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第1章 美女被逼婚
  夏天,尤其是炎热的夏天,是穆峰最喜欢的季节。因为这个季节,女人们总会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
  坐在人民医院花园外的穆峰,穿着泛白的衬衫,下身是一条蓝色牛仔短裤,脚上穿着拖鞋,嘴里叼着一根烟,懒洋洋地靠在花园上,眯着眼睛向着四处乱看着。
  “不错不错,老头子说的果然没错,城市里面的女人果然够开放啊,这腿露的……妈的,简直比老子的裤衩都要短了。”
  爽!
  穆峰的心情只能用这一个字来形容,他一直待在乡下,老头子不让他出来,说他出来的话,那就是一个祸害。
  但是现在他的师侄遇见了点麻烦,所以老头子让他出来帮忙,说是要帮忙打败棒子第一汉医,阻止棒子申遗中医,因为中医是华夏的!
  穆峰来的时候听老头子说,这个未见面的师侄陈百草,身份可不一般,他是人民医院里面的副院长,还有十几个头衔,华夏医学界知名人物,唯一一位上过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中医……年龄嘛,大概有五十多岁了,比穆峰要大三十岁,可不管怎样牛逼,见到穆峰都得老老实实喊一声师叔,谁让穆峰辈分高!
  如此一来,他必须要先在人民医院任职,不过老头子说的很清楚,在此期间,若是他让人民医院解雇的话,那幺他就要滚回村里,永远都不能出来。
  见识了这大城市的“美妙风景”,再想到村里那些女人的模样,穆峰打死也是不愿意回去的。
  至于为什幺穆峰在医院门口不进去,是因为陈百草在国外开会还未回来,所以陈百草让徒弟方元出来迎接,让他在外面稍等片刻,而穆峰正好也想多欣赏欣赏外面的美女。
  滋——
  在穆峰欣赏美女时,一辆白色的新款宝来停靠在他的面前,车门打开,一只修长嫩白的美腿出现在他的面前,那腿纤细,却并不影响美观。
  白色的平底鞋落在地上,美腿的主人从车子里面走了出来,这绝对是一个极品美女,长长的秀发,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还有那粉嫩的樱桃小嘴,衬着纤细的身材,一出场就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目光。
  唯一让穆峰觉得遗憾的是,这个美女的胸不算大,只能说是一般般的,按照他的目测,估计只有34B……哎,穆峰微微叹了口气,上天果然是公平的。
  美女从车内拿了一个袋子出来,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她叫许文清,中医大学毕业,前来应聘人民医院中医科的实习医生,久未招聘的中医科,据说是为了给新来的副主任配备助理,所以才放出了一个名额。
  经过千辛万苦的准备,许文清终于是通过她的实力,成功地得到了实习的名额,按理说,她只需要家里动动嘴就能够得到这个名额,虹川市最大上市公司许氏集团的千金二小姐可不是白给的,可她偏偏要靠自己。
  虽然有这样的身份,但是许文清凭着自己的实力,一步步考上了最着名的中医大学,又成为了中医科的实习生,这里有他的偶像,那就是全国着名中医陈百草,他就是中医界的骄傲,简直就是年轻中医心目中的神。
  她低头照了照后视镜,确认妆容没有问题后,这才是向着医院综合楼走去,刚走两步,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停在前方,拦住了她的去路。
  咔——
  车门打开,玛莎拉蒂里面走出了一名微胖的中年男子,两鬓发白,他走到许文清的面前,让许文清脸色变了变。
  “爸。”许文清喊了一声。
  “文清。”许卫国满脸微笑地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慈爱,“对于你的实习名额,爸爸没插手,没想到你也争取到了,不愧是我许卫国的女儿,爸爸替你感到骄傲。”
  “你想说什幺事,直接说吧。”许文清的表情,有些无奈,又有些厌烦,她知道,她的父亲,来到这里,绝对不是只为了说这两句话。
  许卫国微笑道:“文清,你看你要来医院当医生,爸爸一直都没有反对你,也支持你,但是你现在也长大了,是时候为自己的婚姻做决定了。你妈朋友家的儿子刚从哈弗留学回来,要不你现在跟我……”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许文清有些生气地说道。
  “不行!”
  许卫国脸上笑容凝固了,他两眼一瞪,同样是有些生气地说道:“你妈妈已经跟人约好了,你今天必须要过去,这医院的工作,什幺时候都能来,还是见面的事要紧,现在就跟我过去。”
  我靠,逼婚啊!
  这不是小说里面的情节吗。
  坐在一旁的穆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懒散地蹲在地上,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雪糕,放在嘴里面唆着,让他的心里面一阵舒爽,特别是看见逼婚的情节,他的心里更是觉得有趣,这不就是电视剧跟小说里的情节嘛,貌似自己还缺个爆米花啊。
  许文清也怒了,“我刚刚毕业,现在还不想谈对象,我告诉你,我的婚姻我自己会做主,不需要你们来操心。”
  “你现在给我走!”许卫国一把拉住了许文清的手臂。
  许文清甩开了他的手臂,身子在原地转了半圈,刚好是目光定格在了吃雪糕的穆峰身上。
  穆峰含着雪糕,跟许文清对视了三秒,心里忽然是有种不详的预感。
  我靠,情况有些不对劲啊?穆峰浑身一个激灵。
  这时。
  许文清提高了分贝,冷笑地看着许卫国,说道:“爸,既然都到这种地步了,那我今天就告诉你实话好了,其实我已经有老公了,我们马上就要登记结婚了!”
  “什幺!他是谁!”许卫国气的身体发抖,没想到一向是乖乖女的许文清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许文清怒视了他一眼,忽然是向着穆峰的方向走去。本来,按照一些小说里面的情节,应该是许文清拉着穆峰的手臂,强势地对许卫国说一句,爸这是我的男朋友。
  可现实却是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当她刚迈出三步,蹲在地上的穆峰,猛的蹿了起来,随手丢掉雪糕棍,拍拍屁股,慢悠悠地离开了。
  “你给我站住!”许文清愣了一下,这不对啊,怎幺跟小说里讲的不一样?顾不得形象,她猛地追向穆峰。
  第2章 我们去结婚
  穆峰在村里面,不是给人看病,就是看医学书籍,早已是烦的不能再烦,奈何村里的寡妇都让老头子承包了,他只能找手机偷偷地欣赏着各种小说。
  其中小说里面就有他先前想的那种情节,听许文清跟她老爸的对话,绝对是一个刁蛮的富家女。他当然不愿意让她拉过去当挡箭牌了,这个刁蛮女人万一赖上他,他怎幺去泡医院的护士妹妹啊!
  在火车上面,很多人都说要找虹川市最漂亮的女人,那绝对要在人民医院的护士里找,他可不想无缘无故让人赖上。
  妈呀!
  见许文清追来,穆峰脚底抹油,想要开溜,奈何前面忽然出现一辆出租车,拦住了他的去路,他正准备换方向逃跑时,一只冰凉的小手,已经是死死地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跑什幺!”许文清愤怒地看着穆峰,她就那幺让人害怕吗?!她好歹是堂堂许氏集团的千金二小姐,想要追她的男人,都能绕这医院三圈了,就算没有这个身份,在学校里面追她的人,也有一个加强连了。
  可穆峰看到她要找他当临时男友,第一反应竟然是逃跑。
  穆峰耸耸肩,不急不慢地说道:“你们骗人技术还挺先进的,是美国进口的吗?我若是不跑的话,那你们就会把我骗到车里,然后把我拐卖到一个山沟沟里面怎幺办?”
  “何况就算你们不是坏人,你胸太小,哥们不喜欢。”
  “你说什幺!”许文清右手狠狠地掐住了穆峰的手臂,作为一个女人,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三句话,一是你长得丑,二是你胸真小,三是你又乱花钱。
  穆峰忽然双手做出喇叭状,放在嘴前,旋即是提高了嗓门,大喊一声,“我说你胸小,我不喜欢,你是不是耳朵聋了,听不见啊!”
  “去死吧你!”
  许文清一脚踢向穆峰的裤裆,吓得穆峰连忙跳了起来,还准备二连击时,许卫国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现在已经气的浑身发抖,没想到他许卫国的女儿,大庭广众下,追着一个男人乱跑。
  “你……”许卫国来到两人面前,已经是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怒视着许文清,怒吼道,“你给我放手,你一个女孩子家,到底成何体统!”
  “我跟我老公在一起怎幺样,要你管!”许文清不甘示弱地怒吼道,“我告诉你老头,我今天就要跟他去结婚,你们谁也管不到我,你们那个什幺东海市的海归,还是你们自己留着吧。”
  “你……”
  许卫国刚说一个字,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穆峰,突然是叹了口气,满脸悲壮地大喊一声:“我愿意!”
  “噢!”
  周围围观的人,纷纷鼓起了掌声,好像是为穆峰的勇气鼓掌,也为两人的爱情鼓掌,此时的许文清,脑袋有些发懵地看着穆峰,不知道他玩的是哪出。
  突然。
  穆峰一把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在她的樱唇上面狠狠地吻了上去,逗弄着许文清。许文清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穆峰,她的脑袋,已是完全空白!
  亲了!
  被亲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穆峰会亲她。
  周围的人,开始纷纷叫好,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在女孩父亲面前强吻,简直是霸道的不能再霸道了!
  许卫国气的浑身发抖,他没想到,乖巧的女儿,敢跟男人做这样的事,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女儿随随便便找个人来糊弄他的,但他发现,竟然是真的。
  许文清回过神来,狠狠地咬了一下穆峰的舌头,穆峰吃痛,急忙松开了许文清。
  许文清擦了擦嘴巴,恨恨地看了她父亲一眼,当即是把穆峰拉到了她的车里,砰的关上了车门,呜的一声,扬长而去,只留下脸色铁青的许卫国。
  “喂喂,到前面把我放下来,哥们只能帮你到这了,就不收钱了。”坐在副驾驶的穆峰懒洋洋地说着,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不都是这样子的吗?只有亲吻才能证明是男女关系,何况是美女送上门来的,不亲白不亲。
  “你想的美,我们去结婚!”许文清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靠,谁要跟你结婚!”穆峰猛地坐起身来,有些激动的说道,“你到底是看上了我的帅,还是看中了我才华,我改还不行吗?!”
  “你把我的初吻夺走了!”许文清怒吼道,“你今天若是不跟我去结婚的话,信不信我杀了你。”
  “什幺叫我把你的初吻夺走了!”穆峰一改懒散姿态,非常生气地说道,“你这样说话,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是你拉着我当你老公的,那也是我的初吻,我就这样给你了,我说过什幺吗?!我还不是在帮你,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停车!”
  滋!
  宝来猛地停在了路边,许文清看向穆峰,让他刚刚那幺胡乱训斥一通,又有些懵懵的。
  “下次不要这样了!”穆峰一边怒吼,一边打开了车门。
  “对……对不……”
  砰!
  穆峰重重地关上了车门,快步向着医院方向走去,坐在车里的许文清还是有些发懵,直到穆峰走了十米远时,她突然打开车门,生气地拍了拍车子,朝着穆峰怒吼道:“你给我回来!”
  可现在哪里还能够看到穆峰的身影,根本就不知道穆峰跑到哪里去了,这个该死的家伙,许文清急忙上车,准备调头去找穆峰,可她突然看见副驾驶位置上面留着一个钱包还有一个手机。
  愤怒的许文清眼睛一亮,急忙是将钱包拿了过来,打开一看,赫然是看见了穆峰的身份证在里面,她默默地念了一下穆峰的姓名,嘴角微微翘起,像是想到了最有趣的事情。
  “敢占我便宜,那我就让你知道占我便宜的下场,我现在就去跟你办结婚证去。”
  许文清将钱包丢回原位,开着车子就向着民政局赶去,对于她这种身份来说,即便是没有户口本,没有照片,也是能够办下来合法的结婚证。
  至于说穆峰去哪里,如今有他的身份证号,就算是他跑到天涯海角,她也能够将他给揪回来。
  她办结婚证无所谓,就算是离婚了,也能想办法改下婚姻情况,但是穆峰可就不一样了,他离婚之后,只能是挂着离异的身份,看他以后还怎幺找女朋友。
  至于解释的话,谁信啊!
  来到民政局门口,许文清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民政局的局长就亲自走出来迎接,正在此时,许文清的电话响起,她妈妈打电话来了。
  第3章 中西医争锋
  “文清,你的事我听你爸说了,你可不要冲动,等妈妈回去好吗。”许文清的妈妈焦急地说,“妈妈现在就赶回去,不让你见什幺人了,也不让你相亲了,你别冲动……”
  “我没有冲动。”许文清冷笑地说,“你们不是一直说我单身不好吗,好啊,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结婚了。以前可是你们说的,只要是找个我喜欢的人就好,至于是否门当户对,你们也不要求……”
  啪!
  许文清挂掉电话,她今天这个婚,还真是结定了!
  穆峰下车后,就立刻混进了过马路的人群当中,安全后,他的双手插在口袋中,又是一副懒散的样子,回头望着许文清离开,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开玩笑,想要骗老子去结婚,做梦吧你!
  晃晃悠悠回到了医院,穆峰还没有等到陈百草徒弟方元的电话,当即是有些怒了,妈的,简直不把老子当贵客了,好歹老子还是你老师的小师叔啊,有没有点教养!
  他的右手一摸,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手机不见了,再摸了摸口袋,卧槽!钱包也不见了。
  我勒个去,丢那个小妞的车里了!
  穆峰知道,就算现在跑过去,那小妞也不会在那里了,但想到那个小妞拿着东西来医院,估计是要来医院办事,那他就不信找不到那个小妞。
  当务之急,就是找到方元,让方元动用关系,告诉综合楼每个科室的人,谁看见那个小妞就汇报出来,他已经总结好了许文清的特点,一个胸小的漂亮姑娘。
  在楼下询问了中医科科室的位置,穆峰乘着电梯来到了八楼,到了八楼的护士台,又问了方元的位置,穆峰晃晃悠悠地向着特护病房走去。
  来到特护病房,穆峰不得不感慨着大城市人们生活的奢华,一个病房里面就住一个人,还跟宾馆似的,里面空调电视卫生间衣帽间,样样俱全,再来个厨房的话,那幺他们一家人就能在里面住了。
  “我靠,美女啊!”穆峰的目光,忽然是注视到了病房内的女人,中分的长发,穿着蓝色条纹的病号服,安安静静地坐在病床上看着书,虽然只能看见侧脸,但穆峰认为绝对是一个大美女,那恬静的气质,给人一种与世无争的感觉。
  我勒个去!
  为这种美女看病,必须要让我这个师叔出马才行啊!
  穆峰刚准备推门,却是听到里面传来的争吵声,让他硬生生地停下了推门的动作。
  “方主任!我不同意用中医进行治疗,陈院长不在,你们中医科现在跟垃圾有什幺区别,这种病情,应该直接手术。我们有经验丰富的主刀医生,保证治疗效果,及时见效,你们可以吗?!”
  一名中年男子用近乎咆哮的声音吼叫着,言语之中,充满着对中医的不屑。
  “胡飞,中医讲究治本,开刀破腹定然会元气大伤,何况病人现在症状已经有所好转,我看……”
  “垃圾!你们中医就是垃圾!什幺叫做情况好转,病人出院了吗?有本事你就让她立刻恢复,你们中医不是有针吗,那你倒是试试啊!”胡飞怒吼道,“我告诉你,你这样治疗,让我们医院的人,怎幺在林处长面前抬头!你们中医就是丢人现眼,我们西医治疗能看到疗效,你们呢!”
  站在旁边的林处长林伟军脸色阴沉,他是卫生局医疗服务监管处的处长,主持市医院相关工作,正是如此,对于家属的病情,医院也是非常重视,否则不会派两名主任级别的医师前来问诊。
  只是方元崇尚中医,胡飞为推崇西医,两人在医院里的关系,完全是可以用水火不容来形容,此刻能在林处长面前奚落方元,更是胡飞愿意看见的。
  此时的林伟军,也是不相信方元的治疗方案,因为他的女儿林优,在医院治疗了三天都没有见到好转,果然,中医还是靠不住,只能相信西医了。
  方元了解林伟军心思,但他哪里有什幺办法让病人立刻好转见效,他只能沉默地看着他,等待着林伟军的决定。旁边的胡飞,冷笑地看着方元,鼻孔都快要朝天了,在他看来,中医就是垃圾,永远都比不上西医。
  咔。
  外面房门让人轻轻地推开,只见一名表情懒散的年轻人走了进来,靠在门上,淡淡地说道:“没想到病房里还真是热闹啊。”
  “你是谁?”林处长皱了皱眉头。
  “我是来看看庸医的。”穆峰懒洋洋地摆摆手,打了一个哈欠,“刚刚听说病人要开刀,吓得我魂都快飞了,这种屁大点的病,还用开刀,现在的西医,似乎也不怎幺样嘛,哎,树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这句话果然不假。”
  “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幺,还不给我滚出去!”胡飞见林处长不认识,当即是怒吼起来,这不知道哪冒出来的毛头小子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来说西医的坏话。
  “别急别急,你现在骂我是因为你不了解我,等你了解我后,你就会动手打我。”穆峰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说道。
  方元吃惊地看着穆峰,眼神同样疑惑,不明白这个年轻人是谁,为什幺会出来帮他,正当他准备询问时,穆峰却是随意地问道:“我说方元啊,这种垃圾的话你也听,你是不是傻啊,老子在外面可是等你等了很长时间啊,你这幺连个屁都没放。”
  “你……你是陈院长介绍来的亲戚,穆峰?”方元瞪大了眼睛看着穆峰,他明明记得,陈院长介绍的亲戚是要来医院担任副主任医师的,怎幺会是这幺年轻的一个人。
  “什幺?”穆峰还未点头,胡飞已是嘲笑道,“陈院长是不是老糊涂了,介绍这幺一个亲戚来医院里面,咱们这是救人的地方,可不是垃圾收容所。”
  “胡主任,你这话是什幺意思。”方元怒道,“老师的安排,肯定自有他的用意,他说了,这位穆先生是一位中医高手,足以担任我们医院的医生职位。”
  “哈哈哈,方元,陈院长糊涂,你是不是也跟着糊涂了?”胡飞忽然大笑起来,“行啊,他不是中医高手吗,来,让这位中医高手给我们治看看啊。”
  “别别别。”穆峰连连应道。
  “怎幺,装不下去了吗。”胡飞冷笑道。
  穆峰慢悠悠地说,“这种小病,若是还要来医院,那简直就是丢我们中医的人啊,还有,我叫神医,叫中医高手那是侮辱我。”
  一边说着,穆峰一边向着病床走去。林处长想说什幺,却是让方元给拦了下来,他不相信老师会安排一个不懂医术的人来医院,不过看穆峰如此年轻,他的心里,也是多多少少有些担忧。
  第4章 警花大胸妹
  “林优。”
  穆峰抬头看了看病床上方的身份牌,开始念了出来,“年龄二十二,身高一米七,体重一百一,三围是36D……”
  身份牌上,当然是没有身高体重等数据,完全是穆峰凭借他的第一印象目测出的数据,正说着话,穆峰忽然觉得身边有杀气!
  低头一看。
  却是看见林优放下了手中的书本,满脸冷漠地看着他,眼神的杀气毫不遮掩,用一句老话来说,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幺穆峰现在早已被千刀万剐了。
  我去。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穆峰没想到林优还有那幺大的杀气,亏得她现在生病,否则指不定就让林优按在床上摩擦了。
  “给你十秒钟,从我眼前消失。”林优的声音非常好听,但压抑着一股怒火,口吻还带着命令的语气,只是苍白无血的嘴唇,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憔悴。
  穆峰双手抱在胸前,对着林优撇撇嘴,懒洋洋地说道:“心悸、四肢畏寒、无力、腰肢酸痛,两小时前昏厥,昨天傍晚也昏厥一次,咳嗽出血……也没有什幺大问题嘛,若不是我的话,你今天可就要挨刀子了,大胸妹。”
  本来还准备让父亲喊保安的林优,震惊地看着穆峰,她昨天咳嗽出血的事情,可是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过,就是害怕父亲担心,但穆峰现在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她的症状。
  这家伙真是中医?
  林优打量着穆峰,这种看起来很邋遢的懒货,哪里能够跟中医搭上边,尤其是嘴上轻浮,猥琐的样子,让她恨不得好好教训她一顿,若是在警局遇见,她肯定要打死这个家伙。
  可偏偏,穆峰说的症状全对,让她心里面产生一丝希望。她偷偷地看了眼父亲,好在穆峰说话声音很轻,父亲好像并没有听清楚,旋即,她惊讶地看着穆峰,小声问道:“你……你怎幺知道。”
  “我知道的可多了。”穆峰随意地坐在林优的床边,笑眯眯地说,“我还知道,只需要自己按下大椎穴以及阳白穴就能够恢复过来。”
  出乎意料的是,林优并没有抗拒穆峰的行为,反倒是盯着穆峰问道:“大椎穴还有什幺阳白穴在哪。”
  “我告诉你,以后有问题,自己解决。”穆峰说。
  站在后面的林伟军吃惊地看着这一幕,她的女儿,可是很少跟陌生男子接触的,怎幺这个家伙就坐在了床边?
  他向前走了两步,想要听听两人到底在说什幺,旁边的方元以及胡飞二人,同样是跟了上去,也想搞清楚发生了什幺事。
  穆峰忽然是握住了林优的小手,柔软无骨,滑嫩的感觉,让人觉得内心舒爽不已。
  林优下意识想要反抗,但想到穆峰的目的,她还是停下了动作,但站在后面的林伟军不明情况,瞬间是勃然大怒,一把拉住了穆峰的手臂说道:“你干什幺!你给我滚出去!”
  胡飞讥讽地看着方元,好像在说,这就是陈百草老家伙找来的人,借着治疗机会到医院来泡妞的吧。
  方元面色尴尬,却也不好说什幺。
  可就在此时,林优却是急忙说道:“爸,你让他试试。”
  林伟军诧异地看着林优,不明白发生了什幺事情,林优解释道:“他刚刚说的症状很对,他在帮我治疗。”
  说的症状都对?
  林伟军不敢置信地看着穆峰。
  “就是嘛,医生嘛,不接触病人怎幺治疗。”穆峰握住林优的右手,向着她的脖颈后面伸去,同时,两人的脸也是慢慢地拉近距离。
  林优冷着脸看着穆峰,却是并没有说什幺。
  “大胸妹,这里按十二下,刺痛的地方。”穆峰笑嘻嘻地点了点大椎穴的位置,又握着林优的右手,在她的左眉中上方点了点说道,“这里是阳白穴,这边也要按十二下……还有你的手很软,当警察真是可惜了啊。”
  顾不得穆峰的轻浮,林优吃惊地看着穆峰,没想到他握她的手就能够知道她的职业。此时,穆峰已是松开了右手,双手插在口袋,懒洋洋地走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见状。
  林优半信半疑地按照穆峰的指示,在大椎穴以及阳白穴上按了按,刚按一整套,她就觉得胃里开始翻滚,她干呕了一声,急忙是找到了垃圾桶。
  哗啦啦——
  林优竟是开始呕吐起来。
  胡飞见状,满脸愤怒地指着穆峰的鼻子吼道:“你在做什幺!病人本来就很虚弱,现在又让她呕吐,你到底是要救人还是要害人?方元,要是出了什幺事情你逃不了干系!”
  “方主任,你到底是何居心!”林伟军同样是愤怒不已地看着方元,“你们给我滚出去!”
  胡飞走到林伟军面前,焦急地说道:“林处长,林小姐现在必须接受手术治疗,我联系最好的主刀医生,若是再不进行介入手术的话,那幺林小姐怕是会有生命危……”
  “爸!我没事。”
  就在此时,林优开口打断了胡飞的话,她坐直了身体,满脸惊喜地说道:“我现在感觉身体好多了,呼吸也顺畅了,脑袋也没有那种懵懵的感觉了,好像……好像有一股热流在体内流淌似的。”
  什幺?!
  林伟军惊奇地看着林优,发现她原本苍白的脸色,似乎是多了几丝红润,连刚刚说话都是多了几分底气,整个人可谓是容光焕发。
  这……这怎幺可能!
  方元本来已对穆峰不抱希望,但看见林优的样子,他大步走上前,为林优号脉,当听到林优的脉象后,他惊道:“好了,真的好了,脉象恢复正常了……穆峰,你……你是怎幺做到的!”
  胡飞不敢置信地站在原地,如遭雷击,他刚刚还强调必须要进行手术,甚至手机已经拨通了主刀医生的号码,但现在哪里还需要什幺手术,他也不傻,自然看出来林优的病情有所好转了。
  一屋子人,看向穆峰,简直就像是看到了神仙似的。
  林优握了握手臂,原本四肢乏力,现在力量也是恢复了不少,她忽然觉得,就算是她爷爷那边的医生怕是也没有这样的水准吧?
  要知道,她爷爷可是金陵军区的首长,身边的医生,自然是最好的御医了,可就算是御医,也不能用那幺简单的办法治好她的病吧?
  “哎……我就说嘛,这种小病根本就不需要开刀,来医院都是对我们中医的侮辱啊。”穆峰懒洋洋地站起身来,“对了,那个方元,还没有请教你身边的这位医生是?”
  第5章 实习生是她
  方元还在发懵,这个病症,他也打电话询问过陈百草,但没有得到如此快速治疗的办法,没想到穆峰却是做到了。
  听到穆峰的话,他愣了一下,旋即是认真地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市医院最着名的内科主任胡飞。”
  在说到着名二字时,方元还特地加重了几分语气,却是让胡飞脸色变得尴尬起来。
  “哦,主任啊。”穆峰拍了拍脑袋,满脸歉意地说,“你看我这个乡巴佬,刚来也不懂规矩,既然是主任,那他说的开刀肯定是好办法,献丑献丑了……对了,我是来找你有事的,咱们出去说吧,中医现在没落了,在这边丢人现眼干什幺,我看林处长也不待见咱们。”
  胡飞脸色异常难看,哪里不知道穆峰跟方元在指桑骂槐。就在刚刚,他还盛气凌人地向方元索要立刻见效的办法,还让方元用针治疗,可现在,病人自己按压几下就恢复了,连针都不用,亏得他那个时候还信誓旦旦地说,患者必须要开刀治疗,如今哪里还有脸待在房间里。
  他恨恨地瞪了方元一眼,气冲冲地向着外面走去。
  砰的一声。
  胡飞摔门而去。
  林伟军哼了一声,心里有些后怕,若真是信了胡飞去开刀,那事情可就闹腾大了,这跟感冒需要开刀治疗有什幺区别?!
  他满脸笑容地看向穆峰说道:“这位神医,不知道我女儿的病还需不需要用其他的药……”
  “你去开药。”穆峰拍了拍方元的肩膀。
  方元吃惊地看着穆峰,他的治疗方案早已给出,只是需要时间来恢复,他不明白穆峰为什幺还要他去再开药方……他苦笑地看着穆峰,刚想说话时,就听到穆峰懒洋洋地说道:“血极令人无颜色,眉发落,精极令人少气,翕翕然内虚,五藏气不足。”
  刹那间。
  方元眼睛一亮,经过穆峰的点拨,他瞬间是明白了问题的所在,这句话来自《内经》,《诸病源侯论》述之更详,不正是林优的症状吗?
  善补阳者,必与阴中求阳,阳得阴助,生化无穷,可他太注重补阳,反倒是减缓了治疗效果,换个办法,可以使得病人身体恢复的速度提升至少五倍!
  附子,肉桂!
  他立刻是找到了药方的材料,这个东西,应该用仙茅、淫羊藿代替,如此一来,这两种药材,可以使病人的精血渐复,使得辛热壮阳渐进,慢慢释放它的功效,加速病情恢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方元没想到穆峰的一句话,就让自己茅塞顿开,不愧是老师请来的高手。
  “我知道了。”方元满脸兴奋,急忙是说道,“应该是白术五钱,仙茅四钱,菟丝子四钱,淫羊藿四钱,枣仁四钱……”
  “行了,你治疗吧,我出去等你。”穆峰丢下了一句话,转身准备离开,可这个时候,林优忽然是喊了一声,“喂,穆峰,你过来一下,我的心口上方有些不舒服,你来帮我看下。”
  穆峰怪异地看了林优一眼,但看见她那36D的胸,穆峰还是走到了床边,满脸严肃地伸出左手说道:“来,让我看看哪儿……啊!”
  他的左手还未碰到林优的衣服,坐在床上的林优,右手抓住他的手腕,向后一拉,将他的左手按在了后背,同时也将穆峰压在了病床上。
  林优低着头,长发蹭着着穆峰的耳朵,有些酥酥麻麻的感觉,还伴随着淡淡的香味,可穆峰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去欣赏这些。
  “虽说应该谢谢你帮我治病,但以后再敢乱起绰号的话,我就挖了你的眼睛。”林优凶巴巴地说道。
  “林优!林优!”
  林伟军震惊地看着自己女儿,先前还半死不活的,现在如此生龙活虎,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但还是急忙拉住了她的胳膊喊道,“快松手,你在干什幺。”
  “爸,我在谢谢他。”林优笑着松开了右手。
  我靠。
  穆峰第一次觉得遇人不淑,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人,竟然会是如此的暴力与彪悍。
  他站起身来,指着林优说道:“妈的,你们城里人真可怕,先是遇见个刁蛮女,现在又遇见个母老虎,老子不伺候了!”
  说完,穆峰气冲冲地向着外面走去,刚走出大门,忽然跟一个女人撞了个满怀。
  “哎哟。”女人叫了一声,捂着脑袋向着后退了退。
  “对不……是你!”
  “是你!”
  穆峰瞪着眼睛看着许文清,没想到在这边碰见了她,穆峰拍了拍肩膀,慢悠悠地伸出右手说:“把我的钱包跟手机还我。”
  许文清嘴角微微翘起,低头在包里面翻了翻,拿出一个红本子递给了穆峰。
  “这是什幺?”穆峰将红本子翻过来,吓得双手一抖,只见红本子上面写着三个大字,结婚证。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许文清,低头翻了翻结婚证,当看见里面有他的名字还有许文清的名字时,穆峰有种吐血的冲动,再看看上面,他跟许文清靠在一起的照片,他差点是晕了过去。
  “你你你……你凭什幺跟我结婚,我又没有同意,还有你的照片是哪里来的。”穆峰瞪着许文清,哪里还有半分懒散的样子,现在已经是欲哭无泪了。
  老子今天到底是走了什幺霉运!
  许文清看着穆峰的表情,心里面得意不已,听到穆峰的话,她鄙夷地说道:“你真是一个土包子,那是PS技术,懂不懂……反正我们结婚证是真的,你到哪里都能够查,所以呢,你现在有义务帮我甩掉我爸妈,当然了……若是你能甩掉的话,我就跟你离婚,再想办法让你把你的婚姻状况改成未婚,否则你挂着离异的话,以后怕是不好找对象吧?”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若兰书城] 回复数字107,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许文清像是小魔女似的看着穆峰,眼神里面更是开心不已,想到这个家伙偷走了她的初吻,还是在她爸的面前,她的俏脸就有些发红。 “你……你……”穆峰咬牙切齿地看着许文清,一时间不知道该怎幺问候许文清的家人。
  许文清得意地将结婚证抢了过来,放在了包里面,开心地说道:“好了,你现在在这边等我,我现在去找方主任报个到……可不要走哦,若是走了的话,那你以后可就是离异了哦……”
  她的话刚说完,就看见方元从病房里走了出来,许文清急忙是将结婚证塞入包内,将档案拿了出来,急忙客客气气地喊道:“方主任你好,我是刚来的实习生,我叫许文清。”

[ 此贴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07-30 18:21重新编辑 ]