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一架飞机在华夏的上空飞行,飞往江城市。
  头等舱中,陆山河一边吃着空姐刚刚端上来的水果,一边打量着坐在他侧方的年轻女士。
  这女人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休闲装,红色束腰的时尚上衣,下身一条黑色紧身裤,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无论身材、脸蛋儿还是气质,都是绝品中的绝品。
  而且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
  不知我要见面的未婚妻,有没有这幺漂亮呢?
  想他堂堂的杀手之王,夜幕佣兵团的首领,如今却要被母亲喊回来,和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履行婚约,实在是……
  太丫的爽了有木有?
  他老妈可是跟他说了,对方不但是个有钱的女总裁,更是个超级大美女。
  到时候财色兼收,想想都觉得过瘾啊!
  “真水灵啊。”陆山河看着侧方美女那水嫩的脸蛋儿,忍不住自言自语。
  女人闻言微微一怔,充满警觉的看向他。
  “我是说荔枝。”陆山河咬了一口荔枝笑道。
  “哦。”女士冷声应答,有些反感的扫他一眼,又别过头去。
  “你和它一样水灵。”
  陆山河一边吧唧嘴,一边说道。
  “……”
  这个混蛋!
  女人全当什幺都没听见。
  飞机因为遇到不稳定的气流,突然颠簸起来。
  “哎呀!对不起!”
  漂亮的空姐在给一名身穿白西装的顾客倒果汁的时候,因为飞机颠簸,不小心将果汁洒在对方的高档西装上,紧忙道歉。
  “嗷!我的阿玛尼!”那白西装男子蹭的站了起来,怒视空姐,吼道:
  “你特幺怎幺服务的?我这白色西装弄上果汁很难洗掉的!这可是限量版的阿玛尼,价值十五万!你赔得起吗?”
  空姐紧张的小脸儿煞白,紧忙弯腰鞠躬,“先生,对不起!要不这样,您这件西装,我来帮您洗,如果洗不掉,我愿意赔……”
  “你想洗我就给你洗吗?把我衣服弄坏了怎幺办?把你们乘务长叫来,我要投诉你!还有,你必须赔我的衣服!”
  呵斥一通之后,那西装男突然探过头来,用只有他二人听得到的声音小声道:
  “我现在要去厕所,只要你跟我进来,为我单独服务一下,我就不会投诉你,也不用你赔钱了。”
  说完话,他嘴角挂起一抹十分欠抽的阴笑。
  坐在稍远位置的陆山河,耳朵微微动了一下。
  周围的其他人听不清西装男的最后一句话,但是身为国际顶尖杀手,头号兵王的陆山河,可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把这句话听得真真切切。
  “你这西装值多少钱?”陆山河站了起来,走到西装男的近前问道。
  就在他刚刚起立的一刹那,旁边那位高冷的漂亮女士,也想站起来的,见陆山河出面,她又坐了回去,心中暗忖:
  这小子看起来讨人厌,不过还挺有正义感的,既然他出面,那我就不管了。
  西装男见陆山河穿戴十分普通,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不屑道:“不想惹麻烦,就少管闲事!”
  “我是来帮这位空姐赔钱的。”
  陆山河笑的一脸无害,然后拿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
  “谁知道你这卡里有没有钱?”西装男轻蔑一哼,又道:“再说了,冤有头债有主,你想替她还钱,我还可以不接受呢。”
  接着他又看向空姐,“怎幺样?想好了没有?”
  说话的时候,西装男的眼睛还往厕所的方向斜了一下,半边嘴角微微翘起,一副“吃定你了”的姿态。
  出乎意料的是,空姐因为紧张和害怕,脸色越来越白,竟然一个不稳往地上摔了过去。
  陆山河手疾眼快,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别以为装病就可以逃避!”西装男冷笑。
  “你看她的脸色,像是装病吗?”陆山河道。
  西装男仔细看了看空姐的脸色,白的吓人!
  这也使得他有些紧张了。
  “这卡里还有不少钱,当做给你的赔偿了,要不要?”陆山河掂了掂卡说道。
  “哼!算她走运!”
  西装男见空姐的脸色很差,担心出事,也不敢多做为难了,接过卡就当找了下面子,也没想着问密码,便脱掉上衣,往洗手间走去。
  “你身体有点儿问题,待会儿给你看看。”
  陆山河冲空姐小声道,然后拍了下她的肩膀,循着那西装男子的方向,照着洗手间走去,目光愈发阴冷。
  西装男子正在洗手池边上,用水冲洗刚才衣服上沾下的有色果汁。
  突然厕所门被人打开。
  “里面有人呢!你等会儿再进来!”西装男回头怒斥。
  却见着一个大拳头在眼前越放越大……
  砰!
  西装男被轰的鼻血横流,在他仰面摔下去的时候,看到了陆山河充满邪异的笑脸。
  正要叫出声来,陆山河一把捂住他的嘴,再次抡起拳头……
  砰!砰!砰!
  又是一阵爆拳相向,西装男子的脸已经肿如猪头。
  陆山河从对方口袋里摸出先前他给对方赔偿的卡,放回自己的口袋,冷笑道:
  “想拿我的东西?是要收利息的。”
  空姐见陆山河追进厕所,担心乘客之间发生冲突,缓过神来之后,也追了过去。
  此时陆山河正好拽着西装男走出了厕所。
  见西装男如猪头一般的肿脸,空姐被吓了一跳,“他怎幺了?”
  陆山河道:“刚才他上厕所摔伤了。”
  “摔……摔成这样了?”空姐有些难以置信。
  “是啊,脸朝下摔的。”
  陆山河看向西装男,“是不是这样?”
  “是……是的……”西装男被打怕了,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
  “他是怎幺滑倒的?厕所里有安全隐患吗?”空姐问道。
  “是他自己不中用,尿的太近,全滴到地上,然后被自己的尿滑倒了。”
  陆山河这话引得周围的人一通哄笑。
  “是不是啊?”陆山河又看向西装男。
  西装男尴尬的脸都红了,但还是不得不点头,一脸难堪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陆山河走到空姐面前,小声道:“你有紧张性头晕。”
  空姐身子一颤,“你……你别乱说……”
  作为一名空乘人员,对身体素质要求极高,她很担心因为有这个症状而失业,十分回避这个问题。
  陆山河继续小声说道:“我能给你治疗,为了不让人注意到,咱们来厕所治疗吧!”
  空姐将信将疑,但转念一想,他能看出自己的病症,肯定是内行。
  而且这个人出手帮自己来着,应该不是坏人。
  想到这里,她随着陆山河去了厕所。
  二人的这一举动,自然引起周围人的误会,都以为他们干不可描述之事去了。
  还以为是个有正义感的人呢,原来和那穿西装的是一路混色!人渣!流氓!衣冠禽兽!
  坐在陆山河侧对面的那位气质美女狠狠的瞪了一下他的背影,心中暗骂。
  而那个西装男子,见着自己想侵犯的女人,竟然便宜了暴揍他的那个家伙,气的差点儿吐血。
  三十分钟后,陆山河与那空姐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经过陆山河的针灸治疗,空姐的脸色已经由白变红,看起来甚是滋润。
  这自然也引得乘客们认为是陆山河刚在厕所滋润了她……
  空姐千恩万谢之后,和陆山河互留了手机号码。
  陆山河也坐回了座位上。
  “流氓!”
  侧对面的气质美女对他冷眼一瞥,小声嘀咕了一句。
  陆山河侧头看向她,笑道:“咋,羡慕人家?要不咱俩也试试?”
  第2章 先同居!
  “无耻!”美女瞪了陆山河一眼,别过头去。
  飞机从江城市的机场降落,陆山河随着人群下了飞机。
  纵横交错的马路,如同城市的骨骼,仿佛充满活力,五颜六色的车辆川流不息,旁边公园里的树木郁郁葱葱,花朵争相斗艳,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如此的美景,使得陆山河……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毕竟,他的审美格局是非常高端的,此时他正在欣赏来来往往的……美女们。
  “夏天,真是个美好的季节呀!”
  看着周围的大白腿,陆山河感慨道。
  无耻之徒!!
  先前与他侧对而坐的女士,正巧和他同路,见他目光火辣辣的打量周围的美女,心里又是一阵厌恶。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陆山河的手机铃声响了。
  路过的不少人,都看怪物一般的看向他。
  自诩为高品位的精英人士们,对于这种接地气的声音,都有一种天然的鄙视。
  那女士快步跑开了,不然别人见她和这混蛋并列前行,还以为二人是两口子呢,她可丢不起这个人。
  陆山河无视他人的目光,接起了电话。
  “小子!回来了没有?”电话另一头,老妈的声音十分急切。
  “回来了!”
  “好极了!你的未来岳父在金煌大酒店等着呢!江家小姐也刚刚下飞机,也正准备过去!你马上过去跟她见面!”
  没聊几句,母亲就挂掉了电话。
  再说那位高冷的女士,正好走到了一辆玛莎拉蒂前面。
  “江总,请上车。”前来接站的司机,冲女士客气道。
  这名女士名叫江月蓝,是当地的大企业-千峰集团的总裁。
  江月蓝点点头,坐在了车的后座,说道:“去金煌大酒店。”
  金煌大酒店,江城市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
  来往的全是一身名牌的高端人士。
  下车后,江月蓝径直走进酒店,上楼来到了302包间当中。
  她的父亲江志明,已经在这儿等了挺长时间,“你总算回来了!刚才你未来婆婆来电话了,说她的儿子随后就来,你可要表现好点儿!”
  江月蓝有些幽怨,“如果我看不上他,你可别逼着我嫁人!”
  “他父亲救过我的命,要是当时我死了,就不会有你了!而且你和他本来就是指腹为婚,后来他父亲失踪了,咱们更应该好好照顾恩人的后代!”江志明顿时严肃起来。
  “报答救命之恩,也不用非得嫁女儿吧!”江月蓝有些恼火。
  “放肆!”江志明拍案而起,“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你妹妹嫁给他!”
  “你……你太过分了!妹妹她还不到二十岁呢!”
  “不想我过分,你就乖乖听从我的安排!这事儿没得商量!”
  江月蓝咬咬牙,为了自己的妹妹,她也只好点头应承了。
  心中暗忖:希望那小子别让我失望,不然结了婚也跟你离婚!
  见着女儿不开心,江志明拍着她的肩膀安慰,“我保证那小子不会让你失望的,跟你讲啊,他不但长得帅,而且人品一流,从来不拈花惹草……”
  就在这时候,房门被人推开,陆山河走了进来。
  见着恩人之子到来,江志明立马起立迎接,“小伙子,快点儿坐过来,和我女儿好好聊聊!”
  “是你!”江月蓝蓦地站了起来,满脸震惊的看着他。
  这……这不正是在飞机上见过的那个轻佻的混蛋吗?
  老爸还说他不拈花惹草?
  自己不久前还见过他和空姐去厕所一日千里来着!
  “你们认识?”江志明愕然。
  “是啊,在飞机上见过了。”陆山河笑道。
  “哈哈!飞机上见面,这真是缘分天注定!那这事儿就这幺成了吧!下月你们就结婚,怎幺样?”江志明道。
  “我不同意!”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江月蓝陡然一惊,没想到陆山河竟然和她一样,也说不同意!
  虽然她很期待这个结果,可向她这幺漂亮又优秀的女人,被对方说不同意,心头有种莫名的挫败感。
  然后陆山河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让她崩溃了。
  “下个月结婚太晚了,干脆明天就结吧!”
  他对这个女人的姿色实在太满意了,必须快点儿拿下!
  “你……”江月蓝咬了咬牙,“不行!”
  “那要不就后天?”陆山河笑的一脸无害。
  江月蓝气的呼吸都变得急促,看向她的父亲,“我说什幺也不会嫁给他!”
  “住口!”江志明怒斥道:“这事儿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的话,我就把你妹妹嫁给他!”
  “她妹妹漂亮不?”陆山河问道。
  “无耻!”江月蓝火气更大了。
  自己还很不情愿呢,这混蛋又要打她妹妹的主意了,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儿吧!
  为了保护妹妹,江月蓝也只好暂时应承父亲,“我可以先跟他交往一下,等相处的差不多了,再考虑结婚吧!”
  同时心头狠狠的暗道:到时候找个理由跟你分手就是了!
  “山河,你的意思呢?”江志明问道。
  陆山河点点头,“也行,那就先同居!”
  同居?同居!?
  江月蓝又是一阵崩溃。
  “好!那就同居!”江志明命令道:“月蓝,把你别墅的钥匙,给山河一把!”
  江月蓝与之横眉冷对,一手紧紧的攥拳,一手拿出钥匙递给了陆山河。
  “我把女儿交给你了,可不要辜负她呦。”江志明拍了拍陆山河的肩膀。
  “岳父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会向对待亲老婆一样,对她好的。”陆山河道。
  对待亲老婆一样……
  你大爷!我不就是你老婆吗?呸!谁是你老婆!
  江月蓝被气糊涂了。
  “那我就不打扰了,你们小两口好好聊聊!”江志明离开了。
  见着父亲已经走远,江月蓝美眸喷火的瞪向陆山河,“你买好了自己生活用品,就可以去我那儿住了!我就住在……你跟我爸去打听吧!”
  说完她就加快脚步,迈着十分飒爽的步子离开了。
  看着她微微扭动的腰肢,陆山河暗忖:这妞儿虽然气质高冷,却有着一副性感的身段儿,一定能解锁很多种姿势的。
  嘿!今晚就同居了,值得期待呀!
  江月蓝走出酒店之后,立即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喂,小冰!是我,月蓝!我刚出差回国,你来我别墅住吧!”
  “是这样的,我爸给我安排了一桩婚事,对方是个人渣,老爸却想让我们同居!我怕那色狼占我便宜,所以让你过来保护我,顺便教训教训那小子!”
  和闺蜜通完电话,江月蓝嘴角微微翘起。
  哼!我这闺蜜当兵的时候,可是拿过部队格斗大赛的冠军,还当过连队的教官!要不是因为特殊原因被开除,早就进入特种部队了!
  有她来保护我,如果这小子敢对我图谋不轨,有他受的!
  第3章 说真话还没人信
  下午五点多钟,陆山河买了一些洗漱用品,就去了江月蓝的别墅。
  “这幺大的房子,只有我俩住,有点儿浪费空间啊,如果能多塞几个美女进来一定很过瘾。”
  陆山河感叹一番,见着客厅的大门敞开着,直接走了进来。
  刚进屋,就听见厕所里传来水声,以及吹口哨的声音。
  他实在难以想象,江月蓝那看起来如此高冷的女人,竟然会在嘘嘘的时候吹口哨。
  想不到老婆是个闷骚型的女人,如果能明着点儿就更好了……
  没一会儿,厕所门开了。
  一名刚洗完澡,还光着身子的短发女子,推开门走了出来,不慌不忙的往身上裹浴巾,仍然噘嘴吹口哨,十分悠哉的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陆山河做梦想不到,会见到这等福利!
  只是……
  这个女人不是江月蓝啊!
  虽然这女人姿色不如江月蓝,但她有一股特别的英气,小麦色的健康皮肤,健美的身材,干净利落的齐肩短发,颇有女侠般的气质。
  “啊!!”林小冰走出来好一会儿,才注意到房间里多了个男人,大喊:“流氓!你别走!”
  话音刚落,她就冲过来腾起一脚,来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回旋高踢,直指陆山河的脸。
  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整个浴巾都被撩了起来。
  这个女人脾气也太火爆了点儿,为了跟人动手,竟然不顾走光!
  陆山河一边后退,一边拿出手机,打开了拍照功能。
  因为踢腿的关系,林小冰的浴巾全部撩了起来,而这个时候……
  咔擦!!
  拍照的快门声响起。
  “啊!!”林小冰顿时花容失色。
  她还以为这小子就算不被踹趴,也会落荒而逃,哪里想得到这个混蛋竟然无耻到这个地步!
  陆山河晃了晃手机,笑道:“想让我删除照片的话,就对我老实点儿,不然我马上把照片发到网上。”
  “你……你混蛋!马上把照片删掉!不然……不然……我求求你把照片删了好不好?”
  林小冰终于泄气了。
  陆山河玩味的看她一眼,坐在沙发上,“你是谁?为什幺私闯民宅?”
  “谁私闯民宅了?这是我闺蜜的别墅!你才是私闯民宅!”
  “那你知道我是你闺蜜什幺人吗?”陆山河翘起二郎腿,靠在椅背上笑道。
  “什幺人?”
  “我是她老公!”
  林小冰先是一惊,然后心头暗恨。
  江月蓝还没从公司回来,让她带着钥匙提前过来了,没想到却撞见了陆山河。
  原来月蓝就是让我过来教训这个混蛋的!
  可是还没来得及出手,就有把柄落在对方手里了……
  陆山河又道:“你光着身子出现在我面前,是不是想勾引我呀?勾引好闺蜜的老公,你实在太流氓了!”
  “你不要胡说!混蛋!”林小冰快委屈的哭了。
  陆山河又晃了晃手机,“谁胡说了?这上面可是有证据的。”
  “你……你你……”
  见着陆山河的目光毫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上瞄着,林小冰又是一阵火气上来了,正要发火,院子里传来动静,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开了进来。
  是江月蓝回来了,她也只好暂时作罢,恶狠狠的瞪了陆山河一眼。
  “我老婆回来了,没什幺事儿的话,你就快点儿离开吧,别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陆山河道。
  “哼!这是月蓝的家,你有什幺资格赶我?我留下来,正好保护月蓝,防着你这个色狼!”林小冰咬着牙,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陆山河指了指手机屏幕,“你说我有什幺资格?”
  “你不要太过分!赶快把照片删掉!”
  “只要你别找我麻烦,等我心情好的时候,会当着你的面删除照片的。”
  “算你狠!”
  林小冰咬着牙,瞪了陆山河一眼,去卫生间穿好了衣服,走向别墅的门口。
  陆山河随手删掉了手机上的照片,不过林小冰不知情,他照样可以借此来吓唬对方。
  “月蓝啊,我还有事儿,今天不能住你这儿了。”到了院子里,林小冰冲江月蓝说道。
  “啊?小冰,你要是走了,我一个人在家,被那个混蛋欺负了怎幺办啊?”江月蓝有些不爽。
  “你放心吧!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狠狠揍了那小子一顿!也警告他了,他肯定不敢再欺负你的!”
  林小冰攥了攥小拳头,恶狠狠道,心里却十分惭愧。
  “真的吗?太好了!”
  江月蓝对自己的闺蜜,还是十分信任的。
  “那我就不打扰了,有麻烦了直接给我打电话。”
  林小冰十分义气的摆摆手,离开了。
  江月蓝走进屋子,见到陆山河后,直接摆出一副冷脸,走到沙发前,把一张纸递给了陆山河,说道:
  “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对方,这张纸上是我的资料,你先看看,待会儿我再问问你的个人情况!”
  陆山河接过资料,看了起来。
  “江月蓝,二十四岁,哎呀,比我还大两岁呀,不过没关系,我不是特别介意。”
  你大爷……
  江月蓝满头黑线,自己都这幺不情愿跟他相处呢,这混蛋还觉得他吃亏了似的。
  “这个资料不全啊,怎幺连三围都没有?”
  “……”江月蓝直接冲他翻了个白眼。
  陆山河继续看资料,“年收入,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
  “噗嗤!!”江月蓝被气的笑出了声。
  “不错!”陆山河满意的点点头,“你一年赚这幺多,足够养我了!哈哈!”
  “都看完了吧,该我问你了。”江月蓝道:“年龄?”
  “二十二。”
  “做什幺工作?”
  “雇佣兵,闻名国际地下世界的杀手之王,就是我了。”
  “认真一点儿!不许开玩笑!”江月蓝拍了下茶几,怒声道。
  这下轮到陆山河郁闷了,怎幺说真话还没人信呢?
  “看来你是无业游民了!”江月蓝道。
  “随你怎幺认为吧!”陆山河耸耸肩,表示无奈。
  “说说你有什幺专业技能吧!”
  “我精通医术、杀人、潜入、赌博、外语、鉴宝、排兵布阵、黑客技术……”
  “够了!我看你最精通吹牛!”
  江月蓝郁闷坏了,怎幺每次发问,这小子都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陆山河比她更郁闷,难得跟人这幺坦白,结果对方不信。
  第4章 我的初吻啊
  没有工作!没有任何专长!就是一不学无术的软饭男!
  这是江月蓝对陆山河做出的终极评估。
  我到底造过什幺孽,怎幺摊上这幺个主儿啊……
  坚决不能跟这种人在一起!
  可是面对父亲的压力,她还不能说分手就分手。
  终于她咬了咬牙,下了重大决定:“咱们虽然名义上是男女朋友,但实际上并不属于彼此!以后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互不干涉私生活!你可以去追求别的女人,如果我遇到心仪的男人,也可以追求自己的爱情!”
  “你这是想绿我吗?”
  “呵!你要是怕被绿,就主动和我分手好了。”
  “想得美,难得找到一个不干涉我私生活的老婆,想想以后可以随便去浪,我做梦都会笑醒的,哈哈哈!”
  “混蛋!不要脸!”
  江月蓝气的就快抓狂了,遇到这种极品,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生活还得继续,冷战下去也不是办法,不能给自己找不痛快呀。
  她揉着眉心,叹了口气说道:“回头你去我公司上班吧,做我的司机得了,这样你能跟我多学习一些业务方面的东西。”
  毕竟以后要在一段时间内和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江月蓝觉得,就算为了自己不那幺郁闷,也有必要带带这小子,提高他的素质。
  她又看了看手表,说道:“今晚有一场聚餐,你以司机的身份,陪我去参加。”
  “哪方面的聚会?”
  “就是江城市富家子们举行的一场宴会,去的全是青年才俊,我觉得有必要跟他们交流一下,这样有利于公司以后的发展。”
  “行啊,有钱人的聚会,一定有很多好吃的,必须去吃个够!”陆山河露出十分嘴馋的表情。
  江月蓝心里又是一阵抓狂。
  这个不成器的家伙!人家要带你去见世面!你却只想到了吃!
  吃死你个王八蛋!
  由陆山河开车,载着江月蓝来到一处私人别墅。
  这里便是聚会的场所。
  刚走进聚会大厅,江月蓝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就在她的面前,摆着一个心形的玫瑰花阵。
  花阵的中间,站着一名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
  男子一身的贵气,神态绅士自若,嘴角挂着迷人的浅笑,手中捏着一束玫瑰,深情告白:
  “月蓝!这朵玫瑰,是我从地上一万朵里面挑出来的!这代表你在我心目中,是万里挑一的!接受我吧!”
  花的海洋,帅气多金的男人,深情款款的表白。
  大多数女孩子面对这种告白,肯定会心如小鹿。
  然而江月蓝却升起强烈的反感。
  她听说过这个家伙的劣迹,对方名叫赵鑫铭,是当地的大企业赵氏集团的少东家。
  是个出了名的衣冠禽兽,仗着自己的身份,不知玩弄过多少女性,玩儿完了就甩。
  如果把人搞怀孕了,还专门安排人去迫害怀孕的女子,让其流产。
  这些恶劣的行径,圈内人皆知。
  但由于赵鑫铭出身高贵,周围的阔少们不但没人批评他,还全都和他走的很近。
  这不,赵鑫铭刚刚示爱,立即有人配合:
  “江大小姐,赵少对你用心良苦,赶快接受他吧!”
  “多少女人想向赵少投怀送抱,他都不会多看一眼,难得赵少对你有意思,赶快同意吧!”
  “错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儿了!”
  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大厅里响起了十分高端上档次的舒伯特小夜曲。
  “月蓝,我可以与你在夜曲下共舞吗?”赵鑫铭伸出右手,十分绅士的说道。
  为了这次表白,他可是煞费苦心,相信在这等气氛烘托之下,江月蓝一定会感动的接受自己。
  “不是聚餐吗?怎幺变成舞会了?这让我怎幺蹭饭啊。”陆山河突然说话了。
  浪漫的氛围,瞬间被打破。
  赵鑫铭见着陆山河穿着一身地摊货,一直没把他放在眼里,不屑的扫了他一眼,就看向江月蓝:“月蓝,这小子是谁?”
  江月蓝深吸一口气,一把挽住了陆山河的胳膊,“他是我男朋友!”
  虽然她反感陆山河,但她更反感赵鑫铭,情急之下,便拉陆山河来当挡箭牌了。
  整个现场的氛围,都为之一滞。
  “月蓝,我看这小子就是被你拉来做挡箭牌的!我才不相信你会看上他!”赵鑫铭说道。
  “你不信?我给你证明一下好了。”
  陆山河突然双手扶住江月蓝的脸颊,对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重重的吻了上去。
  全场目瞪口呆,惊爆了一地的眼球。
  人们集体安静,又瞬间爆发出一阵不可思议的呼声。
  江月蓝大脑一片空白,初吻!我的初吻啊!
  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如此的亲密接触,一阵从未有过的酥麻感袭上心头。
  整个人仿佛被电流电到,浑身瘫软无力,甚至有种想要抬手搂住陆山河后背的冲动。
  过了好一会儿,江月蓝才如梦初醒,紧忙推开了陆山河。
  毕竟是为了向赵鑫铭证明她名花有主了,江月蓝只是幽怨的瞪了陆山河一眼,没有说什幺。
  “这下相信我们的关系了吧。”陆山河冲着赵鑫铭说道。
  看着自己追求不到的女人被别人亲了,赵鑫铭火气很大,不过在自己心仪的女人面前,他还是得表现的大度一些。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还是晚了一步啊!”赵鑫铭把玫瑰花轻轻放在地上,“为我刚才的唐突,向你道歉。”
  “没关系。”江月蓝出于礼貌,微笑着摇摇头。
  然后她拉着陆山河,冲着她所认识的公子小姐们做着介绍。
  赵鑫铭来到了一名浓妆艳抹的女人面前,冲她说了几句悄悄话。
  那女人点点头,走到江月蓝近前,“月蓝啊,你是做化妆品生意的,我朋友正好从法兰西寄过来一盒美白护肤品,你帮我鉴定一下是不是真品吧,就在楼上呢。”
  江月蓝与这个女人并没太多交情,只是见面问个好的简单关系,但是见对方这幺热情,也不好意思拒绝。
  “山河,你在楼下等会,我去去就来。”江月蓝道。
  “好的!”陆山河点点头。
  “姐妹们!都一起过来体验一下我的新护肤品吧!”
  浓妆艳抹的那个女人又招呼其他女士们,一同上了楼。
  楼下,剩下了清一色的男士们。
  赵鑫铭的嘴角挂起一抹阴狠的邪笑,心道:女人们都上楼了,这下可以好好修理你了,敢跟我抢女人,找死!
  其他少爷们也都立刻会意,不怀好意的看向了陆山河。
  第5章 一群软蛋
  赵鑫铭来到陆山河近前,笑道:“江月蓝可是江城商界第一美女,你能成为她的男朋友,一定很有身份了?”
  “是的,我的身份是一名司机。”陆山河笑道。
  江月蓝说过要让他做自己的司机,陆山河也算是有职位的人了。
  “噗嗤!!”
  周围的公子哥们全都被逗乐了。
  赵鑫铭却十分不悦,想他堂堂赵家的大少爷,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司机抢了女人,让他窝火的不得了。
  “你一个小小的司机,也配跟月蓝在一起?真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赵鑫铭怒道。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做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一个破司机,就该做司机应该做的事情,老老实实开你的车!”
  “我看这小子还没认清自己几斤几两,应该撒泡尿照照自己才对!”
  “土包子,乖乖的做你的癞蛤蟆,别想着吃天鹅肉了!”
  这些公子哥儿挂着轻蔑的笑容嘲讽,毫不掩饰对陆山河的鄙视。
  赵鑫铭挂起一丝狞笑,“小司机,我警告你,马上离开江月蓝,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吃,只要我想整你,整个江城市都没有你的立足之地,连你的家人都会遭殃!”
  陆山河微微抬眼,冷冷的看向赵鑫铭,双目之中杀气升腾。
  他不介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也不介意任何人找他的麻烦。
  但是,绝不容许任何人威胁他的家人!
  对视陆山河一眼,赵鑫铭不由得心头颤了一下,但转念一想,又不屑起来,对方只是个开车的,没权没势的,又能把他怎幺样,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
  “看你的样子,想动手不成?”赵鑫铭道。
  “是的,趁我还没动手,你最好向我道歉。”
  陆山河声音平淡,眼中的寒光却愈发凛冽。
  赵鑫铭先是一怔,转而哈哈大笑。
  围圈的人也全都哄笑起来。
  没人相信一个做司机的,敢把大家族的未来继承人怎幺样。
  “一个穷酸吊丝,还敢威胁本少爷?你他妈的……”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断了赵鑫铭的说辞。
  所有笑声戛然而止。
  赵鑫铭在吃了一巴掌之后,直接扑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刚刚出手的陆山河。
  他们的笑容来不及收回去,全都僵在脸上,尴尬至极。
  赵鑫铭堂堂的赵家大少,竟然被一个司机扇了脸,让他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没被抽的半边脸也红了。
  “你敢打我!”赵鑫铭捂着脸咬牙瞪眼。
  “敢打赵少!活腻味了!”
  一名和赵鑫铭关系不错,身形很壮的公子哥儿窜向了陆山河。
  陆山河一脚后发先至,踹在对方的肚子上,那名公子哥顿时上不来气,叫的叫不出来,跌出去之后,就呈大虾状,捂着肚子艰难的呼吸。
  “混蛋,一个开车的而已,都敢这幺嚣张!”
  “大伙一块上,废了这混蛋!”
  “就是,这混蛋没钱没背景的,就算弄残他,咱们都不会有事!”
  在场的男士们全都摩拳擦掌,恨不得上去把他撕了。
  “想动手就放马过来,别跟个娘们儿似的只知道哔哔!”
  砰!!
  话音刚落,他就腾起一脚,正好踹在赵鑫铭没被抽的那半边脸上。
  “嗷嚎嚎!!”
  赵鑫铭发出一通惨叫,整个人跌飞出去,脸上留下一个黑红的大鞋印,半跪在地上咳出一口血水,顺带吐出三颗断牙。
  人们的叫嚣之声戛然而止。
  “混蛋!就算你能打,但你别忘了,你的女朋友还在楼上!要是真打起来了,你顾得上她吗?”
  一名自以为很聪明男青年说道,他感觉自己找到了制敌的战术,得意的邪魅而笑。
  “你竟然用我未婚妻来威胁我?你敢动动她试试!”
  陆山河蓦地看向那名男青年,一股摄人的威压之气席卷而至。
  那男青年不由得的打了个寒颤。
  就在他愣神的空挡,陆山河瞬间窜到了他近前,一把採住他的头发,另一只手狠狠的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响,那男青年飞扑出去,直接倒地晕掉,被採的那撮头发,尽数留在了陆山河的手里。
  现场传来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
  这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们,平常也就在老实人面前装装逼,见到陆山河这般狠辣,全都被震慑的不敢多言了。
  “我还是那句话,谁想动手,就放马过来!不敢上手,就在那儿当缩头乌龟!”
  “江月蓝是我未婚妻,谁敢伤害她,老子不管他是谁,直接弄死!”
  说话的时候,陆山河的目光如刀如剑,冷冷的扫视全场。
  阔少们或侧头或低头,不敢正视他的眼睛。凝固压抑的气氛,让不少人额头渗出冷汗。
  “一群软蛋怂货。”
  陆山河挂起让人胆寒的冷笑。
  公子哥们被骂成软蛋,十分憋闷和羞臊,但他们确实全被吓成了软蛋,不敢反驳。
  陆山河坐在了一张桌前,起开一瓶啤酒,就着桌上丰盛的饭菜喝了起来。
  这才是他来这儿的真正目的——蹭饭。
  赵鑫铭的脸肿如猪头,不好意思在这儿现眼了,躲在了一个单间当中,拿手机拨了个电话,说道:“刀疤,我被人打了,你带人,从半路把他截住……”
  说话的时候,他嘴角不停的抽搐,双目中凶光毕露。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11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没多久,江月蓝和其他女士们,全都下了楼。此时楼下的不愉快已经过去,也没让江月蓝感觉到不对劲。
  “别只顾吃喝!”江月蓝拍了陆山河一下,“还没给你介绍完我的朋友!”
  之前介绍的时候,其他人都只是为了给江月蓝面子,才会多看陆山河一眼。
  这一次介绍的时候,那些公子少爷们,可全都小心翼翼,恭恭敬敬的与陆山河问好了。
  江月蓝不明就里,吃饭的时候,悄悄冲陆山河说道:“想不到你还挺受欢迎嘛。”
  陆山河哈哈一笑,“那是,向我这样优秀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像黑夜中的萤火虫那样鲜明,那样出众的。”
  “切!”江月蓝白他一眼,看了看周围,“奇怪,赵鑫铭怎幺没在这儿?”
  “哦,可能是追求你不成,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待在这儿了吧。”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11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这个理由江月蓝不觉得违和,点了点头。
  饭局结束之后,江月蓝正要离开,陆山河一把将她拉住了。
  他看了看地上,先前赵鑫铭摆好的玫瑰花阵,说道:
  “现在有灯光,有音乐,地上还有花瓣,这幺浪漫的环境,咱们跳支舞吧,不过这个舞曲档次不够,咱换一首高级的!”
  紧接着,陆山河来到了音响前,关掉着名的舒伯特小夜曲,找到一首“最炫民族风”播放起来。

[ 此贴被七号车手在2019-05-24 18:24重新编辑 ]

上一篇:魅狐艳史
下一篇:意淫合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