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我叫吴昊,现今17岁,读高二,我老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了仙界,从小就跟着老爹过日子的我,学会了做饭,洗衣,收拾家裏的各种残局。老爹喜欢喝酒,经常喝完了就烂醉在沙发上,每次都是我来帮他盖被子。
因为是单亲,老爹平时话不多,接触的异性也并不多,可以说,到现在上学跟女生说话,都会感觉有些紧张,但是我知道,要改善家裏的状况,也衹有靠自己的双手去改变。
至少不能让老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养了我大半辈子,老了之后还跟着我受苦,因此我学习十分努力,在整个年级也算是前50以内吧。
直到那天以前,我的世界都还是一往无际的无聊,我们家住的是老式房子,衣服都是可以晾晒在过道的,我们家住在4楼,所以周围不免有很多人出来晾晒衣物,13岁的那年,我放学回家,抬头望向过道,那简直是一遍衣服的海洋,而我的目光却被其中一种东西给勾住了,可以说是勾住了魂,那是一条白色的连裤袜。
我鬼使神差的望了望周围,并没有过路的人,我将丝袜扯下来,偷偷放进了书包,又顺便将衣架上另外两双肉色短丝袜也拿了回去。带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裏,我发现自己就像一个变态一般,偷东西,老爹虽然从不打我,但是这种违背原则的事情他是肯定会生气的。
但由于工作的性质,他经常出差,一个人在家的我,摸着手裏还有点潮湿的白色裤袜,情不自禁的拿到了鼻子上,大力的吸了一口,一股洗衣粉的味道,但是我的下体却是慢慢的坚挺起来,我慢慢的将裤袜套在了自己的头上。
这条裤袜的主人是楼下比我小几岁的小妹妹的,有时候上学会遇到,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我一看见穿裤袜的女生,就会心跳加速,下体慢慢的变得不受控制。
这种诱惑让我的胆子越来越大,我经常跑到楼道,去看有没有新的丝袜晾晒出来,拿到过两次之后,我发现她们那家人不再把丝袜晾在过道了,这让我的内心又变得空虚不无比,学习成绩也开始有着些许下滑,老爹也问过我原因,我肯定是不会告诉他的。
就这样,到了现在,我经常有种忍不住想去闻女生的丝袜脚的冲动,甚至有的时候拿着自己穿过很久的袜子闻,在那一股劲儿过去之后,我感到很恶心,但又没有任何办法,以前收集的袜子因为没有味道都被我扔掉了,我现在出了学习和生活,这种癖好就像是跗骨之蛆一般,每天衹要有空閑就会出现在我的脑海裏,看着身边穿丝袜的校友与同学,我都会情不自禁的去多看上两眼,然后回家意淫一番。
我还记得这一天,老爹很开心,因为他说他认识了一个他很喜欢的女人,衹是因为担心我接受不了,所以没有早点告诉我,我并不反感有个陌生的新妈妈,衹是老爹开心,我也就开心了,因此我很高兴的接受了这位新妈妈,和她15岁的儿子?!
是的,新妈妈叫林娜娜,虽然已经38岁了,但是皮肤保养得很好,人也长得漂亮,我老爹再怎麽说也是个公司的销售经理,人长得也不错,最让我在意的就是新妈妈非常喜欢穿裙子和裤袜,各种灰色的,肉色的,黑色的裤袜,让我对这位新妈妈的到来更加的赞同,她的儿子,林乐乐
、、、不知道该怎麽去评论,说是男孩子,第一次见到他吗,我差点以为他是个女生,精致的脸蛋儿,细腻的皮肤,又生得一副正太脸,可爱至极,让我理解错误的还有第一次见他穿着的长筒袜,不得不说,娜娜(以后都这样称呼)很会打扮她的孩子,不像我,狂野得就像路边野草。
乐乐一看见我,就对我露出一个笑容,还露出了两颗美丽的虎牙怯生生地说道:「哥哥好!」
搞得我老脸一红,摸了摸乐乐的头,又帮娜娜妈妈把东西提进了屋子,后来因为家裏不好住的缘故,老爹特地将家裏重新装修了一番,跟新妈妈扯了证,又买了一张上下铺,老爹出差的时候,娜娜有时会跟着他一起。
而弟弟乐乐住在学校,在家裏留下的还是衹有我,但是情况却和以前不同,娜娜的衣柜裏有很多很多丝袜,第一次打开时,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我把头都埋进了装裤袜的衣柜裏,拿出几双裤袜套在头上,享受着那种美妙的窒息感,后来发现这样并不能满足。
我转唸一想,乐乐这个小家伙长得如此俊俏,我再也不用自己解决生理需求了,我从柜子裏拿出了几双乐乐的袜子,乐乐的袜子基本都是白色的,有丝袜,棉袜,长筒袜,很多很多,还有乐乐的三角内裤,我随便拿出两双袜子,放在自己的嘴裏,享受着这种快感,就像是乐乐用脚踩在我的二哥上,不停地羞辱我,这种病态的心裏让我从一周一两次变成了一周五六次,学习成绩下降得很快,老爹和娜娜问我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而我周末的无聊生活,现在也成了和乐乐一起度过的生活,乐乐很喜欢向我撒娇,但是很懒,经常要我帮他买和拿各种东西,包括穿衣服都要我从下铺给他递上去,我对这个弟弟有着很大的耐心,有时他会从上铺伸出两衹脚来踩在我的头上,每次这种时候我的下体都硬了。
大概相处了半年,我才发现,乐乐喜欢cosplay一些动漫裏的女性角色或者正太,他一般都会叫我陪他去,我自然不会拒绝,还特意让老爹买了一台单反给我帮他拍照。也就是这样,我和乐乐的关係越来越好,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
「哥,累死了,妳帮我把鞋子脱了好不好。」cos成夏尔(出自黑执事)的乐乐懒懒的坐在沙发上扇着风,嘴裏还一直唸叨着:「热死了热死了,哥哥,快点帮我把鞋子和袜子脱掉啊,很累啊!」
「我这不是在忙吗,来了来了!」
我放下了手裏的相机,看着相机裏许多丝袜妹子的照片,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完全没有意识到乐乐叫我做的这件事,直到来到他的面前,我才发现,握草,乐乐在沙发上翘着纤细匀称的双腿向我抖了抖,开始玩起了手机。
我伸出手帮乐乐脱下了穿在脚上的小皮鞋,因为天气很热的缘故,乐乐的脚上早就出了很多汗,而且乐乐的脚爱出汗,是有点臭的,我一脱下鞋子,乐乐立马就把穿着黑色丝袜的脚往我脸上蹭,还开玩笑的说道:「哥,闻闻看,香不香~ 」
「香个屁,拿开拿开,快点脱下来,帮妳洗了!」我装作厌恶的依依不捨的推开了乐乐的小脚丫,又伸出手,将乐乐小腿上的黑色丝袜缓缓地脱了下来,乐乐依旧调皮的用脚丫夹住了我的鼻子对我说道:「哥,要不妳舔舔我的脚吧,好不舒服呢!」
「妳小子是不是想被我揍啊~ 」我推开乐乐的脚,扑倒乐乐身前挠他的痒,乐乐疯狂地笑着求饶,还说道:「哥!哥!我错了!别弄了!」
我这才收住了手,捡起地上的黑丝袜,走了出去,留下一个人在沙发上嘟哝着的乐乐,装作淡定的走到了浴室,看着盆子裏堆满了乐乐上一周穿过的各种袜子,还有这双丝袜,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从盆子裏捡起了一双乐乐的白色运动袜,塞进了嘴裏,又将乐乐的黑丝小腿袜放在鼻子上卖力的呼吸着,就像世界上衹有我一个人一般,陶醉。
「哥,我饿了!」这一声简直是如同冰水浇头一般,我整个人浑身一哆嗦,转过头去,发现乐乐站在门口玩手机,笑着露出了两颗小虎牙说道:「哥,什麽时候吃饭呀!」
「我,我马上去弄!」我含糊不清的说道。
「哥,这双袜子妳这麽喜欢,我就送给妳了,现在,快去做饭,然后好好跪在地上,帮我舔脚吧~ 」
「乐乐,妳在和哥哥开玩笑吧?我可是妳哥。」我心底裏有些紧张,手裏还是紧紧地攥着乐乐的黑色长筒袜。乐乐突然哈哈一笑,也不再理会我说的话,直接扔下了一句:「块把饭做好,我饿了!」自己就回到了客厅。
我心情忐忑的将冰箱裏剩的饭和食材做了两盘炒饭,然后端到了客厅,见乐乐依然迈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机,两衹光脚丫放在桌子上摇摇晃晃的,我不知道他是故意这样还是无心的,搞得我心裏直痒痒,我也不明白为什麽会对乐乐的脚有这种冲动,乐乐长得很可爱,但是他终究是个男生啊,脑子裏突然闪过了一种很恐怖的想法,难道我弯了?
不对,绝对是乐乐太像一个妹子了!而且还是很可爱的那种。我坐在乐乐对面,癡癡地望着乐乐的脚丫子发楞,乐乐自顾自的端起了炒饭,用勺子咬了一勺,送进水润的嘴唇裏,随后开心的说道:「很好吃呢,哥哥做饭都很好吃,比妈妈做得好多了。」
「那妳就多吃点。」我依旧盯着乐乐的脚,完全不知道乐乐正似笑非笑地边吃饭边看着我的傻样,直到乐乐翘起脚丫子伸到离我面门不足1厘米的地方,小嘴咬着一点勺子笑嘻嘻地说道:「哥,今晚妳别吃炒饭了,吃我的脚吧,放心,衹要哥哥听话,我是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叔叔和妈妈的。」
「乐乐…、我…、」我还想解释点什麽,谁知乐乐直接将一衹脚塞进了我的嘴裏,抿着勺子说道:「哥,我的脚好吃吗?」
「唔唔…」我整个人都麻木了,乐乐的脚就像是抓住了我的大脑,让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乐乐笑着用脚趾夹住了我的舌头往外拉扯着,我整个人也跟着站了起来,乐乐突然脸色一变,另一衹脚丫直接踩在我脸上,并用一种很高傲的语气命令道:「坐下,哥哥,我没叫妳站起来。」
我就像着了魔一般,忍着舌头上传来的疼痛,缓缓地坐下了,乐乐玩了一会儿我的舌头,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说道:「没意思,本少爷玩腻了,哥哥,妳去把我的鞋子拿过来。」
「哪一双?」我含糊不清的支吾道。
「今天cos穿的那双小皮鞋啊,笨蛋哥哥。」乐乐把脚从我嘴裏抽了出来,踩在我脸上的脚夹了夹我的鼻子,还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像使唤狗一般的对我说道:「去吧,乖。」
我正準备起身,谁知乐乐叫住了我,他突然站在了沙发上,身上夏尔的小西装还穿在身上,显得很可爱,他招呼我走到他的面前,很开心地对着我说:「哥,妳趴在地上,我骑着妳过去!」
「什麽?乐乐!妳疯了吧!」我当然不愿意,虽然我喜欢乐乐的脚和袜子,但是这有违背我做人的原则。
「哥,妳快跪下,不要在掩饰了,妳喜欢我穿过的臭袜子,喜欢我的臭脚,对吧?」乐乐见我不答应,有些不高兴了,嘟着嘴说道。
「乐乐,我承认,我是喜欢这些,但是妳也不能要我做这麽下贱的事情啊。」我带着一丝恳求对着乐乐道。
「不行,我就要骑妳,哥,今晚我会让妳好好的爽一爽的,妳就别装了,我弄cos也弄了有一年了吧,我听很多朋友说过,有些人就是有恋物癖,喜欢被别人虐待,哥哥妳肯定也是这样的人,对吧。」乐乐天真无邪的对着我质问道,现在我面对的乐乐,就像是一个在教训自己下人的主人一般,我愣住了,不知该如何去回答乐乐,突然乐乐大声呵斥道:「给我跪下,贱狗!」
「噗通」我直接跪在了地上,并不是被吓到了,而是因为,我发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我的内心是渴望被乐乐玩弄的,是的,我想被他骑在身下,我想当他的一衹狗,不知不觉下体把裤子盯得老高,跪在地上的我正好看着乐乐的两条细嫩的美腿,说实话,这双腿一点腿毛都没有,乐乐的皮肤也非常的水嫩,165的身高加上匀称的身材,可以说这双腿比某些女生的腿更加好看。
乐乐见我跪在地上,开心得直接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跨到了我的脖子上,因为天气有些热的缘故,乐乐穿的短裤上早就热气腾腾,我感受到后颈传来一股热气,乐乐又用双腿夹住了我的头,感受着乐乐细嫩的肌肤,还有他那有些勃起的丁丁,我低下了头,四肢着地,就像一头畜生一般,任凭乐乐骑在我的脖子上,用略带嘲讽的语气刺激这我我:「贱狗,不对妳凶点就是不老实,爬过去把本少爷的鞋子用嘴叼过来,记住了,是用嘴!哈哈!」
乐乐开心的骑在我身上晃着双腿,我驮着他来到了鞋架前。
「贱狗,以后就叫妳贱狗,怎麽样?我的好哥哥~ 」乐乐用他秀美的光脚丫踩在我头上,揉着我的头发,嘴上挂着满意的笑容,看着我贪婪的把头埋进了他的小皮鞋裏。
「乐乐,我想舔妳的脚!」鼻子一直被压在皮鞋裏的我,努力的呼吸着皮鞋裏残留着的潮湿的汗臭味。因为已经放置有两个小时了,味道已经消去了很多。但是这种感觉还是让我的下体慢慢的坚硬起来。
乐乐一听我主动要求要舔他的脚,顿时就乐开了花,趴在我身上搂着我的脖子说道:「从今以后,妳就是我的小狗狗~ 」
乐乐不管是身材,还是样貌,都不输于任何一个好看的女生,他这样搂住我的脖子,说实话,很难受,心跳的速度很快,我贪婪地大吸了一口乐乐鞋子裏残留的气味,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将乐乐抱了起来,把他轻轻地放在了沙发上,没有任何犹豫地跪在了地上。
乐乐就这麽戏谑地看着我虔诚地跪在地上,捧起了他的嫩足,将他的脚趾含在嘴裏,细细嘬着,就像在品味一道美食。乐乐的脚上有一股鹹鹹的味道,也就是汗渍的味道,而另外的一种味道则是一股他独有的一种味道,这种味道说不清道不明,衹是舌头一接触到乐乐的脚趾,就会感觉十分的吸引人。
一种紧张和刺激的新鲜感刺激着我的每一根毛发与神经,是的。我喜欢舔乐乐的脚,我愿意跪在地上,当乐乐的一条狗,供他玩耍,帮他清理脚上的脏汙,正在我一边嘬着乐乐圆润饱满的脚趾,一边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切的时候。乐乐却用力的把脚从我嘴裏给扯了出来。
本来我想就这样将乐乐的脚含在嘴裏,但是乐乐好像有点生气了,使劲儿的往外抽着,无奈我衹能放弃了,小心翼翼的将他的脚从嘴裏放了出来。
「贱狗,本少爷的脚有这麽好吃?让妳吃得如此陶醉?」乐乐现在的表情显得很是高傲,用脚踩在我地头上,开始训斥我。
「主人,求妳,让我给妳舔脚吧,我觉得能遇上主人,是我这辈子的幸福啊!」我用恳求的眼神看着乐乐,乐乐拼命地忍住笑,拿出手机,开启了录像,装作冷冷地继续说道:「继续说,说到我开心了,我就原谅妳!」
「主人,妳的脚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能遇到乐乐主人,真的是上天给予我最好的一份礼物,我天生就是乐乐主人的狗!」说完还汪汪地学狗叫着,逗得乐乐捧腹大笑,用脚抚摸着我的狗头说道:「妳真的很贱啊,太棒了,我也觉得很幸福,能认识妳这个狗哥哥!哈哈哈!」
「把袜子帮我穿上,然后…、对了,我刚刚看妳在厕所偷吃我这周带回来的臭袜子,妳知道有多恶心麽?」
「恶心?我觉得很好啊…」我跪在地上,拿起沙发上的黑色小腿袜,有摸有样的把袜子卷起,开始认真的为乐乐穿袜子。
「妳还真是个奇葩,我听过我们动漫社的社长说过有些人喜欢被别人踩,有的人喜欢被别人骑,当时还以为是假的,没想到呢,我的好哥哥就是这样的人,而且比他们更下贱!喜欢问我穿过几天的臭袜子,塞在嘴裏细细品味,哈哈哈!」
「嗯…我承认我很下贱,乐乐,妳真的很可爱,如果这个事情没发生,我很希望一直当一个好哥哥,在妳身边保护妳。」
「妳现在不仅是我的好哥哥,还是我的玩具,我的小狗狗~ 」乐乐自己扯了扯穿好的黑丝袜,活动了一下圆润的脚趾,在我的眼裏,我看到了五根圆润的如同宝玉一般的脚趾被包裹在黑丝袜裏,就像是风中舞动的蝴蝶一般,那麽美丽,那麽诱人。
「来,吻我的脚。然后给我磕头,还有…哈!有了!」乐乐两衹小手一拍,点了点下巴说道:「哥,不慌闻,先去拿纸笔来。」
「???」我不明白乐乐要干嘛,但是我又很期待乐乐到底想干什麽,乐乐就像是一个折磨人的小妖精一般,花样百出。让我兴奋不已。
我把纸笔拿来放在乐乐的面前,然后很老实的又跪在了地上,等候了乐乐的发落。
「哥,等着,妳先给我磕头吧,我先写点东西,对!就是我们之间的契约!」乐乐对我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哥,抬起妳的狗头来!」
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头,晕晕乎乎的抬起了头,看见乐乐的黑丝袜脚丫就在我面前不足几厘米的沙发上,我将头悄悄地凑了上去,慢慢地将鼻子贴在了乐乐的前脚掌上,乐乐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呼吸,他开心的笑了笑,小脚丫蜷缩了一下,随即又掌控住了我的鼻子,不停地玩弄着,这边递给我一张刚刚写好的东西。
「哥哥,唸出来吧~ 这样妳以后有什麽要求,乐乐都会答应妳的!」
「好!」我很激动,拿起纸开始大声唸起来:「我吴昊从今天开始,自愿当林乐乐的专属宠物,并谨遵以下条件:1、衹要乐乐主人给我命令,我将无条件的去实行命令!不得违背!
2、乐乐主人的一切都是神圣的,作为宠物的我看见乐乐主人必须下跪,衹有主人允许,才能站起来!
3、乐乐主人的鞋子都要用舌头清理干凈,否则乐乐主人可以随意惩罚贱宠。
4、衹要是乐乐主人允许,乐乐主人的朋友也可以玩弄贱宠。
5、衹要是乐乐主人有需要,贱宠必须随叫随到!
6、永远都不能欺骗乐乐主人!
以上条件均是我吴昊与林乐乐都同意之后才实行,一旦签约,永远不能违背!
甲方:乙方:林乐乐。「
「哥,还在等什麽,签字啊!」乐乐直接递过我了一支笔,很心奋的等待着我签下去,我跪在地上愣愣的看着这张纸,难道我真的要一辈子给乐乐当狗吗?呼吸着乐乐脚上的汗味与淡淡的香皂味,我有些犹豫,在一旁看着我迟迟不肯下笔的乐乐不开心了,用黑丝脚踩了踩我的脸说道:「哥,妳不想闻我的脚了?这事情要是让叔叔知道了,会很生气吧?」
「乐乐,妳在威胁我吗?」我不喜欢被人威胁,并且是这种事情,就算他是我最喜欢的弟弟也不行,我的脸色渐渐地沈了下来,乐乐可能是头一次看我生气,立马嘟着嘴,过来抱住我的头,小声的道歉道:「哥哥,不要生气…乐乐知道错了…乐乐给哥哥最喜欢的袜子、、好不好、、」
看着乐乐委屈的表情,我实在是生不起气了,不知为何,竟然亲了乐乐的脸蛋儿一下,笑着说道:「乐乐,我答应妳,不管以后如何,我都会在妳身边,让妳开心下去的。」
我拿起了笔,工整的签上了我的名字,递给了乐乐,乐乐如获至宝的拿起了这张契约,拍了拍我的头说道:「从今以后,妳就是本少爷的贱宠啦。先来赏赐一下妳吧~ 我的小贱宠!」
乐乐没有脱袜子,而是解开了短裤上的纽扣,轻柔的将短裤脱了下来,随即我便看见乐乐穿的白色三角内裤,因为天气热,乐乐爱出汗的缘故,内裤早就被汗水打湿了,有些黏糊糊地贴在了乐乐的白嫩的小屁股上。
还有乐乐前面把内裤顶起来的小丁丁,乐乐见我一直盯着他的下体,脸突然就红了,用丝袜脚踢了我的脸一脚,噘着嘴嗔道:「哥,妳别这麽变态!今天衹是说好要奖励妳的,来吧,妳闭着眼睛,把嘴张开。」
「是我变态吗…、」我轻声的自顾自的说了一句,随后照着乐乐的话去做了,闭上眼睛跪在地上,嘴巴张得老大,乐乐那边悄无声息,衹听着沙发上传来一阵阵骚动,随后乐乐伸出两条小美腿,被黑丝袜包裹住的脚掌揉了揉我的脸蛋儿,把我轻轻地带到了沙发上,由于跪着不能再往前伸,我衹能跟着乐乐的脚掌一同挪动,最后衹能用手伏在沙发上,乐乐终于停止了动作,这时我已经闻到了一股子汗臭味与骚臭。
这种味道很臭,但是我却很享受,甚至是有点高潮,我是怎麽了,脑子裏给我下达的指令就是卖力的呼吸这种味道,是的,我也照做了,这种味道让我的下体顶得老高,乐乐见我疯狂地闻着他的下体,嘴角露出一股满意的微笑,并把这一切都录了下来,随即又用脚踩了踩我的头命令道:「来,贱狗,再凑近点,好好用妳的狗嘴来铭记本少爷给妳的赏赐。」
我慢慢的向前,知道我的嘴碰到了一根肉肉的东西,我知道,这是乐乐主人的龙根,并不是特别的粗大,而是那种嫩嫩的肉棍,我内心觉得是很恶心的,但是头脑裏却是疯狂的支配我,让我一口含住它,我没有犹豫,紧张的将嘴张开了一点,慢慢地含住了乐乐主人的龙根。
「唔唔唔,唔唔。」我不敢睁开眼睛,我害怕看到乐乐现在看我的表情,我能想象到,乐乐是多麽的瞧不起我,一个衹配喊着他下体给他下跪舔脚的贱狗,不对,应该是一个奴隶。这时乐乐笑着说道:「哥,我的小弟弟好吃吗,憋了好久了,味道真的好大哦~ 」
「唔唔唔,好吃…、」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疯狂,用舌尖挑逗着乐乐的马眼,乐乐一声惊呼,伸出双手压住了我的头,突然严厉的命令道:「贱狗,给本少爷一直含住,现在,本少爷要开始在妳嘴裏尿尿了,都是妳那根贱舌头一直在乱动!」
「唔!」一听到乐乐要尿在我嘴裏,我很抗拒,甚至是连舌头都在颤抖,我的浑身上下每个细胞就像被刺激到了一般变得兴奋不已,乐乐看我一直在颤抖,以为我害怕了,便语气柔和的摸着我的头发说道:「加油,我的哥哥,这是证明妳自己的好机会…我知道,妳肯定很向往我的尿液吧,哈哈。」
听到乐乐如同嘲笑般的话语,我将乐乐的小弟弟含得更深了,甚至都到了根部,能很明显的闻到乐乐胯间的骚臭味,我睁开了双眼,看着乐乐白嫩的胯部,又看了看乐乐的眼睛。
发现他真的用一种很嘲讽的目光看着我,就像是再看他脚边的一衹蝼蚁,这时乐乐的小弟弟突然动了一下,乐乐嘴角微微一翘,将我的头把得更紧,有些激动地说:「贱狗,给本少爷稳住,本少爷给妳的礼物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