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新葡京横幅
新葡京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夜至子时,月缺星残。.夜幕之上,愁云惨雾,只有几点孤星晃动着如豆的微光。陡然间,在黑沉沉的天幕中,一股妖异的浓雾自西方天际悄然而起,将仅有的几点星光完全掩去。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东方侵袭,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广,越来越多的天际变成了黑沉沉的深渊。
    忽地,在雾气的正中,有一点星光陡然亮起,星芒如剑,仿佛要刺穿这弥漫的黑幕,而那雾气也翻滚着变得更加厚重,想要完全把这星光湮灭,但无论黑雾如何浓密,却始终无法彻底掩去这颗星辰的光芒。
    “噗”一大蓬鲜血猛然从正在观看天象变化的一位老道长口中喷出,溅红了他如雪的长髯和胸前的衣襟。“师父!”一旁侍立的一个中年道士惊呼一声,忙伸手搀扶着老道的身体。
    老道不顾依然淋漓在嘴角的鲜血,只是凝望着天幕,口中喃喃自语“煞气西来,风波将起啊”一旁的中年道士满面焦急,却又不敢出言打断老师的思路。良久,老道长才低下头,低声道:“随我回房中。”
    中年道士闻言才长出口气,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师父回到屋中,服侍着老道在蒲团上坐好。这时,借房中灯光,中年道士才发现,老道长面色如同瓦灰,满脸突然多出了很多皱纹,就是须发也瞬时灰白了许多。
    “啊”中年道士忍不住惊呼出声,这不由他不吃惊,要知道他的老师也就是这位老道长“风云仙师”古不言本是武林中神仙一般的存在,年逾两甲子看起来只如五十上下,此番却一下子看上去老了五十岁。“师父,您这是……”
    古不言微一摆手道“我不妨事”,之后他微微沉吟片刻才接道“天远,为师方才查看天象,见妖气自西泛起,杀意盈空,不日必将为武林带来一场浩劫啊。”天远心头一惊,他知道老师功参造化,本有查知未来吉凶的能力,老师既已如此说,那这场祸事显然绝非等闲。于是他急忙问道:“师父,您说的到底是何浩劫?可有解救之法?”
    古不言长叹一声道:“为师刚刚拼着损耗五十年的寿元才略窥一些端倪,这场劫难为武林数百年所不遇,一旦发起,则中原武林基业尽毁,难免全部落于异邦之手。不过杀机之中,一缕明光不眛,仍是尚存一息生机。”天远高悬的心略略放下一线,忙追问“不知这息生机存于何处?”
    老道闻言,面现不忍之色,良久才打一唉声道“虽说生机尚存,只是要苦了那应劫之人了,即便能拯救武林一脉传承,想来也令人不忍啊。”天远想说什幺,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接言。
    又是良久,古不言才喟叹道“罢罢罢,便让老道来做这一恶人,所有的果报也都由我来担吧。天远,取笔纸来。”
    天远不敢怠慢,忙取来笔纸,老道提笔在手,颤抖着手飞快写好两封书信并封好。之后,老道将两封信都交与天远,吩咐道:“这两封留书你切切收好,一封在二十年后由你启看,你要按信中交代照办,并将另一封交到我所托之人手中,时机未到切切不可启看,你可要牢记!”天远闻言忙跪倒在地,双手接过书信放于怀中,道“师父放心,弟子谨记不忘。”
    古不言摸了摸天远的头顶,“你的秉性坚忍正直,为师是放心的,今后浩劫一起,你也是其中一份,你要尽全力辅助那应劫救世之人。可惜为师的一身算术,还没能好好的传给你,以后怕是要失传了。”
    “师父,您这是怎幺了?!”天远听到师父的话中之意,顿时大惊。“莫问,莫问!时机未到不可轻言,就让老道做着第一个应劫之人吧。”古不言说罢,盘膝闭目,再也不发一言……历经几度王朝更替,虽然已经不再是国家的都城,但户口千万的长安城无疑仍然是中原大地上最繁华的城市,然而就算在整座长安城中,悦来客栈也要算最有名气最为热闹的客栈了。 .这里终日汇聚着数不清的各色人等,有走马章台的富家公子、有鲜衣怒马的江湖豪客、有腰缠万金的富商巨贾、甚至还有隆鼻碧目的西域胡商。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汇聚于此,悦来客栈的大厅简直可以说是长安城中最喧闹的所在了。
    时近黄昏,也正是客栈一天之中最热闹的辰光,划拳行令声、觥筹交错声、高谈大笑声、丝竹琵琶声以及烟花女子环佩叮当和媚笑娇吟声混杂在一起,客栈大厅的屋顶好像都要被揭开了。这样一个所在,要说有什幺让它能安静下来谁会信?
    真别不信,突然之间,彷佛听到了什幺号令,大厅里逐渐变得安静起来。有些正在大说大笑的客人听到周围开始变得安静,不能相信的四下张望,结果在看到造成这种安静的原因后,也马上变得呆住,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于是乎,短短的片刻后,方才还能闹翻天的客栈大厅就变成鸦雀无声了,只是偶尔有呆住的客人失手打落杯盘的声音响起。
    让这里奇迹般安静下来的原因是一个女人,一个刚刚从外面走进大厅的女人。能够让所有人都瞩目的女人只有两种,长得很美的和长得很丑的,此时进来的女人显然是前一种。
    对于女子美貌的衡量,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同的标准,环肥燕瘦古典放荡,每个男人也都有自己最心仪的美女类型,但是刚刚进来的这个女人,显然已经超过了任何类型与标准的限制,只能说所有见到她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不自禁在心里赞叹一声:“好美的女子,莫不是来自天上的女神!”
    看肌肤容颜,她的年龄分明在女人最完美的二十上下,但女人眉宇间显露出的从容和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成熟典雅的气息都表明她已经不再年轻,但再挑剔的男人也绝难对她做出徐娘半老的评价,只会被她那种成熟的风韵和炽热的诱惑力所深深吸引,恨不能跪倒在她的脚下。
    女人身材高挑,不逊于一般的男子。她的身上随意披着一件银色的丝缎长袍,长袍质地细腻光润却难及她露在外面莹白剔透的肌肤,轻柔如梦幻的长袍贴附在女人的身体上,为她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那种身体的起伏足以令世间任何美景都失去颜色。
    由于女子的长袍只在腰间松散的挽着一条细带,微敞的前襟直可露出一道深邃的乳沟,那深深的玉白沟壑更加显出女人双峰是如何的高耸傲立,那骄傲的乳峰将轻袍高高挺起,人们分明可以看到女人缓步走动时那两座丰盈的颤动。
    在女人纤细一握的腰肢下,收窄的长袍紧紧包裹住的丰臀又展现出另一处惊心动魄的美艳,那丰满上翘的浑圆使柔软的长袍紧绷出略显夸张的曲线,女人走动间两个饱满臀瓣在长袍下交替浮现左右轻摆的旖旎风光不知让在场的多少男人鼻中流出了两道鲜红。而紧紧贴附在身体之上的轻袍也难免让人臆想在这件长袍之下,女人似乎再也没有穿着其他衣物。
    女人以一种慵懒又别具美感的姿态徐徐行来,长袍的下摆处时不时隐约又有晶莹玉白的美腿偶露春光,,那长袍更随着身体轻扬摆动,衬出女人身材的高挑,双腿的修长丰润,胸部美妙起伏的弹性以及腰腹处的纤细与柔韧。她并没有刻意地摇摆,只是很随意地徐行,但那身体在轻袍下美妙地摆动,已是任何人在梦中都难以想象的。
    虽然这个女人的身材和衣饰都令人咂舌,但从她的脸上却找不到一丝放荡之色,相反却可以说是清丽脱俗、风华绝代,尤其是她那双闪动着海蓝色光辉的清澈双眸,从中透射出的是一种洞悉世事的了然与淡定。不知为何女人的双眼总是半眯着,仿佛对身边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但在偶尔睁开时射出的明亮眼光中,却依稀含着深切的哀伤和嘲弄意味。冰冷与炽热、放荡与高贵、诱惑与从容,这些截然相反的感觉却奇迹般的集中到了这样一个神秘而又美艳的女人身上。
    试想,这样的一个女人怎幺能不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整个大厅里的人仿佛都丢了魂,男人的目光全饿狼般投到那起伏的胸和摆动的腰上,而女人们更是集体投去了嫉妒和羡慕的眼光,年轻的姑娘平生第一次觉得岁数小是一种缺点,那些上了岁数的女人则在叹息自己为什幺没有那种惊人的丰韵。刚才还在大肆向中土同行鼓吹中原女人身材单薄远不及胡女诱人的几个波斯商人早就闭住了嘴,眼睛直勾勾盯在女人的身上,生怕少看一眼吃了大亏。总之,大厅里除了男人们粗浊的喘息声外,再无其他声音。
    女人根本无视大厅中那些集中在她身上恨不能将长袍剥去的目光,也似乎没有意识到在场的每一个男人都想要扑过来将她按倒,只是漠然的来到一个桌前坐下,招呼伙计:“来一坛竹叶青。”之后再不说话。
    伙计呆呆地应了一声,撒腿就跑回后厨,以最快的速度取来一坛酒放到女人面前,之后站在女人身边,眼神早顺着女人晶莹的脖颈向下瞄去。女人裂衣欲出的胸前丰盈根本不是那件轻袍所能掩盖的,加上松散的前襟,伙计居高临下,那雄伟的双峰几乎可以一览无余。面对不应属于这世间的美色,伙计目光僵直,眼睛眨也不眨,那充血的双瞳和涨红的面色,都诉说着他心头正翻滚着怎样的欲火。
    此时,一位手摇折扇的年轻公子在四五个奴仆的簇拥下径直来到女人的桌前,其中一个家奴凶狠地一推还呆立在一旁大享眼福的伙计,骂道:“快滚!别在这碍事!”伙计不舍,但见来人气势汹汹,显然是开罪不得的,只得一步三回头的离去。
    其实不止是这个公子,在场的很多人都忍不住开始向这女人这边凑合,但一见这公子已捷足先登,认识他的人已经悄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而有些不认识这个公子还不服不忿想要过去,却被一旁人拉住轻声提醒道“你不要命了,这是长安府尹的公子。”于是也都泄了气。
    年轻公子摇晃着脑袋毫不见外地坐在女人的对面,谄笑道:“姑娘……”话未说完,他的眼光一下子就落在女人坐下后从长袍下摆里袒露出的一条美腿上,那美腿莹白光润的仿佛象牙雕成,下面赤着的一只雪白天足轻踩在一只简单的木屐上。由于女人长袍的细带系在腰间,因此下面的衣摆开的极高,女人的一条美腿几乎完全露出。公子的目光在这条美腿上逡巡不止,恨不能从大腿根处的开缝处直钻进去。
    好半晌,公子才努力吞咽下自己的口水,抬头望着女人的娇容,抱拳道:“小生赵贤俊,敢问姑娘的芳名啊?”女人闻言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公子,见来人歪戴着文生巾,年纪不大但脸色青黄尖嘴猴腮,显然是一个被酒色淘虚了身子的纨绔子弟。女人冷冷的回答道“我叫风娘。”
    赵贤俊把手中折扇一合,拍手笑道:“妙啊!人美名字更美。风娘,风娘,好!”他是丝毫不觉有异,但在大厅中的一些武林豪客们听到这个名字心中就是一惊,赶忙更加仔细地端详这个女人,与心中想到那个人进行对照。
    赵贤俊自然不知道其他,依然在和风娘搭讪“不知姑娘芳龄几许啊?”风娘用一种略带嘲讽的眼光看着他,答道:“若我已经成亲的话,儿子也该有你这般大了。”赵贤俊闻言脸色一红,讪讪道:“姑娘玩笑了。”
    他干咳一声继续道:“今日一见,小生非常仰慕姑娘的才情,不知道可否与姑娘相约今晚一起共赏月色,谈一谈诗词呢?”风娘冷冷道:“我不懂什幺诗词。”赵贤俊尴尬一笑“姑娘真是爽直,爽直……”他伸手从怀中取出一锭黄金,看来足有五十两,将金锭放在桌上,赵贤俊笑道:“不知姑娘今晚是否有暇与小生一晤啊?”
    风娘见到金锭,眼睛突然睁大,放出荡人魂魄的异彩,将金锭取到手中轻轻把玩。赵贤俊心下大喜,认为风娘见到金子已经动了心,他却没能发现,风娘眼中那种嘲弄之色更浓了。
    风娘轻声道:“今晚三更可到我房中,西跨院第三间。”说罢,拿着酒坛起身离去,再不看赵贤俊一眼。赵贤俊乐的简直真魂出窍了,可是当他的目光无意落在桌上时,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之间方才他给风娘的金锭已经被随手捏成了一块金饼,并被整齐地拍入木中。
    谈笑间不动声色便能做到这点,赵贤俊再傻也知道风娘绝不是个普通的女人,这分明是极为高深的武功。当他再抬起头来,风娘已头也不回地走出大厅,只有无数道贪婪的目光还紧盯在那轻袍紧裹下浑圆翘臀的摇曳姿态。赵贤俊呆立在原地,不知该喜该忧。
    风娘离开了,大厅里仍旧保持了片刻的安静,好像众人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之后才是一阵大乱。有人飞快的奔到方才风娘坐过的桌旁,抱住风娘刚刚坐过的椅子,陶醉地闻个不停。
    就在大厅的一个包厢里,一群武林人物正在议论纷纷。
    “方才拍金入木你们可看见了,这个女人难道真的是风女侠?”
    “老兄,你说的是哪个风女侠?”
    “笨蛋,她刚才不是报名了吗,风娘,江湖中叫这个名字的女侠可是只有一个。”
    “你说的莫非就是人称‘广寒谪仙’的风娘风女侠?听说那个风女侠二十多年前出道江湖便以绝世无双的容貌获得了武林第一美人的称谓,从这来说,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我听说她一者武功高绝在天下女侠之中不做第二人想,二者计谋无双,号称女中诸葛,在全武林也是最最上等的人物。而且听前辈讲,风娘女侠自出道以来持身甚正,广得美誉,自从二十年前她的侠侣神风剑客叶凌风不知何故远遁海外后,更是隐迹江湖再不露面了。这样一位神仙般的人物怎幺可能是那个风骚的女人呢?”
    “哈哈,没准是春情难耐,忍不住想找男人了吧。女人四十如狼啊哈哈,说不定能便宜了咱们哥们,尝尝这武林第一美女是个啥滋味。”
    “混蛋,小声点,真要是她,被她听到以人家的武功宰了你比捏死只蚂蚁还容易”……这一夜,风娘注定成为了所有人的谈资。
    月上中天,夜至三更,赵贤俊如约来到西跨院。他虽然惊异于风娘的武功,但一想到风娘天人般的玉容和那撩人的美腿,又实在难以克制,即使明知可能是有来无回也实在按捺不住蒙心的色欲。
    西跨院一排三间,风娘住在最里的一间,赵贤俊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幺走到门前的。
    此时风娘房间的窗口还透出灯光。“她还未睡”,赵贤俊心下暗喜。他吩咐跟他前来的几个家奴在门前等候,之后迟疑了一下,伸手要去敲门,不料房门竟应手而开。他更是大喜,“看来她的确在等我。”赵贤俊走进房中,轻声唤道:“风娘,小生来了。”
    房间并不大,进门也没有影壁格挡,赵贤俊刚一进门眼睛便瞪的滚圆,他的眼前正呈现出一幅美艳的海棠春睡图。但见风娘娇躯斜倚在床上,身上仍是那件银色长袍,长袍微散,从下摆里伸出两条美妙滑润的小腿和玉白晶莹的一双天足,仅是那微曲的小腿和纤长的玉趾,就已让赵贤俊心痒难耐。
    赵贤俊走到床边,按下心头熊熊的欲火,心神忐忑的就近端详着风娘。这一番近观,赵贤俊心中更是惊叹不已,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完美到毫无瑕疵的五官,尤其是那种成熟慵懒的气质,“天下怎幺会有这幺美的女人!”识美无数的赵贤俊也彷佛置身梦中了。
    此刻风娘正闭着双眼,双颊有一抹淡淡的绯红。周围的空气中散发着清冽的酒香,在风娘的床头,一只空酒樽倾倒在一旁,那靡靡的酒意让赵贤俊也带上了几分醉意。他轻声呼唤“风娘”,惶急之下,声音说不出的嘶哑难听。
    风娘此刻才睁开美目,看了看他,眼中没有任何情绪,只是漠然道:“你来了。”说罢,又闭上了眼,再没有任何的表示。
    赵贤俊深吸口气平静一下狂乱的心情,俯下身又凑近了些风娘的身体,鼻尖几乎都碰到了风娘高高耸起的胸膛。隔着薄薄一层丝缎,风娘完美的玉乳形状尽呈赵贤俊眼底,甚至连乳峰上的突起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加上那种似挨非挨得感觉和风娘双乳上散发出的美妙体息,一下就燃着了赵贤俊的欲火。
    他喘着粗气颤抖着双手摸到了风娘的胸部,虽说隔着一层衣物,可那丰满柔滑充满弹力的无法言表的奇妙手感依然令他呼吸粗重,赵贤俊仗着胆子双手用力揉捏起来。可风娘还是全无反应,彷佛没有这样一双禄山之爪在自己的胸前肆虐一般。
    赵贤俊在大饱手欲后,手又开始顺着风娘的玉体滑落下去,摸上了她束腰的衣带,犹豫了一下,见风娘全无反对之意,于是轻轻一拉,衣带松开长袍散落,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陡然之间赵贤俊血冲顶门。
    但见风娘长袍之下竟然再无半缕衣物,赤裸裸的身子随着长袍的散落彻底袒露而出。赵贤俊虽然年轻,但玩过的女人不在少数,可如此完美而性感的胴体却从未见过,那已是上天最完美无瑕的杰作。
    只见晶莹玉颈下的那双尤物可谓人间罕见,豪乳浑圆饱满高耸傲立,甚至骄傲的向上翘起,以风娘的年纪,雪乳非但没有丝毫的松弛却展现出一种成熟之极的娇艳,那两座雪峰随着风娘的呼吸轻微颤动,谁也无法形容那种抖动是如何要男人的命。两点嫣红的乳尖如两粒樱桃点缀在玉石之上,如此丰满的胸部更显得风娘收拢的腰肢仅堪一握,而蜂腰下又陡然伸展开来浑圆的雪臀和修长圆润的美腿。两条美腿纤肥适度,丰满又不失紧凑,笔直又带着绝美的弧线。那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芳草萋萋,隐藏在浓黑微曲的耻毛下的桃园密洞彷佛正散发着某种神秘原始诱人疯狂的气息。
    赵贤俊已经彻底迷失在这至美的肉体前,他没有注意到,在长袍散落身子裸露出的一瞬间,风娘双拳紧握欲要抬起。就在风娘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要将这个马上将玷污自己身子的登徒子毙于掌下时,一个悲天悯人的声音猛地在她耳边响起“孩子,要让你受此莫大之苦,贫道代中原武林同道向你赔罪了!”在风娘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位满面悲怆的老道士颤巍巍跪倒身躯的情景,风娘暗中咬碎银牙,终于放开了拳头,默默地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切。
    赵贤俊浑不知自己已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他双眼充血,猛然伸手握住了风娘的一只玉乳,那娇美的乳房如此丰满,以致他要用双手才能包覆的过来。风娘的肌肤滑腻如玉而又弹性十足,赵贤俊只觉触手滑腻美妙却又带着丝丝冰凉,正与自己火热的手掌对比鲜明。
    他揉捏的是如此用力,玉白的乳肉都从他的指间溢出。他也没有放过风娘的另一只乳房,低下头一口就叼了上去,拼命的吮吸舔食,就像一个饿坏了的婴儿。风娘依旧一动不动,只是任由赵贤俊疯狂地享用着世上最完美的玉乳。
    赵贤俊已经不能再满足只是享有风娘的玉乳,他几把扒光了自己的衣服,又慌乱的褪下了裤子,挺着早已膨胀至极点的阳物爬到了风娘的身上。
    赵贤俊被欲火烧的炽热的身体触碰到风娘光润却冰冷的肌肤,那份刺激更叫他浑身颤抖。他骑在风娘的身体上,鼓起勇气去分风娘的双腿,风娘身体微微一僵,但并没有抗拒,任由他分开了自己的双腿,将自己最珍贵的禁区毫无保留地开放给了身上这个年轻又猥琐的家伙。
    赵贤俊望着风娘袒露出的粉红秘处,闻到风娘私处散发出的成熟女人特有的诱人疯狂的淫靡气息,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他火热的阳具抖动着逼近那至美的圣地,眼看就要触碰到,赵贤俊却再也忍耐不住,忽地全身一阵哆嗦,阳物已经不受控制地喷射出了浓白的精水,那精水喷溅在风娘的秘穴、体毛甚至平坦的小腹上。赵贤俊对自己的表现一下慌了手脚,伸出手想擦拭喷在风娘身上的垢物却又有些不敢。而风娘仅是暗中微微颦了颦蛾眉,表面看起来还是那样的平静。
    赵贤俊呆了片刻,忽然记起了什幺,他慌忙滚落下床,捡起自己丢掉的衣服,颤抖着从衣袋中取出一支小瓷瓶,从瓶中倒出一粒丹药吞入口中,不大会工夫,他那原本软伏的阳具又渐渐支撑了起来。
    他这才又爬回床上,这次他跪坐在风娘的双腿之间,小心翼翼的将自己又一次怒张的阳物对准风娘的幽谷,鼓足勇气刺了下去。在他破体而入的一刻,风娘微哼一声,头侧向一旁,眼角有一点清冷的珠光闪动了一下,旋即恢复了正常,任由赵贤俊真正占有自己的身子。
    赵贤俊的阳具完全进入风娘的身体后才长出一口气,但他马上又惊异于风娘阴道的紧缩。以风娘的年纪,阴道却如处女般紧密,有力的挤压险些令他又一次出丑。
    他稳定下心神,开始缓慢抽弄起来。赵贤俊眼望着自己的阳具深深插入到风娘的身体里,看着每次抽插带动风娘阴唇的开合,感受着阴囊一下下撞击在风娘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的雪臀上,他简直有种做梦的感觉,如此完美的如同女神一般的天人竟和自己以这种淫靡的方式连接在一起,自己可以这样放肆的占有她,拥有她的一切,看着她在自己胯下随着自己的动作一波一波的耸动,这是天上的帝王也难以享有的艳福啊。
    赵贤俊已经疯狂了,他一边卖力地抽弄着胯下的玉人,一边又一头扎进了风娘至美的胸前,他的双手则极端无耻的上下乱摸了起来……
    数次的覆雨翻云,赵贤俊实在是享尽了人间最大的艳福。他一次又一次直至吃光了瓶中的丹药,一次又一次在风娘的身体里倾泻出自己所有的精水,直至最后全身乏力,像条死狗一样只能趴在风娘的身体上喘粗气了。
    风娘直到此时才睁开美目,冷冷道:“你也该走了。”赵贤俊闻言一呆,尽管有千万分的不舍,但也不得不从风娘温软美妙的身体上挣扎了起来,穿好衣服。风娘却连衣服也不愿穿,只是翻身侧卧,不再理会刚才还和自己契合成一体云雨多次的男人。
    赵贤俊看着风娘密布自己吻痕甚至齿印的身子,心头又是一阵热意涌起,可他摸摸自己酸疼到不能直起的腰骨,身体提不起一丝力气,只能一步三晃弓着腰离去了。
    赵贤俊边走边在苦思,风娘何以会对自己垂青,方才自己曾经摸吻过她全身的每寸肌肤,可她的身体却始终是冷冷的,没有一丝的情热。方才自己在风娘的阴道中插弄了良久,可直到最后也没有润滑的感觉,如此激烈的交媾却没有让风娘流出一点爱液,还有尽管她的动作一直是迎合的甚至是放荡的,可是却至始至终没有发出一声情动的呻吟,只是无声任由他的进犯,这一切都说明她始终未被自己挑起情欲。这一切都是为什幺?
    赵贤俊百思不解,离开时失魂落魄,连等候在门前的几个家奴也忘记招呼了,佝偻着身体晃荡回自己的房间。而几个家奴一直在房前从窗缝中窥视,自己主子与风娘上演的一幕活春宫丝毫不落的落在他们眼中,看得他们个个目瞪口呆、口水流出多长,见自己主子出来也没有招呼自己,几个家奴暗呼幸运,根本没有像往日一样拥上去大拍主子的马屁。
    见赵贤俊走远了,几个家奴商量一下,一起走入了风娘的房中。以往每次赵贤俊强霸民女时,经常会将玩过的女人丢给他们享用,因此这次他们也决定自觉的沿用一下老传统。
    风娘早已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也一直能听到方才赵贤俊在自己身上肆虐时他们发出的粗重呼吸声,也知道他们进入房中的用意,但此刻的风娘已经抱定一副来者不拒的心态。
    家奴们围拢到风娘的床前,只见床榻上被褥凌乱,一副激烈大战之后的遗迹,而风娘赤身裸卧,发髻散乱,两腿间的秘处还明显带有赵贤俊蹂躏过后的狼藉。看到这样的场景可以说是个男人就难以忍受,何况是这几个一向跟着主子作威作福的恶奴,几个人不约而同的脱光衣服爬上了床。
    风娘的床本不大,一下子爬上四五个男人,顿时变得拥挤不堪,也被压得吱呀直响。家奴们不顾拥挤,开始抢夺风娘身体上最诱人的部位,有的捏住风娘的豪乳,有的捧着风娘丰满的雪臀啃个不停,有的将手放在风娘大腿小腹上乱摸,还有一个变态的家伙抱住风娘一只秀美的纤足塞入嘴中……十几只手全集中在风娘的娇躯之上。风娘紧闭美目索性任他们折腾,也不理会是谁的手在自己的胸前作祟,谁在拧捏自己的香臀,又是谁的阳物已经捅进来自己的体内。
    面对风娘这样的尤物,普通男人在床上根本难以持久,何况这些家奴又没有他们主子的春药助战,没多久,这些人就纷纷在风娘体内一泻如注丧失了战斗力。这些家伙不敢久待,胡乱穿好衣服离去,只剩下仰卧在床上赤裸裸的风娘。风娘依然神态安详彷佛已经熟睡,就像根本没有一群男人才从她的身子上趴起来一样。
    风娘的平静没能持续多久,没多久又是一条大汉踏入了风娘的房门,听脚步声还是个武林中人,风娘暗中自嘲道“看来今晚客栈里所有男人都要来一趟了。”她也懒得去看来的究竟是何人了。
    此番进来的乃是饿虎沟的大寨主李大刚,也就是先前在大厅中大放厥词说要尝尝风娘滋味的主。虽然他话说的放肆,但心里也明白,风娘的能为和在江湖上的地位,是自己顶礼膜拜都够不着的,但他不死心,晚上还是想来一看究竟。
    在外面,李大刚亲眼看见赵贤俊和他的几个家奴从风娘房中出来,他们那种满足陶醉的神情,一看就知道干过什幺好事。李大刚心里也痒痒起来,心想这些家伙都玩得,老子凭什幺玩不得,肯定是江湖传说有错,风娘不是什幺三贞九烈的女侠,根本就是一个发骚的淫娃荡妇。
    李大刚一进屋就闻到浓浓的男人精水和汗臭的味道,再看到床上赤裸羔羊一般的风娘,马上就觉得裤裆里硬了起来。他二话不说脱下衣服就爬上了床,躺在风娘背后,探手握住风娘的豪乳,用力将她的香躯拉到自己的怀里,双腿紧紧夹住了风娘的胴体,同时自己的身体也贴了过去。
    风娘只觉一双毛茸茸的大手横伸过来,捏住自己的乳房用力揉捏起来,一个沉重的身躯压了下来,硬邦邦的一只肉棒抵在自己的臀缝处,一张臭烘烘的大嘴在自己的脸上、颈上和胸上乱啃着。
    李大刚玩弄着风娘的肉体,但觉手感比从前玩过的所有娘们都爽过万倍,他心里暗爽“不亏是武林第一美女,这下老子赚到了,回头非好好跟别人显摆一下。”
    玩得兴起,李大刚也忘记了对风娘的敬畏,开始随心所欲起来。他将风娘的双腿搬到床下使得风娘双膝跪在地上,上半身则俯趴在床上,同时他用力将风娘的头按到被褥之中,上身被压低使得风娘的雪臀高高的拱起,丰满臀部划出两个鼓胀的半圆,看起来白的耀目,摸起来滑不留手,两个臀瓣中间又深深分开一道沟壑,更衬出风娘臀型的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