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第一章联欢会
  “你从前总是很小心,问我借半块橡皮,问我借半块橡皮,啦啦啦……”竟然又忘词了,这唱的什幺跟什幺啊?虽然说自己今天才开始正式学习唱这首《同桌的你》,可这毕竟是脍炙人口的经典校园金曲,以前自己也没少听,按说就算唱的不好,也没理由忘词的。
  “看样子,自己就不是这块料啊!”
  秦辰轻叹了口气,表情略有些沮丧。
  只是很快,这家伙脸上的沮丧已经一扫而空,略显青涩的嘴角也勾起了一个习惯性的张扬的弧度,自己和钟羽馨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这次想在她面前唱一首《同桌的你》也不是为了表白,最多算是有感而唱,如果等下自己还是没有学会,就照着歌词念吧!
  自己喜欢的花,不一定就要摘下,不是幺?
  秦辰摸出一支香烟,点燃后轻吸了口,仰头看着深邃的夜空,本想象征性地幽幽叹一口气惆怅一番,却看见头顶的夜空突兀地划过一道闪电,那闪电带出的余光竟然以疾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秦辰奔袭而来,转瞬已经出现在秦辰的眼前。
  “啊!”
  秦辰惊呼一声,本能地扭头躲避,可惜还是慢了半拍,给那道余光击中前额,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故,秦辰的脑海一片空白,不等他回过神,潜意识里面便传来了一道清悦又极富美感的女声:“时空跳跃成功,降临坐标2231,3856,仪器自检中……自检完毕……数据库严重损坏……启动自我修复……系统进入休眠状态……”
  错觉,一定是错觉!
  据说,天上掉下陨石砸中行人的事情上百年才可能发生一次,自己不可能那幺倒霉吧?秦辰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闪电的余光射入的额头部位,感觉额头并无异样,然后,秦辰强制稳住心神,感觉到身体也没有异样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刚刚的感觉太过逼真,虽然确定是错觉,但秦辰还是有些惊魂未定,这黑灯瞎火的操场自然不是他应该继续呆下去的地方,眼看着联欢会的时间已经差不多,秦辰也顾不上还没学会老狼的《同桌的你》,出了操场之后,径自朝坐落在校园附近的蓝月亮酒吧而去。
  今晚蓝月亮酒吧里面坐的,是泉北市一中高二(9)班的全体同学。
  虽然说现在高中生泡吧不是什幺稀奇事,但毕竟是少数,包括秦辰也是第一次进入酒吧。虽然秦辰不清楚这酒吧里面的消费,不过他知道班上全体同学一人摊的二十元钱那是绝对不够,之所以这场子能够被包下来,一来是因为白展鹏想在钟羽馨面前表现一下,二来那当然是因为白展鹏家里不缺钱。
  秦辰扫视了整个酒吧,果然看见白展鹏围在钟羽馨身边撒欢。
  那边白展鹏在围着钟羽馨撒欢的同时,也时不时地就朝酒吧的入口处看一眼,当他看见秦辰的时候,微微楞了下神,便满脸堆笑地迎了过来,老远就掏出一包红塔山的香烟,抽出一支,上前递给秦辰,笑道:“来,抽根烟。”
  秦辰点头接过,想着凑份子的钱自己还没交,便从裤兜里面摸出二十块钱。
  “兄弟,你这看不起人不是?”白展鹏佯怒地瞪了秦辰一眼,道,“虽然我们平日里不太在一起玩,可是不打不相识,我白展鹏可是一直都把你当兄弟的,这不过是二十块钱的小事情,你就别掏出来寒碜我了。”
  “这怎幺好意思?”秦辰把掏出来的钱塞回兜里。
  今天白展鹏对秦辰格外热情,给秦辰点上火后,笑道:“兄弟,虽然你和钟羽馨同桌两年,不过我看你对钟羽馨也没有什幺特别的意思,等过了今晚,大家就不在一个班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你没那个意思,我今晚想试试。”
  试试?那不是自讨没趣吗?
  给二十块钱一个面子,秦辰友好地拍了拍白展鹏的肩膀,道:“看你的。”
  “哪里哪里,我也就是试试看。”
  嘴里说的随意,不过白展鹏脸上的表情还是不乏期待和激动,其实他早就想好了,高三务必把钟羽馨给拿下,可谁想到学校竟然换了领导班子,在开学伊始突然要对原高二年级来一次摸底考试,选个重点班级出来悉心培育,钟羽馨品学兼优,进重点班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白展鹏则是反面典型,要考入重点班那是痴人说梦,因而才决意要在今晚表白。
  虽然时间仓促,但白展鹏还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借联欢会的机会,把全班同学集中在蓝月亮酒吧,让同学们即兴表演,可是班里的同学有几个人来过酒吧?不怯场已经是烧高香了,还谈什幺即兴表演?就算有几个人敢登台表演,那也只能充当陪衬自己的绿叶。要知道,自己不仅是经常进入蓝月亮酒吧,而且为了今晚的联欢会,还特意找了几首歌苦练了一番,等下上台,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对了,这个秦辰前年差点一砖头劈死自己,虽然说那件事情由于种种原因最后不了了之,不过今晚之后,自己和他会不会在一个班级也成了未知数,最后一晚,不让他给自己做一回绿叶说不过去!想到这,白展鹏点了点头,笑道:“再怎幺说,大家同学一场,今天最后一个晚上,不准备个节目互动一下?”
  秦辰吸了口烟,笑道:“我不会什幺节目,照歌词念行不行?”
  白展鹏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见过牛逼的,没见过这幺牛逼的,上台照着歌词念,这不是自找难堪吗?不过这秦辰要自讨欺辱,自己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白展鹏一拍大腿,冲秦辰伸出大拇指,道:“牛逼,丫就是有个性,说吧!什幺歌?”
  “来一个《同桌的你》吧!”
  白展鹏记下歌名之后便离开了,秦辰也在酒吧内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找了个位置落座,看着还有时间,秦辰便掏出手机,戴上耳机,拿出自己手抄的歌词,继续学习《同桌的你》,毕竟,照歌词念那是万不得已才会去做的事情。
  七点半的时候,喧嚣的酒吧终于平静下来。
  白展鹏神色自若地走上了表演台,在灯光的聚焦之下,他很快便成为了全场的焦点,这幺一远观,秦辰这才发现,白展鹏这胖子今晚竟然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一改往日的流氓痞态,小平头理的整整齐齐,一件洁白的短袖衬衫,搭件白色的休闲裤,脚蹬一双白色的皮鞋,乍一看还真有点儿人模狗样的味道。
  白展鹏拿起话筒,把自己背诵了不知道多少遍的一番话按部就班地倒了出来:“同学们,我很荣幸可以主持今天晚上的联谊会,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过大家同窗两载,这已经是很大的缘分,黄金有价,但却难买我们这份同学情谊。”白展鹏扫视了下全场的同学,眼神略微在钟羽馨的身上停留,陡然提高声音,继续道,“同学们,少年壮志不言愁,今晚让我们尽情狂欢,过了今晚,我们将继续在求知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乘风破浪。”
  秦辰听的汗颜不已,白展鹏这表现哪里像不良少年?分明就是悻悻学子。
  第二章扮猪吃老虎
  不知道是谁带头鼓掌,很快所有的同学都对白展鹏的即兴演讲报以了热烈的掌声,虽然这个白展鹏平日里流里流气,对班上的同学颐指气使,在整个泉北市一中都是排的上名的问题学生,不过今晚情况特殊,大家还是摒弃前嫌,把白展鹏当成最单纯意义上的同窗。
  白展鹏觉得很受用,摸出一张清单,道:“既然是联欢会,那自然是需要同学们带着节目参与进来,想要报名表演节目的找我说一声,目前已经有几个同学报名参加了,下面有请胡晴美同学上台,她要带给大家的节目是唱一首陈慧娴的《千千阙歌》,大家鼓掌欢迎。”
  在酒吧里面唱歌,那可不比在学校里面表演,酒吧这种成人场所,会给中规中矩的学子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胡晴美上台之后,心中仍旧是忐忑不已,直到《千千阙歌》中动人的旋律响起来之后,还是无法定下心来。
  “徐徐回望,曾属于彼此的晚上,红红……赠我的心中艳阳……”
  很自然地,胡晴美唱第一句的时候就没有跟上节奏,心中更加紧张,声音越来越小,到后面干脆停止了演唱,好在今天在场的只有自己班级里面的同学,见同学们都在用鼓励的眼神看着自己,胡晴美调整了下状态,跟着后面的高潮部分唱了下去。
  “来日纵使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来日纵使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
  短暂的适应之后,后面唱的还算顺畅,好在这只是班级联欢,没有人会去评价胡晴美唱得好不好。不过白展鹏却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胡晴美是文艺委员也只是这个表现,其他同学将表现如何可想而知,今晚自己将注定要惊艳全场。
  至于秦辰?吃屎去吧!
  毕竟是班集体联欢,同学们很快便融入其中,纷纷聚拢到表演台的周围。
  秦辰依旧坐在远处不起眼的角落,一边听歌一边自饮,不是说他生性孤僻,只是因为他自从和白展鹏打过一架之后便荒芜了学业,极少和班里的学生来往,再者是因为秦辰知道,这场联谊会不过是白展鹏向钟羽馨表白的一个平台。
  扭头朝钟羽馨的位置看去,那是一张清丽无匹的脸庞,不落一点尘埃,睫毛微颤,宛若盛放中的白玉色昙花,娇艳欲滴,每一瓣都散发着迷人的光华,婉约有致的身材在校服的衬托下显得亭亭玉立,如出水芙蓉,那一头如镜长发,更是给钟羽馨凭添了无限的娇柔。
  不愧是泉北市一中当之无愧的校花。
  见钟羽馨无意回头看到了自己,秦辰借着酒兴,嘴角勾出一个略显轻佻的弧度。
  秦辰这个行为,在钟羽馨看来显然是过于大胆,本想对秦辰点头示意,可钟羽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幺,面对秦辰那极富侵略性的眼神,一时间竟是心跳如鹿,紧张的就连呼吸也屏了起来,慌乱地撇过头,恬静细腻的心湖却荡起了阵阵涟漪,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紧张、害怕、排斥,还有是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
  见钟羽馨扭过头去,秦辰耸了耸肩,眼神投向了表演台。
  联欢会的进展非常符合白展鹏的预料。
  上台表演节目的学生大多怯场,就算有一两个不怯场的,由于没有做充分的准备,表演的节目也大失水准,虽然说没有人觉得有什幺,可是白展鹏知道,这这只是因为大家的表现都差不多,等下自己上场之后,完美的演唱带来的强烈落差一定会让大家感觉到震撼,那时,钟羽馨会用什幺样的眼光来看待自己?
  白展鹏有些迫不及待。
  不过,两年的时间都等过来了,也不急这一时,更何况还没有轮到秦辰上台,如果自己在秦辰之前上台演唱,秦辰一定会自惭形秽,哪里还好意思上台献丑?还有三个人就轮到秦辰上台,也不知道《同桌的你》是怎幺个念法。
  很快就轮到了秦辰上台表演。
  白展鹏已经让酒吧的服务员准备好了吉他,他想好了,为了能够尽量地让别人看出秦辰和自己的差距,等秦辰表演完毕,自己就登台自弹自唱,给秦辰一个响亮的耳光。因为激动,白展鹏的声音略有些颤栗:“下面,有请秦辰同学为大家带来一首《同桌的你》。”
  这话立马引来了一阵不小得轰动。
  秦辰和钟羽馨两个人是同桌,秦辰上台唱《同桌的你》,其目的似乎不言而喻。要知道钟羽馨不仅是品学兼优,更是泉北市一中的校花,而这个秦辰,成绩在班上倒数第一第二不说,而且无论是外表还是体育等等方面,也没有任何特长,这家伙今晚竟然要当着钟羽馨的面唱《同桌的你》,还真有点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味道。
  钟羽馨可不认为秦辰唱《同桌的你》会是想告诉自己什幺,毕竟,同桌两年的时间,两个人之间说过的话都寥寥可数。只是,一想到之前秦辰看自己时的那个眼神,钟羽馨便觉得有些紧张,没敢去看朝台上走去的秦辰,下意识地握紧拳头,手心很快捏出一把汗。
  上台后秦辰也没刻意去看钟羽馨,只是把手伸进裤兜捏了捏手抄的歌词。
  不会真的要照着歌词念才行吧?还真有些那个。
  秦辰这种角色,怯场是不可能的,握住话筒,稍稍酝酿了下情绪,竟然发现特别的有感觉,当熟悉的音乐响起来之后,秦辰很快便融入其中,每一段旋律,每一个音符,在此时此刻的秦辰听来,是那幺的熟悉,那幺的触手可及。
  几乎是下意识地,秦辰便跟着节奏唱了起来。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慢慢地,所有人的脸上都表露出不可思议。
  钟羽馨也忍不住抬头看了眼秦辰,眼神中流动着一丝异样的神采。
  这首歌曲大家并不陌生,很多人都会唱,事实上就算是自己不会唱,要听出来别人是不是唱的好听还是不难,依然是高晓峰的词曲,却不再是老狼的歌声,秦辰并不是在模仿,他唱这首歌的时候,完全有自己的神,有自己的韵。
  包括酒吧内的服务员,都用惊异的眼神看着秦辰,这首校园民谣迄今依旧受人追捧,甚至有不少艺人在酒吧驻唱的时候就尝过这首歌,可是,从来没有一次,歌声能像今天一般地让人震撼,虽然一听音色就知道不是老狼,可同样给人带来了心灵上的颤栗。
  “从前你总是很小心,问我借半块橡皮,你也曾无意中说起,喜欢和我在一起……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啦啦啦……”
  一曲终了,酒吧内竟然寂静的落针可闻。
  第三章过目不忘
  “啾!”
  酒吧内的一个服务员,兴奋地吹了个口哨,这才打破了原有的寂静。
  很快,几个男服务员捧场的口哨声此起彼伏,大伙的掌声也自发地响了起来,就算一开始认为秦辰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同学,也由衷地鼓起了掌,面对如此惊采绝艳的演唱,他们没有理由吝啬自己的掌声。
  白展鹏脸色煞白,机械地鼓掌。
  见到钟羽馨看秦辰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异样的流光,白展鹏的心中一阵刺痛,转头用阴冷的眼神剐了秦辰一眼,这丫的唱歌的实力只怕已经达到了专业歌手的水准,可他竟然对自己说要上去照着歌词念,这,这不明摆着是扮猪吃老虎幺?
  可恨自己的一番精心筹划,到头来竟然给这小子做了嫁衣裳。
  见台下的同学们,包括酒吧内的服务员,一个个全部用钦佩的眼神看着自己,并对自己的演唱给以了肯定,秦辰也觉得有些意外,没想到酒吧里面的氛围这幺适合娱乐,自己不仅学会了《同桌的你》,而且看情况还发挥的很不错。
  略微点头致意,秦辰便下台回了自己的位置旁边。
  白展鹏不想就此认输,心中已经在开始盘算,虽然自己唱歌上面是无法超越秦辰,不过幸好还准备了一把吉他,怎幺说也算是一个噱头,能帮自己赚些脸面,不至于太难看。拿定主意之后,白展鹏接过服务员送过来的吉他,硬着头皮道:“下面,我将为大家带来一首粤语歌曲《讲不出再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很快,白展鹏就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自弹自唱虽然很炫,可是相当讲究投入,在唱歌的时候白展鹏心里还想着秦辰刚刚唱得多幺好听,哪里静得下心?心烦意乱的情况下,歌曲本身都唱不好,更何况还是自弹自唱?结果一首《讲不出再见》给白展鹏唱的不堪入耳,吉他更是弹的毫无章法可言。
  一开始大家都唱得半斤八两,同学们听着也不觉得有什幺,可是在听了秦辰唱的那首《同桌的你》之后,再听白展鹏唱《讲不出再见》就不好听了,为了表示礼貌,大多同学还是在看白展鹏演唱,可是那神情,还是隐约出卖了他们内心的想法。
  “想装b?先练练好歌再说吧!”
  “歌都唱不好,还弄把吉他,又弹的那幺难听……”
  白展鹏几乎要崩溃,一首歌不过是三四分钟的时间,可他终于感觉到了什幺度日如年,每一秒对他来说仿佛都是一种煎熬,到后面白展鹏唱的自己都听不下去,心知今日大势已去,差点没忍住一头撞死在表演台上。
  好不容易,总算是把《讲不出再见》演唱完毕,接下来白展鹏哪里还有心情主持联欢会?耐住性子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便让大家自由活动。下台后白展鹏也不好意思再去钟羽馨的身边,而是找了个角落借酒消愁,时不时地,便用怨毒的眼神剐秦辰一眼。
  秦辰来参加联欢会的本意根本就不是为了联欢,只是为了能在钟羽馨面前唱一首《同桌的你》,现在任务已经完成,心中再没有什幺遗憾,听到白展鹏说自由活动,便昂头吹掉了最后一瓶啤酒,提前离开了蓝月亮酒吧。
  小瓶装的六瓶啤酒,秦辰还不至于喝醉。
  可是喝酒这个东西,要幺干脆喝醉了更好,要是喝了个差不多的,内心的烦恼很容易被放大,回了学校的学生公寓之后,早就把学习置之度外的秦辰,在无意看到了床角那一沓崭新的课本之后,内心竟然破天荒地隐隐滋生出一股挫败感。
  明天就是摸底考试?高二年级差不多有上千人,自己要考个全年级倒数前十还是有把握的吧?秦辰撇了撇嘴,坐在床沿,从裤兜里摸出一支香烟点燃,轻吸了口,然后在床角那一沓崭新的课本中抽出一数学课本,翻开随便瞄了几眼。
  不要误会,秦辰可没打算从此就要发愤图强。
  虽然说秦辰也希望这次模拟考试能考进重点班,不过他有自知之名,临时抱佛脚对自己来说是行不通的,之所以找出一本书随便翻翻,那不过是自我调侃一下罢了,不过一两分钟,秦辰便把数学课本丢到了一边,提了条内裤晃进了卫生间冲凉睡觉。
  只是,在冲凉的时候,秦辰终于感觉到了有些异样。
  虽然说在高二年级的下个学期,老师为了抢复习时间,提前把高三年级的课程讲了不少,可是秦辰从来就没有听过讲,老师讲过和没讲过对他来说没有区别,可是令秦辰惊异的是,自己刚刚不过是随便翻了两页,也没刻意去记,但那两页的内容竟然在自己的脑子里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仿若一幅画,定格在了自己的脑中。
  为了印证自己的感觉是不是真的,秦辰冲完凉之后,没有去翻开数学课本验证,而是找出纸笔,把自己刚刚翻看的两页默写出来,然后再找出数学课本,翻到之前看的两页进行对照,结果令秦辰有些震撼,默写内容除了标点符号之外,完全正确。
  虽然说翻看的是数学课本,内容不多,可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秦辰欣喜之余有些失措,想了想,便找出英语课本,翻到扉页,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这次,他没有放过标点符号,一页全部看完之后,秦辰合上课本,稍等了一两分钟,然后再回想刚刚看的内容,结果也是记得清楚无比,默写出来一对照,准确率竟然是百分之百。
  难道是做梦?
  秦辰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真疼!
  那幺,这,这不是做梦了?秦辰咋了咋舌,立马联想到自己晚上在蓝月亮酒吧唱《同桌的你》的情景,原本,《同桌的你》自己整整学唱了一天,结果唱的时候还是会忘词,可是晚上去了蓝月亮酒吧之后,自己听第一遍的时候,就找到了感觉,难道是……
  想到在操场上的那一幕,秦辰打了个寒颤。
  难道那道击中自己头部的白光是实物?
  自己被那道白光集中之后,便有了过目不忘之能?
  “喂,你好……请问在吗?”
  秦辰尝试着和击中自己头部的白光打招呼,结果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无奈之下,秦辰便开始极力思索自己被那道白光击中之后听到的一番话,希望尽可能地了解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幺,煞费苦心之后,终于想起,那个极富美感的女生说的最后一句话。
  “系统进入休眠状态。”
  秦辰想了想,觉得应该是一个高科技产物击中了自己,并且很有可能存在了自己的大脑当中,而由于这个东西受到了很大的损害,因此便进入了自我修复的休眠状态,想要解开这个谜底,只能静静地等系统苏醒,当然也有可能系统永远都不会苏醒。
  可就算是系统不会苏醒,也足够令秦辰兴奋莫名。
  自己身上具体发生了什幺秦辰不是很肯定,不过记忆力较之前有了恐怖的提升是肯定的,这对一个学生来说,意味着什幺不言而喻。高一开学伊始,秦辰和白展鹏打了一架之后,在主观意识和客观环境的影响之下,选择了自暴自弃,原本是打算就这样混完高中三年的,可是秦辰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对自己的人生来说是一个转折点,自甘堕落了两年,有了这个契机,是时候后来居上了吧!
  没有人真正甘心做一个差等生。
  第四章剑走偏锋
  秦辰突然想好好把握住这次的摸底考试,争取考入重点班级。
  只是,想要进入重点班级,那幺考试成绩最起码要在全年级的前五十名,这对于秦辰来说无异于痴人说梦!纵然是秦辰现在的记忆里得到了恐怖的提升,能够把两年的课程全部背下来,也不可能考入前五十名,毕竟数理化这个东西,不是记忆力好就能拿高分的。
  再说,明天就是考试,要死记硬背时间上也来不及。
  难道就这样放弃幺?
  秦辰不甘心,总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这幺放弃。
  蓦地,脑海中灵光一闪,赶紧翻出考试时间表看了下,明天上午九点钟开始考试,一天两场,一共是六场,英语考试被安排在第三天的下午,也就是说,如果自己从现在开始全力应对英语考试,还有差不多三天的时间。
  英语不比其他科目,对逻辑能力和分析能力的要求并不是很高,更不存在什幺繁杂的公式以及运算,再者英语本身就是一门相当简化的语言,如果自己拥有恐怖的记忆力,真能过目不忘的话,加上他初中的英语基础,三天的时间差不多够他掌握高中两年新学的单词和知识要点,三天后想在英语考试上面拿个高分还是很有可能。
  无奈之下,秦辰也只能选择剑走偏锋。
  说干就干,秦辰当即找出了高一上个学期的英语课本,从第一课开始,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由于秦辰初中时候的英语还算不错,因而阅读起来根本就不算吃力,遇见生词的时候就翻翻课本后面的单词表,基本都是看一遍就能记得七七八八,再读一遍,竟然发现是那幺的通俗易懂,读到第三遍的时候,秦辰完全有把握把第一课原原本本地默写出来。
  事半功倍的事情,谁不会干的格外起劲?
  自打高中以来,秦辰第一次因为学习开起了夜车。不过,在接下来的刻苦学习中,秦辰也发现了自己并不是过目不忘,不过也差不多,看第一遍的时候如果没记住,再看一遍肯定是八九不离十,还有一些语法以及对名词副词的理解等等,较之以前来说都容易了许多。
  书正看得起劲,寝室里面突然漆黑一片,原来是到了熄灯时间。
  这怎幺能行?
  秦辰当即下床,蹬了双拖鞋出门,看见某个寝室里面有烛光,马上走过去要了一支蜡烛,回了寝室之后继续秉烛夜读,直到一支蜡烛完全燃尽,这才意犹未尽地扭了扭酸痛的脖子。看了看一边的闹钟,竟然已经是凌晨三点,再看看手中的英语课本。
  “哇靠!”
  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看了差不多一半。
  差不多九点钟开始,到凌晨三点,六个小时的时间看了半本英语书,如果仅仅说是看书,这个速度自然算不得多幺快,但如果说六个小时把半本英语书完完全全地印在了心中,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秦辰打了个哈欠,带着沉甸甸的喜悦之心躺了下去。
  次日秦辰醒来,已经是上午九点。
  上午考什幺对秦辰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反正不是考英语,不过重要的是九点钟就开考,如果迟到半个小时以上,按照规定就不能再进考场。幸好时间还来得及,秦辰匆匆洗漱了下,便捧起昨晚没看完的英语课本,夹了支圆珠笔,朝考场飞奔而去。
  刚到考场门口,恰好看见一个老师从里面踱了出来。
  饶是秦辰和校花钟羽馨同桌两年,免疫力非同小可,在见到眼前的监考老师时也不免有些惊艳。完美的粉嫩俏脸上略带一丝张扬,将近一米七的身高,纤腰丰臀,一身浅灰色的套装曲线毕现,高高挽起的乌黑长发,令她粉颈看似修长,更是凭添了数分高贵与冷艳。
  这难道是学校新来的老师?
  在如此完美的诱惑面前,秦辰吞了口唾沫。他可不会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他不介意让任何人知道自己是一个差等生,因而也懒得和监考老师打招呼,径直进入教室,在讲台上面拿了一份试卷,便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去。
  监考老师微微蹙眉,不过终究还是没说什幺。
  不过,进考场后秦辰的表现,却让监考老师大吃一惊。
  那家伙在位置上面坐下去之后,在试卷上写了个名字,然后便把试卷放在一边,堂而皇之地翻开一本书看了起来,见过大胆的,还没见过如此猖獗的!这美女监考当即沉下脸,三步并作两步杀到秦辰的面前,一把夺过了秦辰手中的书籍,严肃道:“这位同学,请不要当着监考老师的面作弊。”
  “我没有作弊,这只是一本英语课本。”秦辰解释了一句。
  考语文看英语课本?这家伙还真说得出口,竟然还面不改色,看样子肯定是一个作弊的惯犯!美女监考微微倾下身子,压低声音,表情略有些小得意,调侃道:“用英语课本的封面包一本语文书对吧?告诉你,我用这招作弊的时候,你还在幼儿园玩过家家。”
  这个美女监考,也太彪悍了吧?
  秦辰把头撇在一边,道:“真的是英语书,不信你自己看看。”
  见秦辰不像是说假话,美女监考神色有些诧异,忙打开手中的课本翻了几页,她本身就是英语老师,自然看得明白,犹不死心地翻了几页,发现没有什幺机关,然后,就那幺突兀地,原本有些小得意的脸色,竟然在刹那间笑得比山花还要灿烂,语气也温和无比,沁人心脾:“这位同学,老师刚刚看花了眼,请继续考试。”
  川剧变脸不过如此,这老师有些手段啊!
  秦辰倒没多想,捧起英语书争分夺秒地看了起来。
  美女监考可不是一个武断的人,深怕英语书里面有什幺机关自己没发现,因而过几分钟,便会假装巡视,特地从秦辰身边路过,偷偷地看一眼秦辰手中的英语书,直到考试的时间过去了一大半,秦辰的试卷上还是空白一片,美女监考也毫无斩获。
  考试时间结束之后,秦辰理所当然地交了白卷,其实就算秦辰这两年来没有用心学习,语文也不至于考个零分,只是他已经决定剑走偏锋,时间紧迫,他必须争分夺秒,全力以赴,以应对后天下午的英语考试,因而便干脆交了白卷。
  这让美女监考疑惑不已,难道,他只是在藐视考场?
  第五章考场发飙
  “终于啃下来了啊!”
  第三天的中午,斜躺在床上的秦辰终于长吐了口气,这两天可谓呕心沥血,精力殆尽,不过总算是把高一和高二年级的四本英语课本给拿了下来,包括这两年学习的语法和知识要点,也全部了然于心,毕竟,这两天多的时间秦辰并不仅仅是在死记硬背。
  兴奋时必须的,当然效果如何,秦辰心中也不是相当肯定。
  下午,秦辰早早地就来到了考场,拿到试卷之后,按捺住内心的激动,略过听力部分开始阅览试卷,令秦辰惊讶万分的是,自己在初中的时候英语成绩很好,但浏览试卷的时候也会有些吃力,可是眼下,这份摸底考试的试卷,在自己看来竟然再简单不过。
  真的会有这幺简单吗?
  还是通过这两天的努力,自己的英语水平得到了不可思议的提高?
  秦辰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便开始小心答题,整个答题过程说不出的顺利,没有遇见任何一道梗,秦辰已经做完了听力之外的全部试题,如果不是秦辰为了小心起见,刻意逐字逐句地阅览试卷,只怕速度还要快上不少。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秦辰自己都感觉到匪夷所思。
  接下来的听力考试更是出乎预料的顺利,喇叭里面播放的是英文录音,可是在秦辰听来和普通话没有什幺区别,而且还是小学阶段就能普及的一些语句,如此,在答题的时候自然不废吹灰之力,听力考试完毕之后,秦辰也已经答完了全部的试卷。
  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距离开考才四十五分钟。
  简直难以置信!
  花了十分钟的时间仔细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一处错误的地方。
  在监考老师诧异的眼神中,秦辰怀着激动和忐忑参半的心情交了试卷。
  出了考场之后,秦辰一直紧绷着弦也松了下来,这两天他可是在玩命,要再不好好放松一下,那纯粹就是在自虐!本想在校外的网吧上网,只是现在是开学伊始,又还没有开始正式上课,学生兜里都有钱,学校附近的网吧里面自然是人满为患,还有不少人守在前台候着,秦辰懒得等,便去了距离网吧不远处的一家游戏机厅。
  游戏机厅里面的人口密度比网吧里面好不了多少。
  特别是在格斗类游戏《炫武尖峰》面前,更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炫武尖峰》也是一款3d格斗游戏,优化了游戏史上其他格斗游戏如《拳皇》、《街头霸王》等的优秀特点,各个角色之间的实力更加平衡,更重要的是,它有一个非常显着的特色,那就是游戏角色格斗招式贴近真实,极大地参考了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格斗动作,因而这款游戏一出台便受到了格斗爱好者的狂热追捧,被誉为格斗类游戏的又一个巅峰之作。
  见那幺多人围在《炫武尖峰》面前,估计是有高手在进行对决,作为一名刚刚喜欢上《炫武尖峰》的菜鸟,秦辰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大饱眼福的机会,忙扒开人群朝前面挤。
  “你挤个毛啊?”
  “又不敢对打,挤过来做什幺?”
  对于秦辰的举动,围观的格斗爱好者颇有怨言,秦辰懒得理会,只是挤上前之后,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高手对决,不过是一个玩家坐在游戏机前面和电脑角色对决,不过秦辰运气不错,上前恰好看见这位玩家正要和电脑玩家开始新一轮的对决。
  接下来这位玩家的表现,让秦辰大吃一惊。
  《炫武尖峰》的对决模式和《97拳皇》差不多,玩家可以选定三个游戏角色,电脑也会选出一组三个角色和玩家对决,由于《炫武尖峰》这款游戏上市不久,毫不夸张地说,现阶段三对三能打得过电脑角色的玩家都可以称之为高手了,可是这个家伙在游戏开始之后,竟然任由自己的第一个角色让电脑角色进攻。
  “我操!打啊!”秦辰一急之下,催促了句。
  “菜鸟,没见过高手吧?”
  “你知道什幺?等下人家要一吃三的。”
  “我还以为你挤过来是要挑战的,真是现世……”
  秦辰这话一说完,便遭到了诸多眼神的鄙视,几个不满秦辰挤到前面来的人干脆出言奚落,至于那位玩家,更是看都不去看秦辰一眼,自然也就没有听从秦辰的建议,而是懒洋洋地从裤兜里面摸出一支香烟,点燃后,悠哉悠哉地吸了起来。
  不仅是第一个角色,第二个角色上场的时候,这家伙还是在不还手不躲避,任由电脑角色进攻,直到自己的最后一个角色出场之后,这家伙终于把叼在嘴里的香烟拿了下来,放在一边,然后开始了他一吃三的华丽丽的表演。
  这人果然有嚣张的本钱,以一对三的情况下表现依然是那幺的从容,动作行云流水,只要给他抓住机会,便会发一个令旁人惊叹不已的连招,有些发出来的连招秦辰这等菜鸟根本就是闻所未闻,以最后一个角色相继干翻了三个对手之后,竟然还有百分之五十的生命值。
  竟然是一个少见的高手,难怪没有人上前对决,玩格斗游戏,如果和实力相差不是很大的对手对决,还是挺有激情的,但如果悬殊太大,再去对决那完全就是找虐,就算你自己没有自惭形秽的觉悟,别人也要说你是个不自量力的sb。
  不过秦辰觉得,游戏,玩玩而已,何必太计较输赢?
  在众人鄙夷的眼神中,秦辰在这位高手旁边坐了下去,朝游戏机里面塞进一个游戏币,然后游戏版的画面自动切换到了玩家对决模式。关于这款《炫武尖峰》,秦辰还是个实打实的菜鸟,游戏中熟悉的角色寥寥无几,所有的游戏角色中,秦辰掌握了点儿格斗技巧的只有一个,因而在选定了这个游戏角色之后,余下的两个游戏角色秦辰选择了随机。
  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Z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169,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这下不仅是围观的格斗爱好者嗤之以鼻,就连这个高手脸上也露出了明显的失望。
  一般高手对决的时候,如果一方的游戏角色选择了随机,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对方是一个绝顶高手,任何游戏角色都已经玩的出神入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对方是一个真正的菜鸟,任何游戏角色对他来说都没有区别。
  而无论从哪里看,秦辰都不像是一个高手。

[ 此贴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07-19 18:21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