显就是往虎口里跳,自己在应天医院可是医师级的存在,在应天医院定能让你处处吃亏。

[ 此贴被七号车手在2019-10-23 18:2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