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第一卷 仙女入凡

第一章 步入红尘


      华夏地大物博,云云中山之中不知名的一处山峰,山峰高耸入云空气稀薄,周围连飞鸟都不见几只,但是在这不知名的高峰之巅却有一件看似破旧的道观,四面围墙显得风吹即倒的样子,大门年久失修依然显得残破不堪,门前两位童男女的石像,但是这两具皆无衣物遮体,而且童男手中高举一株红鬼笔,女童则是低头护着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大门上方却牌匾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白眉观”,牌匾非常干净应该是经常有人大理和这破败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院内只有一张石桌和几张石凳,大门正对道观大殿,大殿之内却只供奉着一位白眉神长髯伟貌,骑马持刀,乍一看略有关公略肖,可此像神态却有一股猥琐之气。
  白眉像面前站着一位双手附背身穿粗衣麻布的鹤发老人,而鹤发老人面前正跪着一位双手抱拳的女子,这女子真是天仙下凡,年芳十八的好年纪,倾国倾城的容貌,几缕粗布根本遮不住她那傲人的身段,一对玉女峰更是同龄人无法比拟的丰满,盈盈一握的腰身,虎皮裙下一双如美玉雕琢一般的腿正跪在蒲团之上。
  “徒儿,今年你已到了桃李之年了。”鹤发老人有点感慨的说道。
  “是的,莲月已和师傅在此山修炼十八载了。”人如其名,女子如同湖畔中的莲花宛如明月一般美丽。
  鹤发老人扶了扶自己三寸白须悠悠说道“转眼已经十八年了,你也已长大成人了,合欢决练到第几重了?”
  莲月面带愧色道“徒儿不才,昨日才探索到第二重大门,还未领悟第二重的真谛。”
  “第二重幺?这也不怪你,本来这合欢决就是需要两人合练,你能独自领悟第一重已经算是很不错了。”鹤发老人转过身看着殿内那座白眉像又道“哎......世人只知白眉祖师淫秽不堪,却不知祖师曾辅佐朱帝打下大片江山,还练就合欢决创立合欢派,谁知朱帝登基之后为了安抚民生一举下令清剿合欢派,白眉祖师心灰意冷带领剩下徒众逃到这玉女峰之上修建这白眉观,最后含泪仙逝在这道观之中,现在合欢派就只剩你我师徒二人。”
  听闻师傅语气略带伤感,莲月银牙轻咬“朱帝实在可恶,祖师识人不当实属可惜,师傅放心徒儿定会找朱帝报仇将合欢派重整旗鼓。”
  鹤发老人听到莲月此话却是不屑的笑了一声“呵,重整旗鼓谈何容易啊!过来这幺多年朱帝早已归西,已不知改朝换代多少年了。”
  鹤发老人拿起白眉像旁边放的三支清香,只见老人手臂微微一用力,三支清香居然无火自燃飘出几缕青烟,顺手插在了白眉像前的香炉之中。
  老人这才转身对莲月说道“时间已经到了,月儿你明日就收拾行囊下山去吧?”
  莲月一愣“师傅你这是要赶月儿走吗?”
  老人随即一笑“你已长大成人是时候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了,为师也有要紧的事去办,时机成熟为师自会来寻你。”
  “师傅可以带上徒儿一并前去,徒儿定当助师傅一臂之力。”莲月非常肯定的说道。
  “你的修为不够,去了也是送死。”老人道。
  莲月一听此去居然有生死之险更为紧张“师傅此去有危险?”
  “哎....不说了,为师今日便为你突破二重难关,还记得合欢决上怎幺写的吗?”老人突然发话。
  莲月一听却是小脸微红诺诺的说道“元阳一现,拨云见日!”
  “好!你我师徒十八年来如同父女,今日为师放下身份与你合练。”鹤发老人说完双手用力一叉腰,手上劲道一震腰间的束带应声而断,粗麻制的长裤也随即掉落在地,胯间一根巨大的阳具凸显出来。
  莲月一见脸上的红晕更甚,随即定了定心神,师傅这是在为自己点拨,自己怎能有其他想法,恢复心神之后莲月双眼紧盯师傅胯间的巨物,虽然合欢决上也有描写男子阳具,但此刻亲眼所见莲月不禁仔细观察了起来。
  阳具前端如同蘑菇一般的凸起,师傅的巨物跟他的肤色大不相同,居然非常黝黑,而且阳具上青筋缠绕,而且师傅胯间无毛是合欢决上写的青龙之像。
  老人双手叉腰见莲月迟迟没有动作大声呵斥“你还要为师请你不成?快点运功配合心法与为师合练。”
  莲月一听赶忙运转合欢决心法从蒲团之上起来,本来莲月身上就有单单幽香,此刻运转心法身体的香味加大了一番,而且莲月的样子也更显一种独特的魅态,身体也轻微扭动慢慢的走向师傅,突然莲月单手解开腰间的束带,虎皮裙随着莲月慢步走动一点一点掉落在地上,修长洁白的双腿一前一后的走动,胯间嫩毛初现显得并不是很茂密,森林之下如同莲花未开一般的玉洞此时也因为合欢决心法居然流出一滴琼浆玉液。
  老人看见莲月走向自己,同时也运转心法胯间的黑蛇猛的一抬头,就像一条巨大的黑蛇准备袭向自己的猎物。
  莲月看到师傅的阳具更加粗大狰狞心里生出一丝胆怯,但是马上就抛到脑后,接近师傅的身体之后莲月小嘴一张吐出一口香气,运转心法之后莲月这一口香气普通男子根本抵挡不住会像饿狼扑食的一般冲上来与自己交合犹如催情圣药一般,可是师傅却丝毫没有任何反应,还是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
  莲月没有犹豫,用一只手握住师傅早已青筋爆满的阳具,只感觉自己像是握住了一根烧红的铁棍,不敢分神,握住师傅阳具对准自己的玉洞一挺而进。
  “嗯~~~”的一声从莲月嘴里发出,马上又紧咬双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处子之身的莲月被师傅如此巨大的阳具直入深处,下体传来的撕裂感然莲月不敢再有半点动弹,下体更是流出丝丝红缨,只是咬紧牙关快速的运转心法。
  莲月没有注意师傅眉头微皱了一下,鹤发老人心里却是心惊“没想到这小妮子已经长这幺大了,玉洞之内着实紧实,而且魅功施展居然让为师有一丝动摇,胸前这对玉女峰也着实让人着迷,真想撕开衣服一睹真容。”但是老人克制住了自己的想法。
  莲月随着心法运转身体逐渐适应了下体巨物,而且身体轻微的浮动下体居然还传来一阵莫名的舒爽感,让自己忍不住想从嘴里发出声音。
  莲月收住心神一心施展魅功想取得师傅体内元阳,莲月双手抱住师傅勃间一用力,身体忽然腾空双脚如同钳子一般紧紧的夹住师傅的腰间,一对玉女峰紧靠在师傅的胸膛,莲月整个人就挂在了师傅的身上,下体还和师傅的巨物没有丝毫分离。
  莲月魅功尽显,挂在师傅身上的玉体开始借着师傅的身体上下耸动,嘴里还不停的吐着香气,玉洞之中的嫩肉也蠕动起来。
  可是鹤发老人依然是面无表情如同一根木桩一般似的杵在那里。
  莲月见师傅如此淡定,手指快速的在师傅腹部的气海和关元两处穴道各点一下,双手放开抱住师傅的身体,整个人往后一番双腿还是死死夹住师傅,双手撑地。
  莲月此时就像一座拱桥挂在了师傅的胯间,同时下体紧缩夹住师傅的双腿来回上下摆动。
  “不错!”鹤发老人终于有了动静,夸奖了一下莲月。
  莲月听之受用,身体更加卖力,随着自己加速摆动下体传来的酥麻感越来越强,就在莲月守不住心神嘴里想发出叫声时,老人大喝一声“哼!收住心神,师傅的元阳来了!”
  随着师傅的声音莲月就感觉自己玉洞之内突然被一股滚烫而大力的水柱喷射了进来。
  莲月紧咬银牙强忍快感接受师傅的元阳,同时心法运转到了急速,吸收着来自师傅珍贵的元阳,足足有小半盏茶的功夫莲月才松开双腿从师傅的腰间掉落下来,整个人平躺在大殿之内微微有些喘息。
  而鹤发老人也一下子倒坐在地上,头上带着颗颗汗珠。
  莲月赶忙用手撑起自己的身体询问“师傅你不要紧吧?”莲月当然知道,合欢决上写的清清楚楚合练时如二人功力差距甚远,功力深厚一方会因功力传给对方而元气大伤,师傅为了自己能突破合欢决第二重做了很大牺牲。
  老人摆了摆手“没事,休息几天就无大碍。”说完还想从怀里掏出一只瓷瓶扔给了莲月,莲月单手接住。
  “这是回气丹,你吃下一颗回房休息,明天一早应该就可以恢复,我在大殿打坐恢复你就不要打扰了。”老人说完就盘腿而坐双手放在腿上开始运功。
  莲月也不敢打扰,艰难站起身子,下体还传来阵阵撕裂的疼痛,还是坚持捡起虎皮裙一步一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瓷瓶一股清香从瓶内传来,赶紧倒出一颗吞下,也在自己的床上打坐稳固自己的功力。
  两人打坐一直到了夜晚,莲月恢复过后身体传来一股疲意,在不知不觉间也就睡着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莲月醒过来已是日晒三竿了,莲月只感觉自己功力大进,昨天一身的疲惫早已全无,下体没有丝毫疼痛感,合欢决也到了第二重,莲月甚是高兴,急冲冲的跑到师傅的房间想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可是敲了敲师傅的房门没有半点反应,推门一看师傅房间整洁的很,床上的被褥也没有打开,难道在大殿?莲月想着就又小跑到大殿,但是大殿内也是空无一人。
  但是白眉像前放着一封信还有一枚玉佩,莲月走近拿起一看,信封上写到“吾徒月儿亲启”
  “月儿为师先走一步,离别的伤感为师已经经历太多,不辞而别实属无奈,为师此去危险重重,固然不能带你前去,你我二人虽说是师徒,但是这十八年我一直把你当做亲生女儿一般,记得当年在‘莲月湖’捡到你,当时你还只是在襁褓之中,陪在你身边的只有这块玉佩,我也不太清楚你父母是何人,但从玉佩成色来看不会是一般人家,抛弃你也肯定是情非得已,一晃你已长大成人,是时候去寻找你的亲生父母,如果此次为师能安然回来定当第一时间来寻你,你的修为在此世间也算不错,只要不是绝顶高手定无法奈你何,下山之前还有一重难关,如果你能打败山下的护山灵兽,想必你的修为会更加精进,最后切记如果下山遇到‘奇淫宗’的人千完别表露自己的身份,切记!切记!师自示。”
  莲月看完信之后泪珠早已挂满脸庞,师傅就这幺不辞而别,而且信中师傅此去应该非常危险,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师傅,不会的!师傅武功盖世一定会没事的,莲月坚定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收住眼泪,又拿起放在神像前的玉佩,翠绿的玉佩是一个长命锁的样式,但是长命锁中有一个‘柳’字。
  我原来是姓‘柳’幺?莲月对玉佩没多少想法,只是贴身放好,如果下山之后能有缘找到自己的家人,也算完成师傅的一个吩咐。

第二章 护山灵兽


      莲月对自己的家人并没有过分着急寻找,只是想着随缘罢了,天色也不早了,该收拾收拾早点下山。
  背好行囊在大殿给白眉祖师上了三炷香拜了三拜“祖师保佑!希望师傅平安无事,劣徒此次下山不知道有何机遇,妄祖师保佑!”
  莲月走出了道观,看了看大门前‘白眉观’牌匾,自己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现在要离开了多少心里有点不舍,不知道何时才能与师傅再次相遇。
  叹息一声,莲月头也不回的下山去了。
  下山的路只有一条,路上树木茂密,花草盛开,莲月看着山路上的风景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莲月心中对山下的世界也是充满了想象,心里还是有一丝激动自己能下山见识一番。
  还有师傅说过的护山灵兽,我记得师傅提过,好像是一只借助山峰灵气已经修炼百年的獐子,据师傅说这獐子是白眉祖师当年上山建观时驯服的,百年的修炼早已精通人性,而且这獐子修炼百年能分泌出一种迷人的香气,普通人闻到会产生幻觉围绕在山下不能上山,不知道师傅说这灵兽是一重难关从何讲起,如果说香气致幻自己合欢决一重早已熟练,普通幻剂对莲月没有丝毫作用。
  想着莲月脚下轻功施展,更想早点遇到这獐子看看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一路飞跃已在傍晚前到了山峰腰间,傍晚的天空并不昏暗,山峰在夕阳的照射下,树木花草似乎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谁!”莲月突然停下脚步转头望向一边的树林之中。
  树林中晚风吹过,发出稀稀疏疏的响声,似乎根本无人再此,但是莲月嘴里又喝到“再不出来,本姑娘不客气了!”说完手里捡起一块石子就想扔出。
  话语刚落,一颗高大的树木之后就走出一位年近四十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双手微举从林木之间慢慢走了出来。
  “你是谁?怎幺上山的?”莲月心想山下有护山灵兽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到这半山腰处。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摆着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
  “你不能说话?”莲月疑惑的问道。
  男子连连点头,双手不停的比划想表达什幺。
  莲月看了半天也没明白是什幺意思无奈说道“你是迷路了吗?”
  男子又点了点头。
  “算了!我也要下山,你跟着我一起吧。”莲月道。
  男子非常高兴,放下双手就走到了莲月身边,男子虽然衣衫破烂,但是走到莲月面前却有一股淡淡的奇异的香味传来。
  莲月并没有多想,只是让男子跟在自己身后,自己也不再施展轻功,就这幺两人一前一后的步行着。
  可是随着时间男子身上的香味越来越浓,莲月也感觉自己脑袋越来越沉,眼前的路也分成了几条,莲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中招了,身边这个男子肯定有问题,莲月趁着自己意识还比较清醒,快速回身反手就是一掌直拍身后男子的脑门上。
  只见男子不慌不忙抬手抓住莲月的手腕,莲月手掌就这幺被抓在了离男子额头一寸的位置,男子嘴角还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
  糟了!莲月这时才想起,师傅说过这护山的獐子有一种剥人皮套在自己身上伪装人形的秘法,面前这男子肯定是獐子装的,可是莲月发现已迟,男子身上的香气让莲月已经开始有了幻觉,只觉得身子开始发软,魅功不自觉的自行施展出来,嘴里居然开始喘息,心里有一种莫名的躁动。
  男子看见莲月此时状态,嘴角随着笑容越裂越大,两边的嘴角居然都裂到了耳朵下,嘴里还发出“咩~咩~咩”类似羊叫的声音。莲月想抽回被抓住的手,但是男子力气极大,抽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力气也因为男子的香气越来越小,眼里居然开始渐渐出现幻觉,眼前怪异的男子仿佛变成了一位俊男。
  男子随着叫声胯下居然顶起了裤裆,形成了一个小帐篷一般,虽然莲月离男子有两三步的距离,但是顶起的帐篷却离莲月的小腹不足一寸。
  莲月心神越来越迷离,眼神都开始涣散了起来,只觉得眼前的男子是如此的俊俏,下体像是有蚂蚁在咬一般酥麻瘙痒,看着男子下身挺立的帐篷嘴里咽了一口口水。
  男子抓住莲月,鼻子靠近莲月的身体嗅了嗅,味道莲月身上的味道突然显得极度兴奋,抓住莲月的手一把把莲月拉倒自己的怀中,胯间的帐篷也从莲月的双腿直接直穿而过,穿过莲月的双腿不停的摩擦着莲月的胯间。
  莲月被男子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但随即下体感受到男子下体的长棍摩擦,一股酥麻从股间直冲大脑,忍不住放出了一声“嗯~~~~~”
  男子听到莲月的叫声又“咩~咩~咩”的叫了几声,随着叫声男子身形突然膨胀了起来,身上的皮肤开始龟裂,露出里面黄褐色的粗毛,脸皮也被撑的越来越大,“嘭”的一声头顶上突然多出了一对圆圆尖尖的动物耳朵。
  男子丝毫不在意,只是用自己的脸不停的在莲月那对傲人的玉女峰上磨蹭着。
  莲月被男子头顶突然多出一朵圆耳吓了一跳,这一惊莲月心神稳定了一下,趁着一下莲月赶忙运转合欢决内功心法,逐渐眼神又明亮了起来。
  这才看清眼前男子的模样,这哪是一个人啊,身上的皮肤尽数撕裂,露出里面动物的粗毛,抓住自己的手不知什幺时候变成了动物的蹄子,脸上也露出了粗大的黑鼻,胯间摩擦着自己下体的长棍早已顶破裤裆露出了一根红亮的平头阳具。
  莲月趁着此物在兴奋之间赶忙运转心法回复气力。
  那物似乎不满足在莲月胯间摩擦,下身往回退了两步,不停的在莲月胯间顶着,应该是在找莲月玉洞所在。
  莲月哪能给它这种机会,心法运转气力已然回复自身,双腿狠狠一夹,只听‘咔擦’一声,本在莲月胯间顶着的长棍应声而断。
  “咩!!!!!”一声惨叫从莲月面前此物嘴中叫出。
  莲月丝毫不停顿,运起全身劲道,一记手刀直劈此物勃间,随着莲月手刀落下,此物的外皮尽数掉落,这才看清眼前此物是何东西。
  原来是一只黄褐色长嘴獐子,此时被莲月打倒在地,嘴里痛苦的呻吟着。
  莲月还未下山就被这畜生戏耍,差点着了道,心里怒火大起,举起手又想发难。
  獐子一看这女人想要了自己的命,赶忙磕头求饶,虽然未能口吐人言,但看着獐子不停用头磕着地,莲月也明白这畜生的意思,收回手掌长舒一口气。
  “念你是祖师驯服今日就饶你一命。”莲月道。
  獐子心想“我靠!是你师傅让我试试你,没想到你个小妮子下手这幺重,我的阳具都被你弄断了,不休息个十年半载怎幺可能恢复的过来,我好歹也算你祖师一辈了,你师傅这次可把我坑惨了。”但是嘴里却只能发出小声的“咩”叫。
  莲月说完转身就想离开,但是獐子见她要走连忙大声的叫唤两声,似乎想留住莲月。
  莲月没好气的说“还叫!是不是想找死?”
  獐子连忙低头,只是看一眼莲月又往身后树林望去,反复几次莲月这才明白道“你是想让我跟你去那片树林?”
  獐子赶忙点头。
  莲月有点怀疑的看着獐子,但是獐子此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望着莲月,莲月有点想笑但是憋住了“好吧!量你不敢再犯,走吧!”
  獐子艰难的站起身子,四条腿还在微微打颤,摇摇晃晃在莲月前面带路,走过树林来到一面石壁之前。
  莲月一看这石壁下有一处石洞,心想难道这是师傅说道能精进我功力的地方?
  莲月就问道“这是什幺地方?”
  獐子有口却不能言,只是用嘴轻咬莲月的衣角把她往洞口拉,示意她进洞。
  莲月有点讨厌这獐子“好啦~别咬我衣服,你讨打是不是,我知道进去啦。”
  獐子听莲月又要打它赶忙松开嘴,在莲月前面带路率先走进了石洞内。
  莲月跟着獐子进到洞内,周围都是黑漆漆的石壁,伸手不见五指,莲月拿出包里的火折子,这才看清周围,光秃秃的石壁没有任何东西,獐子还在往前走,好像目的地还没到,走了大概有十丈远獐子才停下。
  莲月接着火折子的光微微看到獐子好像是站在了一滩水的前面,走近一看居然是一处天然的小泉,不过一丈长的圆形的水池,獐子‘咩~’的叫了一声。
  莲月看向獐子才发现水池边居然还有石灯,走近一闻里面还有火油,用火折子点燃过后火势还很凶猛,一下就照亮了整个石洞内。
  莲月才终于看清石洞情况,石头到水池就已经没路可走了,而且水池对面还有一座比道观小一些的白眉像,而且白眉像的面前有一个香炉,炉内还有香灰,想必是师傅经常来拜祭的,水池旁立了一个石碑,上面只有三个字‘回春泉’。
  莲月到了白眉像前鞠了一躬,回到泉水边心中还是不明白师傅说的精进功力的方法在哪,身后的獐子却用头轻轻的顶了一下莲月,莲月回头一看,獐子还是继续用头顶她,好像是想把她顶到泉水里。
  “你是想让我下去?”莲月问道。
  獐子连连点头。
  莲月又围着泉水走了一圈没发现任何异常,难道泉水下面有蹊跷?
  也不再犹豫,直接解开衣带褪下虎皮裙,霎时一副绝美的酮体展现出来,旁边的獐子看到面前赤裸的莲月顿时又起淫心,但是胯下的阳具被莲月用双腿夹断,看到眼前的没人阳具又起了反应,但是断裂的疼痛更加剧烈,嘴里又发出痛苦的叫声。
  “活该!”莲月好笑道,随后一个纵步越入泉中。
  夏季的天气一入水莲月就感觉全身清凉,而且这泉水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一天赶路下山的疲倦瞬间就全无,莲月忍不住舒服的‘啊~’了一声。
  莲月游了一会儿适应了之后,在水面大吸一口气一头栽进了水里。
  借助着岸边的石灯,水下的情况也看的比较清楚,泉水不深,大概就一丈左右,而且水底很干净没有任何活物和水草,水底好像有什幺东西一闪一闪的亮着白光,莲月快速的游到底定睛一看才看到原来闪着光是一颗白色的珠子,珠子不大如同珍珠般大小,莲月游近了拿起来一看。
  珠子入手之后一股暖流顺着莲月的手指传到身体,而且功力居然在不自觉间一丝一丝的增长,这珠子竟如此神奇?

第三章 神奇的宝珠


      如果长年带着此珠就算不主动修炼也能达到非普通人的境界啊,这里的泉水肯定也是因为此珠才有这缓解疲劳的功效,这獐子应该是长年饮用此水现在变得能听懂人言。
  胸前一紧感觉自己憋气快到极限,珠子握在手中游向水面。
  “哗啦”一声莲月头探出水面大大的吸了一口气,慢慢游向泉边,手撑地直接跃出水面整个人平躺在泉边的地上,一对玉女峰及时平躺着也显得巍峨耸立,莲月嘴里大口喘着气,双峰随着喘息在胸前一上一下很是诱惑。
  莲月拿出手中珠子看着非常高兴,师傅果然没骗我,有了此珠我的修为大可精进不少,休息了一番莲月才站起身子,看见獐子还在一旁躺着而且不敢直视她不由觉得好笑,走到包袱旁拿出一套干净衣物,运功蒸发了身上的水气,身体干掉之后穿上衣物,这套衣物还是师傅下身为莲月买的,平时莲月都舍不得穿,这是一件深兰色的织锦长裙,裙摆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的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细腰给束住,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莲月穿上这这套衣物更像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
  旁边躺着的獐子看到莲月此番打扮更是双眼发光,可惜自己只是一只畜生,如果自己真能幻化人形当真想与眼前绝美女子云雨一番。
  “好看吗?”莲月走到獐子面前转了一圈问道。
  獐子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看到獐子这番模样莲月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好啦!你在此地好生修养,趁天还没有黑我要下山去了。”莲月收拾好自己的衣物就准备走出石洞。
  獐子见鹤发老人的交代已经完成,巴不得这小祖宗早点离开,再让莲月诱惑下去,自己的阳具伤势可能会越发加重,嘴里发出“咩”的一声似乎再说着再见。
  莲月没有犹豫把那神奇的珠子贴身放在了胸口,径直走出石洞,天色依然有点昏暗,但对于莲月来说并不影响她赶路。
  精神抖擞的她脚下轻功一跃,飞出了数丈之远,一路飞驰而过根本不停歇,到了山脚下已经是明月当空了。
  莲月继续前进,记得师傅说过山下五里之外有一小镇,今晚就赶到那里休息一晚,而且怀中的珠子不停的为自己输灌内里,自己已经连续赶路快一个时辰了,丝毫没有一丝无力感,这珠子当真是个宝物。
  五里路程转眼就到了,莲月终于看到了点点火光,前面应该就是师傅说的那个镇子了,木制的牌坊上面写着‘明月镇’,牌坊上面还挂着两盏灯笼亮着悠悠的红光,镇子不大,大约有二三十户人家,已经是亥时了,街上已无行人,莲月走到了一家客栈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位年约十七八岁的小伙,睡眼朦胧的打开门缝问着“这大半夜的谁啊?”
  “小二,你这还有客房吗?”莲月问道。
  年轻的小二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站在门口的莲月,顿时有点口吃“有....有....姑娘你..是要...住店吗?”可能是从未见过像莲月这样美丽的姑娘说话都不利索了。
  “我要一间客房。”莲月丝毫不在意小二的样子。
  “好..好勒..您里面请。”小二打开大门迎进了莲月。
  交了银子小二把莲月领到二楼房间询问一下还有没有什幺吩咐。
  莲月摆了摆手示意小二没事了,小二笑着就退出了房间。
  莲月赶了一天的路,虽说不累但是夜晚还是该休息了,关上房门就准备休息了。
  刚躺在床上还未入眠,就听到房顶有瓦砾轻微响动,立即凝神静听,果然房顶有人。
  再说这明月镇,莲月刚进镇中就有一黑衣男子发现莲月,这黑衣男子人送外号‘八臂猿’本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梁上君子,今夜路过明月镇本想救济一下自己的空空如也的荷包,刚换上夜行衣准备勘察一番,没想到居然看到了镇外走进一位绝美的女子,八臂猿虽说是梁上君子,但是没少做采花之事,不知道多少闺房睡熟的女子被他糟蹋,虽说阅女无数,但是像今夜看到的女子乃属极品中的极品,那绝美的容颜,那挺翘的双峰,圆润如玉的双臀,修长的美腿真是绝妙啊!
  八臂猿一路尾随跟到了客栈,见此女入住兴奋不已,拍了拍自己怀中的迷魂香,嘴里小声念叨‘宝贝哥哥今晚又得靠你享福了。’说完纵身一跃,三米多高的房顶被八臂猿一跃而上,可见此人轻功了得,待在房顶上听到了女子房间位置,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顶边,翻身一倒单手抓住房檐正好挂在了莲月入住那间客房的窗外,手指轻轻的捅破窗户纸,透过手指大小的破洞正想往里观察。
  突然破洞伸出一白皙的手指直戳八臂猿的右眼,八臂猿触不及防被手指直插眼窝,疼的他大叫一声“啊~”眼睛吃痛手上一松,就从房檐上掉了下去。
  “扑通”一声八臂猿摔了个实,双手捂着自己的右眼在地上打滚。
  “吱呀”一声莲月的窗户就打开了,莲月从窗户上探出身子往下一看嘴里大骂“本姑娘的房你也敢上,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还不快滚!”
  八臂猿从未吃过这样的亏,没想到这女子竟是一位高手,自己连迷魂香都还没来得放就被戳了右眼,自己虽然轻功了得但是拳脚却是不行,想到这马上里翻身快速的逃走,不敢有一丝耽搁。
  莲月嘴角微笑,你个小贼敢打本姑娘的主意,关上窗户继续躺倒床上休息。
  楼下小二听到一声巨响赶忙出来查看,可街上空无一人,难道自己听错了?又关上客栈大门继续睡觉。
  一夜平静就到了第二天。
  一大早明月镇的镇长家中大堂之内坐着一名三十左右身板瘦小的男子,男子右眼还缠着纱布,正在大堂内来回走动,仿佛是在等什幺人。
  此人正是昨夜被莲月伤了右眼的八臂猿,八臂猿闯荡江湖多年,从未在女人身上吃过亏,心胸狭窄的他立即想到了办法,知道明月镇的镇长是一位背后势力极大的人物,所以早早就来拜访。
  “是谁一大早就来打扰啊?”说话间大堂门口走进了一位衣着华丽的男人,来人一身玄色长袖蟒袍,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但是却是一身肥肉,脸上的横肉随着他的每一步都在抖动,此人正是明月镇镇主‘王虎’。
  八臂猿见王虎终于来了,赶忙笑脸上迎“哥哥你终于来了,让小弟好等啊。”
  王虎一大早被人吵醒说有客求见本是不爽,但是见来人是八臂猿还是客气笑道“原来是八臂兄,什幺风把你给吹来的?”说完坐在了大堂上座。
  “哥哥,小弟本不想打扰,但是这次来却是有天大好事告诉哥哥。”八臂猿一口一个哥哥叫的好不亲热。
  王虎心想你个小贼能有什幺天大好事分享给我?但嘴上还是笑着问道“是什幺好事让八臂兄亲自登门告知?”
  八臂猿一脸坏笑“我知道哥哥平时喜好美女,这镇上有一名绝世美女不知哥哥可否知道?”
  王虎虽说是明月镇镇长,但是平日没少干欺男霸女之事,镇上的能入他眼的女人他都玩了个遍,哪里有什幺绝世美女,王虎有点奇怪的说道“这镇上如果有绝世美女我怎会不知道?”
  八臂猿微微一笑说道“如果是镇上所住之人哥哥肯定知晓,但是如果是外来的......”
  王虎心想镇上的女人都玩的差不多了,如果真如八臂猿所说有一名外来的美女当然不能放过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八臂猿喝了一口茶“昨夜小弟本想救济一下自己的荷包,哪知看见镇外来了一名妙龄少女,那双峰,那臀,那玉腿可谓是极品中的极品,看那女子的年纪说不准还是个雏儿,特来告诉哥哥。”
  王虎听完八臂猿的形容也是心头了然,也是一笑随即说道“特来告诉我?怕是你在这女子手上吃了亏想来找我找回场子吧?你这右眼怕也是被这女子所伤吧?”
  八臂猿见王虎一语道破自己的糗事摸了摸右眼的纱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王虎冷笑一声“你是想我去找这女子,帮你报右眼之仇吧。怪不得你会来找我,如果这女子是普通人可能早就被你吃了还能轮到我?”
  王虎说出八臂猿心中所想被弄的尴尬不已,顿时不知如何回答。
  王虎继续说道“但是嘛~如果这女子真如你所说如此美丽那哥哥也不怕麻烦,陪你会会这女子。”
  王虎在这镇上早已玩遍所有女人,今日听八臂猿所讲的女子竟是如此极品,此番前去擒住此女不仅能让八臂猿欠自己一个人情还能享受一番何乐不为?
  八臂猿听到王虎愿意为自己报仇心里着实高兴,连声称好说道“那哥哥我们现在就去吧,我看那女子今日就会出镇,去晚了怕是扑个空啊!”
  王虎一抬手“前方带路。”说完起身拿起桌上一只紫茶壶拿在手上。
  八臂猿兴奋的走在王虎前面直奔莲月所住的客栈,心想你这小妮子伤我右眼,今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再说客栈内,莲月也是早早起来,让小二准备一些干粮和清水,自己则是在客房吃着小二送来的早点。
  一边吃着一边看着窗外,虽说是早上但清水镇街道已经是人来人往,各式的小贩高声叫卖,菜农也摆好自己新鲜的蔬菜等着人来光顾,莲月从小山上长大,从未见过如此热闹的早市,看着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心里想到山下果然是另一番风景。
  八臂猿与王虎二人都是习武之人,脚程不慢没一会儿就到了客栈。
  客栈掌柜一看镇上的恶霸来了,赶忙陪着笑脸上去迎接“镇长大人什幺风把您给吹来了?”
  王虎一把推开掌柜看向身边的八臂猿问道“就是这家客栈?”
  八臂猿点了点头。
  “你这是不是住了一位外来女子?”王虎质问掌柜。
  可昨夜接待莲月却不是掌柜,掌柜赶忙招呼小二过来询问,小二当然知道眼前这位凶神恶煞的主是谁,急忙回答“是!昨晚是有一名面生的姑娘入住,而且.....而且长的十分漂亮。”
  王虎笑道“那好!去把这位姑娘请下来,本大人有事问她!”
  小二哪敢不听,马上跑到了二楼敲门。
  “请进。”莲月说了一句。
  小二应声推门而进,莲月见小二一脸慌张有点奇怪的问道“有什幺事吗?”
  小二回答“姑娘我们镇长就在楼下,有事找您。”
  莲月更是奇怪“镇长?有事找我?什幺事?”
  小二点头说是“还请姑娘下楼自行询问,小的只是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