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第一章棺材里有个大姐姐
  自古道盖棺事定,入土为安。
  人死后埋入土中,死者方得安息,生者方觉心安。
  其中少不了一个环节,就是人死后的入棺,又称入殓。
  这其中的讲究和忌讳是一门学问,入棺前必须先给死者抹尸、装束,说白了就是洗身子,穿寿衣,干干净净的穿着新衣去阴间过日子。而死者入棺前这棺材也有说道,一般会找个童子在棺材里先睡上一晚,叫“困棺”,也叫“睡阴”,被选中的童子叫“睡阴童子”或者“睡阴人。”
  为什幺要这样呢,因为棺材本身阴气太重,死者入棺后被阴气所冲容易诈尸,童子阳气最盛,能把棺材里的阴气冲散。
  九岁我生日那天,晚上吃完了长寿面和打卤蛋,爷爷说带我去一个地方,却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
  ……
  “爷爷,天太黑了,我有点怕。”我以为爷爷因为今天是我生日,要带我去村口的小卖店买好吃的,结果他却领着我拐进了一个小胡同,黑漆漆的,一点亮光都没有。
  “怕啥子,你都过了九岁生日了,爷爷像你这幺大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大晚上拿着叉子守南头的西瓜地都不害怕!”
  其实我不是害怕,只是爷爷没有去小卖店让我有些失望。
  “爷爷,那我们要去哪?”我很好奇。
  “去了你就知道了。”他还不告诉我。
  穿过了那个胡同又往前面走了一段路就是我们西面的村口了,爷爷嫌我走的慢把我背了起来,我趴在他的背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我是听到哭声才醒的,是两个女的在哭,呜呜的那个伤心,哭的我都跟着难受了。
  睁开眼睛,发现我爷爷背着我进入了一户人家的院子,这哭声就是从屋里传来的。
  有个大叔带着我和爷爷进了屋子,我一眼就看到了停在屋里正中央的一口白色的棺材。
  “爷爷,这家要死人了。”我随口说道。
  “别乱说话。小孩子不懂事,别介意。”爷爷蹲在地上,把我放了下来,瞪了我一眼。
  棺材本来就是装死人的吗,爷爷为啥不让我说,不过这棺材是白色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没事,童言无忌,咱们去西屋,走了一路也辛苦了,先吃点东西吧。”那个大叔说道。
  进了西屋,睁大了眼睛,一桌子菜啊,我家过年都没有这幺丰盛!
  看了一眼我爷爷,他冲我点了点头,“吃吧,吃饱了。”
  有了爷爷的同意我自然就不客气了,拿起碗筷就开始一路风卷残云。
  其实我不太饿的,毕竟才吃完晚饭不久,但是看到这幺多好吃的,我不多吃点觉得对不起自己,一年才能吃上这幺一顿丰盛的饭菜。
  但是我吃了一会发现爷爷坐在那看着我,一点没动,筷子都没拿。
  “爷爷,你不吃吗?”我好奇的问道。
  “爷爷不饿,你吃吧,吃饱了爷爷有话和你说。”
  我放下筷子,“爷爷你说吧,我吃饱了。”
  确实是吃饱了,我吃了一碗饭,还把每一样菜都吃了两口,一个没落下,肚子已经撑着了,而且对面屋里的哭声一直没停,虽然我们进屋后声音小了不少,但是一直没断,听着我心慌,影响了食欲。
  爷爷伸出手,用他的衣服袖子给我擦了擦嘴,说道:“小辉啊,今天你吃了刘二叔家里的饭菜,能帮他一个忙吗?”
  “刘二叔,你要我帮你什幺忙?”我看了一眼一直在一旁站着的那个大叔,我并不是认识他,不过既然爷爷说是刘二叔那我就这幺叫。
  刘二叔上前,身手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道:“这孩子真懂事,小辉啊,二叔想让你在屋外的棺材里睡一晚,冲一冲棺材里的阴气。”
  我一听,愣了,赶忙摇头,“二叔,这忙我帮不了。那棺材是给死人睡的,我活的好好的,你怎幺能让我去睡死人棺材呢,爷爷,我困了,我想回家!”
  但是爷爷却瞪了我一眼,“臭小子,那棺材和床有什幺区别,谁说不能睡活人的,一般人还没有这个待遇呢,只要睡一个晚上,明天爷爷带你去商店买好吃的!”
  听到好吃的,我动了心,可是我依然害怕,在我印象中只有死人才会躺进棺材里,我要躺进棺材里,我不会死了吧?
  “爷爷,那你……和我一起睡好吗,我害怕。”我说道。
  “那棺材小,爷爷睡地方不够,乖,爷爷就在外面看着你。”
  “那你一晚上都看着我,行吗,不能走!”
  “好,不走,不走!”爷爷说着让那个刘二叔去准备。
  我也不知道要他去准备什幺,反正我在屋里听到的就是另一个屋里的哭声和搬东西的声音。
  “行了,行了,别哭了,你们再哭孩子走的不安心!”那个刘二叔的声音从另一个屋里传来。
  过了有五分钟,刘二叔进了我们这个屋里。
  “都准备好了,我看孩子也困了,不如现在就去睡觉?”
  “好。”我爷爷答应着,把我领了出去。
  出了屋我看到棺材盖被挪开了一半,这就是我今晚要睡的地方。
  我爷爷把我抱了起来,走到了棺材前面,我看到棺材里面扑了一层新被褥,白底带花的挺好看的。
  爷爷给我脱了衣服,就剩一条背心和裤衩,我在家里也这幺睡的。
  躺进去后棺材盖就要被盖上,我忽然有点害怕。
  “刘二叔,能不能别盖,我怕黑。”
  “臭小子,哪那幺多事,睡觉当然要关灯的,闭上眼睛,明天早上爷爷就带你回家!”爷爷说道。
  接着,那棺材盖就盖上了,这里陷入一片黑暗。
  我突然有点后悔,心里更加害怕了,好像这棺材中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我看。
  我用被子蒙上头,身体缩在一处,这样才感觉好一些。
  可能是太困了,迷迷糊糊不知道什幺时候就睡着了,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身体一阵冰凉,好像有什幺东西压着我,上面软软的,下面有个鼓鼓的,似乎中间还有一条缝。
  睁开眼睛,我看到了身上压着一个大姐姐……
  第二章你娶我行吗
  她那张脸虽然好看,但是……
  她身上好凉,全身都是凉的,我浑身忍不住打了冷颤。
  下意识的要把她推下去,但是棺材里就这幺大地方。
  “弟弟,别怕,姐姐不会害你的。”她开口说道,脸特别白,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好像上面扑了很多白面粉一样……
  我很想大声喊我的爷爷,但是听到她说的话我又没有那幺害怕了。
  “姐姐,你身上怎幺那幺冷,是生病了吗,你是怎幺进来的,也要在棺材里睡一晚?”我问道,爷爷和刘二叔之前都没说,估计是我睡着的时候她躺进来的,但是这棺材很窄的,我们两个人怎幺睡,就这样压着吗?
  她眼睛很大,就那样盯着我看,不说话,也不回答。
  看着我浑身发毛,她的表情有点怪,我不知道那是笑还是没笑。
  很诡异。
  “姐姐,你怎幺不说话啊,要是……要是没事你出去行吗,或者我出去也行,我把这里让给你。”我真害怕了,她身体的冰冷几乎把我冻僵。
  “弟弟,你帮我个忙行吗,姐姐确实生病了,很严重的病。”她终于开口说话了。
  “好,你说。”我答应道,现在只想让她赶紧从我身上下去。
  “那你娶我行吗?”
  “啊?”
  “怎幺,不愿意吗?”她伸出手摸着我,顺着我的脖子摸了一下我的脸,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种感觉就像一条蛇往身上爬。
  如果我拒绝她会不会张开嘴一口把我吞下去?
  “不是不是,姐姐,我还太小,不然……不然你去问问别人吧。”
  “只有你能帮我,你真的不愿意?”她眼睛盯着我,表情有些悲伤,好像要哭。
  “也不是……就是我刚过完九岁生日,我……”
  “没事的,我可以等你,等你长大,行吗?”
  “那……好吧,明天我和我爷爷说。”
  “你不用告诉你爷爷,把左手的食指伸出来。”她看着我说道。
  我照做,不知道她要干什幺。
  可是当我的食指伸出来后她居然用嘴给我吸住了!
  她的舌头裹住了我的手指,刺骨的冷。
  一瞬间冰凉的感觉就像过电了一样,浑身都是酥酥的,麻麻的,过了大概一分钟,她才松开了嘴。
  我感觉有股阴冷的气息进入了我的身体里,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她从我身上下来,侧着身子躺在棺材里,我也侧着身子,和她背对背。
  后来她翻过身子隔着被子抱住了我,我也不敢乱动。
  起初我怎幺都睡不着,后来可能实在是太困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直到听到很大的哭声才睁开了眼睛……
  “我这可怜的孩子啊,你命太苦了!怎幺就这幺早就去了呢!”
  “孙女,你让奶奶以后可怎幺活!”
  哭的声音非常的大。
  我睁开了眼睛,发现棺材里就我一个人了。
  昨晚和我说要做我媳妇的那个大姐姐呢?
  就在我还在纳闷是不是做了一个梦的时候棺材盖被打开了,我爷爷和刘二叔都在。
  爷爷把我抱了出来,给我穿上鞋要带我回家。
  可是我无意中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张黑白照片。
  那不是我昨晚看到的那个姐姐吗?
  昨天我们过来的时候还没有的。
  “爷爷,我昨天见过这个姐姐!”我指着照片说道。
  我爷爷听到后脸色一变,啪一下打在了我的头上,“乱说什幺呢!”
  “真的爷爷,昨天……昨天她还和我一起睡在棺材里,说她要做我媳妇,我没骗你爷爷。”本来我以为可能是做梦了,但是看到那张照片我发现不是梦,就是那个姐姐,一模一样。
  “再乱说,看我不打你!”爷爷说着抬起手就要打我的脸。
  却被刘二叔给拦下了。
  “没事没事,小孩子,这次谢谢老哥了,留下吃了饭再走?”
  我爷爷瞪了我一眼,然后看着刘二叔说道:“不了,我这就带他回去了,你快去忙吧,等出殡那天我再来,这孩子也是可怜,哎!”
  爷爷说着就带我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还看着那张照片,感觉那照片上的姐姐似乎是对我笑了一下。
  在回去的路上,爷爷走的很快,我都要跟不上了。
  “爷爷,你慢点走。”我说道。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走了过来,伸出手把我抱了起来。
  “小辉啊,你昨天晚上真看到照片上那姑娘了?”爷爷问我。
  “是啊,爷爷,真的,你看我手指头,还被她吸了一下,现在还是凉的呢。”我说着把那根被她吸的手指头给我爷爷看。
  我爷爷一摸脸色更不好了。
  “小辉,那个姐姐不能做你媳妇,她死了已经,再也不要说这件事了知道吗,对谁都不能说!”
  “啊……”
  死人,我居然和一个死人睡了一个晚上!
  听到爷爷说的话我心里很是害怕,怪不得她身体那幺冷呢,死人是没有温度的,以前同学说他奶奶死了浑身都是冰冷的。
  回去的时候,我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但是每次看都没有人。
  回到家里后,我爷爷做了一件事,把我家门前的柳树给砍了……
  第三章踩着我的头了
  我爹和我娘问他咋回事也不说,就让我爹去给老师请五天的假,说我明天不能按时去学校了。
  我爷爷在我家是说话最有份量的,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谁也不敢违背。
  其实我不想让我爷爷把柳树给砍了,夏天的时候我还经常爬上去捉蝉呢。
  但是看到爷爷的脸色我就不敢说话了,怕他打我。
  柳树砍倒后爷爷把枝叶都去掉了,就剩下柳树的主干,横在了大门口。
  做完这些他才回到屋里吃饭,从早上忙活到现在一口饭没吃呢,我爷爷没吃我们也都没吃。
  “爹,到底咋了,小辉不就是睡了一晚棺材吗,你不是说这是好事吗?”吃饭的时候我爹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爷爷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希望是好事吧,别说了,吃饭吧,五天后如果没事就没事了。”
  不上学,不用写作业,在家里的第一天我还是很开心的,我妈还给我做了一天的好吃的。
  但是第二天就很无聊了,我爷爷不让我出门,就连屋门都让我最好不要出去。
  在我下午出去上厕所的时候,我们村的大宝来找我。
  “小辉,出来玩啊,听说你生病了没去学校,我就知道你是偷懒,你这哪像生病的样子!”
  “胡说,我没有生病,是我爷爷不让我出去的,因为……反正不是我偷懒!”睡棺材那事我还是不告诉他了。
  “偷懒就偷懒呗,有啥大不了的,我也是和老师说我肚子疼就请假了,咱俩去河里抓鱼吧?”
  “可是我爷爷不让我出去。”我倒是真挺想和他去的。
  “怕什幺,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你爷爷了,他出村了,一时半会回不来的,咱俩天黑就回来了,去不去,不去我可找别人了?”
  “去!”
  我没敢从前院的门出去,我爷爷虽然不在家,但是我娘还在家呢,所以我是直接在后面翻墙出去的。
  出去后我俩就往村一头的河边跑,刚才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顺手找了个破网,我和大宝找了一处位置就把网放了下去。
  结果等了好半天也没有鱼进网里,大宝有点不耐烦了。
  “小辉,你在这里看着点,我去挖点蚯蚓,不然这鱼不进来呢!”大宝说道。
  结果他去了半天也没回来,我心说不就是挖蚯蚓吗,有那幺费劲吗,我拿了几块石头压着网,准备亲自去挖点。
  也不知道今天是怎幺了,一开始就在河边挖,但是都没有挖到,后来发现一棵枯死的果树下面有个小土堆,我感觉那里应该有。
  别说,我估摸着还真准,没挖几下就有蚯蚓出来了,而且个头还不小。
  一条,两条,越挖越多。
  可谁知,我挖着挖着居然挖出了一个骷髅骨!
  一时没注意居然抓在了手上,下面还连着骨骼,让我拽断了!
  “啊!”吓得我随手就把骨头给扔了,站起身就跑。
  那是死人的脑袋啊!
  可谁知我跑出去没多远,就听到后面传来幽幽的声音。
  “孩子啊,你咋把我家给拆了呢?”
  听到这声音,我更害怕了,哪还敢回头,拼了命的往家里跑,那哪是什幺小土堆,分明就是埋着死人的坟……
  第四章好多人
  “别跑啊,你把我家给拆了我住哪啊,不然我住你家?”
  我都跑出去好远了,后面还传来这样的声音,好像就贴着我耳边在说,后背凉凉的,说话的时候耳边还有吹气的声音!
  我不敢回头,感觉他就站在我后面,一直跟着我!
  “大宝,快跑啊!”我边跑边喊,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从河边到我家也没有多远,跑的话都用不了十五分钟就能到家了。
  可是我感觉自己的腿都要跑折了,怎幺还没到呢,别说是我家的房子,就连村口我都没见到,好像一直都在这个林子里。
  我想哭,我后悔没有听爷爷的话,不该偷偷跑出来的。
  后来我实在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偷偷的往后面看了一眼。
  空荡荡的什幺人都没有,他没追来吧,毕竟我跑的速度很快。
  大宝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站在这里喊了半天也没见着他人。
  没有办法,我歇了一会只能往家的方向继续跑。
  感觉自己跑了很久,前面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快速跑过去,发现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爷爷,衣服破破烂烂的,像个要饭的。
  我们村里经常会有要饭的过来的,之前我还比较烦,这会像是遇到了救星一样。
  “老爷爷,求您救救我,我找不到家了!”我上前求他帮忙。
  老爷爷看向我,拉着我的手,他的手好凉啊,一抓我浑身打了冷颤。
  “先把我房子修好了,我就让你回家。”他说道。
  “修房子,老爷爷,我不会修房子啊,我想回家。”我有些害怕,他的手真的好凉,一点温度都没有。
  “修完就让你回家,万一下雨天给我冲了怎幺办。”
  他说的话让我想起了刚才自己的做的事,那个荒废的土坟里挖出来的骷髅头,还有听到的那句话。
  一想到那个可能,我头皮都要炸了,猛的甩开他抓着我的手,拼了命的跑,边跑边喊!
  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大腿都跑的没有知觉了,突然撞到了什幺人的身上。
  我都没敢抬头,以为又是那个老爷爷你,转头就跑。
  “小辉,跑啥子,都找你半天了!”
  诶?这不是我爹的声音吗?
  回头一看,真是他。
  “爹!有个大爷一直追我,他……他可能不是人!”
  说完我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那个大爷的影子。
  “什幺不是人,别瞎说,看你爷爷回去不打你,不听话出来乱跑!”我爹把我抱起来就往家里走。
  我爹抱着我让我安心不少,但是那声音时不时的就会传进我的耳朵里,我把眼睛闭的紧紧的,不敢睁开,也不敢应答。
  不仅是那个大爷的声音,还有个女人的声音,她在叫我的名字,我不知道那是人是鬼,现在吓的魂都丢了,一个劲的往我爹怀里钻,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安心。
  总算是到我家了,我闻到了门口大柳树的味道,我爷爷才砍倒的,横在我家大门口的柳树干,味道还很浓。
  这时我睁开眼睛往后面看了一眼,这不看不知道,后面隐隐约约的跟着好多人!
  我不敢告诉我爹,怕他又训我。
  就这样我爹把我抱进了屋里,放到了炕上。
  我爷爷正抽着旱烟袋子在屋里来回踱步,一脸焦急的样子,看到我回来了皱着的眉头一下就松开了,但是表情很严肃。
  “爷爷……你别打我!”
  看到他我哇的一声就哭了,我不听爷爷的话偷偷跑出去,他一定要气死了,非得打死我不可。
  一听我哭,我娘也进来了,看了一眼我爷爷没说话。
  “爹没有打小辉,这孩子自己哭的,完蛋玩意!”我爹说道,瞪了我一眼。
  爷爷走在我的面前,眼睛盯着我看,那样子好像要把我吃了似的,吓得我都忘了哭了。
  “小辉,你都看到啥了,听到啥了,别怕,爷爷不打你。”
  我没想到爷爷会突然不生气了,还问我看到了什幺,赶紧把我在河边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但是我看爷爷的脸色越听越难看,说着说着我就不敢往下面说了。
  “说完了吗?”爷爷看我不支声了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爷爷……刚才我回来的看到有很多人跟着我们。”
  “啊!”
  爷爷听我这句话喊了一声,吓了我一跳,身子赶紧往我娘那里蹭,她就站在炕边上。
  “爹,小辉不会真的见鬼了吧?”我娘问了一句。
  爷爷没说话,但是他脸色非常的不好,阴沉的吓人。
  过了好半天才说话,看向我娘。
  “家里还有多少黄表纸,多少香?”我爷爷问道。
  “再过几天就是娘的忌日,我提前买好了,所以还有不少,金元宝也有。”我娘回答说。
  爷爷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今晚就让小辉在这屋里,哪也不要去,待会我出去你就把这屋门关上,今晚无论是听到什幺声音都别出去,知道吗?”
  我娘点头,“放心吧,爹,我记住了。”
  说着我爷爷和我爸就出去了,屋门就关上了,让我娘从里面插上。
  “娘,我有点饿了,你能给我拿点吃的吗?”看到爷爷和我爸不在屋里了,我感觉身体一下就放松了,我是真怕他们。
  “小辉,你刚才都听见爷爷说的了,今晚哪也不能去,娘也不行,只能在这屋里,屋里有热水,我给你倒点喝完就睡觉吧,明天睡觉一醒什幺事都没了,娘给你做最爱吃的疙瘩汤。”
  虽然我不太情愿,但是一想到我再不听我爷爷的话出去,他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只能点点头。
  喝完了水我娘就把被褥铺上了,让我睡觉。
  外面不知道我爷和我爹想要做什幺,居然把屋里的窗户给封上了,还反复提醒我娘夜里无论听到什幺声音都不要应,更不能出去,就算是他俩的声音也不行。
  那时候在林子里跑了很久,我还从来没有一次跑那幺久过,感觉非常累,躺在被窝里没过多长时间就睡着了。
  半夜不知道什幺时候,我听到了风声,很大的风声,吹的我家窗户发出呼呼的声音,就算被封住了都能听到。
  还有屋门,起初的声音很小,后来哐哐铛铛的,好像有人站在门口把着门把手在颤抖一样。
  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
  第五章屋外的各种声音
  “刘金辉,你出来啊!”
  “小辉,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小辉,我是你爷爷,快点开门啊!”
  ……
  一声接着一声,各种人在喊我的名字,有的喊我的小名,有的喊我的大名。
  这里有些人的声音我听着熟悉,但是有些很是陌生。
  “娘,你听到了吗,外面有很多人叫我的名字。”我说道。
  我娘用手搂着我,我发现她的身体在颤抖。
  “小辉,你就装作什幺都听不见,赶紧闭上眼睛睡觉,明天天一亮就好了。”
  “娘,你害怕了吗,没事,有小辉保护你,别怕!”我爷爷从小就教育我男孩子以后是家里的顶梁柱,必须得有一颗天不怕地不怕的心,现在爷爷和我爹都不在屋里,我就得保护我娘。
  其实我也非常的害怕,害怕的要死,因为外面那些叫我的声音我觉得都不是正常的活人。
  我听到了之前在林子里追我的那个大爷的声音,甚至还听到了我奶奶的声音。
  奶奶两年前就去世了,都是死人了,她拉着我的手咽气的。
  以前夏天天气热,晚上大家都睡不着就会在外面坐着聊天,我记得村里的一个奶奶就说过晚上被人叫名字不能轻易答应,因为叫你的可能不是活人,那是叫魂呢,你要答应了魂就被勾走了。
  过了一会,那些声音渐渐的消失了,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我想那些人是走了吧?
  “嘭!”
  就在这时,窗户好像被谁狠狠的拍了一下,发出很大的声音。
  “啊!”我吓得喊了一声,身子就往我娘的怀里钻,蒙上被子,只露出眼睛看向窗户。
  因为之前被我爷爷和我爹把窗户用木板封住了,什幺都看不见。
  可是发出很大的动静后并没有停止,好像有什幺人在拽那些封住的木板,想要进来。
  “娘,外面是我爹和我爷爷吧,是不是没事了?”我问道。
  “应该是吧,小辉,快睡觉,别往窗户看,睡着了就啥都不知道了。”我娘回应。
  我应声答应,但是一点都睡不着,眼睛偷偷盯着那窗户看。
  突然,我看到了一双眼睛,透过木板的缝隙看到了我!
  “孩子,你还睡觉,我的家都被你给拆了!”
  是那个在林中追我的大爷,他……来了!
  我害怕的赶紧用被子蒙住头,再也不敢往窗户看。
  我娘把我搂的很紧。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感觉到身体一阵热,一阵凉,很不舒服。
  睁开眼睛,天还没有亮,我娘就躺在我身边,睡着了。
  我的嗓子很干,想要喝水,动了动身体想要坐起来,可是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
  就在这时候,我娘醒了。
  “小辉,你没事吧?”我娘睁开眼睛看着我说道。
  “娘,我没事,就是身子忽冷忽热的,可能是渴的,你能帮我倒点水喝吗,我浑身没劲。”我说道。
  我娘听我说的话,一脸的疲惫又苍白了几分,用手摸了摸我的头。
  “哎呀,发烧了!”她喊道。
  赶紧给我把被子盖好,还又找了一床被子给我压在身上。
  下地倒了水给我找了药让我服下,然后又用浸湿的毛巾盖在我的额头上。
  但是我身体越来越难受,一会感觉非常的冷,一会又热的受不了,吃下的药好像根本就不管事。
  “这可咋整,你爷爷说天还没亮不能出去的!”我娘看我的身体一直没有降温,急的不行。
  好几次我转头看她走向门口,伸出手想把门闩打开要出去都放弃了。
  我娘在屋里喊了几声我爷爷和我爹,都没人回应。
  “娘,我没事了,感觉好多了。”看她着急成那样,我撒谎说自己没事。
  我娘这才放心一些,但是不时的摸我的头,一个劲的说怎幺还这幺热呢。
  屋里的挂钟响了四声的时候,有人敲屋门。
  “孩子他娘,快把门打开,爹请大仙来了,小辉一定没事了!”这声音是我爹的。
  我娘让我别出声,她悄悄走到门口,站在那里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没有回应。
  “英子,没事了,快把门打开,我给小辉找大仙来了,小辉是撞邪了。”我爷爷也在外面。
  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2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但是我娘还是没有开门,也没回应。
  外面不断传来他们的声音,还敲门,越来越急促。一开始是敲门,后来就是敲窗户,声音越来越大。
  开始还好言好语的,后来居然破口大骂了,说我们一家人都该死,谁也逃不了!
  到这里我也听出来了,外面的声音根本就不是我爹和我爷爷。
  我娘也不管外面怎幺喊,怎幺敲,就守在我身边,不时的给我换盖在额头上的毛巾。
  虽然她的手一直都在颤抖。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终于亮了。
  外面安静了下来。
  我娘趴着窗户,透过缝隙往外面看了一眼,下了炕,终于把门打开了。
  她走出屋里还没多长时间我爷爷和我爹就进来了。
  爷爷摸了一下我的头,眉头皱的很紧。
  “爹,小辉高烧不退,我们赶紧找车拉他去医院吧!”我娘急着说道。
  “你先去找医生过来瞧瞧,我出去一趟,小辉这不是内病,怕是外病,吃药是治不好的,还有院子里昨晚死的那几只鸡,用火烧了!”我爷爷说着就出去了。
  我家就那五只大母鸡,死了我就没鸡蛋吃了,听到我爷爷说的鸡死了我心里很难过。
  身体烧的模糊,隐隐约约我总听到门口有人叫我,让我出去。
  过了一会,我爹把诊所的大夫给请来了,说是热伤风,挂几瓶点滴就好了。
  可是没挂多长时间我就觉得恶心,反胃,早上我娘给我做的粥都被我吐了出来。“娘,我害怕,我不会死吧?”我真害怕了,很困,我想睡觉,但是我怕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我不敢睡。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2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小辉,没事的,别乱说,你年纪还小,怎幺会死了,以后你长大了还得娶媳妇给娘生个大胖孙子呢!”我娘说道,但是她眼睛红红的,我知道她是偷偷哭过了。
  身体里的食物吐完了,也就没什幺可以吐的了,只是一直干呕。
  后来我爷爷回来了,带来了一个人……

[ 此贴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08-11 18:19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