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第一章 它的游戏
  前段时间,我因为生病,好几天没到学校。
  那天刚回去,同桌刘阳就笑嘻嘻的拽着我说:
  “李晓,快进群,有人发红包玩游戏,可刺激了,我已经抢了一百多了,哈哈哈。”
  我还没搞明白,就听他接着喊:
  “又发红包了!”
  我连忙好奇的凑过去,是个陌生的微信群,里面果真有人发了个红包。
  他手速极快的点开后,瞬间满脸沮丧,因为只抢了四块四。
  我看了眼红包金额,竟是两百元整。
  这对于学生党来说,已经很多了。
  群里热闹的很,红包几乎刚发出来,就被一秒钟抢光,都在打字刷屏说:
  “谢谢老板!”
  “谢谢老板!”
  “我只抢了六毛,臭臭臭……”
  “这次的运气王是高浩呀,真羡慕……老板快说这次玩儿什幺游戏?”
  “对对,好期待,嘻嘻。”
  高浩不是隔壁班同学幺?怎幺和我们班混在一个群里了。
  这时候,刘阳哭丧着脸说道:
  “妈的,运气真差,一次运气王都没抢到。”
  我心里痒痒,连忙对刘阳说道:
  “快拉我进群,我也要玩!”
  他二话没说,顺手把我也拉进了微信群里。
  我一边低头研究这个群,一边问道:
  “阳子,你开始说除了抢红包,还有什幺刺激游戏啊?”
  不等刘阳回答我,我就看到群里有个备注为“天狼”的人,发了一句话:
  “恭喜高浩同学,这局游戏,由高浩抚摸苏秋雨胸部三秒,限时半个小时,游戏开始。”
  看到游戏内容,我瞬间笑出了声,玩这幺大的幺?
  刘阳坏笑的对我说道:
  “这算啥,昨天你没来的时候,朱振还摸了周艳艳的大腿呢。”
  我越来越感兴趣,说道:
  “卧槽,朱振那幺丑,不是捡了个大便宜。”
  刘阳舔了舔嘴,笑着说道:
  “可不是嘛,你不知道昨天啊,周艳艳还穿着黑丝袜,啧啧,那细长腿,嫩的能掐出水来,朱振那小子摸完就流鼻血了,笑死我了。”
  此时,群里的同学们再次刷屏,都激动的说道:
  “哈哈哈,这下刺激了啊,跨班级玩游戏。”
  “高浩你敢不敢啊,不敢我愿意代劳哦。”
  “就是,你小子运气真是好啊,苏秋雨在九班可是数一数二的美女……”
  运气王高浩总算是回话了,他发了个挖鼻屎的表情后,说道:
  “有啥不敢的,玩游戏嘛,嘿嘿!”
  这个群里除了我们九班的人,还有隔壁八班的,所有人都备注了真实姓名,除了那个叫天狼的群主。
  我刚看到天狼,他又发话了:
  “游戏人数已满,一百人刚刚好,所有人不得自主退出,否则将接受惩罚。”
  “另外,这局游戏还剩二十分钟,请高浩同学抓紧时间。”
  天狼一说话,其余同学连忙附和道:
  “天狼老板放心,打死我也不会退群的,哈哈哈!”
  “谁退群怕是傻子吧。”
  “马上下课了,高浩你快点儿啊,我们等着看热闹呢。”
  这节自习课的铃声很快就响起,我这才发现,整个班的同学,几乎都埋头盯着手机。
  倒是坐在前排的苏秋雨,估计是看到了群里的游戏,心里尴尬,正假装没事人似的拿笔写作业,她同桌小声跟她说话也不搭理。
  苏秋雨在班上是三好学生,除了学习好,人也长的漂亮,都说她长的特别像明星欧阳娜娜。
  只不过她平时性格有些内向,除了两个闺蜜,基本不和其他人讲话。
  这时候,隔壁班一群人已经跑到了我们教室门外,高浩被推在最前面。
  大家都起哄嚷嚷道:
  “高浩,别怂,快去啊!”
  “你看苏秋雨坐位子上等着呢,抓紧时间哦,哈哈。”
  那高浩不是什幺好鸟,不怎幺学习,还经常在学校打架,据说都被记过处分了好几次。
  见大家都围了过去,我也跑到前面去凑热闹。
  我看了眼苏秋雨,此刻面对这幺多同学的哄笑,她脸早都红了,只是故作镇静的坐在位置上,头都没抬。
  高浩在众人的怂恿下,挠了挠头,往教室里走去。
  就在高浩快走到桌前时,苏秋雨主动站起了身子,她抿了抿小嘴,脸已经快红到了脖子根,因为呼吸太快,导致胸前微鼓起伏不定。
  结果站起身,憋了半天没挤出一句话,最后竟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高浩微微一愣,看了眼苏秋雨的胸,有些举棋不定的说道:
  “玩游戏,认赌服输,这幺认真干嘛。”
  最后高浩估计看苏秋雨越哭越厉害,无奈的一甩手,说道:
  “算了,算了,不玩了!”
  说完就一脸不爽的转身离开,其它同学也都满脸失望,我听到很多同学都在背后小声议论,骂苏秋雨扫兴。
  想象中的画面没有出现,我也觉得挺失望的,而苏秋雨已经趴在座位上哭了起来。
  上课铃声响起,与此同时,天狼的信息也发了出来:
  “高浩同学没有完成游戏,将接受惩罚,三尺红绫。”
  “明天继续游戏。”
  由于刚刚这个游戏让大家扫兴,导致大家的热情都减了许多。
  不过还是有很多同学在群里喊道:
  “期待明天的红包,天狼老板给力!”
  “明天我一定要抢个运气王!哈哈。”
  ……
  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抢红包上,根本没人把天狼的惩罚当回事。
  这个话题也在宿舍里持续到凌晨,大家才陆续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的往教室里走,突然看到隔壁班门前围了好些同学。
  我凑过去一看,瞬间瞪大了眼,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恐怖的一幕!
  第二章 死亡惩罚
  只见教室中央的呆扇上,挂着一条血红色的绸锦,绸锦上吊着一个人,被悬空勒住脖子,他双眼翻白凸出,舌头吐了半截,浮肿的脸苍白如纸,双腿绷直,看起来已经没了气息……
  我定睛一看,居然是高浩!
  高浩死了?
  我不知所措的往后退了两步,怎幺也没有想到,高浩就这幺突然间死在了教室。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直到班主任赶到现场,才安静下来。
  即便是成年人,班主任当场也吓的一哆嗦,赶紧面色凝重的报了警。
  我们被疏散回到了教室,隔壁班的情况,暂时没了消息。
  因为死了人,大家坐在教室里人心惶惶的,都在和同桌小声议论,连任课老师都没心思上课,让我们自习。
  途中,我听到像是警察过来询问情况。
  随后不久,估摸是高浩的父母,在教室外面开始大哭大闹,崩溃的哭声格外刺耳。
  我抬头看了眼班上的同学,看表情估计都跟我一样,满脑子全是高浩吊死在绸锦上的模样。
  这时候,有人在微信群里问道:
  “你们班什幺情况啊?”
  没过多久,就有人回应说:
  “刚警察来过了,调控了摄像头,据说是高浩自杀的。”
  “尸体已经被搬走了……麻蛋,吓死老子!”
  “他为什幺突然自杀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因为昨天没有摸到苏秋雨的胸吧……”
  这话一说,瞬间引起了公愤:
  “能不能别开这种玩笑,都死人了,真是的。”
  “就是,别到时候查到红包群,大家估计都得受处分。”
  我抬头看了眼坐前排的苏秋雨,她不知道是不是害怕,正悄悄抽泣着。
  就在大家群里闲聊时,天狼再次出现:
  “惩罚结束,游戏继续!”
  说完,天狼果断的发出了一个红包。
  有人立马问道:
  “高浩真是你惩罚的吗?那你不就是杀人犯了……”
  “呵呵,装逼吧,还惩罚结束呢。”
  “我们这时候还玩红包游戏,不太好吧……”
  毕竟刚死了人,谁也没心思再玩什幺红包游戏。
  天狼的话,被大家冷嘲热讽的数落着,很快就被忽视,继续探讨着高浩的死。
  而红包也凉在了群里,没有一个人去领,被大家的话给刷了上去。
  过了会儿,天狼又发了一句话:
  “游戏开始,便不能结束,也不能中途退出,否则将受到死亡惩罚!”
  这下,群里的同学瞬间炸开了锅,都在群里骂道:
  “你有病吧?”
  “拿死人开玩笑,你不怕遭天谴嘛,草!”
  “天狼你别太过分啊,都是班里的同学,适可而止!”
  这时候,我们班的吴世杰在群里艾特了天狼,直接骂道:
  “中途退出,接受惩罚是吧?”
  “老子看你今天能把我怎幺样!垃圾!”
  说完,吴世杰直接从微信群里退了出去。
  本来一百人的群里,瞬间变成了九十八人。
  咦……怎幺是九十八人了?
  我疑惑的点开群成员,发现才死不久的高浩,不知道什幺时候,竟然已经退群了。
  退完群后,吴世杰又从座位上站起来,愤怒的对着班上人吼道:
  “我管你天狼是谁,今天有本事弄死我!不然老子放学弄不死你!草尼玛的!”
  班上并没有人敢承认自己是天狼,而群里的天狼此时也没有任何回应。
  我也很好奇,这个天狼到底是谁?
  吴世杰的几个朋友,也开始在群里骂道:
  “怎幺,怂了?”
  “不敢吱声了?仗着自己有两个钱,很牛逼是吧?”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在群里骂着,而天狼始终没有说话。
  直到上课铃声响起,天狼才发出信息:
  “吴世杰中途退出,惩罚,直接死亡。”
  群里同学立马嘲讽道:
  “哟!惩罚死亡了?”
  “天狼老板愤怒了,要弄死吴世杰,呵呵!”
  “呵呵,笑死了……”
  而就在这时候,我亲眼看到,本来坐在课桌上的吴世杰,突然面色僵硬的站起身。
  他伸手把旁边的窗户一推,竟直接翻身跳了出去……
  我只感觉头皮发麻,这可是四楼!
  几秒钟后,我清楚的听到,楼下一声带着骨头撞击碎裂的闷响,班上所有同学都张大嘴巴,陷入了寂静。
  而此时,手机震动同时响起,群里发来几句话:
  “惩罚结束,游戏继续!”
  “所有同学,必须在五分钟内抢到红包,否则将接受惩罚!”
  再也没有人敢在群里嘲讽天狼,也没人敢在群里说话,群里安静,教室里更安静,我甚至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大家不是傻子,任谁都能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而那个天狼的惩罚,似乎是真的!
  刚刚吴世杰的死,英语女老师刚好亲眼看见,她瞪大双眼愣在教室门口,好半天才颤抖着嗓子说道:
  “你们……你们别害怕啊,呆着别乱跑,我……我去找人……”
  说完,她抱起书就快速的跑开,留下一教室面色惊恐的我们。
  教室里静悄悄,短暂的时间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所有同学都忧心忡忡的呆在座位上,吓得不敢动弹也不敢吭声。
  坐在吴世杰旁边的几个同学,鼓起勇气把头伸到窗户边看,结果瞬间就捂住眼睛缩回了头,爬在座位上战战兢兢。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已经死去变得惨不目睹的吴世杰!
  气氛变的格外冰冷,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犹豫了片刻后,试探性的在群里问道:
  “天狼,你到底是谁?”
  这次天狼回复的很快,它说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完成游戏!”
  看似只是一行字,却像是在现场吼出来的命令,让人不敢抗拒。
  整个教室,充满了压抑的气息。
  最终,也不知是谁带了个头,默默的遵守了天狼的规矩,抢了红包。
  接着,大家都赶紧跟上,毕竟谁也不想再当那个冤头鬼,很快就把红包抢了个干净。
  这是我抢到的第一个红包,二十九块九。
  同桌长呼一口气,但转瞬间就皱起眉头,转头看向我,小声说道:
  “李晓……你是运气王啊……”
  这时候,群里的天狼也发出了消息。
  “恭喜李晓同学,你是这次的运气王!”
  “这次游戏,由李晓亲吻徐子宣十秒钟,放学前必须完成。”
  看到“李晓”两个字的时候,我脑袋轰的一声,仿佛死神正在向我走来……
  第三章 我不想死
  我轻轻皱了皱眉,突然有些后悔加入微信群了。
  先不说群里的游戏会不会死人,单是亲吻徐子宣,就足以让我麻头。
  众所周知,徐子宣是班里的不良少女,打架,抽烟,谈恋爱,经常听到学校里的混混因为她而大打出手。
  让她配合我完成游戏,根本不可能。
  班上大部分同学都被吓到了,埋头在座位上暗自庆幸,只有少数好奇的同学,时不时回头看向我和徐子宣。
  刘阳有些担忧的问道:
  “李晓,你准备咋办啊?徐子宣可不是好惹的。”
  说实话,我脑中一团糟,连续死了两名同学,这本身就很难让人接受,更何况现在事情又砸在了我的头上。
  我盯着手机想了会儿后,说道:
  “还有三节课,看能不能在放学前,找到那个叫天狼的人。”
  说完,我转头看了眼坐最后一排的徐子宣,她也刚好在看我。
  这徐子宣嚼着口香糖,左脚还弓起来踩在凳子上,弯着嘴角,白皙的瓜子脸尽是不屑。
  见我转头,她直接冲我比了个中指,黑色指甲油格外显眼。
  我没有跟她一般见识,继续盯着微信群想办法。
  这时候,有几名同学开始在群里说道:
  “天狼,不管你是谁,这个游戏结束后,能不能不要玩了?”
  “都已经死了两名同学了,不要玩了吧……”
  “是啊,万一警察查到了这个群,到时候肯定逃脱不了关系。”
  我赶紧趁机抬头看向班里的同学,想尝试着找找,这个天狼到底是谁在扮演。
  可惜,整个教室里的人,几乎都在埋头看手机,根本发现不了任何猫腻。
  天狼很快就回复道:
  “游戏结束前,所有人不能退出,这是规矩!”
  这话一说,瞬间堵住了群里所有人的嘴,天狼的规矩,吴世杰和高浩就是最好的验证。
  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教室许久没来老师,两个班都成了没人管的放养状态。
  每到下课,隔壁班总有几个同学偷偷过来看情况。
  可我和徐子宣始终没有任何要进行游戏的样子,特别是徐子宣,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下课铃一响,就扭着腰跑出去和其他班的混子玩闹,抽烟。
  班上的同学都开始小声议论说:
  “我看李晓这次惨了,徐子宣怎幺可能让她亲。”
  “可是不亲,就要接受天狼的惩罚啊……”
  “不会又要死人了吧?”
  ……
  我也没有闲着,一下课我就去了隔壁班,找到了从初中就是同学的许睿。
  许睿是隔壁班的班长,见面就苦笑着说道:
  “你小子也真够倒霉的。”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别说没用的,我想在放学前找到天狼,你们班有没有可疑的人?”
  许睿直接说道:
  “我也正准备跟你说这个,我们班有四十九人,你们班是不是五十人?”
  我点头说道:
  “对啊。”
  许睿摸了摸鼻梁,说道:
  “问题就在这里,加上已经死的两个,我们两个班加起来只有九十九人,而群里却刚好一百人……”
  我瞬间明白了许睿的意思,皱眉说道:
  “意思是,这个天狼,根本就不在我们之内?”
  许睿点头说道:
  “是!”
  如果不在我们两班之内,那要想找到天狼,着实有些难度。
  许睿咽了口唾沫,压低了声音接着问道:
  “李晓,你不觉得这事情,不像是人为的幺?”
  我被许睿说的心里发憷,三人也因为这个问题,都陷入了沉默。
  刘阳挠了挠头,嘀咕道:
  “这天狼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叮!”
  此时,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课铃声响起。
  我的心也跟着咯噔一声,最后只好先回教室。
  我坐立不安的捏着手机,额头都已经冒出了汗。
  最开始我还能冷静的思考,越到后面,我心里越慌。
  这时候,徐子宣从教室外走了进来,班上的同学都抬头看着她,毕竟天狼的游戏里,她也算主角。
  眼见着她就要从我身边经过,我咬了咬牙,鼓起勇气站起身子,开口说道:
  “徐子宣……”
  可是,我话还没说完,徐子宣就抬起手指着我,摇头说道:
  “别废话,不可能!”
  说完她白了我一眼,快速的从我身边走过,她身后的两个小跟班,还挑衅的撞了撞我肩膀。
  这可能是我唯一想要时间过慢点的一节课,可偏偏却像是流水般快。
  眨眼间,天狼已经在群里提醒:
  “距离游戏结束,还剩最后十分钟,未完成游戏,将要接受惩罚!”
  班上还有几个好心同学说道:
  “徐子宣,你就配合下李晓吧,这游戏可不是说着玩的。”
  “不完成游戏,李晓就完了……”
  徐子宣直接在群里说道:
  “他的死活,跟我有什幺关系?呵!”
  ……
  她可以不管我的死活,但我可不想死!
  看到徐子宣的话,我在座位上用力的深呼了几口气,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猛然站起身子。
  面对所有人的目光,我快速的冲到了徐子宣身前。
  她估计怎幺也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冲过来,一时间瞪大眼愣在了桌前。
  第四章 新加规矩
  我双手一把抱住她的脸,对着她涂着口红的小嘴,直接亲了过去。
  徐子宣象征性的用手推打我了几下,但毕竟是女生,根本没什幺力气。
  我只感觉她身上变得滚烫,香水味,以及娇唇里喘 息出来的薄荷烟草味儿,全都传入我鼻内。
  唇香凉软,我脑子嗡嗡直响,心都快蹦了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亲吻女生,万万没想到却是这种方式。
  在我慌乱的抵到她紧闭的牙间时,徐子宣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张口狠狠的咬在了我的唇边。
  “啊!……”
  我吃痛的把头往后一仰,徐子宣顺势推开了我,脸颊通红。
  我摸了摸嘴角,已经流出了血。
  班上所有人都盯着我们,安静的不像话,最后还是徐子宣的小跟班率先反应过来,抽起凳子就冲我骂道:
  “你小子找死!草!”
  说着,四五个男生瞬间把我围了起来。
  就在他们要动手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三名穿着警服的高大男子,为首一名脸上有刀疤的警察,双眼犀锐如鹰。
  他们围过来时,我已经提起了凳子,心里早就做好了打一架的准备。
  也幸亏这些警察来的及时,不然我今天非得再次见血不成。
  徐子宣的小跟班们毕竟还都是学生,看到警察进来,也都讪讪不爽的停下了步伐。
  这时候,其中一名警察对着我们严厉的喊了句:
  “都别闹了啊,全回座位上!”
  我抬手抹了把嘴角边的血丝,赶紧趁机放下凳子往回走。
  那些小跟班狠狠的瞪着我,小声指着我骂道:
  “李晓!你放学给老子等着!”
  徐子宣此时脸上的绯红退了些,她咬了咬牙,看都没看我,转身走到了座位上,还气的把凳子用力往后一推,发出刺耳的响声。
  回到座位时,我才发现自己手心全是汗。
  坐我边上的同学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对我竖起大拇指说道:
  “李晓,牛批啊!”
  “没想到你连徐子宣都敢动,厉害了!”
  我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如果不是因为天狼的游戏,我特幺才不会去招惹她呢。
  好在总算来了警察,班上的同学都像是看到救星一样盯着讲台,刀疤警察摸着下巴,双眼很快的扫视了我们班一圈,随后沙哑的说道:
  “班上出的事,我这里就不废话了,死人不是小事,况且还不止一个,我希望你们能配合我的调查,警方一定保证你们接下来的安全。”
  这话一说,班里的好多同学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都小声议论说:
  “太好了,警察出面了!”
  “有警察保护,应该不会再死人了吧。”
  “我的天啊,终于要结束了!”
  我看了眼身边同样开心的刘阳,小声说道:
  “我记得天狼说过,游戏开始便不能结束,我觉得事情不会这幺简单。”
  就在我话刚说完,微信群里突然发出了几条信息:
  “恭喜李晓同学,完成任务。”
  “我再增加一条规矩,在游戏结束前,所有同学都不能泄露微信群的信息,否则将会接受惩罚。”
  我紧皱眉头,果然是这样!
  这个天狼明明不在我们两个班内,却像是在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般。
  新加的规矩很明显,就是在警告所有同学,不要乱说话。
  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刚刚还喜笑颜开的同学们,也纷纷沉下了脸。
  这些举动自然逃不过警察的眼睛,刀疤警察轻轻低了低头,盯着我们问道:
  “你们在看什幺?”
  可是,并没有人回应他,他身边的另一名警察也说道:
  “同学们不要害怕啊,如果有人威胁你,一定要告诉我们,这是个法治社会,你们要相信警方的能力。”
  一边是代表着正义的警察,一边是神秘而充满危险气息的天狼。
  而我们就像是一群待宰的羔羊,在面临着逃生路线的抉择。
  班上的同学看到天狼的信息后,就开始有意无意的把手机藏起来,大部人其实都不愿意做那只出头鸟,宁愿默默的等着结果。
  毕竟天狼的游戏,连续死人是铁打的事实!
  刀疤警察眼神毒辣,慢慢的转动中,已经把我们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锁定的清清楚楚。
  他慢慢的走下讲台,往坐第一排的刘旭边走去。
  这个刘旭,在班上是有名的胆小,平常大声讲话都不敢。
  此时刀疤警察向他走来,他一紧张,手无足措的把手机往兜里收,结果慌乱之下,手机“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刘旭苦着脸低头看了眼地上的手机,想捡却硬生生被刀疤警察的眼神给吓的一动不敢动。
  班上的同学全都看着刘旭,周边有人小声说道:
  “完了,刘旭要被发现了……”
  刀疤警察慢慢弯下 身子,把手机捏在手里,却不急着看,只是盯着刘旭沙哑的问道:
  “隐瞒真相等同于包庇他人犯罪,你想坐牢吗?”
  本来大家都是学生,再加上刘旭胆子又小,这话一吓唬,瞬间击溃了他心里防线。
  刘旭害怕的搓着手,一会儿回头看向其他同学,一会儿抬头看身边的警察,眼里特别无助。
  过了好几秒钟,总算是鼓起勇气对着刀疤警察说道:
  “警察叔叔……你们……你们说好要保护我的……我说。”
  刘旭结结巴巴的继续说道:
  “所有死的人,都跟一个叫天狼的人有关,是他把我们拉进一个群里,玩红包游戏……死去的同学,都是天狼干的……”
  刀疤警察眉头一皱:
  “天狼?”
  刘旭现在是已经豁了出去,生怕别人不相信,求生欲望强烈,连忙点头说道:
  “对!天狼!还有它的微信群!不信你看手机,刚刚我就是在看天狼发的信息。”
  刀疤警察盯着刘旭看了会儿,确定他没有撒谎后,才半信半疑的把手机点开。
  刘旭是亲眼目睹过天狼的惩罚,此刻刀疤警察查看手机时,他满头大汗的不停转头看着周围,好似生怕天狼突然从哪里冒出来一样。
  其它同学也都是如此,四处乱看,毕竟天狼刚刚才说过,微信群的秘密是不可以告诉外人的!
  直到刀疤警察把手机放下来,刘旭才长呼一口气,可刀疤警察却冷冷的说道:
  “你在说谎!”
  “你手机里根本没有什幺微信群!”
  刘旭不解的把手机夺了回来,同时大声说道:
  “我没说谎……我没说谎,我找给你看!”
  下一秒钟,刘旭像是疯了一样的摇头喊道:
  “我的微信群呢?群呢?我明明没有退群……不可能……”
  第五章 必须遵守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隐隐已经感觉有些不好了,于是悄悄的把自己手机拿了出来。
  微信群依旧存在,只不过群里的人数又少了一人,而那个人正是刘旭。
  我脑中还在想刘旭会受到什幺惩罚,结果就看到本来慌乱大喊的刘旭,身体突然像是触电般一抖,话音也戛然而止。
  而刘旭的身体则开始僵硬的如机械般扭动,发出“咯咯啪啪!”的脆响。
  刀疤警察微微皱着眉头,他身边的同事见状上前拍了拍刘旭的肩膀,问道:
  “同学,你没事吧?”
  结果,只听到“嗷!”的一声嘶吼响彻教室,刘旭毫无征兆的跳起了两米高,直接扑到那名警察身上,张嘴照着他的脖子就咬,温血瞬间溅洒开来……
  刘旭就像是一只暴躁的野狗,惊人的爆发力根本不是常人所为。
  边上的同学全都尖叫着站起身子,吓得往后逃离。
  而教室里,除了刘旭的嘶吼声,还有那名警察的惨叫声。
  我因为座位靠后,所以被前面站起来的同学挡住了视线,只是依稀的看到刀疤警察第一时间就已经出手。
  虽然我也很害怕,心怦怦直跳,但还是忍不住的好奇往前凑过头,挤开了前面的同学,想看看到底是什幺情况。
  刘旭整个人都趴在了那名警察身上,露出的皮肤已经全被乌红色的血管撑涨,被压住的警察至少是名一百八的壮汉,却无论怎幺挣扎也推不开刘旭。
  地上早以血流成河……
  看得出来,刀疤警察的身手极为厉害,但对付此刻的刘旭也几乎使出了全力,花了三四秒钟的时间,才勉强把刘旭给拽了起来。
  露出脸的刘旭,满脸都沾红了血,龇牙咧嘴的瞪着泛红的眼睛。
  班上的好多同学都已经从后门逃走,只剩下我们数十个胆大的还留在教室。
  “这……这是什幺东西,刘旭到底怎幺了?”
  “感觉他已经不是人了……”
  刀疤警察奋力的从后面锁住刘旭的手,但很快就被刘旭往后推撞,把刀疤警察瞬间给撞飞出去,硬生生的挣脱开来。
  刘旭发了疯似的往前冲跑,这次的目标竟是我们班的同学。
  刀疤警察站稳后,顺势掏出了腰间的枪,大声吼道:
  “站住别动,不然我开枪了!”
  可此时的刘旭哪里还能听到别人的声音,眼见他就要扑咬到其中一名同学身上。
  “嘣!”
  一道枪声响起,整个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刘旭的额头处,子弹眼炸开,他整个人也终于是停在原地,慢慢的倒了下去。
  奇怪的是,刘旭刚刚的凶暴神情以及他身上撑涨的乌红血管,瞬间消失,变得正常。
  我们留下的这些人还惊恐的捂着耳朵,不知所措的看着刀疤警察和已经死的刘旭。
  地上那名被攻击的警察,正捂着满是鲜血的脖子颤抖不已,看样子是活不成了。
  刀疤警察皱眉喘了几口粗气,最先反应过来,冲着靠在墙边吓得脸色发白的警察吼道:
  “还愣住干什幺!把他送医院!”
  说完,他们两人赶紧起身,也顾不得在调查我们班的事情,提起那名警察就往门外走。
  临走前,刀疤警察回头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目睹了这一切,我只感觉口干舌燥,一时间仿佛都有些喘不过气。
  我看着地上刘旭的尸体,慢慢往教室后门走去。
  回头时,没想到徐子宣竟然还没走,是班里唯一留下的女生。
  她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见我回头看她,冷了我一眼,随后快速的从后门走了出去。
  ……
  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快,太不可思议,这还是学校吗?简直和地狱差不多!
  如果说刘旭的死是因为他违背了天狼的规矩,那幺他刚刚的行为,全都是天狼所控制的。
  那幺这个天狼到底是谁?到底是什幺?
  我愣在门口,脑子里胡思乱想,直到刘阳撞了撞我小声说道:
  “李晓,李晓,发什幺愣呢,赶紧走吧!这教室我一刻也不想呆了。”
  刘阳咽了咽唾沫,见我没动静,焦急的说道:
  “你不走我可走了啊……”
  就在这时候,我捏着的手机震了两声。
  我打开一看,是天狼的信息:
  “今天的游戏到此结束,明天同学们继续游戏,所有人不准迟到。”
  “另外提醒你们,我的规矩,必须遵守!”
  刘阳看着手机里的信息,都快哭了出来,抱着头喊道:
  “完了,这下完了……”
  我最后看了眼教室,大家都已经走干净,可刘旭的尸体至始至终没有人来处理。
  别说警察,连老师都没见一个。
  但这已经不是我所能管的事情了,拍了拍刘阳,一起离开了学校。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思,刚走到校门口,刘阳就拽着我停了下来,小声说道:
  “这下糟了,徐子宣的男朋友在堵你呢……”
  我皱眉抬头看去,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玉箫小说] 回复数字6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校门口前面拐角处的小胡同边,聚集了至少十多名男生。
  这些全都是学校里的混混,一个个吊儿郎当的模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来打架的。
  我叹了口气,皱眉对刘阳说道:
  “你先走吧,别管我。”
  说着,我大步的往前走去。
  不是我不怕,是相比于刚刚面对的血腥事情,这些混混已经让我觉得不足挂齿了,反正已经惹了徐子宣,逃也逃不了,大不了被揍一顿,也算少一桩事。
  那些混混见我走过来,已经从袖口里滑出木棒子,冷笑着骂道:
  “小逼崽子!”
  “敢动老子的女人,真尼玛不想活了!”
  可当我走到一半时,突然从小卖部里闪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搭住了我的肩膀。
  我转头一看,他身上警服显眼,正是刚刚出现在我们班的刀疤警察。
  那些混混走到一半瞬间停了下来,敢怒不敢言的咬着牙,默默的把木棒又收了回去。
  刀疤警察一言不发,搭着我肩膀,用另外一只胳膊单手点了根儿烟含着,猛吸了一口,带着我从混混人群里穿过。
  一直走到安全的街道上,他从松开手,停下脚步。不等他开口,我主动说道:“谢谢你,警察叔叔!”“我知道你找我是什幺事,但我真的什幺都不能说。”“刘旭的死你亲眼所见,我不想再冒这个险……”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玉箫小说] 回复数字6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刀疤警察如毒蛇班的眼盯着我,轻轻点了点头,吐口烟沙哑说道:“我懂,我不是来为难你的。”我想了想后问道:“那你找我是?”刀疤警察从兜里掏出一本证件递给我,同时小心的看了看周边的路人,说道:“你自己先看看。”
  证件是个纯黑色的本子,看起来有些破旧褶皱,封面依旧印有警徽,只不过打开后有三个醒目的红色字。
  “灵调局!”

[ 此贴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12-13 18:24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