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京城的街市依旧繁华,人来人往,仿佛和昔日没有什幺区别,即便是横冲直撞的妖精异类,也是寻常所见,没人觉得奇怪了!一个茶水摊,几桌客人在喝茶,一个老汉端着茶水,正要递给旁边桌子的客人,不想脚下绊了一下,水洒到一个马脸大汉的手上!大汉怪叫着,不由分说,一把抓起老汉扔出去两三丈远,老汉动弹不得,嘴里还在告饶。有巡街的衙役看见,非但不干涉,反而一旁饶有兴致的看起了热闹。衙役们不管,周围的无关之人更加不会管,却也不走,竟然就那幺看着!
  马脸汉子更加来了精神,一脚踩在老汉膝盖上,“喀嚓!”老汉号呼翻滚起来,竟是把老汉的腿踩折了!大汉鼻子里喷出白烟,更加兴奋,又抬起脚,就在他准备再踩向老汉时,突然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侧眼一看,搭在他肩头的,仿佛白玉雕琢,纤纤玉指,细若凝脂,回过头,更是惊呆!原来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说天仙下凡,只怕天仙也未必有她美!女子身材高挑,却前突后翘,看着就让人有扑上去的欲望!“不过是洒你点水,你这等修为,应该也不至于有什幺伤,何必如此欺负人!”天籁之音,虽然是指责,却让人听了心旷神怡,只想让她再说几句。
  马脸咽了口口水,说道:“这个……他只往我身上泼水,不是挑衅?既然他挑衅,我揍他又有什幺不对?我逆天朝法律,挑衅者,杀之无罪。”他话锋一转,道:“不过,你这小娘子要是愿意替他赔罪,我就饶了他了!”女子脸上浮现一抹愠色,道:“你这孽畜,刚修成人形就如此放肆,真是饶你不得!”马脸一愣,正要出言恫吓,却忽然脸色大变,浑身颤抖,牙齿打架,“你……你……”这时周围一些有修行的人都已经看出,这女子着实不简单!“畜生,本想你修行不易,给你留条活路,看你如此冥顽,你回去修行吧!”说着素手一摆,马脸汉子高大的身躯竟然如风筝一般,直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他口吐鲜血,看女人不疾不徐的走向自己,就地一滚,现出原身,竟然是一匹青鬃马!
  撒开蹄子就跑!可女子只是一撇嘴,青鬃马嘶鸣一声,前腿齐刷刷中间斩断,跪倒在地!接着女子手指虚点,一道白光过去,将马头斩下!也不多看一眼,女子转身来到老汉身旁,念诵几句后,朝老汉腿上一吹,老汉竟然停止惨叫,难以置信的摸摸自己的伤腿,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伤好了!“多谢贵人救命之恩,多谢贵人救命之恩!”老头千恩万谢,女子一摆手,又走到几个衙役面前,冷声道:“朝廷不禁百姓私斗!但却不许在闹事打架斗殴,你们身为衙役,却玩忽职守,莫非真的不怕死吗?”领头的一个衙役虽知道理亏,但却兀自强辩道:“你这贱人,朝廷官差的事要你管吗?小心把你送官府,买到军营去当种女!”
  “找死!”女子一挥手,领头的衙役突然没了声音,嘴巴干张着,却觉得呼吸不畅,再低头看时,竟然莫名其妙的越来越矮,眼前还站着一具无头人!眼看女子随手杀人,衙役们吓得大吼一声,撒腿而逃。再看周围看热闹的人,一下子散开,连她刚救的老汉都躲到了摊子后面。可能是觉得实在过意不去,隔着茶水摊,对她说道:“贵人,你杀了官差,快跑吧!等官府大队来了就麻烦了!”似乎是在为女人担心,其实女人明白,他是怕被自己连累!人心如此凉薄,女人也是无奈的摇摇头,也不理他,转身缓步向旁边小巷走去。
  “你想救世人,可世人都是如此无情无义,你救得了他性命,能救得了他的心吗?”一个竟然一模一样的美貌女子从前面走出,嘲讽的看着女子。女子叹了口气道:“我也没指望他回报,没指望他感恩戴德,只是想救他!”“是啊,施恩莫图报!可你救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予天下,又会有何用处?难道他们会比你儿子强好多吗?”听到她说自己儿子,女子心头一颤,再不多说,只是向前走去。这女子正是白玉灵,而对她冷嘲热讽的,自然是白秀灵!无奈的嫁给儿子明臣舜,白玉灵很快就被儿子下种成功,努力的不去想到底肚子里的该是自己儿子还是孙子的问题,只想着儿子答应自己每天饶一个人性命,这样可以救活很多人,来麻醉自己。“世上最冷是人心!”白秀灵鄙夷的道:“你以赤子之心,想拯救苍生,却不说,你所谓的苍生,若是都比你那儿子还恶毒,又该怎幺办?”“上天有好生之德……”白玉灵没有说完,自己就说不下去了。如果上天真有所谓“德”,那自己又怎幺会受这样的侮辱?
  “扑哧……”白秀灵笑得花枝招展,道:“好啊,你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吧?世间凡夫俗子愚夫愚妇信这句话,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口中那‘天’的底细,怎幺说出如此好笑的故事来?”白玉灵叹了口气,不再争辩,也确实是自己无话可说,继续向小巷深处走,边走边说道:“你若是无事,就回去告诉他,我逛一会儿就回宫!”白秀灵也不多说,只道:“哼,你若能不回宫就不要回去,他找你不是信手拈来的事吗?”说完跟上白玉灵,并排而行。看前面又要走上大街,白秀灵心里一动,一拉白玉灵,使出隐身术。白玉灵不明所以,但也跟着隐身,随着她走到大街上。
  “各位来看!这是金枪不倒!这是力敌万人!这是梅开三度!”一个彪形大汉,打着赤膊,将上衣系在腰间,身上纹着一条入云龙,张牙舞爪,看着十分可怖!旁边放着一副担子,立着长枪大刀等几种兵器,担子旁有一面小旗,上写着“祖传秘方 房中奇术”!原来是个江湖游医。“你那东西管用吗?”不知谁问了一句,引起人们一阵哄笑,那大汉撇着嘴道:“管用吗?不是吹,这可是进贡到皇宫,给皇帝用的药啊!”他说的口沫横飞,“当今东西两宫皇后,乃是皇帝生母和姨母,姐妹二人共同侍奉儿子外甥,这是何故?就是因为皇帝乃是日御六女夜挑七金,真个铁杆儿汉子!”“皇帝就是用了你的药,才肏了自己娘啊?哈哈哈……”“不然呢?你以为那二位皇后国色天香的,可是谁都能降服的了的?”正吹嘘间,突然,大汉头飞快转向一边,“啪!”接着又是“啪!”的一声,转向另一边,“噼噼啪啪”响声不绝,看他脑袋左摇右摆,竟然是被人抽嘴巴似的,可明明眼前没人啊!
  “哎我说,人家卖艺都是比划刀枪,你怎幺比划起挨嘴巴了?”“用了你这药不怕挨嘴巴了?哈哈哈……”直到大汉轰然倒地,众人才明白他是真的在挨嘴巴,一哄散去。抽人的正是白秀灵,白玉灵心里也是有气,便没有阻止。“哼,你为了救苍生被儿子肏,别人不记你的恩,却只说你被儿子肏得快活!”看着一言不发的白玉灵,白秀灵道:“你可也真是欠他们良多啊!”说完,她冷笑着,不再理白玉灵,姐妹二人默契的返回皇宫。自从二人怀上孩子以后,为了让她们舒心,以免影响胎儿,明臣舜特意告诉她们可以随意在京城活动,只要告诉他就好。并千叮咛万嘱咐的,让她们不要劳累,小心身子云云……对于明臣舜的百般呵护,白秀灵是泰然处之,平时她这个西宫皇后的架子可比东宫皇后白玉灵还大。而且,穷奢极欲,对于明臣舜安排的奢华生活来者不拒,如果她想起什幺荒淫的点子,还会告诉明臣舜,明臣舜全部应允!白玉灵虽然无可奈何的接受了嫁给儿子,并怀上儿子孩子的事实,可心里总有一些抗拒。平时十分低调不说,也不喜欢过于奢侈的生活。明臣舜自然不会违逆她,每每去临幸,还强忍着将动作放轻缓,百般温柔,防止伤及胎儿。可明臣舜的这些举措,让白玉灵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更增负罪感!
  忽然人声鼎沸,白玉灵一抬头,看见前面一处两层楼的门面,上面挂着一块金字匾额,上书慈木阁三个大字!门面披红挂绿,门口二层走廊上,有许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在招揽客人,显然是一处妓院!可看这些揽客的女子却有点意思,多是中年女子,年纪在三四十岁居多!再看字号,看来这是家以年纪大些的妓女,主要招待嫖客玩母子扮演的妓院!妓院做的是迎来送往的生意,女子被卖进之后,就是要用自己来给老板赚钱!年轻貌美的,嫖客喜欢的多,老板自然也喜欢,而妓女们也只有靠年轻时候多攒私房钱,将来有机会被有钱的主顾看上,替自己赎身,去做个妾,虽然身份还是低微,可总是有个着落。若是没人替自己赎身,她们也只有自己攒够钱,给自己赎身,然后寻个普通人家,安心生活了。所以,就是指着那幺几年年轻光景,即便是模样特别好,资质出众的,也会趁早给自己赎身,毕竟嫁人也是年轻的吃香啊……偶尔,确实有特殊喜好的客人,来妓院找姑娘,着意会有要求,但总要有些遮掩,比如喜欢让有些年纪的妓女做娘,嫖客做儿子的,终究是少数。可自从明臣舜堂而皇之的娶生母为妻,并立为正宫皇后后,本来遮遮掩掩的淫靡之风彻底无所顾忌不说,各种以前羞于启齿的癖好,也不再觉得羞愧。
  昔日所谓的同姓血亲不可通婚,父女,母子更不可乱伦之说,早没人再提,皇帝都娶了生母了,别人还顾忌什幺?于是,慈木阁这样的,特殊癖好的妓院骤然兴起!不是所有想和生母乱伦的人,都可以实现愿望的,这些人到慈木阁这样的妓院,就可以变相的实现愿望。京城这样的妓院数不胜数,但慈木阁是最大的一家,所有在册的妓女,号称过百,最出色的十个天字号头牌,都是四十岁左右,却风韵绝佳的半老徐娘!不过,慈木阁这幺大名头,其实还是因为当初有一对双胞胎姐妹,在这里接客!三十八岁,模样姣好,已经从良,但没多久丈夫病逝,她们就被赶出家门。无奈之下,只好重操旧业,却赶上明臣舜夺取天下称帝!明臣舜正宫是生母,西宫是生母的孪生妹妹,自己的姨娘,正好让这对姐妹应景!一时间客似云来,慈木阁一下子从众多同类妓院中,脱颖而出。只是在不久前,一个富家子弟闻名而来,对这姐妹上了瘾无法自拔,他自幼丧母,长大后和继母通奸,仗着老子有钱,自己是独子,横行乡里。看上姐妹后,立刻重金给二人赎身,接了回去。市井传说,他认了姐妹二人做义母,然后娶了二人!虽然头号招牌没了,可也更加让慈母阁名头响亮,生意也就没有受到什幺影响。
  看见嫖客搂着妓女,装作母子,丑态百出却不以为忤的样子,白玉灵黯然落泪。她隐去了身形,寻常人根本看不到,但一旁的白秀灵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得鄙夷的说:“这些妓女,若是以前,没人肯要,也不能自己赎身从良的,你说她们的该如何生活?如今,她们虽然还是迎来送往的,可终究能多赚点银子,更多几年时间来找机会从良,你说这对她们好还是不好?”“哼,我更想一把火,将这些祸害女人的娼寮都烧了!而这些自甘堕落的女子,简直无可救药……”说到后面,白玉灵的话也没了底气,白秀灵冷笑道:“那些女人有几个是你说的,自甘堕落,把自己买入娼寮的?你这风凉话说的,她们若是听到,怕是要把你这女娲娘娘的神位都砸了吧?”
  “谁敢砸我娘的神位?我将她打入无间地狱,永不超生!”不知何时,明臣舜已经来到二女身后,笑吟吟的张开双臂,作势要将二女搂入怀中。白秀灵喜滋滋的主动投怀送抱,说道:“你这位正宫啊,成天想着拯救苍生,却不说要按照她的法子办,别说拯救苍生了,怕是将苍生都害了呢!”白玉灵没有主动投怀,却也没躲,任由明臣舜搂住自己,她没反驳白秀灵的话,因为无从反驳!虽然二人本是一体,但她功成之后,先登九重天,恢复了神格。白秀灵虽然没有恢复神位,但却更加了解了世间的许多疾苦!现在,她心里很乱,明明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可听白秀灵说完,竟然是错的一塌糊涂……
  “这有何奇怪?”搂着她们,明臣舜志得意满的,道:“那些圣贤动辄以天下万民为借口,却不说,他们的大义凛然,根本就是狗屁不如!升斗小民,你教化他千日,不如给他升斗之利,更让他喜欢!其眼所见者,不过那蝇头小利,想让他们怎幺做,直接许之以利,你看他们可还记得所谓的圣人礼教吗?”“至于那些自诩为正人君子的,更多是鸡鸣狗盗之辈自欺欺人!”明臣舜带二人一个转身,到了一个佛寺门外。这是京城有名的大成寺,香火旺盛!“你看那些和尚,吃斋念佛,成天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可你看他们,各个肥头大耳,大腹便便,那些供养他们的信徒,或有富贵者,多数却是衣衫褴褛的穷鬼!哪里又见到慈悲?”明臣舜看了看白玉灵,捏了她日益肥硕的屁股一下,说道:“这里的方丈是少林派弟子,不肯归顺与我,没等我说话,就被他的弟子所杀!我便让那弟子继续做主持方丈。可你以为被他杀了的方丈多正派就大错特错了!”明臣舜张口欲言,还没说出来,白秀灵就先接口道:“以前的方丈应该是圆封和尚,少林寺的叛徒,投靠了西番青教,才成为这大成寺的主持方丈!西番青教擅长欢喜禅法,受当时朝廷信任,后宫许多妃嫔都是青教俗家弟子,那些喇嘛借势妄为,根本无人管!”
  说话间,三人已经进了寺,顺着人流,到了大雄宝殿上。看着依旧慈眉善目的佛像,白玉灵心中突然怒火上冲!白秀灵知道她的怒气来源。西天佛祖,东方道祖,这些所谓超凡出圣,女娲自然都熟悉。可没想到,他们为了安抚明臣舜这个盖世魔王,竟然将自己当成了祭品!亏得这世上的凡夫俗子们还在叩拜他们,简直是混账无耻到了极点!“对于他们来说,和魔王硬拼,虽然可以取胜,但一旦自己损失过大,就很可能打破双方均势。谁都不会放过这落井下石,一举吞掉对方,统一各界的机会。于是乎,他们最好的方法就是,用一个一直不牵扯争斗的局外人的牺牲,来换取双方的相安无事!”白秀灵道:“咱们的夫君是真小人,他们就是伪君子!咱们的夫君所作所为虽然不是好汉行径,可也不失为世俗中恶汉的光明磊落坦荡之举!而他们呢?”
  突然,明臣舜一拉白秀灵,紧紧贴住自己身体,淫笑着说道:“你这幺拍为夫马屁,可是无事献殷勤啊?哈哈哈哈……”“哼,人家拍着你怎幺了?你愿意啊?”明臣舜笑容越发淫邪,“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说为夫是强奸了你好?还是你我和奸呢?”“人家哪里是你的对手?你想怎幺样就怎幺样吧?”说话间,白秀灵忽然想到什幺,说道:“你不是想在这大庭广众下干事儿吧?”“那有怎幺样?让那些圣人见识见识我女人有多好!哈哈哈……”虽然隐去了身形,旁人看不见,可毕竟是人来人往的大雄宝殿,众目睽睽之下交媾,异样的刺激,让白秀灵也是淫心大动!不让人打搅,二人竟然到了佛像的基座上,宽衣解带,不多时就肉阜相见!
  “姨母,你这奶子又大了些,等孩子生下,不愁没奶了!”把玩着白秀灵那雪白的豪乳,明臣舜真心的赞叹。“其实我倒是没觉得大多少,这几天照镜子,屁股倒是真大了许多!”白秀灵蹲下,双手握住明臣舜的大鸡巴,说道:“你这家伙也又大了!这才是举世无双呢!”说完张嘴将鸡巴吞入,前后吸允起来。明臣舜肆无忌惮的怪叫,眼睛却看向白玉灵,挑衅的朝她挤了挤眼。白玉灵看不起二人的丑态,可身体却燥热起来,私处更是湿漉漉的,分明是动了情!恼恨自己身体不争气,可她连转身离开的勇气都没有!咬着银牙,也上了基座,宽衣解带,将完美的身体展现在明臣舜面前!明臣舜血脉偾张,哪里忍得住?使出分身法,一下子又分出五个分身,六个明臣舜,将姐妹二人夹在中间。两个明臣舜脚对脚躺在基座上,白玉灵姐妹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将蜜穴对准那张牙舞爪的大鸡巴,缓缓坐下!刚将鸡巴全部坐进蜜穴,背后就被轻轻一推,屁股撅起,屁眼被拨开,接着,金刚似的鸡巴排闼而入,姐妹二人不约而同的张嘴欲叫,却被前面的明臣舜直接将鸡巴插进嘴里!明臣舜和姐妹二人漂浮起来,悬浮在半空,离地不高,却更加方便发力!三路夹击下,二女哪里受得住?立刻败下阵来。惨叫连连,下面如被捅漏了似的,爱液横流!
  二女的淫液夹杂着明臣舜的淫水,汹涌而出,越来越多,从半空落下。那些拜佛之人看见,凭空落下水滴,以为是佛祖显灵争抢得极为凶悍!连在场的和尚都不明其理,也跟着哄抢起来!看下面人们争抢,明臣舜更加来了兴致,抽送之间更加有力!玲珑姐妹应承的更加吃力,仿佛自己都要被捣碎,穿透似的!姐妹二人心意相通,而奸淫着她们的六个明臣舜更是一人所化,进退攻伐整齐划一!自己单独面对明臣舜的奸淫,已经是难以招架,现如今二女比邻而卧,对方的快感自己感同身受,一波波性欲的狂潮汹涌而来,一波压一波,迭加积累,二人彻底放弃抵抗,纵情享受在欲海中!
  明臣舜心里一动,收回站在二女前面,享受口舌之技的两个分身,二女的嘴巴刚一被放开,立时娇呼连连,直透屋顶!听二女叫得欢,明臣舜更加来了精神,一插一送之际更加迅速有力,卖弄的直立起来,两个明臣舜夹着白玉灵,两个明臣舜夹着白秀灵!二女被完全架起,无处发力,可两根粗壮的大鸡巴,同时插入前后两个洞,在这样的夹击下,怎幺能不败?前后两条鸡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阻挡,仿佛同时插入一般。二女尖叫声不断,哪里有名门正派的样子?简直就是淫妇叫床!
  忽然,明臣舜又想到一个坏主意,他悄无声息的撤去法术,身形还在隐藏,可声音却传了出去,在大雄宝殿中回荡!
  正在抢食二女爱液的众人突然听到叫床声,先是一愣,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更加觉得神奇,以为是何方大圣在参欢喜禅!而且,随着声音的越发高亢,空中滴落的爱液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到最后简直如同小范围下雨似的!为了争抢爱液,人们厮打,推搡,谩骂,浑然忘了,这里是肃穆的大雄宝殿!看着人们的丑态百出,白玉灵更加觉得凄苦,自己竭尽全力想要拯救的世人,却在抢食自己被儿子肏出来的爱液秽物,还为之打得不亦乐乎,难道人性真的如此不堪吗?刚刚在佛前虔心叩拜,转头来就如此不顾一切的争执抢夺?自己觉得自己真的好笑,以天道正义来拯救世人,被那些天道圣人阴,献给了魔王转世的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最后却发现,自己努力拯救的世人竟然如此不堪……
  白玉灵的心袅袅上升,下面,前后两支粗大的鸡巴同时攻伐,让她再也没有精力思考,两道电流从交合处直达百会,冲撞到一处,“嘭!”震得头晕脑胀,憋在胸中的闷气彻底爆发出,“哇……”声音直入云霄!几乎同时,和她心意相通的白秀灵也是一声尖叫,身体乱颤,二女同时高潮泄身!明臣舜同时爆发,精液分别射入二女前后庭,将她们带上又一个高潮!
  昆仑,五台,峨眉,青城,三山五岳,各个灵秀之地几乎同时发出山崩地裂的震颤!虽然时间很短,可有道行之人却清楚的看到,这些地方的灵根虽然愈发旺盛,但先前清白飘逸的灵气,已经变得黑漆漆,阴气翻腾!

上一篇:灵狐使命
下一篇:葫芦村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