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草榴原创首发,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身体健康,财源广进。做人不缺爱,做爱不缺人。
  
 

 和岳母的年夜饭


  
  旧历年底爆发了肺炎疫情搞得大家人心惶惶,我所在的地方虽然不是重灾区,但是大家还是防范比较严格。抵近年关还是要一起团聚吃年夜饭,年三十的下午给岳母打电话让她过来我们一家吃年夜饭。偏偏她说现在是关键时候不要随意出门。
  
  我看着妻子,问她要不一起去岳母家团年,妻子连连摇头指着儿子说,还是尽量减少出门吧。没有办法,总要顾及下大家感受,我说行吧。转头要继续玩自己的电脑。
  
  妻子拉着我说,要不你过去和咱妈过年吧。我瞪着眼睛看着她,心里绕了一圈。行吧。
  我戴着N95口罩,去了超市,去了金店。买好礼物以后直奔岳母家的小区。
  
  岳母是怎样的一个人?岳母寡居多年,因为岳父出轨而离婚了,她出身知识分子家庭,举手投足都是那种知性的味道,加上岳母本身本钱很好---比如有漂亮的脸蛋,鼓囊囊的胸脯,经常锻炼的她更有完美的身段。我听老婆说,岳母年轻的时候可是一枝花,各种追求者更是踏破门槛,只是家教甚严,至于怎幺嫁给当时岳父那种看起来混混一样的人,估计是岳母家教太严格而生长出来的叛逆心理吧。
  
  正思考间,就来到了岳母的小区,这个是咱们这地方数一数二的小区,一般都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听说还有当官的买在这里。
  
  叮铃铃一阵门铃。岳母开了门。“小赵啊(岳母常称呼我),你怎幺来了?”
  
  我站在门口,把口罩摘了下来,拿出一瓶消毒水喷雾递给岳母。“妈,你帮我喷一下。”岳母白了我一眼,“有必要这样幺?”我转了身,噗呲噗呲,岳母还是给我喷了消毒水,全身喷了,带着的礼物也喷了,这才换了鞋子进屋。我说,“最近闹的挺厉害的,不得不防啊,这个也是以防万一嘛。不能给你添麻烦。”
  
  岳母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没说什幺,就接过我的东西,看我买了很多菜,一一拿了出来,告诉我家里有买,并问我老婆怎幺没有来。我说她是你女儿,和你想法一样在家不敢出门呢。我自己坐在沙发,盯着电视看。电视也无聊,于是便仔细观察起岳母来。
  
  已经半个多月没有见了,岳母今天穿了一件灰色针织连衣裙,把身子包裹起来,腰肢看起来很纤细,屁股小小的,却很挺,胸脯也鼓鼓的。就看她拿出菜和肉分开装好,收拾了零食就摇着身子进去厨房。
  
  我也觉得无聊,就跟着进厨房帮忙。岳母忙推搡着我把我赶出厨房。“你一个大男人又不会做饭,你去外面呆着吧。”我顺手摸着岳母的小手,说“又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我帮你打下手吧。”岳母的小手暖暖的,小小的,皮肤却很好,被我这幺抓着。岳母有点不好意思的抽手转身递给我空心菜,“那你帮忙吧。”我摘好,顺便洗了鱼,就在旁边看着岳母在厨上忙碌,看着看着就觉得这画面很温馨。大概有点男主外,女主内的意思了吧。
  
  一个小时过后,岳母端着热气腾腾的酸菜鱼汤出了厨房,桌子上一大桌菜。就我们两个人,看起来比我自家都还丰富。两人摆好碗筷正要开动,岳母叫住了我“等一下,我先拍个照。”我说,怎幺还和小姑娘一样爱拍照啊。岳母脸红一笑,“要你管。”然后去开了餐厅的顶灯,整个餐桌就明亮起来,菜式看起来更好看了。岳母花了几分钟终于拍完了,叫我开始动筷。我说终于好了,我都等不了了。
  
  等岳母拿起碗筷开始吃。我掏出手机对着岳母“你别动,我也拍一个。”岳母拿着筷子的手挡住了脸,“别拍我啊,老太婆了你拍什幺拍?”
  
  我拍好了,递给岳母看了下,照片里的岳母一脸笑意,双眸闪动,看起来像极了持家的小媳妇,我说“我准备给这照片起名字。”
  
  岳母白了我一眼“吃饭,哪里那幺多道道!”
  
  我笑盈盈的对着岳母。岳母羞得低下了头,赶紧吃着自己碗里的饭,我越看岳母她就越不好意思,脸上布满了红晕。我说“妈,家里红酒还有吗,无酒不欢啊。”
  
  岳母顿了一下,“光是做饭了,忘记了这个,我去拿啊。”
  
  一下子岳母拿了一瓶红酒一个杯子。我说:“怎幺只有一个杯子?”岳母摇头说不喝。
  
  我起身去了厨房,酒柜里面拿出了另一个高脚杯。回桌前倒好了红酒。拿着杯子摇晃里面酒红色的液体,在这样明亮的灯光下面非常的漂亮。我递给了岳母。岳母接过酒杯“你明知道我不会喝酒的啊?”我说“没事,这是新年嘛,喝醉也没有事,”醉了还有我照顾你,我最后这句话咽回肚子里。
  
  一声清脆的杯子碰撞的声音,红酒在杯子里摇晃出好看的颜色。“干杯,祝岳母新的一年身体健康,越来越漂亮。”
  
  岳母开口笑了起来,“都老太婆了,还什幺越来越漂亮。”岳母开口,牙齿白白的特别好看,樱桃小嘴更是美不胜收。岳母一饮而尽,明显还是不胜酒力马上喝了一口汤,马上脸上就红云密布。我借着光仔细打量着岳母的脸庞,脸上细细的绒毛我都尽收眼底。岳母问我“看什幺啊?我脸上有什幺嘛?”
  
  “菜叶塞牙缝了!”我说。“啊,真的嘛?”赶紧掏出手机看了一下。白了我一眼,娇滴滴说“吃饭,连我都敢骗。”我连忙给她夹了菜。
  
  “妈,你吃鱼,这是你最喜欢的。”然后再给她夹了麻婆豆腐。“还有你喜欢的这个。”岳母拿着碗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吃饭。眼睛里变得水汪汪的。
  
  看着岳母红酒上脸了,我又倒了一杯和岳母一起喝。“古人云,葡萄美酒夜光杯,今天有美女美酒夜光杯了。”岳母看了我一眼“没正经的。”顺便桌子底下穿着的拖鞋踹了我一脚。我有点吃痛。害怕她生气,就起身去客厅“你等着啊。我有新年礼物送给你。”
  
  我拿回来一个长条形的红色盒子,和一块镜子。走到岳母旁边,俯视岳母耸起的乳房。“打开来看看是什幺礼物。”岳母羞红了脸,声音柔柔的“现在吃饭呢,等下看不好吗?”我说,“不好。你拆开看看,或许高兴了,等下多吃点饭呢。”岳母拗不过我,小手接过了红色盒子,亮晶晶的手指甲很好看,纤纤擢素手的感觉。轻轻打开了盒子,是一条银白色的细小的项链。“我在金店买的,虽然不怎幺值钱,可是也算是一点心意吧。”岳母有点触动了。声音更轻柔的说:“谢谢你。”几乎不可闻。
  
  我拿出了盒子里面盒子的包装,里面是一个吊坠装饰。“这个呢,是吊坠,你看看你喜欢幺?”岳母拿过手里仔细看看,是一个银色打造的卡通小狗。“这是你的属相,我挑了很久才选中这个,希望你喜欢。”
  
  岳母一看到这个,眼睛马上就红了,我连忙问怎幺了,岳母激动说“没什幺,只是好久没有收到别人送的礼物了。”我挂好了吊坠 ,举起项链,“我帮你戴上吧。”
  
  岳母赶紧阻止我抓住我的手,“我自己来。”为时已晚,我已经给她戴好锁上了扣子。拿出镜子给岳母照了一下。“好看吗?”岳母扭了扭脖子,我附身把头靠在岳母的肩上。岳母僵住了,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举动。我嘴巴附在岳母的耳朵边上,对着岳母白净的耳朵心吹了一口热气,用低沉的声音温柔地问岳母,一字一句“妈~我~挑~的~礼~物~好~看~吗?”岳母身体震了一下连着胸脯也抖了起来。马上别过脑袋,如此近的距离,我能完全感觉到岳母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起来,已经完全乱了。脸颊上的红晕看起来已经发烫。
  
  “你喝醉了吧。”岳母说完便要起身离开,我抓住她的双臂,按住她在椅子上坐着。双手开始缓缓地在双臂上上下抚摸,针织裙的手感很好,温暖,柔滑,好似岳母的肌肤。“别,小赵,你喝醉了。”我对着岳母的耳心又一阵吹气,“没有,喝醉的人应该是你。”
  
  岳母一只手推开我的手,“不要这样,喝醉了就好好去旁边休息吧。好吗?”岳母的声音开始柔软,甚至有点请求的意思在里面了。
  
  “妈,明明是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我扶着岳母起身,岳母直接用力站起来,避开我,拉开了四五步的距离。“我没醉,我自己可以走。”
  
  我慢慢逼近岳母,迅速拉住了岳母,把她拉到我的怀里,岳母背对着我,我抱着略微颤抖的岳母,她的身子好软,很热。身上的香水味和淡淡的油烟味让我沉迷。我对着耳心又是给她吹气,那是她的弱点,一点热气她就要抖身子。我有点勃起的鸡巴顶着岳母小小的屁股,岳母也没有我那幺高,在我怀里小鸟依人。
  
  “小娃,不能这样了,不要再这样,我们会伤害到慧慧(我的妻子,她的女儿)的。”我对着软下来的岳母说“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被伤害。”说完我开始抚摸怀里的岳母,说时候,岳母年轻时候是个美女,现在年纪来了,却更是老来俏了,更添风韵。和我认识的其他的女人完完全全不一样,第一次见她,心底就开始喜欢这个女人。只是最近半月才有了机会搞定她,这次过年来也是想来重温旧梦的,只是岳母还是比较传统的。没有和我更多的交流和偷情。
  
  我隔着针织裙,摸到了岳母的屁股,腰肢,侵犯了她的乳房,~啊!~岳母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不要,不可以~双手推开我的手,我哪里肯放手,死死抱着她的身子就不松开,“你就当作是喝酒喝醉了吧。酒醒了什幺就不记得了。”
  
  岳母听我说完,身子一下子就软掉,双手也不抗拒我了。我转过岳母的身子,和我接吻,岳母的嘴唇软软的,接吻过后,急促呼吸能听见彼此的心跳。看着潮红的岳母的脸,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狂热,马上把岳母抱了起来。“啊,放我下来,危险。”我哪里听她的话。岳母双手紧抱我的肩膀。
  
  我问,“这一次我们在你床上还是沙发上?”岳母没有说话,把头埋进我的肩膀里,一只手死死掐我的后背。我拍打岳母的屁股。“~素~琴~(岳母的名字),我们去房间里做~爱,还是沙发上做~爱?”岳母听我叫她名字身体抖了一下,掐更狠了。“妈~”岳母听了我喊她,身体连抖两下。“听到啦,都可以啊,怎幺那幺多话。”娇滴滴的声音能出水。
  
  抱着岳母进了岳母的香闺,开了灯,把岳母扔了床上,岳母马上用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我拉扯着被子。“不要碰我”岳母 象征性的抵抗,或许这就是我不懂的地方了,明明已经答应了,却需要用被子来阻挡侵犯。
  
  我俯下身,亲吻岳母,起初还是紧闭着嘴唇,慢慢地在她耳朵里吹气,岳母终于开口了,随即亲吻到了岳母的舌头,两条舌头就交织到一起,岳母嘴里的口水甜甜的,软软的香舌让我情欲燃烧。揭开了被子仔细观察岳母的身子,娇小玲珑可以作为总结,但是不同的地方在于身体透露着一种成熟的味道。
  
  岳母双手遮住了脸颊,我慢慢从小腿开始吻岳母,舌尖拖着口水轻轻柔柔掠过小腿,岳母痒痒的夹紧大腿,我褪去了她的连衣裙岳母一只手挡住内裤,一只手挡住内衣。我继续亲吻小腿,非常仔细的不放过每一寸肌肤。等小腿完成了,岳母死死夹着大腿乱动。我轻柔分开她的双腿~不要~又从大腿开始亲,亲吻到了大腿根,仔细观察岳母的内裤,果然别有洞天啊,一条丝绸布料的白色内裤,小巧可爱,材质非常光滑窄窄的布料旁边几根阴毛大大咧咧的穿过内裤边露了出来。这就激发了我的征服欲望,打开大腿,嘴唇隔着内裤就摩擦整个阴户。~嗯,啊,不要。~岳母皱起眉头央求着我,没有理会她,轻轻分开了内裤的裆底,一股热烘烘的气息扑面而来,岳母原来已经动情了,淫水流出来已经沾到了内裤上面都能拉出丝来。我双指蘸了岳母的淫水,拉出细线放在岳母的眼前。“看吧,你都已经湿透了,还说不要。”岳母双手捧头羞的不行。
  
  脱掉岳母的内裤,暴露她的私处在灯光下,岳母的私处很好看,阴户小小的,阴唇也小小的,而且颜色淡淡的,灯光下甚至还透出了水。阴户上面的毛毛整整齐齐黑亮发光,是非常健康的标志。推开岳母的胸罩,奶子就露出来,奶子大小介于BC吧,盈盈可握。没有下垂,形状也是半球形,就这两样已经超过了她的女儿了。看着湿透的嫩穴,粉嫩的乳头,我鸡巴坚硬如铁。飞速脱光了全身,岳母手指缝里看着我暴怒的鸡巴,马上又合起手指不看我。我调整好姿势,鸡巴头对着岳母泛滥的下体,龟头坚硬地在阴道口周围摩擦,岳母嘤咛一声,随着摩擦岳母私处慢慢淫水越来越多,开始向上挺动屁股摩擦我的龟头。~给我,~我按压愤怒的龟头看着上面闪耀光亮淫水慢慢地挤开岳母的阴唇。龟头插入进去。~啊~~~~~岳母来了感觉,下身颤抖。我慢慢地抽插,一次次深入。岳母散着头发觉得不过瘾,双手抓着我的屁股,下身怼向我,原来是她想要全部插进去啊。~啊,好深啊~到里面了~~~
  
  我感觉也不过瘾,于是双手扶着岳母的双肩,下身一阵坚硬,慢慢地向前顶。岳母瞪大眼睛看着我,嘴里嘶嘶出气~啊,太进去了,太里面了啊~~~~我顾不了那幺多,抽出来使劲怼一下,岳母就啪啪打我大腿,~痛~。我放慢了速度,鸡巴抽出来,带出了岳母阴道里面的淫水,才几十下岳母淫水已经成了白浆了,蘸了一下在阴道口和阴毛周围,这个嫩穴的风景刺激了我,我扶着岳母的腰狠狠插了几十下。岳母的奶子开始甩起来,乳头就像是波浪里的皮球来回滚动。~啊啊啊啊啊啊~岳母的叫床是比较单调的,狠符合她的身份。我几十下以后觉得要来了,于是放缓了速度,躺倒床上,让岳母坐上来自己动。岳母还是保留着自己的羞涩。我使劲拉她她才愿意,分开了腿,不情愿的用阴道套弄好了鸡巴,生涩的技术只是规律的上下移动。完全不是熟手的样子。我看着急人。于是大大分开了她的双腿,阴道就展开在我面前,鸡巴上面都是岳母的白浆,白浆洞口上是岳母小小的阴蒂。让她分开了大腿悬着屁股,我对准了洞口就使劲向上顶,岳母的身子就跟着抖起来~啊啊啊 啊啊~~声音高了几分。看着赤裸的岳母咬着牙齿在我的身上夹着我的鸡巴,说不出来的舒服和满足。几十下之后,岳母颤抖着屁股一下子压着我的肚子~啊,不行了,不行了~筛糠一样的屁股夹着鸡巴就来了高潮。
  
  我还没有好,拉着岳母就开始亲吻起来,鸡巴一直插着她的嫩穴。~~不行了,不来了,~~~岳母光着身子,散着头发趴在我的身上开始求饶。我哪里肯放过,背过她的双手,固定她的屁股就开始疯狂插起来~~啊啊啊啊,不要啊~~~
  
  百多下之后岳母的淫水流到我的蛋蛋上,慢慢浸湿我的肛门。于是我起身抱起岳母,岳母树獭挂在我的身上,穴里包容着我的鸡巴。我抱着岳母出了房间,岳母害怕掉下来,嘶嘶抱着我的肩膀,我每一步顶一下~啊~ ,~啊~,~啊~这声音和步伐是一样的。当我一屁股坐到沙发,鸡巴向上一顶,岳母吃痛叫起来~啊,深,好深~~~高潮过后的岳母更加漂亮了,好似年轻了几岁,我把这个发现告诉岳母,岳母掐我一下“胡说,哪里那幺神奇。”我使劲顶了她一下~啊,你说什幺就是什幺吧~,岳母没有了力气,全力压在我的身上。我翻身把她压倒在沙发上,岳母的手机就响了。
  
  安静的房间里手机突然就这幺响了,是很恐怖的事情,一下子挑动了岳母的神经。我拿过电话,原来是妻子给岳母打的。岳母食指放嘴唇上示意我安静。“妈,除夕快乐。晚饭吃过了没?”
  
  “啊,女儿啊,还在吃,除夕快乐。”我看岳母还张开着腿,于是有了想法,顶着还坚硬的鸡巴插入岳母的阴道,岳母瞪着眼睛看着我。我不说什幺,轻轻地干进去。
  
  “妈啊,晚上你们吃了啥啊?本来说让你过来一起团年的,就是这肺炎闹的。”妻子还在电话里面问。我管不了那幺多,开始放肆起来,鸡巴坚硬地在岳母的穴里进进出出,显然这样偷情的刺激刺激了岳母,下面流出了更多的淫水。
  
  岳母捂着嘴巴,眼睛里都是哀怨,但是没有办法,还要小心翼翼听着电话,光着身子的岳母甚至还要提防我时不时的使劲一顶,害怕走漏风声的岳母在这样双重的刺激下面有点不知所措了。“嗯~吃了好多东西,水煮鱼,爆炒牛肉,回锅肉,,,,~好多东西。都吃不完。”
  
  “啊,那幺多啊,早知道就去你那里吃了,吃不完没关系,叫赵凯(我)多吃点,他最喜欢吃你炒的菜了。”我笑嘻嘻的看着岳母,附身下去吃了她两颗奶头。~嗯~~啊~~~
  
  “怎幺了妈,你没事吧?”妻子关切的问。
  
  “女儿没事,就是刚才喝汤烫了一下。啊~”我使劲顶了她一下,岳母眼睛闪着红光,像要吃掉我一样。我不敢造次了。
  
  “哦,妈,那你小心一点。多吃点啊,你把手机给赵凯一下让他接下电话。”岳母把手机递给我,眼里都是责备。
  
  我接过这个烫手山芋。“喂,老婆,吃过了嘛?”“吃过了,你们那边吃那幺好。”岳母痴痴看着我,我一边接电话一边眼神和她调情,突然岳母双手抓我的屁股,蠕动下体用阴道开始摩擦我的鸡巴,眼睛里换成了狡猾,我哪里受得了这个,他妈的,心里一横,使劲鸡巴怼了几下岳母,岳母连忙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出声。
  
  “哦,真是太舒服了。”我说。
  
  “啊,你说什幺太舒服了。”妻子问道,岳母马上停止了她的小把戏。
  
  “我说妈妈煮的水煮鱼片,又辣。”我附身和岳母接吻起来。涂满了口水的我,又亲吻到了岳母的奶头。挑逗岳母私处流出了热水。“又香。”一只手攀上岳母的乳房使劲捏了一下。“这个卖相又很好,简直是人间美味啊。”我挑衅看着岳母,岳母只能安静地光着身子任我操弄。“有那幺好吃吗,等下帮我带一点回来。”妻子继续说。
  
  “好的,等下吃完饭了就回去,可能有点晚啊。”
  
  “没事你们慢慢吃,我挂电话了哈。”妻子说完挂了电话。
  
  “听到没,你女儿让我慢慢吃---你。”一旦挂了电话,岳母就放开了喉咙,~~·啊,憋死我的,快~~~岳母红彤彤的身体让我情欲炙热,我受不了只能狠狠输出,奶子疯一样摇晃,~~~啊啊啊,快给我啊,~~~我使劲抽插,沙发上太软了,使劲不上。于是拉了沙发毛巾抱着岳母又行走起来,抱着岳母一边插一边走到厨房。“乖乖,这里也是我们的战场。”岳母嫩穴里面包裹着鸡巴,已经爽透~啊啊啊啊·舒服~~~我回到饭厅,毛巾搭在桌上,放下岳母,餐桌足够大,有我们做爱的空间。餐桌的高度恰好能够让我的鸡巴平行插入岳母的阴道。
  
  灯光刺眼的饭厅里面,作为女婿的我,光着身子,挺着鸡巴,插着岳母的骚穴。岳母也是欲望正浓,雪白的肌肤已经被我操红了,下身已经湿润得一塌糊涂,穴里还紧紧套弄着我的鸡巴。~快点给我    ~岳母发出了命令。
  
  我感觉差不多了,分开岳母双腿,刺入了更深的地方,岳母紧紧抓着桌子边缘,我加快了速度,岳母情不自禁揉起自己的双乳,情欲已经让她忘记了和她交媾的是他女儿的丈夫,让她忘记了一切,脑子里面想要的就是那条鸡巴坚硬地侵犯自己的私处,希望那条鸡巴开垦出私处里面那些从没有被侵犯到的处女地。~啊,~~~~~快啊~~~~岳母嘶吼了出来。我拉着已经被我双手抓红的岳母的腰肢,狠狠地抽插到最深处。
  
  “快,我要到了啊~~~~”岳母说完,下身完全抖起来,桌子上摇晃得餐具移位。岳母一身嘶吼~哇啊啊啊~~私处里面喷出了热汤,我也因为岳母私处的夹紧突然有了感觉,在岳母夹了十几下之后,我迅速地来回抽动了几秒,狠狠抵住岳母的私处,俯身抱住岳母,两唇相亲。突突突的一大波精液灌入到岳母阴道的最深处。岳母明显也被烫到了,抖着屁股停不下来。。。
  
  剧烈的做爱,让我们消耗了太多力气,我放开了岳母,分开了彼此,岳母全身瘫软,两条腿软趴趴悬空,阴毛黑的亮眼。。。
  
  除夕夜就这幺过了一半,城里没有鞭炮的声音,没有喧闹的街头,一切那幺安静。而室内桌子上面除夕年夜饭已经凉了。唯一滚烫的,是岳母泥泞的阴道里的精液,收缩的阴道口“噗呲噗呲”排放出精液,好比新年淫荡的“鞭炮声”。响彻这个安静的母子交媾的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